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460 新的團體

在白易這里打入敵人內部的時候,路易吉那邊也在狂喜。白易真的混進去了,而且還是薩巴蒂諾的身份,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收服意大利絕對不是問題了。而且還有光明理事會的其他執行官,那些人也非常的強大。果然幾十個勢力推薦的人全部集中起來,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不過還是有些可惜,光明理事會的會長是白易,如果是他的話……。
  可惜,這種想法只能想想而已,事實已經如此,沒有更改的機會了。
  ……
  而在這個時候,夜幕低垂,阿洛蒂雅和夏爾琪來到了之前戰斗的地方。夏爾琪是執行官里面唯一的一個女的,所以這次和阿洛蒂雅一起行動。阿洛蒂雅的目的,是將薩巴蒂諾帶回去,給他一個新的身份。至于這里的戰斗,薩巴蒂諾就不要管了。
  “誰!”阿洛蒂雅來到學校的邊緣之后,突然說了一句。
  “失禮了,真是沒有想到,阿洛蒂雅小姐會來到這里。”隨著話聲,從陰暗處走出了四個人。一個人身著禮服,看上去非常的優雅;一個男人很高大,身后背著一具棺材;一個女子好像癡呆一樣,眼圈無比的濃厚;最后則是一個桀驁的家伙,一臉審視的目光不斷的打量著阿洛蒂雅和夏爾琪。
  沒見過!
  阿洛蒂雅心里頓時閃過資料,路易吉那邊收集的資料里面,沒有這四個人的信息。如果不是路易吉的消息不全的話,就是對方并不是黑幕意大利和黑手黨任何一方的人。
  “什么人,來這里做什么?”
  “阿洛蒂雅小姐好像沒有立場問這句話,這里并不是你們的地方。”對面的那個男人說道。
  “這樣嗎,確實是這樣。”阿洛蒂雅淡淡的點頭。
  雙方微微的沉默,其實,對方也沒有想到,阿洛蒂雅會這么好說話。一般來說,這些身份高的人,就算是明明不關他們的事,有時候也喜歡插一腳,只為了彰顯自己身份的與眾不同。對面的人顯然沒有想到阿洛蒂雅會這么好說話,不由微微錯愕了一下,然后逐漸朝著外面退了下去。
  阿洛蒂雅看著幾人退走的背影,默默的在心里思索,對方來這里是做什么呢?
  “麻煩了啊,已經快一個月都沒有找到好的尸體了。”那個桀驁的男人說道。
  “是素材!”為首的那個男人提醒了一句。
  “素材就素材,原本以為意大利這里發生戰斗,會找到好的尸體的呢,結果雙方對于死亡的人都處理得這么謹慎,特別是那些強者的尸體,更是半點機會都沒有。沒有想到弄一具新鮮的尸體這么困難。這樣下去,我們還不如直接擊殺那些人來得到尸體了。比如那兩個女人就不錯,這么晚出現在這里。”桀驁的男人口無遮攔的說道。
  “別開玩笑了,我們現在最好不要暴露身份,更不要去招惹白冥樓。”
  “說笑啊說笑,這么緊張做什么。”桀驁男人漫不經心的說道,然后看見為首的男人停在了原地。
  “怎么了?”
  “你們說,那兩個女人為什么要來這里?”為首的男人問道。
  “為什么,別人的事情和我們沒有關系。”
  “確實沒有關系,但是,下午的時候,這里還發生了一場戰斗。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和另外一個女人來到這里,肯定不會是來游覽的。她們,應該是來處理些什么東西的,比如戰斗的痕跡。很可能,這東西對之后的局勢有所影響。”男子默默沉吟的說道。
  “我們回去看看?”
  “還是不了,現在我們不宜暴露。剛才那兩個女人就已經懷疑了,估計如果不是她們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的話,估計就不會這么簡單放我們離開了。”為首的男人搖搖頭。
  “結果你還不是說的屁話。”桀驁的男人豎起一根中指。
  “屁話嗎,哼哼!”為首的男人冷笑了一聲。
  “對了,你剛才的提議不錯,我們去找個人截殺,畢竟一個月都沒有素材了,上面估計又要催了。”為首的那個男人說道。
  “我就說嘛,直接找人截殺就好了,你非要說撿尸體,結果跑來跑去大半個月都沒有收獲。”四個人連續的嘮嘮叨叨的說著話,然后逐漸遠去。
  ……
  在四人離開之后,阿洛蒂雅和夏爾琪還看著幾人離開的方向。
  “夏爾琪,你說對方是來這里做什么的?”阿洛蒂雅問道。
  “抱歉,不知道。”夏爾琪搖搖頭。
  “也是。”阿洛蒂雅也微微的搖頭,如果這樣簡單就知道對方來這里做什么的話就好了。
  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面糾纏下去,阿洛蒂雅將地上的裂縫掀開,然后在最下面找到了依舊陷入沉睡的薩巴蒂諾。將薩巴蒂諾放在地上之后,阿洛蒂雅才將一根手指按在了他的眉心。幾秒鐘之后,薩巴蒂諾突然睜開了雙眼,右手直接在空中抓動,幾道銳利的風刃立即將阿洛蒂雅卷了進去。
  啪嗒一聲,阿洛蒂雅揮手重重的將風刃彈飛,然后站了起來。
  這個時候,薩巴蒂諾的眼中才逐漸恢復清明,剛才的攻擊不過是他突然醒來的本能而已。畢竟在陷入昏睡之前,他就在戰斗,但是在攻擊出手的瞬間,他就察覺不對。敵人不對,天色也不對,現在都已經變成了晚上。而這個時候,之前答應白易的事出現在腦海,薩巴蒂諾頓時顯得有些安靜。
  薩巴蒂諾站了起來,然后看著面前的兩個女子。阿洛蒂雅,另外一個不認識。
  “白易究竟打算做什么?”薩巴蒂諾問道。
  “結束戰斗,順便說一句,現在白易大人正裝扮成為你的樣子,進入了你們的總部。”阿洛蒂雅說道。
  “什么?”薩巴蒂諾驚愕的向前了一步。
  “怎么,打算動手嗎?”阿洛蒂雅淡淡的說道。
  薩巴蒂諾仿佛被阿洛蒂雅說中了心思一樣,更加的沉默。白易裝扮成為了他的樣子,進入了意大利的高層,可想而知會有什么結果。想必,這就是之前那個裝扮成為愛西亞的男人的能力了。雖然之前他答應了白易,但是這種口頭的承諾……沒有任何的約束性。就算是他違反了自己的承諾,也不會有人來懲罰他。
  如果這個時候他回去的話,白易他們的計劃就會直接流產。
  動手嗎!
  薩巴蒂諾看向對面兩個女子,或許他不是白易的對手,但是應付兩個女子還不是問題。退一步說,就算是對方實力同樣驚人,他不信自己這次還會栽在這里。只要將消息傳遞出去,意大利方面就會警覺的。如果阿洛蒂雅不說的話,說不定他真的動手了。但是阿洛蒂雅問他要不要動手,他反而遲疑了。
  “安心,白易大人只是讓你進入了深度睡眠,并沒有留下什么限制,也就是說,即使你現在動手,也不會有什么影響。”阿洛蒂雅再次補充了一句。
  這仿佛打消薩巴蒂諾后患的一句話,反而放薩巴蒂諾長長的吸入一口氣。既然都說道這個份上面了,說明白易就是等待著他的選擇,是食言而肥,還是信守承諾。僅僅是簡單的一個承諾,而且還是在幻術空間內的,外人并不知曉。這是將整個計劃的成敗完全放在他一個人的身上。
  “白易可真夠傻的,和雙方戰爭的勝利比起來,一個人的信譽算是什么。”薩巴蒂諾嘲諷的說了一句。
  夏爾琪聽見薩巴蒂諾這樣說,不由微微戒備。但是在下一瞬間,薩巴蒂諾突然嘆氣一聲。
  “好,我認輸了,對這里的戰斗不管了。那么,他的安排是什么?”薩巴蒂諾問道。
  “白易大人讓我邀請你加入光明理事會,你可以拒絕,并不是強制性的。”
  “光明理事會,真是很可笑不是嗎,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還是拼個生死的敵人,現在就讓我加入你們,你讓我怎么做。”薩巴蒂諾皺著眉頭說道。
  “加入光明理事會,并不代表你現在就需要幫我們做事,事實上,意大利這里的戰斗,你不需要理會了。如果你愿意的話,有新的身份和任務交給你。”
  “還是算了,我還做不到毫無芥蒂的就加入你們。”薩巴蒂諾說道。
  “那么也可以,這是面具,你暫時換個身份,離開意大利,等這里的局勢平定之后,你就可以隨便活動了。另外,保留一個聯系的方式,有機會的話,我們會將愛西亞送到你的身邊的。”阿洛蒂雅也沒有繼續勸下去,直接拿出了另外一張迪特博迪做的面具,遞給薩巴蒂諾。
  薩巴蒂諾接了過來,看了兩下,塞在身上。
  “對了,如果你有興趣的話,隨時都可以加入光明理事會的,白易大人說給你留一個位置。”阿洛蒂雅在薩巴蒂諾走出十多米之后,再次說了一句。
  “哈哈哈,白易為什么這么看重我?”
  “因為白易大人來到這里之后,瀏覽過所有人的過往資料,所以才很欣賞你。”阿洛蒂雅說道。
  薩巴蒂諾嘴角勾起,從一個人的過往分析對方的心性嗎。難怪白易敢于這樣輕易的相信他。結果,他的性格還是被白易這樣簡單的摸了個透徹。
  逆花瞳……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