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469 震驚和不信

扎卡羅被白易的話堵得噎了一下,而這個時候,白易已經邁步朝著前面走了出去,寬大的披風在空中帶過,劃出了唰拉的聲響。果斷,干脆……扎卡羅望著白易離開的背影,突然覺得薩巴蒂諾的態度有些奇怪,這種強勢,完全看不出來像是一個即將失勢的人所擁有的態度。
  究竟是怎么回事,難道還要出現什么變故?
  扎卡羅還發現白易的腰間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多了一柄長刀,簡單的用白色繃帶纏繞的長刀,在白易的腰間非常的和諧。
  而這個時候,白易已經從通道里面走過,來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坐下。周圍的其他人都被白易身上無形的氣息所震懾,根本不敢接近。這個時候,有些人還在疑惑,究竟是怎么回事,白易的樣子,可完全不像一個即將下臺的人的樣子。如果白易之前就有現在的一半強勢的話,估計也不會淪落到現在這種地步。
  不久之后,會議開始,會議的內容基本已經確定。并沒有多少好商議的,一些標準化的流程之后,就到了這次會議的重點——元帥指揮官的權利移交!
  雖然早就確定了結果,但是會議上面,還是開始說起薩巴蒂諾這三年來成元帥之后的功過。薩巴蒂諾這三年里面,做出的功績還是很多的,如果沒有最近這段時間的變化的話,估計還會在這個位置上面坐下去。當然,事實已經如此,繼續說就沒意思了。在述說了一番薩巴蒂諾的功績之后,然后又開始述說薩巴蒂諾的過失,為了意大利更加強大、和平的發展……將會推舉出新的元帥之類的。
  總之,就是那一套。
  雖然明明是薩巴蒂諾在權力的爭斗中落敗,但是明面上,是不會有人這樣說的。
  這段時間,扎卡羅還在不斷的打量著白易,生怕這個時候會出現貓膩。不過出乎意料的是,白易非常的平靜,似乎說的事情和自己無關一樣。事實上,這件事和白易確實沒有關系,只不過這些人不知道而已。
  白易卸任之后,又開始了新的元帥指揮官的選舉。這個時候,一群所謂的議員,列舉出一些人的名字,然后說出他們的功績和實力,認為他們可以坐上這個位置。明明結果早就內定了的,結果還要弄出這一套。白易看著這一切,臉上的微笑顯得神秘無比,令無數人都摸不著頭腦。
  一番爭執之后,意大利新的進化人類聯軍元帥也出現了,就是扎卡羅。不管是實力還是背景,都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而另外一些可以和扎卡羅爭奪這個位置的人,似乎也有和他達成了什么協議。
  扎卡羅帶著無比興奮的神色走上了前臺,霸氣十足的開始進行自己的宣講。
  “多謝各位對我的信任,我今天成為了元帥,將無愧于元帥的稱號,必定帶領著意大利的子民,收服意大利,還所有人一個完整、dúlì的國家……。”扎卡羅無比興奮的說著自己的抱負和理想。雖然話不是很精致,但是起碼所有人都聽得懂,而且現在畢竟是個人實力為主的時代,所以也沒有什么人有異議。
  在這些人里面,只有白易一個人還在微微的打呵欠。
  “下面,是元帥的加冕!”
  一個無比漂亮的女子端著折疊整齊的披風走了上來,這件披風,就是代表著元帥身份的披風了。不過這個時候,扎卡羅突然看向了白易,然后示意這個女子停下。
  “元帥大人!”
  “代表元帥身份的披風,應該是獨一無二的,對吧,所以,我要那一件。”扎卡羅看向了白易。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看向了白易,因為這個時候,白易還披著那件象征元帥身份的披風。
  “你要這個?”
  “沒錯,你現在已經沒有資格穿著它了。”
  “來拿吧。”白易對著那個女子說道。白易才不在乎這個,事實上,這個時候白易正在估算著時間。下面安排的那些人,應該已經到了位置了吧。在其他人并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光明理事會的執行官已經到了合適的位置。
  “不該你自己上來交給我嗎。”
  “嗯?”白易眼睛微微睜開。
  這家伙,有這么咄咄逼人嗎,薩巴蒂諾和這家伙究竟有什么過節?白易并沒有在這個時候發飆,只是憊懶的揉了揉眉心,露出一個無奈的神色,然后朝著上面走了上來。在所有人的目光當中,白易來到了上面,然后用手扯下了身后的披風。唰拉一聲,披風落在白易的手上,這個時候,白易突然想起剛才在會場入口發生的事。
  不會就是這種小事吧?
  白易將披風遞給了扎卡羅,扎卡羅伸出了右手,臉上顯得無比的傲然。兩人之間現在的動作,就象征著權力的交接,在上次失敗之后,扎卡羅終于還是坐到了這個位置。
  “薩巴蒂諾,你作為前一任元帥,雖然在最后的時候出現了很多過失,但是起碼也做出了不少的功績,你還有什么話想要說的嗎?”扎卡羅又對白易說道。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著上面的兩人,雖然有人覺得扎卡羅過于強勢了,不過這個時候,似乎正需要這種強勢的態度,才能帶領意大利崛起。
  而白易在聽見扎卡羅這樣詢問之后,也不由笑了出來,似乎非常的好笑。這一下,下面的其他人都不明白薩巴蒂諾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在這個時候突然笑出來,而且看上去非常好笑,非常暢快的樣子。
  “那好吧,我就說些什么吧。”
  白易來到了最前臺,然后看著下面的一群人,然后說道:“party開始了,各位一定要好好的享受這次最后的盛宴。”
  所有人都看著白易,完全不明所以。
  “我給大家表演一個魔術,請大家一定要認真的觀看。”白易說著,將手放在了額頭上面。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覺得薩巴蒂諾是不是受到的打擊太大,所以神經有些不正常了。不過,雖然這么認為,但是他們卻不由自主的集中了注意力,想要看看薩巴蒂諾究竟想要搞什么鬼。
  白易的右手慢慢的的從額頭滑下,然后雙眼從指縫當中露了出來,看著所有人。
  “其實,我是白易!”
  與此同時,在手指的縫隙當中,白易雙眼的逆花瞳暮然開始飛速的旋轉。而這個時候,幾乎會場內的所有人都震驚在白易剛才的那句話當中。白易,那個薩巴蒂諾居然說他是白易,而且,還露出了白易代表性的逆花瞳!白易不是應該是他們現在最大的敵人嗎,怎么會突然變成了薩巴蒂諾。過于強烈的震驚,還有這背后所代表的意義,完全令這些人失去了思索的能力。
  群體催眠!
  過于強烈的震驚,讓這些人心里完全沒有絲毫的防御能力,突如其來的逆花瞳,直接讓高層以下的大部分人都昏睡在位置上面。或許,在陷入昏睡之前的瞬間,這些人的心里,還充斥著難以言喻的驚愕和不敢置信。
  而這個時候,更加震驚的就是扎卡羅了,因為他并不是站立在臺下,所以并沒有直視白易的雙眼。不過,這個時候他心里的震動卻是最大的。怎么回事,怎么薩巴蒂諾會變成了白易,那真正的薩巴蒂諾又去了哪里,不,去了哪里并不重要。關鍵是,這里的人是白易,那么也就是說,他這段時間的布置,還有現在成為元帥,完全就是小丑的表演嗎。
  在白易宣布自己是白易的時候,路易吉的全面攻擊也已經開始了。經過這么長時間的布置,雖然不算是徹底的完美,但是考慮到時間的話,現在就已經非常的好了。可以想象,在黑幕意大利這邊高層全部都不在的時候,還有在白易的整體布局之下,戰況會變成什么樣子。
  絕對的一面倒!
  白易突然抽出了長刀,一個鬼閃步從扎卡羅的身邊切過。噗嗤一聲,本能的反應,讓扎卡羅避開了要害,但是一只右手卻從小臂處直接飛起。劇烈的疼痛頓時讓扎卡羅變得無比的清醒。而這個時候,埋伏在會場內外的執行官也立即行動起來,攻向了那些尚自不敢相信的高層。
  “你為什么會是白易!”
  “你說為什么?”白易說著,已經轉身朝著卡米諾那邊走了過去。白易的目的是卡米諾,從他那里問出意大利背后真正的黑幕力量所在。至于扎卡羅,不過是順便而已,如果可以一刀殺掉最好,殺不掉就算了,也可以減少他一定的實力。
  “混蛋,你去哪里?”
  “我的目標不是你。”白易頭也不回。
  扎卡羅突然之間變得無比的瘋狂,這種完全被無視的感覺,讓他心里的焦躁、憤怒、怨恨……各種情緒完全的引爆。不過,就在扎卡羅想要從白易身后撲上去的時候,一個男人突然攔住了他。
  無量大師,不過現在的無量大師西裝革履,顯得非常的有成功者的氣質,誰都無法將他和老和尚聯想起來。
  “阿彌陀佛!”無量大師宣了一個佛號,然后拿掉了假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