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481 不完整所以美麗

馬文布什被道爾罵得傻了一下,完全不明白道爾為什么罵他。事實上,道爾是知道的,多蘿西的身體有多么的脆弱,如果多蘿西真的這么強大,那么又何必整天坐在輪椅上面。多蘿西的病非常的怪異,就算是活性細胞,都無法完全救治多蘿西,最多只能將多蘿西的生命拖延下去而已。
  變異的病癥融合活性細胞,雖然帶給了多蘿西無比的痛苦,但是卻也可以讓她在短時間內爆發一些強大的力量。
  或許,這就是有失必有所得。
  這種力量非常的強大,但是使用的后果就是讓多蘿西變得更加的脆弱,甚至,直接死亡!
  想到上一次,多蘿西為了幫助自己的后果,道爾就無比的擔心。這次可不是上次那種簡單的事情啊,這次的對手是白易,你究竟為了什么居然這樣不顧后果的動手?
  很早以前,多蘿西就是美國上層社會名符其實的小公主,高貴的出身,善良的性格,靚麗的容貌,吸引著周圍的所有人。道爾也是多蘿西的愛慕者之一,更是在很多次,受到了多蘿西的恩惠。就算現在道爾早就有了別的女人,但是這次多蘿西邀請他出來,道爾沒有絲毫猶豫的就答應了。或許,當初那份愛慕的心情,依舊存在于心底。
  不要出事啊!
  道爾身體在空中飛行,焦急無比。
  馬文被道爾罵了一句之后,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就發現自己妹妹突然被白易一拳轟飛,然后重重的撞向旁邊的大樓。就在多蘿西要快要撞在大樓上面的時候,突然從身體蔓延出淡黑色的能量,詭異的卸掉了力量。然后多蘿西就這樣水平的站立在大樓的墻面上,從上空倒看著白易。
  多蘿西的身體水平站立,只不過,這個時候從那個銀白色的面具之下,正在逐漸的往外面滲透出黑色的鮮血。
  受傷了?
  不是!
  白易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沒有真正攻擊到多蘿西,或者說,剛才那一瞬間的爆發,正是因為多蘿西自己突然跟不上,才會被白易給轟飛的。
  “我們都有自己的堅持!”白易看著多蘿西,平靜的說道。
  當然有自己的堅持,即使是死亡了這么多的人,白易也執意引發了這個時代。而多蘿西的身體明明承受著劇烈的痛苦,但是依舊毫不猶豫的對白易發動了攻擊,為的,僅僅是阻止白易。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所堅持的事物,當兩種事物相沖突的時候,那么就無法區分對錯。但是只有一個結果是很清楚的的,那就是只有獲勝的人才可以繼續堅持下去。
  “妹妹!”
  馬文布什緊張的喊道,他又不是真的遲鈍,如果剛才還沒有想明白的話,那么現在看見多蘿西的樣子,立即就知道自己妹妹并沒有表面這么強大。那副飽受病痛折磨的身體,想要爆發這樣巨大的力量,將會有多么巨大的負擔。或者說,現在的多蘿西應該都是強行忍住身體的痛苦,在和白易戰斗的。
  “沒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
  “我的身體,好像已經無法維持下去了。”多蘿西并沒有看自己的哥哥,而是用一種傷感緬懷的語氣說道。
  “但是……!”多蘿西抬起頭看向了天空,突然眼中一凝。一瞬間,多蘿西身上蔓延出無數淡黑色的霧氣,這些霧氣光是用肉眼所見,就非常的不詳。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霧氣好像是活著的一樣。多蘿西腳下猛然用力,強大的踏力,讓這座大樓直接從中間折斷,而多蘿西已經瞬間再次沖向了白易。
  馬文布什立即跟了上來,右手一團耀眼的電光瞬間綻放。不過,就在馬文想要加入戰場的時候,腦海中突然傳來了妹妹的聲音。
  ‘不要過來,不要插手這場戰斗,我控制不住!’
  馬文完全不明白多蘿西是什么意思,而這個時候,白易和多蘿西已經發生了更加劇烈的戰斗。黑色的煙韻和白易體內透明的能量氣流相撞,掀起的沖擊簡直恐怖得令人難以想象。很難讓人相信,明明是不起眼的攻擊,但是卻在相撞的時候,會爆發這么巨大的沖擊。就好像,中間戰斗的那兩人完全就是和其他人處于不同的階層一樣。
  這個時候,依舊還在戰場邊緣的人都紛紛朝著遠處逃跑。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這是中國的一句諺語。雖然現在的情況,中間兩人并不是神仙,他們也不是凡人,不過卻就是這種感覺。明明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已經融合了活性細胞,力量和以前比起來早就天差地別,但是不管什么時候,力量總是有著巨大的差距。
  馬文不明白自己妹妹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現在兩人這種程度的戰斗,他好像確實無法插手進去。貿然的進入,說不定不但無法形成幫助,還會讓多蘿西增加顧忌。
  這個時候,馬文發現維內托正在艱難的朝著外面爬動。畢竟這里實在是離戰場中心太近了,已經重傷的維內托可不敢賭自己會不會被什么攻擊的殘留所波及,然后就這樣簡單的死翹翹。越是傷重到這種程度,越是痛苦,維內托就越是不想這樣死去。
  “救,救救我!”維內托朝著馬文伸出了右手,祈求著拯救。
  馬文看了維內托一眼,又看了看中間的戰場一眼,狠狠的罵了一句。維內托畢竟是意大利的最高領導人,現在那邊的路易吉已經死了,如果維內托還死在這里的話,真的不知道意大利會變成什么樣子。當然,不用擔心沒有人出來領導,畢竟權利的誘惑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忍住的。只是到時候,意大利很可能會因為爭奪權利,越發的混亂而已。
  馬文來到維內托的旁邊,將維內托扶了起來,準備先將維內托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謝謝!”維內托的語氣無比的諂媚,生怕這個時候馬文將他丟在這里了。
  在將維內托轉移到外面之后,馬文立即朝著戰場重新趕去。而維內托則是無比狼狽的坐在地上,連喘息都有些跟不上來的感覺了。在馬文離開之后不久,維內托就突然發現自己面前再次出現了幾個人影。
  “你們?”
  “看來繼續來這里真的沒錯,在戰斗中撿便宜真的在好不過了。”為首的那個男子說了一句。
  維內托頓時瞪大了雙眼,但是還不等他喊出來,陰影就已經籠罩在了他的身上。最后的瞬間,維內托的心里只有一個詞語:**!
  ……
  馬文完全不知道維內托遇見了什么,這個時候,他已經再次回到了戰場。不過,回到這里之后,馬文布什簡直眼睛都瞪出來了。因為這個時候,就是白易和多蘿西最后的交鋒。
  精微控制的螺旋彈和多蘿西的黑色霧氣撞擊在一起,掀起了難以想象的沖擊,似乎連空間都被撕裂。而在這樣的沖擊里面,白易和多蘿西依舊沒有停止,依舊在咬著牙,想要將攻擊壓向對方。這個時候,白易的臉色無比的平靜,只有逆花瞳如同凝滯一樣,平視著對面的多蘿西。而多蘿西的表情則是隱藏在銀白色的面具之下,同樣無法看清。
  直到突然之間!
  啪嚓一聲,多蘿西臉上的銀色面具突然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紋,然后瞬間崩碎。在這瞬間,白易的神情都無比的錯愕,因為,多蘿西的臉上有很多的裂紋,無數黑色的霧氣好像從這些裂紋里面滲透出來一樣,讓那一張原本完美的臉龐看上去異常的可怖。
  白易的戰斗經驗無比的豐富,所以吃驚只有瞬間而已,不過在這瞬間,多蘿西卻如同擁抱一樣,撲向了白易。
  噗嗤一聲,長刀從多蘿西的前胸刺了進去,而這個時候,長刀上面匯聚的能量依舊在不斷的破壞著多蘿西的身體。逐漸的,從多蘿西的前胸如同崩潰一般,逐漸浮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而這個時候,多蘿西卻已經死死的抱住了白易,身邊的黑色霧氣和白易身邊的能量紋路不斷的碰撞。四周卷動的沖擊,就仿佛是華美的葬禮一般。這個時候,兩人誰都沒有聽見外面馬文那焦急而撕裂的叫聲。
  “你真的堅持嗎?”。多蘿西仿佛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低吟著問道。
  白易沒有回答。
  “我知道!”多蘿西似乎也并不是真的詢問白易,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她的瞳孔似乎都消失了,看上去異常的懾人。“一點都不完美,我有令人羨慕的出身,家世,但是卻得了這樣的怪病。不過,你覺得我怨恨這個世界嗎,沒有的,正是因為如此,我才看見了更多美好的東西。”
  “這個世界是不完整的,正因為這樣,才美麗!”
  多蘿西的聲音異常的飄忽,白易也微微動容,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白易卻覺得發人深省。多蘿西幽幽的說著,緩緩朝著白易湊了過去,輕輕靠在白易的肩上,然后張開了小嘴。白易想要掙扎,但是卻發現自己居然完全無法移動,只能任由多蘿西咬在自己的肩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