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468 芯片內容

在白易這邊決定讓位的時候,緹娜也帶著愛西亞來到了阿爾巴尼亞。//一路上,雖然有不少的人暗中關注著緹娜的這個隊伍,但是卻并沒有誰出手。在黑幕意大利這面,是因為白易已經徹底放棄,準備交接權力了,其他人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生事,惹得‘薩巴蒂諾’又改變主意。而在路易吉這邊,只有光明理事會少數人知道緹娜等人的信息,當然也不可能出手。
  在緹娜來到了阿爾巴尼亞之后,很快就根據白易給出的信息,找到了一個地方。
  “緹娜阿姨,叔叔讓我們來這里做什么啊?”愛西亞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相信你叔叔的安排吧。”緹娜搖搖頭。
  緹娜帶著愛西亞和另外幾個薩巴蒂諾的親信進入這個不起眼的小鎮的時候,緹娜都在疑惑白易究竟想要做什么了。不過,當這群人的面前突然出現一個熟悉的面孔的時候,這群人全都變得無比的驚愕。
  “叔叔!”
  “薩巴蒂諾大人!”緹娜驚訝的說道。
  “緹娜,你們總算是過來了。”薩巴蒂諾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無比激動的神情。這么長時間沒有看見她們了,就算是偶爾有光明理事會傳過來的消息,但是他依舊擔心無比。
  “你是誰!”緹娜在瞬間無比的戒備,明明他們離開的時候,薩巴蒂諾還在意大利那邊。而這個時候,薩巴蒂諾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而且,薩巴蒂諾的氣息在這段時間早就有所改變。這個時候,緹娜不由懷疑面前這個薩巴蒂諾是冒充的了。
  薩巴蒂諾都傻了一下,然后才嘆息一聲:“你們先跟我來,我會給你們好好的解釋。”
  “緹娜阿姨!”愛西亞看著緹娜。
  “帶路。”緹娜戒備的說道。另外幾個薩巴蒂諾的親信看見緹娜的舉動,也不由提起了心里的戒備,就好像是試探陷阱一般。
  ……
  很快,薩巴蒂諾就證明了身份,他就是真正的薩巴蒂諾,而現在意大利那邊的那個薩巴蒂諾。其實是白易裝扮的。
  “那個是白易!”所有人都無比的驚愕。
  這里的人全都是原本的高層。薩巴蒂諾的親信,對于政局就算是再怎么不了解,也知道如果那個人是白易的話,會發生些什么后果。不過,如果那個人是白易的話,那么這段時間,薩巴蒂諾這么多反常的行為也就可以解釋了。
  “意大利!”阿佐立即站了起來。
  “坐下!”
  “大人你早就和白易達成了承諾?”
  “其實,不算是承諾,只是白易的……施舍!”薩巴蒂諾點點頭,非常的苦澀。這個時候。薩巴蒂諾知道,如果不好好的解釋的話。估計這些人可是會離心的。而且,很可能其中還有人會回到意大利。而薩巴蒂諾知道,別看這個時候白易將這些人都丟了過來,如果他們再次回去的話,白易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也卷入之后的戰斗,毫不猶豫的碾碎。
  在薩巴蒂諾的解釋和安撫之下,這些原本薩巴蒂諾的親信也算是平靜下來。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其實薩巴蒂諾的決定根本就沒有多少意義。逞強也只會被白易徹底的殺死而已,而殺死了薩巴蒂諾,白易依舊可以裝作薩巴蒂諾的樣子。
  “緹娜,白易應該有什么東西讓你帶來吧。”薩巴蒂諾說道。
  “是的。”
  緹娜想起了那個時候白易交給自己的東西。這個時候,緹娜心里覺得有些發燒,完蛋了,那個人是白易,從那次被伏擊之后就是白易的話。那么這段時間,豈不是說她一直都在和那個白易發生關系。
  資料芯片被插入電腦,然后立即出現了一個投影,正是白易的樣子。
  “嗯,這是一段記錄,我先提醒一下,未免誤會,所以做一個澄清。其實也不是什么特別重要的事,但是,這種事情不說清楚的話,估計最后會引起很大的麻煩的。”白易的投影說道。這個時候,其他人都不由懷疑白易究竟想要說什么。
  “薩巴蒂諾,我并沒有對你的女人做些什么。緹娜,我知道你現在很震驚,那么,仔細看著我的眼睛。”白易說道,然后停頓了一下,顯然是讓緹娜反應。
  “三、二、一!”白易的影像倒數著,然后暮然變為了逆花瞳。
  雖然只有一瞬間,而且也并不具備真正的逆花瞳的力量,但是在看見那雙特別的眼睛的時候,緹娜的腦海頓時如同被解開了什么一樣,原本被催眠暗示壓制的記憶瞬間全部涌入大腦。所謂催眠就是這么一回事,白易這個影像的逆花瞳,就是給緹娜的記憶一把開鎖的鑰匙。而在這次逆花瞳出現之后,那一塊資料芯片就自動損毀了。
  緹娜在那些記憶涌入腦海之后,才徹底明白白易沒有對自己做什么事是什么意思。混蛋,那家伙,居然在幾次自己以為他媽的時候,都將她催眠了,結果全部都是她一個人在那里自wèi。難怪每次結束之后,她都感覺特別的累,而且身體上的感覺也怪怪的。
  “怎么?”薩巴蒂諾問道。
  “我之前被白易給催眠了,剛才的影像,已經解開了催眠,我恢復了那段時間的記憶。”緹娜臉色緋紅的說道。
  “什么記憶。”
  “私下里面說。”緹娜怎么可能會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其他人顯然也非常的理解,畢竟剛才白易的影像就已經說了,并沒有對薩巴蒂諾的女人做些什么,肯定就是男女關系的私事了。其他人雖然好奇,但是也沒有想在這個時候問些什么。就算西方人對于性的看法并不算是保守,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將這些東西到處宣揚的。
  在兩人獨處的時候,薩巴蒂諾才從緹娜的口中知道了怎么回事。白易居然催眠緹娜自.xt.orgèi的呻yin,而白易居然視若不見,認真的處理各種事物。
  “白易是不是不行啊。”薩巴蒂諾都不由有些懷疑了。
  “不,不是不行,我偶然看見過一次的,白易其實是被吸引了的,不過卻被他用意志力給忍耐下來了而已。不如說,真是這種專注的態度……”緹娜想起記憶里面偶然看見的一次畫面。
  “你看見了!”
  “嗯,偶然。”
  “當初我想到這件事的時候就患得患失,現在你過來了,卻又覺得怪怪的了。”薩巴蒂諾突然說道。
  “為什么?”
  “要知道,那可是白帝啊,他的身邊至今沒有什么女人呢。”薩巴蒂諾語氣怪怪的。西方人對于性的看法并不算是保守,雖然薩巴蒂諾當初擔心緹娜和白易發生些什么。但是現在緹娜出來了,真的沒有和白易發生任何的關系,薩巴蒂諾反而覺得好像怪怪的失去了什么的樣子。
  “你要死啊!”緹娜罵了一句,然后和薩巴蒂諾兩人滾在了一起。
  ——————————————
  在緹娜和薩巴蒂諾匯合的時候,黑幕意大利這邊,會議也要開始了。因為這次會議上面,內定了白易會下臺,新的人會上位的原因,所以很多人都顯得有些激動。白易倒是不激動,卻也有幾分期待,因為這次會議之后,他就終于不用繼續裝下去了,坦白說,裝作另外一個人的樣子生活,真的有夠難受的。
  白易在自己的房間里面望著下方的景色,默默的思索。這個時候,白易還在擔心聯合國那邊究竟有什么動作,但是在白易長長的吸入一口氣之后,所有的擔心都全部放下。這樣就足夠了,布局已經設好,人員也已經就位,那么,是時候開始了。在這種時候患得患失可不是白易的風格。
  就算是聯合國真的有什么動作,白易相信,自己也可以抵擋。
  “大人,會議要開始了。”外面傳來了聲音。
  “嗯!”白易回答到。
  外面得到了白易的回答之后,就沒有繼續打擾白易了。就算是現在白易要下位了,但是畢竟身份也不是他們這種小兵可以比擬的。很快,白易就披上了象征著元帥指揮官的衣服,朝著外面走了出去。想必,那些人已經等得快要著急了吧。
  當白易來到圣彼得大會堂的時候,各種閃光燈頓時對準了白易。記者……不,是特別安排的人,畢竟是更換元帥指揮官這么巨大的事,確實需要這些人來將很多的信息發布出去。白易就在這些人的關注之下,走進了大會堂。
  而在白易進入這里面之后,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白易。這里面,各種神色都有,有憐憫的,同情的,嘲諷的,興奮的……唯一沒有的,就是以前面對白易的時候的恭敬。如果白易是真的薩巴蒂諾的話,說不定就真的會受到巨大的打擊。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只是看著這些人的神色,覺得……嗯,果然是人生百態。
  “薩巴蒂諾!”扎卡羅主動迎了上來,臉上帶著俯視的笑意。
  “請加上大人或者指揮官大人。”白易淡淡的補充。
  “很快就不是了。”
  “是嗎,至少我現在還是!”白易也笑了出來,無比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