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437 絕對的差距

在白易動手的時候,對面的路易吉也已經和另外一個人重新戰斗在一起。從剛才的三個敵人變成了一個,路易吉頓時感覺大為輕松。不過,路易吉知道光是這樣還不夠,如果不能早點結束這里的戰斗,掌控整個戰場的話,這次戰爭,很可能他就會輸掉了。就算是最后能夠在白易的幫助之下打贏這場戰斗,但是如果他的下屬都死光了的話,以后也沒有爭霸的能力了。
  這樣想著的路易吉,頓時心里發狠,攻擊越發的凌厲。
  而這個時候,白易同樣沒有擺什么姿勢裝逼耍帥,白易同樣知道,早點結束這里的戰斗,統籌全局最重要。
  所以白易在一個空震拳之后,立即再次一個閃步消失。
  同樣的,對面的兩個人也完全認真起來,之前受傷的那個肌肉男右臂的重大臂甲突然傳來咔嚓聲,上面的裂紋突然裂開,然后從里面冒出了蒸騰一般的能量煙韻。而另外一個男人則是站立在一汪海水上面,湛藍的海水在他身邊形成了三條水龍。其中一頭稍小,環繞著他逐漸游動,形成保護。而另外兩頭巨大的水龍,則是昂起了腦袋,對著白易狠狠的咬下。
  可惜,只咬到一個虛影,白易瞬間用出鬼閃步,不但避開了水龍的咬殺,還出現在了那個使用臂甲的男人身后。
  臂甲男只感到眼前的人影頓時一晃,原本以為攔住的人就不見了。
  “托馬索!”那個操控水龍的男人頓時緊張的大喊到。
  “哈!!”托馬索大聲的吼了一聲,臂甲頓時朝著后面掃去,同時全身的能量瞬間翻涌出來,期望可以阻擋住白易的攻擊。轟隆一聲,連同四周的地面都被掃平了一層,但是在托馬索的眼中,始終沒有看見白易。而只有在不遠處的那個控制水流的男人才看得很清楚,白易始終都在托馬索的身后。
  蜂蜇!
  長刀瞬間刺出然后又收回,這個托馬索身邊翻涌的能量護盾頓時就被刺破,然后在脖子后面被留下了一個細小的空洞。這個空洞直接刺穿了他的喉頭,從前面噴出一股鮮血。
  “啊啊啊啊!”不過即使這樣,托馬索還在咆哮,透過漏風的喉嚨,聲音非常的嘶啞。然后這家伙瞬間將臂甲砸在了地面上。轟的一聲,下面的沙地瞬間翻涌起來,褐色的砂礫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圓形的翻涌的護盾。這個護盾里面的砂礫不斷的攪動,似乎要將所有東西都絞碎一樣。
  但是,白易已經再次避開。
  好像,失算了!
  白易看著依舊威猛的這個家伙,心里想了一句。現在的進化人類身體素質很強,對普通人來說致命的攻擊,很多時候并不能奏效。就連白易自己,都經歷過無數次重傷不死的情況。可惜了,蜂蜇始終是點攻擊,如果不加以改進的話,以后使用起來就會有很多的不便了。
  這個時候,那個操控水流的男人已經讓水龍將兩人全部環繞在里面,生怕白易再次攻擊。那種鬼魅一般的速度,除了使用這種全方位的防御,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呵——白易笑了一下,雖然最近他習慣于用小招式來攻擊,但是并不代表他沒有那種以力取勝的招式。
  左拳回收,空氣瞬間朝著手上聚集,仿佛連四周的空氣都瞬間一緊。
  這個姿勢!
  對面的兩人瞬間在心里警覺,現在很多人都喜歡模仿白易的招式,空震拳就是其中之一。不過,這種攻擊說實話很不好使用,因為如果對空氣的控制力不足的話,震蕩的沖擊很容易就會直接消散在空氣當中,無法形成有效的打擊。不過,如果用好了的話,藉由空氣引起的震蕩,那種沖擊的威力簡直令人咂舌。
  海葬!
  對面的那個控制水流的男人頓時將雙手變換了一個姿勢,身后的海水瞬間瘋狂的翻涌起來,形成了一道十多米高的巨大的海嘯,然后鋪天蓋地的朝著白易壓了過來。幸好,這個地方就是在海邊,對于他的能力使用起來有非常巨大的加成效果。
  不過這個時候,白易面對海嘯完全不閃不避,只是將蓄積力量的左拳重重的落下。咔嚓一聲,仿佛空氣都變得破碎一樣。強烈的震蕩沖擊瞬間藉由空氣傳了出去,然后和海嘯撞擊在一起。
  轟隆的巨響,白易面前的海嘯瞬間就被震破,兩人的身上頓時受到強大的撞擊力,然后凹陷下去。噗的一聲,兩人同時噴出鮮血,強大的沖擊直接將兩人擊飛出去幾百米,然后跌落在海面。
  而在白易的身邊,洶涌的海水還在朝著岸上蔓延。
  “你去掌管整個戰場的全局吧,這里交給我了。”白易對著那邊正在戰斗的路易吉說了一句。兩人完全震驚在白易的攻擊當中,這個時候還有些呆滯。這種蠻力,這種空震拳的攻擊方式,對面的那個男人頓時覺得不妙。
  “真是亂來,不過多謝了。”路易吉說了一句,立即撇下了對手,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在路易吉離開之后,他原本的那個對手也沒有阻攔,只是凝重的看著白易。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自稱是光明理事會會長的男人,就是那個白易吧。很多人對于白易都只是有所聽聞,但是并沒有真正見過,而經過三年之后,白易在不戰斗的時候,身上仿佛有一種溫和智慧的氣質,更是讓人很容易認錯。
  “你是白易?”
  “沒錯,光明理事會的會長。”白易點點頭。
  “你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你說我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白易緩緩的走了過去。拖延時間的借口也太沒水平了吧,誰都知道白易他們這群從魔鬼島上面出來的人關系都不錯。現在形成聯合了,來幫忙就更是理所當然了,還問為什么。
  鬼閃步!
  白易直接從對方的眼中消失,對面的那個男人頓時集中了精神,生命場完全張開,捕捉著白易的位置。
  這里!
  強大的攻擊瞬間出現在空中,但是可惜,這個男人自以為必中的攻擊還是落在了空氣里面。而這個時候,白易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一個位置。
  “遺憾!”白易淡淡的說道,長刀瞬間切過。
  錚的一聲清鳴,一個腦袋瞬間沖天而起,殘余的刀氣直接在周圍劃開了一圈,連同遠處的礁石都被切成了兩層。白易長刀回鞘,然后靜靜的看著逐漸倒地的對手。這樣,總活不過來了吧。在確認對方已經徹底死亡之后,白易才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看去。海面上,落海的那兩人已經消失不見,顯然是不想繼續上來找死。
  既然對方不出來,白易就直接轉身離開。
  太容易了!
  原本和路易吉戰斗得不相上下的對手,在白易的手中,卻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白易知道這是為什么,因為他在速度上面,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拋開各種怪異的能力不談,其實戰斗的基本要素非常的簡單——攻擊、防御、速度,其他的都不過是在這上面的分支而已。只要在任何一種要素上面擁有了絕對的優勢,基本上都可以很容易的碾壓對手。
  攻擊力——只要你的攻擊強大到對方無可躲避,無可防御,那么戰斗還不容易嗎,直接轟下去就可以了。其他什么力量、強度,說白了只是攻擊力的一種表現形式而已。如果有那種無法閃避,無法防御,直接致死的攻擊,哪怕只是針尖這么刺一下的樣子,也可以算是強大。
  防御力——像伍爾夫那種家伙,防御力強大到無可匹敵。目前的大部分攻擊,對于他來說就是撓癢癢。任你的攻擊多么強大,不管你將天空和大地拆得七零八落,只要這種攻擊攻不破防御,就沒有絲毫的用處。防御力雖然不能保證必勝,但是起碼保證不會落敗。
  速度——絕對的速度帶來的是絕對的自由度,能完全玩弄對方于股掌之中。只要你的攻擊不是太菜,只要可以傷害到對方,那么就不用擔心取勝的問題。不過,和前兩者相比,速度很容易被限制,只要有合適的手段,就可以防御住。
  白易之所以這么輕易的解決對手,就是因為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對方或許有很多招式,但是根本就來不及反應。而在其他方面,不管是攻擊力還是防御上面,白易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所以白易才可以這樣輕松的獲勝。
  那么,下一個對手,是誰呢?
  ……
  就在白易繼續尋找下一個對手的時候,路易吉也已經來到了指揮的地方,然后將整個戰場串聯起來。這個時候,路易吉才發現指揮簡直混亂無比,他留下的原本作為防御最高長官的塔奇多居然不在。而下面一群人因為沒有一個統一的指揮,簡直就是一團亂麻,其中很多人還在爭奪領導權。
  “塔奇多人呢?”路易吉憤怒的問道。不過出乎意料的,這群人聽見路易吉的問題,全都瑟縮的樣子,不敢回答。
  “帕爾米羅,塔奇多呢?”路易吉向一個老頭問道。
  “塔奇多他……在之前的戰斗中被敵人伏擊,已經隕落了。”帕爾米羅十分悲痛而哀傷的說道。
  路易吉聽見這個消息之后,頓時呆滯在原地。原本還想要追究的心里完全變得空落落的。雖然路易吉剛才很生氣的樣子,不過完全是因為現在的局面很壞。但是事實上,既然他將那個塔奇多留在這里作為最高長官,就說明他對塔奇多非常的信任。
  事實上,如果要形容兩人的關系的話,就好像白易和伍爾夫一樣。
  而現在,突然得到的消息居然是塔奇多已經死了。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