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457 噴泉

在薩巴蒂諾的心里,雖然自己確實是遭到了伏擊,但是這同樣未嘗不是一個機會。羅馬屬于他們這邊的領地,而且他們還剛剛和黑手黨達成了協議。那一批人還沒有遠離,只要堅持一會,拖延一段時間,白易他們未嘗不是將自己陷入了險地。
  兩種結局!
  一:他們堅持不下去,在援兵還沒有來的時候,就被白易他們截殺。
  二:堅持一會,等到幫手來了之后,說不定還可以將白易他們給留在這里。而且,薩巴蒂諾還不想這樣簡單的認輸呢,哪怕對方是白易。
  ……
  現在世界上面,高手輩出,但是究竟誰是最強,一直眾說紛紜。
  ◆白茉茉——全名茉茉??白??列斯托亞,第一個覺醒法則寶具,而且是領域類的法則寶具,可以說統領了一個世界。自身能力偏屬于靈魂,即便背后沒有那個冥國,戰斗力同樣強大無比。
  戰績:塔斯馬尼亞州被冥國吸收了一塊;卡塔爾更是用冥國阻擋了核彈的爆炸。雖然外界傳言冥國在那次戰斗中受了損傷,但是同樣無人敢輕易的去挑釁這個驕傲的公主。
  ◆格雷維斯——第二個覺醒法則寶具,冰紋之棘。
  戰績:瑞士一役,在絕望之下覺醒法則寶具,側地扭轉局勢,將當時占據絕大優勢的原瑞士領導層一方全部絕殺。而據說當時的一個城市內湖都被徹底凍結,幾個月都沒有融化。
  ◆白易——雖然沒有覺醒法則寶具,但是從在魔鬼島上面的時候,聲望就無人能及。和善的行事作風雖然很遭某些人的詬病,但是卻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很多人信服。哪怕那些在心里對白易的作法嗤之以鼻的家伙。而且,白易本身的實力就非常的強大,逆花瞳催眠幻術,目前更是只有少數人才可以應付。
  戰績:多不勝數,幾乎每次影響世界走向的戰斗,都可以找到他的身影。
  ◆杜魯門——同樣魔鬼島出身,雖然不算是完美進化,但是也相差無幾。雖然最初實力好像不是很強,但是在最近卻突飛猛進。貌似摸索到了適合自身的修煉功法。
  戰績:在墨西哥的時候,直接將對手引入**卡特佩特火山,然后以不知名的方式引爆了火山,將敵人在火山當中全部消滅。而他自身則是屹立在火山的巖漿上面,仿佛自身就化作了這座火山一樣,令人震驚。
  ◆寧雪——魔鬼島出身的女子,和白易他們的瓜葛一直很深,似敵似友。控制其他人的能力,讓和她戰斗的對手糾結無比,直接被外界稱為邪妃。
  戰績:似乎并沒有什么驚人的戰績,比起那些轟轟烈烈的戰斗,似乎每次她的對手都好像傀儡一般遭到戲耍。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顯得驚人,畢竟中國這么大,不可能沒有高手。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些高手沒有足夠讓寧雪陷入死戰的實力。
  ……
  其他還有很多人,都在世界上面逐漸的展露頭角,各有自己的戰績。這些人里面,究竟誰最強或許并沒有一個定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人都屬于目前世界上頂端的一群人。而很多并沒有被列入其中的人,則是認為自身的實力并不比這些人差,只不過,缺少了一個展現的舞臺而已。
  這個時候,薩巴蒂諾就是這樣,在被白易伏擊之后,不但沒有感到害怕,反而升起了和白易一較高下的興奮。不管外界傳言白易如何厲害,但是既然他身為一方首領,怎么可能沒有傲氣。而且,他和白易還是相同的大氣掌控能力。
  “哈~~!”薩巴蒂諾大吼了一聲,不但沒有退避,反而展開了主動攻擊。
  白易同樣沒有避讓,右拳重重的迎上。空氣在兩人之間瘋狂的撕扯,生命場相互干擾之下,居然誰都無法有效的控制,最后兩人的拳頭毫無花哨的撞擊在一起。咚的一聲悶響,兩人周圍的地面不斷的龜裂,然后兩人同時彈開。
  有意思,兩個人的生命場干擾到這種樣子,還是第一次,白易都升起了一股興奮的感覺。
  另外一邊,薩摩菲爾德則是攔住了兩個護衛,洶涌的火焰瞬間爆發。而這兩個護衛也不是一般人,幾人瞬間戰斗在一起。
  ……
  而這個時候,路易吉幾人也已經攔住了薩巴蒂諾的其他的護衛和秘書。就在剛才薩巴蒂諾心急愛西亞一個人追上去的時候,路易吉幾人就趁機截斷了落后的幾人。當后面幾人被截住的時候,顯然無比的驚愕。
  “是你,路易吉!”薩巴蒂諾的秘書緹娜驚愕的看向路易吉。
  “就是我。”
  “糟了,薩巴蒂諾大人。”緹娜立即緊張的說道。
  “先擔心你們自己吧。”路易吉張狂的一笑,瞬間壓了上去。
  而這個時候,貝沃特和迪特博迪也立即沖向了對方。“尸體,新鮮的尸體,強大的尸體。”迪特博迪一邊殺向對方,一邊像個瘋子一樣喊道。一團幽深的能量在他的手上纏繞,這就是他的能量,被稱為尸氣的能量。就算是煉制的煉尸因為隱蔽關系沒有帶來,迪特博迪同樣擁有不弱的戰斗力。
  而至于貝沃特就非常的安靜了,只是抽出了兩柄特制的手術刀,無聲無息的攻向對方。雖然安靜,但是似乎他的攻擊更加的充滿危險性。就算是本能的,他的對手也對貝沃特十分的忌憚。
  這里并不算是特別偏僻的地方,在戰斗開始之后,周圍的人立即有所察覺,但是除了少數人以外,其他人在發現這里的戰斗之后,第一反應絕對不是看熱鬧,而是趕緊離開。這一點都不奇怪,現在的時代危險無比,那種看見什么熱鬧就趕緊湊過去的情況早就過時了。特別是戰斗,有些人殺得興起,在將對手解決之后,繼續撲殺周圍的人的事件也不是沒有出現過。
  出了少數不要命的家伙,多半的人都開始避開。
  貝沃特的兩柄手術刀仿佛籠罩了一層瀲滟的水光,和對面兩人的長刀兇狠的撞擊在一起。偶爾逸散的刀氣,就將周圍的地面不斷的割開裂口。
  原本是兩個人夾攻貝沃特的,但是這兩人才和貝沃特交手不久,就覺得自己的血液好像沸騰起來,心臟更是傳來鼓鼓的感覺,就好像血液忍不住要從心臟那里面噴發出來一樣。兩人都不明白這種感覺是什么,但是卻都可以猜到,這應該和對面的家伙有關。
  幾番刀光交錯,貝沃特身體微微傾斜。而這個時候,對面一個護衛頓時一刀重重的斬下。
  得手了!
  雖然貝沃特的手術刀正在切向他的手臂,但是這個護衛看得很清楚。以那柄手術刀的長度,最多只能在他的手臂上面切開一條傷口。而以一條小傷口的代價,他直接展開攻擊的話,就有極大的機會斬殺對面的家伙。現在薩巴蒂諾大人在前面不知道遇見了什么樣的埋伏,他們可不能在這個地方浪費時間。
  貝沃特當然知道對面的打算是什么,這個時候臉色同樣冷靜無比。
  雙方交錯而過,貝沃特的手術刀在對方的手臂上面輕微的切過,一條細小的傷口頓時浮現。這個時候,那個護衛的臉上還有一股欣喜,以一條小傷口換取這次戰斗的勝利,賺到了。但是下一瞬間,這個護衛的臉上頓時浮現了恐怖的驚容。
  一條小傷口會致命嗎?
  或許會說,這要看這條傷口在什么地方。
  但是如果是一條手臂上面的傷口,而且并不是切在動脈上面呢。肯定九成九的人都會說不會致命,這是常識。
  但是這個時候,從這個護衛手上的那條傷口上面,鮮血突然如同噴泉一般飆射出來。無法形容那種突兀的畫面。明明是手臂上面不到五厘米的傷口,但是就如同水泵被打開一樣,鮮血瞬間飆射出十多米。在對方錯愕的瞬間,貝沃特身體旋轉,另外一柄手術刀瞬間彈出,擋開了這個護衛的一刀,然后靜靜的停在旁邊。
  “啊啊!”這個時候,受傷的那個護衛驚恐的用左手死死的按住傷口。但是沒有作用,不管他怎么按住,已經傾瀉的鮮血就好像噴泉一般無法止住。從他的右手縫隙下面,那些鮮血依舊噴濺出來,不斷的染紅了他的身體。
  ‘我的能力,不適合測試。’貝沃特在心里陰柔的說了一句。
  啪嗒一聲,受傷的那個護衛跌倒在地上。短短幾秒,他的身體就變得蒼白而干枯,鮮血在四周噴濺了一地。真的很難想象,一個人的鮮血有這么多。
  就連旁邊戰斗的路易吉和迪特博迪等人,都被貝沃特的兇殘嚇了一跳。這家伙,以后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這種恐怖的放血能力,真他媽的危險。其實,他們不想想,他們比起貝沃特也好不了多少。只不過眼前的畫面太過于震驚了而已。
  貝沃特擦了一下臉上被濺到的一滴鮮血,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越發的顯得妖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