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443 誰明誰暗

災厄紀元最新章節,正文,飄天文學!--varpreview_page="3205367.html";varnext_page="index.html";varindex_page="index.html";vararticle_id="5330";varchapter_id="3206363";functionjumpPage{if(event.keyCode==37)location=preview_page;if(event.keyCode==39)location=next_page;if(event.keyCode==13)location=index_page;}document.onkeydown=jumpPage;--GetMode;
  選擇背景顏色:SelectColors;選擇字體大小:
  Gundong;!--標題上AD開始--!--標題上AD結束--GetFont;正文
  沒有多久,帕爾米羅就將自己和對方的合作過程詳細的說了出來。剛開始路易吉還有些激動,但是到了后面,就越來越冷靜,同樣在開始思索,該怎么利用這件事將利益達到最大化。或許,這就是成為首領必備的素質,個人情感始終是放在最后的,一切都會以利益為重。
  “最好是先不要暴露他的身份,這很簡單,我繼續催眠就可以。而在這個階段,我們需要摸清楚意大利黑幕力量的具體位置。只要弄清楚了位置,然后將他們全部殺掉,整個意大利就會處于群龍無首的局面。”白易說道。
  “再安排一次戰斗。”路易吉突然補充了一句。
  “戰斗?”
  “兩個勢力,全面的戰爭。不僅是背后的黑幕力量,還有那邊統屬的進化人類,我同樣需要他們遭受一次慘痛的失敗。”路易吉狠狠的說道,眼中閃動著野心和冷酷的光芒。
  白易微微沉默,他已經看出了路易吉為什么想要這樣做。
  黑幕力量,說上去好像非常的強大,但是事實上,最多也不過就是幾個家族,上百人而已。雖然將這些人殺掉之后,對面就會群龍無首,但是下面的進化人類力量,卻依舊很完整。就好像那些個指揮官、將領,他們本身的勢力并沒有削弱。在這種時候,對方估計不會這么甘心的臣服于路易吉,而是會重新形成新的勢力團體。路易吉想要的,就是將對方徹底的打痛、打殘,這樣才能更好的收服對方,掌控整個意大利。
  雖然這樣的作法,微微顯得殘忍,但是卻是心中有野心的人所必備的素質。
  不知道的,白易突然想到了一句話,不過,白易還是靜靜的點了點頭。“等光明理事會其他執行官到了這里之后,就可以安排了。正好,我也可以在這次戰斗里面,觀察究竟誰有資格成為執行長。特別是杜魯門所說的那個薩摩菲爾德。”
  ……
  “走出這個房間,你就會忘記這兩個小時內發生的一切,并且繼續按照之前的計劃來行動。而且,你們對此并沒有什么懷疑,也不會因此去檢查自己的身體。”在詢問過后,路易吉將一個跟蹤發射器植入了帕爾米羅的身體。然后,才繼續由白易用逆花瞳深度催眠帕爾米羅,對他下達了一個暗示。
  “是!”
  帕爾米羅呆滯的回答道,然后走出了房間。在離開房間之后,帕爾米羅逐漸朝著自己的住宅走去,當他回到自己的住所之后,白易輕輕打了一個響指。其實這么遠的距離,他根本就不可能聽見些什么,但是在白易一個響指之后,帕爾米羅頓時如同突然清醒一般,眼中逐漸變得清晰。
  咦?
  帕爾米羅眼中有些恍惚,但是發現自己手上拿著一杯紅酒,他立即就忘記了心里的疑問。喝了一口紅酒之后,帕爾米羅終于想到了自己該做什么。很快,帕爾米羅就進入了住所里面的一個密室,然后十分小心的連通了和黑幕力量那邊的通訊。
  “那個白易究竟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雙方利用隱秘信號接通之后,對面立即嚴厲的質問。
  “聯合峰會!”
  “聯合峰會?”
  “沒錯,這次路易吉他們出去,就是去參加一個聯合峰會。然后在峰會上,多個勢力的首領相互達成了協議,組成了一個光明理事會。這個理事會的具體職權不是很清楚,但是肯定比聯合國之類的空架子要好得多。白易是光明理事會的會長,那個阿洛蒂雅是秘書長,其他人員暫時還不清楚。這次白易來這里,就是過來幫忙的。”帕爾米羅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聯合峰會嗎,原來如此,這倒是和他們之前的猜測差不多。這么多勢力首領在這段時間消失,想必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了。不過,這個光明理事會究竟都有些什么人呢,如果都像白易這樣全部都是一群變態的話,那么豈不是說他們必定敗亡了。要知道,當時消失的勢力首領——亨弗里斯、格雷維斯、寧雪、杜魯門……等等全部都是強得變態的家伙。
  “成員都有誰?”
  “這個就不清楚了。”
  “不過我認為不可能會是其他勢力的首領,畢竟按照那些人的情況來看的話,沒有這么多閑工夫的。而且,我認為那些人也不會愿意屈居白易下面。”帕爾米羅說道。閑工夫,意思是說,白易最閑得沒事做才跑到這里來搗亂嗎。
  “你有什么意見?”
  “或許可以在日本制造一點什么動亂,讓白易不得不回去處理。”
  “這個可以考慮,不過當前我們需要先解決最迫切的事。不久之后,估計他們就會得知一個消息,瑪麗莎沒有死。如果沒有意外,他們肯定會來解救的,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怎么做?”帕爾米羅說道。
  “很簡單的,你只需要說動讓白易前來就可以了。”對面傳來一個陰沉的聲音。維內托依舊還記得之前白易說記得他名字的時候,心里那種猶如被死神抓緊一般的感覺。那么,就試試,看你究竟是不是像傳言里面一樣這么厲害。維內托在心里發狠的說了一句。
  “知道了,不過,你們最好是一次成功。不知道怎么的,我覺得心神有些不寧。如果這次白易死不了,回來之后估計會追究的,我很可能會暴露出來。”帕爾米羅說道。這個時候,在遠處的白易和路易吉都露出一個微妙的笑容,擔心暴露出來嗎。
  “放心。”
  之后兩人又說了一些事情,但是卻沒有具體的如何設伏的消息。顯然,帕爾米羅不用知道得這么清楚,所以對方也就沒有說詳細的過程了。帕爾米羅的任務,就是慫恿白易他們出去救人而已。
  ……
  兩人自以為隱秘的商議,完全不知道被白易和路易吉他們聽得清清楚楚。白易的目光仿佛可以透過無數距離一樣,看著意大利的中心。黑幕力量,以當初各國領導層為基礎的統治勢力,也是新西蘭魔鬼島一切變化的黑手。白易他們只滅掉了日本的那群人,就不得不暫時停止下來,三年了,逍遙夠了嗎。
  白易嘴角微微張開,露出一個殺意的笑容。
  而這個時候,路易吉則是微微驚愕,瑪麗莎居然還活著。瑪麗莎對于他來說雖然不像塔奇多一樣是左膀右臂,但是同樣是很重要的下屬和朋友。所以,這次就算是知道是陷阱,恐怕他還是不得不踏進去。
  “很重要?”
  “很重要的朋友。”路易吉點點頭。
  “既然是很重要的朋友,那么就救下來。”白易說道。
  “可是我們只知道對方有設伏,但是具體的布置卻并不清楚。”
  白易知道,路易吉可不是擔心他們,只是覺得不好開口而已。在已經知道有埋伏的情況下,還讓白易他們幫忙,簡直就好像讓白易他們去當炮灰一樣。光明理事會雖然有幫助各個勢力的責任,但是卻不是專門來做這種危險的事情的。
  “人我會幫忙解救的,對方這次的目的就是我。如果我不去的話,后面不知道還會出現什么另外的計劃。這次埋伏肯定會牽制對方很多的精力,在這段時間里面,你最好是多用點心,找出意大利背后的黑幕力量。”白易說道。既然已經知道有埋伏了,這就已經很不錯了,總比什么都不知道就一腳踏進去要好得多。
  “那真是太感謝了。”
  “實質上的資源比感謝更加的有用。”
  “那么,在收服意大利之后,意大利為為光明理事會提供……。”路易吉頓時苦笑著,和白易答應下了一個約定。
  ……
  很快,就從外面的‘隱秘’渠道傳回一個消息,瑪麗莎沒有死,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依舊還活著。而在這個消息的時候,路易吉也恰到好處的表現出驚愕和欣喜。然后就是商議究竟該怎么解救瑪麗莎。
  在這個會議里面,帕爾米羅用各種借口來掩飾,意圖讓白易去救那個瑪麗莎。
  “我們這里還要抵抗敵人的攻擊,人手現在不是很足。而且,坦白說,我們這里的人實力并不是很高,前去救人的話,都沒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成功。居然白易會長在這里,不知道能否麻煩會長大人幫忙解救瑪麗莎呢?”帕爾米羅說道。
  白易慢悠悠的,似乎并沒有聽見帕爾米羅的話。就算早就決定會是白易他們前去救人,但是起碼不會答應得這么輕松。
  帕爾米羅又開始了勸說,就連其他人都被帕爾米羅說動了,仿佛只有白易才可以將人救回來一樣。帕爾米羅現在生怕白易不答應這件事,那么對面的埋伏也就失去了作用。如果這個計策不行的話,那么就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了。
  在帕爾米羅都覺得忐忑不安的時候,白易才慢悠悠的點點頭:“可以。”
  “白易會長你……嗯?”恍惚間,帕爾米羅還以為自己聽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