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395 小心思

白易也被引得笑了出來之后,不過并沒有笑多久,白易的神情又逐漸轉為嚴肅。
  “貝露露,你也打算停下嗎,按照規則,現在可還沒有結束。就連和平時代,都不缺少搞笑的藝人,他們甚至專門以此來娛樂大眾。而現在又是一個什么樣的時代,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活下去,連尊嚴都舍棄了,區區羞恥心,又算得了什么。別忘記了,這次比賽代表的意義,如果你愿意放棄的話,當我沒說。”白易看見貝露露似乎也打算停下來,不由說了一句。
  其他人全都看向白易,原本心里的笑意頓時為之一塞。特別是埃斯特爾,更是心神一凝。“胡里奧,繼續。”
  “是!”胡里奧聽見自己的隊長這樣說之后,頓時繼續跳了下去。
  不過這次,兩人的精神都無比的集中,雖然動作依舊別扭,依舊無比的令人爆笑,但是在所有人當中,卻有一種肅穆的感覺。剛開始,外面的女子還在笑,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因為,這種肅穆的氣氛,同樣可以感染其他人的。不過,她不明白的是,為什么這種類似扮丑一樣的舞蹈可以令他們升起這種氣氛。
  很快,不僅是模仿結束,就連第三次的舞蹈也結束了。不出意外的,貝露露獲得了勝利,而胡里奧雖然失敗,但是卻也沒有沮喪的感覺,反而覺得,自己好像學到了很多。
  “謝謝!”朝著自己隊長走去的時候,胡里奧對著白易說了一句。
  “嗯。”白易剛才的那番話,不僅是點醒了貝露露,更是點醒了他。
  “我們現在是繼續之后的賭賽,還是先解決這個女的?”埃斯特爾問了一句。雖然經過白易的那番話,埃斯特爾已經不怎么恨這個女的了,但是不管怎么說,這個女的都是突然的闖入者,總需要先解決。
  “先不用理會,繼續我們的賭賽,賭賽結束之后,在此的人依舊需要遵守規則,至于她,不在規則以內。”白易淡漠的說了一句。
  埃斯特爾頓時裂開了嘴角,就連青喬,都看向了那個女子。白易的意思很容易理解,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需要遵守規則,不會相互動手搶奪,但是這個新來的女子就不在此列了。如果她的手中也有芯片的話,恐怕面對的敵人可不是一個兩個。不過很顯然,這個新來的女子并沒有聽懂,只是發現對面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那么開始。”埃斯特爾走了出來。
  四號埃斯特爾,五號南希,兩人走了出來,相對而視。周圍的其他人也有些好奇,不知道這兩人又會比什么。
  “第一藥師——南希!”埃斯特爾說道。
  南希都錯愕了一下,然后搖搖頭。“我算不上第一藥師。”
  南希這是實話實說,進化人類里面,藥師很不少的,其中有些人的天分,真的讓人望塵莫及。南希和其他人相比,真正領先的地方就是最先接觸藥師這個職業,而在之后的時間里面,因為白易大方的關系,和其他很多的藥師都交流過,吸收了他們的長處而已。如果真很的要說第一藥師,目前還無法說得清楚,畢竟現在所有的東西都在起步當中。
  但是,如果要說未來的第一藥師的話,南希可以毫無疑問的確認,是貝米拉!
  凈化能量的配合,讓貝米拉可以肆無忌憚的去嘗試心中的所想,加上貝米拉的天分也很不錯,未來的成就肯定會在其他的藥師之上。不過可惜,現在的貝米拉依舊很懶,從來沒有認真的去學習過。
  “不要這么謙虛,外界都有傳言的,在魔鬼島上面出來的進化人類里面,你們每個人的名氣都非常的不小。算了,雖然你不承認自己是第一藥師的,但是你總對自己的藥師學有充分的自信。”埃斯特爾問道。
  這個時候,其他人都已經猜到,埃斯特爾這家伙,估計他所提出的賭賽內容,應該是和藥師學有關。
  “自信嗎,當然有。但是現在的世界因為活性細胞出現,隨時都有新生的物種冒出來,誰也不敢說自己就知道所有的藥劑材料。”南希也并沒有將話說滿。
  “有自信就好,我提議的賭賽,是我拿出一樣東西,賭你不能在二十分鐘內分析出他的效果和正確的使用方式。”
  “二十分鐘!”南希皺眉。不僅是南希,就連其他人都覺得,這分明就是故意用這個方式來刁難。二十分鐘,分析出一種材料的藥性,還需要說出正確的使用方式,怎么想都不可能。
  “不是我不愿意給出更多的時間,但是現在顯然不宜更長了。一場比試,我覺得控制在二十分鐘以內比較好。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不合適的話,那么換一個賭賽的方式也可以。”埃斯特爾說道。不過這家伙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眼中的那種戲謔卻故意顯露出來。
  南希在外界的名聲雖然不像白易這樣驚人,但是確實也有不少人將南希稱作是第一藥師的,如果連這種藥師學的賭賽都避戰的話,顯然是重重的打了南希的臉面。
  “拿出來。”南希原本平淡的心情都變得不好了,微微抬頭,冷漠的說道。
  “那么請指點。”埃斯特爾小心的從后腰的小包上面拿出了一個盒子,然后遞給了南希。沒有空間戒指之類的東西,所以現在很多人都喜歡在背后背一個不大的腰包,放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也不算很累贅。
  白易的右手拂了一下,旁邊的一塊立起來的石頭瞬間被無形的風刃切過,上面的一截連同碎末都被吹開,成為一張平整的石臺。
  南希這個時候也接過了小盒子,然后放在了這個石臺上面。這個時候,南希的身體表面已經籠罩了一層薄膜一樣的異種能量,平時這是為了防止直接接觸某些有毒的物質。但是這個時候,南希居然發現自己的異種能量在流失,這種感覺……雖然還沒有將盒子打開,但是南希的心里已經生出了一種熟悉感。
  在小心的打開盒子之后,南希頓時皺眉,雖然看上去和記憶中的那種東西有所差別,但是絕對沒錯,都是差不多的東西,只是產生的環境不同,而出現了細微的差異而已。
  這家伙!
  南希沒有去看盒子里面的東西,而是深深的看了埃斯特爾一眼。想要通過她,來獲得這東西的調配處理方法嗎。
  “我認輸!”南希將盒子合攏,然后推了過去。
  埃斯特爾笑了一下,果然,對面這個第一藥師不是浪得虛名的,雖然沒有從對方口中得知這東西的調配處理方式,但是也可以看出來,南希其實是認識這東西的,只不過,不愿意告訴他而已。而且,起碼他也獲得了這次賭賽的勝利。
  這個時候,其他人雖然不明白埃斯特爾拿出的東西究竟是什么,但是也可以看出來,這東西非常的不一般。
  白易眼睛淡淡的撇了一眼,原本自以為計謀得逞的埃斯特爾頓時心里一跳。這下糟了,他們的作為,顯然是惹怒白易了。白易是真正大方的將這次賭賽當做了一次游戲,但是其他人,卻帶上了各自其他的目的。雖然這樣做也無可厚非,但是這種行為和白易的坦然相比,卻顯得有些齷蹉的感覺。
  最初就輸掉的關興佩不說,那個青喬,還有埃斯特爾,都不是單純的為了賭賽而賭賽。
  “那么,繼續。”白易說道。
  現在剩下的還有四人,白易、貝露露、埃斯特爾、青喬。按照之前規定出來的順序,剩下的順序,就是白易v青喬、貝露露v埃斯特爾,然后由獲勝的兩人爭奪第一名。不過,如果說之前白易還有些無所謂的話,那么現在,這些人的作為卻讓白易感到生氣了。不,不是說生氣,只是白易不想由這兩人肆無忌憚下去。
  白易和青喬走到了中間,突然之間,這個女子抬起了右手。
  “我認輸!”
  青喬根本就沒有提出賭賽的內容,直接就認輸了。連埃斯特爾都愣了一下,這個女人,真的是拿得起放得下,發現這個時候已經惹怒了白易之后,立即就抽身后退。迫于規則,白易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對她做些什么。
  “那么開始下一場。”白易看見青喬認輸,也沒有說什么,仿佛一點都不在意一樣。
  貝露露和埃斯特爾走到了中間,這個時候,埃斯特爾心里也在思索著,自己是否要放棄。兩場比賽,貝露露和白易,貝露露還好,如果面對白易,對方有八成的可能會要求直接戰斗。如果拒絕的話,對方當然也不會強行要求,之前說的,如果賭賽雙方無法達成意見的話,那么就由不屬于兩者隊伍的人決定賭賽方式。不過,剩下兩個隊伍的人會不會落井下石呢。還有自己這樣做的話,可就是徹底的得罪了白易了。
  “你不會也想要認輸。”貝露露在埃斯特爾打算說話的時候,突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