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456 阻擊

白易的想法,是想試試看能不能改變細胞的排列結構,從而增加防御力。而白易模仿的就是最耳熟能詳的鉆石的結構。不過可惜,**畢竟不是碳元素,細胞相對于更加細小的物質分子、原子,也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白易第一次簡單的實驗,以完全失敗告終。
  白易看著自己的食指,傷口是其次的,主要是第一個指節,在改變細胞排列的時候,連基本的神經和血脈都已經打斷。短時間內,白易的這枚指節就算是廢掉了。
  不過沒有關系!
  白易已經經歷過很多次失敗,才不會這樣簡單就被打擊到。
  這個時代,任何人都沒有完善的體系可以學習,想要成長,就只能自己不斷的摸索和實驗。而這些實驗,總是伴隨著巨大的危險性,所以才會有黑幕力量以其他人為實驗樣本。但是越在后面,實驗體的作用就越是微小,只能靠自己摸索了。
  雖然知道危險,但是無數人依舊前赴后繼。因為在這條道路上,你自己可以害怕危險停滯不前,但是其他人卻不會。停滯的結果就是終將被其他人甩在身后。而在這個危險的時代,實力不如人的結果,就是自身的命運都無法自主掌握。
  否則怎么會說——危機是進化的原動力呢。
  白易出來之后,就連阿洛蒂雅也沒有發現白易的食指變化。事實上,在白易心里,這不過就是小事,不用告訴其他人。
  ……
  白易在摸索這些東西,而路易吉則是在對幾天之后的行動進行詳細的推演和安排。另外,白易抽空還去看了一下貝米拉幾個藥師的比賽。
  “他們中的毒素拖延久了不太好吧。”白易看見興奮的貝米拉,不由問了一句。
  “沒有關系,我和那個唐娜合作,控制了他們兩人的情況,雖然暫時無法解除毒素,但是起碼不會繼續加深。”貝米拉揮揮手,然后繼續專注著自己的工作。顯然,貝米拉這次在那個唐娜的刺激之下,真的升起了莫名的干勁。或者,貝米拉一直以來,就是缺少勁敵和共同進步的同伴,所以才顯得懶洋洋的。
  白易聽見貝米拉這樣說,不由在心里對瑪麗莎和卡洛琳娜說了一句抱歉。貝米拉現在就有能力解除那種毒素的,但是因為想要和那個唐娜比試,所以這兩人就不得不先受點苦了。
  ————————
  幾天之后,白易幾人來到了羅馬,這里就是黑幕意大利和黑手黨商議的地點。
  白易、薩摩菲爾德、貝沃特、路易吉、迪特博迪,一共五人作為這次動手的主要人員。
  更多的人就沒有來,因為按照路易吉那邊的消息,這些人就足夠了,更多的人只會增加暴露的危險。之所以讓路易吉也跟來,是白易的主意,總不可能什么危險的事情都讓光明理事會來承擔。這家伙好歹也是這次行動的主人,如果他自己也參與進來,才會在安排這件事的時候更加的用心不是嗎。
  對面雙方的協議,白易他們并沒有去注意,原本白易他們的打算,就是在對方商議之后進行阻擊。
  羅馬是意大利的首都,非常的繁華,雖然經歷過戰亂之后破壞了不少的地方,現在同樣生活著很多人。找了很久,白易他們才在薩巴蒂諾等人離開的路線上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一座廢棄的學校。在戰亂當中被破壞,現在很多學生也不學習了,所以還沒有重建。
  白易坐在學校樓頂,自己給自己滿了一杯酒。
  這可是白易在來這里的時候,特別從路易吉那里拿的一瓶葡萄酒。現在經濟各種崩潰,基本上,也沒有誰會有那個功夫去釀酒,像這種酒已經很少了。就連路易吉,都不知道白易沒事帶上一瓶酒做什么。
  葡萄酒殷紅如血!
  如果有人看見白易現在的樣子的話,估計會浮現出詞語——裝逼。
  這個詞語是中國的詞語,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在世界上面也變得非常的流行。雖然白易現在確實有裝逼的感覺,但是起碼白易并沒有故意裝給誰看。而且不得不承認,白易現在的身份,在這樣一所破敗的學校頂端臨風飲酒,確實有一種灑脫的感覺。
  白易輕輕的飲下一杯之后,才看向遠方。
  幾個人影正在追逐而來,薩摩菲爾德抓著安德本在逃跑,而在后面的空中,一個人高速追了上來,猛然抬手。
  “給我停下!”薩巴蒂諾從空中高速落下,右手猛然抬起。
  一道巨大的龍卷風出現,兇猛的卷向了薩摩菲爾德。薩摩菲爾德立即將安德本扔了出去,讓后轟出火拳。爆裂的火拳和龍卷風撞擊在一起,頓時蕩開了巨大的火焰。站立在火焰里面,薩摩菲爾德甩了甩手,好像要甩掉上面的氣味一樣。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了,當然不用繼續裝作劫持人質了。如果真的是一個女人還好一點,偏偏安德本是一個男的,想到剛才抱著的是一個男人,薩摩菲爾德就覺得心里異常的不舒服。
  這個時候,安德本身著女裝,看上去嬌小動人的樣子,怎么看,都無法將他現在的樣子和之前白易看見過的那個安德本聯系起來。
  愛西亞是薩巴蒂諾朋友的女兒,他朋友在死前特別托付給薩巴蒂諾的。現在安德本就是變成了愛西亞的樣子,然后上演了一出‘劫持’的戲碼。薩巴蒂諾關心朋友的女兒,看見愛西亞被不明人物劫持,肯定會跟來的,哪怕猜到這可能是一個陷阱。
  “你找錯人了。”白易緩緩的說了一句。
  薩巴蒂諾頓時抬頭,才發現白易懶散的坐在天臺上面的身影。而這個時候,安德本也完全沒有被劫持的樣子,落地之后,安靜的朝著后面退了下去。他的任務是引人,戰斗可不是他的強項。薩巴蒂諾頓時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安德本,但是一道火焰瞬間從薩摩菲爾德的手上飛了出去,將他攔了一下。
  “他不是愛西亞!”白易倒滿了一杯酒,然后彈了出去。
  叮的一聲輕響,酒杯直接飛了出去,薩巴蒂諾輕易的抓在手上。這不是試探,也不是攻擊,真的只是將酒送過去而已。
  “大人!”這個時候,薩巴蒂諾后面的兩個護衛也跟了過來。只有兩人,說明其他人已經被拖住了。
  “帕爾米羅!”
  薩巴蒂諾看了看手里的酒杯,又看了看白易。這個時候,如果薩巴蒂諾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話,就枉為對面的指揮官了。上次的埋伏失敗,他就已經開始懷疑了,而現在白易出現在這個地方,顯然更是證實了這點。
  “古典康帝,意大利的名酒,現在可不多了。”白易并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說著無關的話,將自己手里的酒一飲而盡。
  薩巴蒂諾看了看手里的酒杯,然后也一口喝了下去。
  “哈哈哈哈,你倒是不擔心我在里面下藥什么的。”
  “你是白易!”薩巴蒂諾沉著臉說道。
  白易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來。“真是想不到,我居然可以得到其他人這樣的信任,而且還是敵人。但是很慚愧,用這種方式將你請來這里。”白易語氣里面無比的灑脫。
  “是路易吉安排的吧。”
  “嗯,畢竟路易吉才是這里的主人,我們只不過是來幫忙的而已。”白易點點頭,將酒杯對準了天上,仿佛在敬酒。白易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肅穆而平靜。“真正的愛西亞沒事,如果可能的話,我也不會牽扯上她,而且答應之后可以保護她,直到她成長起來。”白易的眼神變得冷漠。
  “我可不會輕易認輸!”
  “中國有送行酒一說,剛才,你已經喝了。”
  白易從樓頂落下,緩緩的朝著前面走了過來。薩摩菲爾德也跟在白易的身后,然后雙方站立在這所學校以前的操場上面。
  薩巴蒂諾臉色微微沉了下來,衡量了一下雙方的實力對比,三對二。他的另外幾個護衛和秘書沒有跟過來,那么肯定就是剛才他加速追來這里的時候,被對方拖住了。薩巴蒂諾將所有的過程在心里想了一遍。很明顯這次出了大問題,如果他死在這里,將會造成非常巨大的后果。
  不過,在發現不對的時候,薩巴蒂諾就已經傳遞了消息,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趕來這里。
  白易也知道現在不是廢話嘮叨的時候,伸出了右手。“那么,開始吧,是看你們先隕落,還是你們的援兵先來到這里。”
  薩巴蒂諾狠狠的一咬牙,頓時沖向了白易,而白易的身形也在頓時消失。兩人在一接觸的瞬間,就頓時交手,散亂的氣流兇猛的爆發。
  噼啪的一聲震爆,兩人同時彈了開來。
  還沒有停穩,白易的身體就再次消失,長刀悄無聲息的暗中上撩。而薩巴蒂諾同樣沒有絲毫的停頓,一對拳套暮然亮起了淡淡的光芒,然后重重的一圈轟下。鐺的一聲巨大的撞擊,強大的沖擊瞬間朝著四周宣泄。而在另外一邊,薩摩菲爾德也已經和兩個護衛對上,強大的火焰瞬間爆發。
  這個安靜多時的學校頓時變得無比的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