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438 戰場的殘酷

路易吉臉色變得猙獰,一把抓住了帕爾米羅的衣領:“怎么死的,塔奇多實力不弱于我,他是怎么死的?”
  “你先放手。”帕爾米羅皺眉說道。
  路易吉狠狠的吸入一口氣,然后強制冷靜了自己的情緒。現在確實不是生氣的時候,塔奇多不管怎么死的,他不能遷怒在自己人身上。
  “抱歉,我太激動了。”路易吉將帕爾米羅放下之后,道歉了一句。
  “道歉就算了,塔奇多是在之前聽說了對方一個行動,想要去阻止,不過沒有想到,卻中了對方的埋伏。對方的人很多,實力也很強,所以塔奇多就沒能回來了。”帕爾米羅解釋道。
  “什么行動?”
  “這就不知道了,他沒有和其他人說,現在想來,估計就是一個陷阱而已。”帕爾米羅補充了一句,然后又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這個時候最應該關注的是整個戰場。如果再沒有動作的話,我們就輸定了。”
  呼……路易吉深深的吸入一口氣:“這段時間,辛苦各位了,現在的情況怎么樣,誰有整個戰場的布局圖。”能夠坐上這個位置,路易吉的心里素質還是非常好的。雖然在最初聽聞塔奇多死亡的消息而無比憤怒,但是很快,他就冷靜下來,開始重新統籌整個戰場。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憤怒沒有絲毫的作用,只會將自己埋葬。
  很快,路易吉就知道了整個戰場的布局,然后開始冷靜理智的指揮。
  “這樣下去我們必敗,如果沒有辦法的話,不如投降吧。”帕爾米羅突然說了一句。
  路易吉死死的看了帕爾米羅一眼,不過還是沒有追究他的話,現在不是內亂的時候。“沒有關系,我們的盟友到了。光明理事會的會長白易、還有秘書長阿洛蒂雅,不久之后,還有其他的人也會逐漸趕來。”為了穩定現在不安的內部,路易吉不得不公布了白易和阿洛蒂雅的存在。
  “白易,那個白帝?”
  “白易的話還有誰,不過他不是白冥樓的人嗎,怎么又變成了光明理事會的會長了。”
  “還有其他的援軍嗎?”
  一時之間,指揮室這里變得鬧哄哄的。不過很顯然,原本頹喪的情緒,倒是一時之間消失無蹤。路易吉壓下了變得興奮起來的這群人,“好了別說了,雖然有盟友,但是我們也不能讓對方看扁了吧,如果相差太大,你們不怕丟人嗎。”
  原本興奮的人逐漸冷靜下來,不過藉由這股興奮,所有人倒是完全沒有之前的頹喪了。
  這里面,只有一個人比較不舒服。
  在聽見居然來了盟友,而且還是那個白帝之后,帕爾米羅頓時覺得微微不妙。真是的,計劃都要成功了,怎么在這個時候居然又出現了變故。在路易吉指揮下面的人反擊的時候,帕爾米羅則是在想怎么將這個消息傳遞過去。
  ……
  事實上,即使沒有帕爾米羅的消息,對面的指揮官也發現戰場上面的情況好像在逐漸傾斜了。戰場上面好像多了兩個闖入者,而這兩人還非常的強大。如果不是白易和阿洛蒂雅不容易分清究竟誰敵誰友的話,恐怕戰場的傾斜程度會更大。
  要知道,在白易眼中,所有的執行長就必須擁有那種壓倒性的實力,所以執行長必須要強大。目前執行長還沒有影子,但是白易自身,卻達到了這種程度。如果說,之前的世界,威懾性的武器是核彈的話,那么以后,就是代表頂端戰斗力的一群人。這種人雖然很少,但是卻更加的靈活,是一種世界性的威懾性戰力。
  普通的戰斗里面,突然闖入白易這樣一個人,對面頓時就遭遇了滅頂之災。
  這還是白易無法很快分清敵友的情況,否則這個時候死的人更多。不過即便如此,戰場上面也在發生著傾斜。
  “讓帕奇兄弟去阻止他。”對面的指揮官在發現了白易這個變數之后,立即讓兩人準備去阻攔白易。
  “不要!”突然之間,外面傳來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很快,兩個渾身濕漉漉的人就走了進來,而其中一人更是死死的捂住脖子。從他的指縫之間,不斷的涌出鮮血。托馬索被白易貫穿了脖子,身體里面缺乏氧氣,已經讓他的狀態非常的不妙了。
  “外面的那個人是白易,估計是路易吉的盟友,不要派人去送死了。”那個控水的男人說道。
  “白易,怎么出現在這里!”那個指揮官驚愕了一下。
  “你們這是遇見了他?”
  “沒錯,完全不是對手,不要派人去送死了,對于他們這種人,人數沒有意義。派遣所謂的高手前去,不過是折損自己的戰斗力罷了。想要對付他們,只有同等級的戰斗力才有效果。”這個男人分析道。這個時候,那個托馬索突然栽倒在地上。
  “我帶托馬索去治療。”這個男人立即說道,然后立即帶著托馬索離開。
  指揮官薩巴蒂諾也沒有阻攔兩人,只是點點頭,然后默默的開始思索。很快,他就不得不承認,貝爾說的話非常的正確。派遣所謂的高手前去阻攔白易,根本就沒有作用。那種層次所謂的高手,雖然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很強,但是在面對白易的時候,估計就只有送死的份,完全沒有意義。想要面對白易這樣的對手,就只能依靠同層次的對手,也就是世界上頂端的戰斗力……比如他自己。
  “傳令,撤退!”薩巴蒂諾思索清楚之后,對著傳令兵說到。
  “大人!”
  “我說撤退。”薩巴蒂諾狠狠的說了一句。
  “是!”那個傳令兵立即不敢有絲毫的質疑,立即跑了出去。
  笨蛋,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這樣一個頂端戰斗力對于戰場的影響力。這些人,對于戰場的影響,簡直就好像核武器一樣。而且這是人類,不是機械,他們不僅強大,而且靈活,完全就是人形自走核彈。就算是想要用高科技重型武器攻擊,如果不事先設伏的話,也根本就追不上。
  很快,雙方的命令就傳達下去,路易吉這面有了正確的指揮之后,逐漸變得穩定。而對面的人,則是因為傳達了撤退的消息,所以比較混亂。此消彼長之下,戰場局面徹底的對調了。
  白易看見戰場上面的變化,也不再繼續尋找對方的人了。
  太麻煩了,根本就分不清誰敵誰友,好不容易才可以確認一小波人,懶得動。而且這些才堪堪進入LV2的家伙,白易完全沒有興趣動手,那會拉低身份的。白易就這樣緩緩的在戰場上面行走,看著對方的人馬撤退,然后在沙灘和岸上留下了無數的鮮血和尸體。戰爭,從來都是這樣殘酷的。
  路易吉的人追殺了一陣,在對方退到海上之后,也就停止了追殺。雖然看上去,這場戰斗是他們勝利了,但是他們同樣損失非常的慘重。除了零星的戰斗以外,其他大部分都已經平息。
  白易緩緩的行走,準備去找阿洛蒂雅,不過在海邊上,卻發現了一場依舊在進行的戰斗。
  五個男人圍住一個女子,在游斗中消耗對方的體力。很明顯,他們并不是想要將對方直接殺死,而是想要將對方活著抓住。而從這幾個人那猥瑣的話當中,就可以知道他們的目的——抓住這個女的,然后用于發泄。在戰場上面,在生死游走的緊張之后,發生這種事情實在是再正常不過,只不過,人類很少會記錄這些丑陋的一面而已。
  “停下吧。”白易說道。
  “你是誰,敵人?”對面的五個男人顯然也不認識白易。一時之間,到是有些劍拔弩張的氣氛。不過很快,就從后方快速跑來了一個人,然后來到白易前面。
  “卡洛琳娜大人。”這五個人頓時恭敬的說道。
  “大人,這是徽章,特別給予的,用于識別和代表大人的身份,請不要弄丟了。”卡洛琳娜并沒有理會五人,而是遞給白易一個徽章。卡洛琳娜是之前跟著路易吉去聯合峰會的另外一個護衛,所以認識白易。
  白易看了一下徽章,很別致,而其他人身上并沒有什么徽章。顯然,這不是一般人都可以得到的,恐怕除了辨識身份以外,還有別的作用。
  這個時候,那五個人全都無比的忐忑,連卡洛琳娜大人都這么恭敬的人,他們剛才居然敢質問,他不會在這個時候追究吧。
  白易確實沒有追究這幾個人,只是朝著那個被圍攻的女子走去。走近了之后,就看出來這個女子很漂亮。激烈的戰斗之后,汗水順著發絲貼在臉上和脖子上面,更有一種誘人的風情。不管是卡洛琳娜還是那五個人,都不敢有絲毫的阻止,任由白易走了過去。看上去,應該是白易看上那個女人了?
  就連對面的那個女人,都以為這個看不出身份的大人物也許是看上了她的美貌。
  如果是這樣的話,雖然有些反感和憋屈,但是如果為了活下去的話,那么……女子心里掙扎了一下,身體放松起來,顯然已經任命了。
  “你是在等待我放你離開嗎?”白易緩緩的說道,所有人頓時覺得微微不對。對面的女子更有一種心理被猜中的羞辱和掙扎。
  “真是遺憾,我只是讓你免于遭受凌辱,但是……。”
  “戰場就是戰場,是殘酷的。”白易說著,右手突然刺出又收回。那個女子帶著呆滯的神情,從眉心逐漸滲出一縷鮮血,然后直接撲倒在沙灘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