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399 七個人偶

尋找了不少的地方,白易也沒有找到托比亞斯,突然之間,白易驚訝的看向了右邊。兩個人在下方的地面突然出現,闖入了白易的生命場,之后兩人又一次閃現,出現在百米開外。兩人當中的那個老頭子一個踉蹌,差點就跪在了地上,雖然他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腹部,但是依舊在不斷的往外面涌出鮮血。
  “結果還是要死。”
  “閉嘴,死不了。”亨弗里斯心情非常的不好,沒有想到,居然會被西澳的人給追上了。
  亨弗里斯并沒有帶多少人,只有他自己和另外兩人,其中一個會飛行。在被西澳的人給追上糾纏之后,沒有想到那群人居然絲毫不顧忌奧卡福,一時不查,這老頭差點就被殺死了。現在亨弗里斯的兩個手下還在后面拖延時間,而他自己則是帶著奧卡福博士先行離開。
  亨弗里斯又朝著前面閃出去幾百米之后,才突然警覺的看了一眼天上。他的生命場比白易的生命場小一點,所以比較后面才發現了白易的蹤跡。在發現天上還有兩個人之后,亨弗里斯頓時嚇了一跳,這他媽的又是誰啊。坦白說,亨弗里斯并不害怕和人戰斗,但是在保護一個沒有什么力量的奧卡福的情況下,卻有些捉襟見肘。
  亨弗里斯立即停下,然后朝著天上看了上去。
  仔細看了兩眼之后,亨弗里斯才突然驚愕,居然是白易,而另外一個是……蘿莉的人偶師!這兩人怎么會在一起的,還是說,本身就是盟友。好像不對啊,邪妃的勢力不是東廷并不怎么好嗎。不過管他好不好呢,起碼在這里碰上白易并不算是什么壞事。亨弗里斯笑了一下,對著白易打了個招呼,示意有話和白易說。
  白易也從空中落下,然后看著亨弗里斯。
  “好久不見,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突然遇見你。”亨弗里斯說道。
  “嗯,很久不見。”白易點點頭。從在卡塔爾一別之后,亨弗里斯就在歐洲那邊掀起了恐怖的報復。而這家伙偏偏是空間系別的能力,在目前基本上就沒有可以阻止這家伙的地方,所以這家伙在那些統治層眼中,威脅性絲毫不比白易小。
  “這位是?”白易看向奧卡福。
  “奧卡福!”亨弗里斯嘴角微微裂開。
  “哦~~!”白易和貝露露都驚訝的看著奧卡福。這老頭就是奧卡福啊,想到亨弗里斯的空間能力,八成這家伙就是被亨弗里斯帶出來的了。
  “做個交易,白易。”亨弗里斯也沒有廢話,直接說道。
  “說。”白易同樣干脆。
  “我將奧卡福博士從西澳那里帶了出來,不過在被追上之后,才發現他的身上有跟蹤器。現在我的兩個下屬正在阻攔西澳的那些人,不過估計也阻攔不了多久。幫個忙,幫我阻止那些人,空間技術,我們共享。”亨弗里斯說道。
  “我是沒有問題,她呢。”白易指著貝露露。
  “這東西多一個勢力知道,壟斷性就越小。而且,蘿莉的人偶師,你無法代表東廷。”亨弗里斯說道。雖然蘿莉的人偶師在東廷里面也算是比較出名,但是只能算是核心人物之一。
  “啊,我沒關系的。”貝露露連忙搖頭。
  “那么就這么說定了,事后我會單獨準備一份禮物,算是這次你幫忙的報酬。”亨弗里斯點點頭,讓后又看向那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偶。“聽聞第一人偶白水晶是以治療出名,不知道是否可以幫忙治療一下奧卡福的傷勢?”
  “嗯嗯,好的。”貝露露點點頭。
  “白水晶,幫他治療一下。”貝露露連忙回答到。
  “嗯。”那個被稱為白水晶的人偶少女走了出來,來到奧卡福的旁邊。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個看上去溫柔的人偶會很輕柔的時候,沒有想到,她突然扯下了自己的一根頭發,然后迅速的從奧卡福腰部的傷口上面穿了過去。
  縫針!
  而且是沒有絲毫麻藥的,奧卡福痛得頓時想要喊出來,結果白水晶立即點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原本想要喊出來的聲音頓時憋在嗓子里面。而且不僅于此,就連原本想要掙扎的動作都被白水晶身后白色的長發給束縛起來。雖然是強行縫針,但是奧卡福也沒有承受過多的痛苦,因為白水晶的動作很快,發絲很快就縫合了傷口,然后打了一個蝴蝶結。
  蝴蝶結……所有人又對這個第一人偶有了更多的了解,暴醫,以及惡趣味。
  在打好蝴蝶結之后,白水晶才將小手貼在了傷口上面,乳白色的光芒逐漸滲透出來。修復著奧卡福的傷口。很快,奧卡福的傷口就逐漸愈合。白易看得出來,這種愈合非常的脆弱,只要過大的運動就會再次裂開。不過如果僅僅是讓奧卡福沒有生命危險的話,倒是沒有絲毫的問題。
  “好了。”白水晶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后回到了人偶里面,靜靜的站立。
  “那么謝謝了。”亨弗里斯道謝之后,又看向白易。“我先帶奧卡福博士去安全的地方,共享的資料我會在后面送來的。”亨弗里斯說道。
  “嗯。”白易點頭。
  “那么,就麻煩兩位幫忙阻止后面的人了。”亨弗里斯說完之后,帶著奧卡福準備離去。
  “等等,這個頭發怎么拆線啊?”奧卡福問了一句。亨弗里斯都不由錯愕,然后有些戲謔,還拆線。
  “不用拆線。”果然,白水晶回答了一句。她的頭發可和一般的頭發不同,屬于生物活性材料,是貝露露專門收集的肉生獸的毛發,然后通過處理煉制而來的。或者說,他們人偶雖然有自己dúlì的意識,但是**卻都是通過煉制得到的。本身也不知道究竟算不算是完整的生命。
  亨弗里斯對著白易再次點頭之后,立即帶著奧卡福消失在原地。
  “我們呢?”貝露露問道。
  “就在這里等,估計追兵很快就會過來。”白易說道。
  “哦。”貝露露點點頭,然后突然又問道。“你就不怕他是騙你的嗎,這種完全沒有絲毫保證的承諾。”
  “哈哈哈,你覺得他會反悔嗎?”
  “畢竟是這么重要的資料。”貝露露雖然沒說亨弗里斯會反悔,但是意思卻是一樣的。
  “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反悔,畢竟現在確實沒有任何的約束。不過,現在的高位者和以前不同,他們的地位是以自身實力來獲得的,所以更加注重承諾。而且,因為這個東西得罪我,亨弗里斯也需要思考一下值不值得。”白易說道。
  “我偶然聽見有人評論過你。”妖紅突然插口了一句。
  “嗯,怎么評論的?”白易都非常的好奇。
  “愚蠢!”妖紅看著白易,吐出兩個字。
  “啊啊啊啊啊,妖紅你說什么。”貝露露都被妖紅的兩個字給嚇呆了。立即就想要去阻止妖紅繼續說下去。不過妖紅卻輕盈的跳躍起來,然后落在了另外的一個冒出來的石尖上面。貝露露還想要讓其他人偶阻止妖紅,不過白易卻拉住了貝露露。
  “愚蠢嗎,為什么這么說?”白易問道。
  “因為你的很多作為,在很多人看來簡直是愚蠢至極,幫助其他人,為了大家,無私……在很多人眼中,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以及愚蠢的代名詞。在現在的世界,實力至上,自私自利才顯得更加的高貴和冷艷,而這些人通常也可以活得很滋潤……。”妖紅繼續說了下去,旁邊的貝露露都快焉掉了。完蛋了,這下不會被白易直接懊惱的殺掉。
  “哈哈哈哈!”白易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不生氣?”
  “不,你說的就是事實,我為什么要生氣。”白易搖頭。
  “果然是白易,事實上,還有后面的評論。”妖紅看著白易,沉默了良久。“那不過都是膚淺的眼光而已。你的成功之處,正是因為你的這種坦蕩無私,讓你積累了巨大的聲望。雖然平時看不出來什么作用,但是潛移默化的影響,其他人對你的信服,才是真正的力量。很多其他人看上去也混得很好,但是他們比不上你,因為他們無法得到其他人的真正信服,為了利益,只能不斷的算計下去。”
  白易也看著妖紅,不知道這究竟是妖紅偶然聽見的還是她自己的想法。如果是妖紅自己的想法的話,這個人偶……貝露露不會將自己所有的理性思考都分給了妖紅了。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們七個人偶的順序和名字呢。”白易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面糾纏下去,而是問起了七個人偶的名字。
  “第一人偶——白水晶!”那個看上去很溫柔的全身素白的人偶說道。
  “第二人偶——妖紅!”妖紅也優雅的自我介紹,氣質一如既往的高貴。
  “第三人偶——莎莎!”那個借給白易騎士劍的少女騎士也說道。
  “第四人偶——夜惑星!”看上去很性感的一個人偶說道。
  “第五人偶——音依!”那個在之前的比舞中彈奏樂曲的人偶說道。
  “第六人偶——……!”第六個人偶還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遠處就高速沖來一個人,然瞬間停在了白易他們面前。這家伙的身上滿是瘋狂和殺意,兇狠的看著白易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