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394 爆笑的比舞

“那么,誰先跳呢?”青喬問了一句。
  “既然都是跳,那么不如同時,在跳的同時,同樣記憶對方的動作和步伐。”埃斯特爾提出了一個建議。
  “那么我也補充一條,跳舞時間依舊為五分鐘,跳三遍,第一遍,同時跳;第二遍,相互模仿;第三遍,自己將最初的舞蹈再跳一次。在跳完之后,計算第二和第三次動作不符的地方,多的人輸。”白易也補充了一句。
  “那么我在補充一句,胡里奧不會飛,所以利用飛行動作來完成的舞姿不成立。”
  “可以!”白易點頭。
  在所有人確定了舞蹈比賽的規則之后,都開始微微思索,按照這樣的比賽方式的話,就不僅是單純的舞蹈了。
  跳的同時記憶對方的姿勢,那么單純用雙眼肯定就無法捕捉對方的動作,需要的是生命場的感知能力。而模仿對方做出的動作,以進化人類現在的身體素質的話,絕對不是可能是那些簡單的舞姿。貝露露和胡里奧兩人肯定會在舞姿里面穿插一些對身體要求非常高的姿勢,以此來難住對方。最后是五分鐘的高速記憶,不僅自己的動作,還有對方的動作,就相當于同時分心二用。而且白易要求跳第三次,也就是說,如果自己胡亂的扭一些姿勢出來的話,很可能自己都記不住。
  這場舞蹈比賽,早就偏離了原本的那種玩笑,根本就是對雙方素質的一項比拼。
  “贊成!”青喬思索了一下,點點頭。
  “贊成!”
  “我也沒有意見。”
  對面三個隊伍都贊成之后,提出這項比賽的貝露露當然也不可能反悔了。事實上,貝露露笑得無比的竊喜,因為她正想到一個好點子。
  “笨蛋,你無非就是想用一些xing感的舞姿,讓對面的家伙無法模仿下去而已。”妖紅飛起來,敲了貝露露的腦袋一下。
  “哎喲,這樣不行嗎?”。貝露露捂著頭,淚眼汪汪的問道。
  “這次比賽真正較量的,是生命場感知、身體素質、快速記憶力。我并不反對你使用xing感的舞姿,或許,這確實有一些效果,畢竟讓對面的那頭狗熊學這種舞姿,還需要考校他的羞恥心,只要他堅持不下去的話,那么你基本就已經勝利了。但是,你同樣需要防備他使用類似的舞姿,因為有些動作,對于女xing來說,也是非常的羞恥的。”妖紅解釋道。
  其他人都看著妖紅,看上去,這個人偶好像反而比她的主人更加的聰明一樣。
  “那么,開始。”白易說道。
  “嗯,音依,音樂。”貝露露說道。
  “等等。”埃斯特爾立即阻止到。
  “怎么?”
  “讓其他人奏樂的話,這算不算是作弊?”就算是笨蛋,都知道音樂對舞蹈的影響。
  “不算,因為貝露露的人偶肯定不算是其他人,我相信你們都可以看出來。”還不等貝露露反駁,白易就先否定了埃斯特爾的說法。“如果胡里奧有什么自己奏樂的方式,同樣也可以展現出來,這并沒有違反規則。”
  埃斯特爾皺了一下眉頭,但是也認同了白易的說法。剛才說的,比賽就只有比賽中的雙方可以進入,其他人不得幫忙。但是,蘿莉的人偶師嗎……以前只是聽說過這只蘿莉,但是從來沒有遇見過,真是沒有想到,她的人偶并不是外界傳言的控制人偶來攻擊,而是真的有duli的意識。
  “沒有意見就準備開始。”白易抬起了右手。
  在白易抬起手的時候,兩人就已經相互準備了,而在白易右手落下的時候,音樂和舞蹈就立即開始。
  果然不出所料,貝露露跳的是一段極為xing感的舞蹈。而這個時候,貝露露的第五人偶音依也非常配合的彈奏出一段非常誘惑的樂曲。而這個時候,妖紅甚至讓第四人偶惑星配合音樂,時不時的發出誘人的呻吟。就算貝露露是青澀的蘿莉,跳出來也有一些惹火的感覺,不過,如果是男人的話,做出這種姿勢估計就非常的……惡心,眾人在腦海內,想了一下胡里奧跳這種舞的形象,不由得出一個詞語。
  果然,這場賭賽,不僅可以看見每個人的實力,還會看見一些平時絕對看不見的事情,估計事后想起來,都會笑死人的。
  不過,這個時候胡里奧并沒有受到貝露露影響,而是用自己的手指打著啪嗒啪嗒的節拍,開始了一段街舞。
  剛開始,胡里奧的動作還比較簡單,但是很快,他的動作就非常的激烈而且復雜,很多根本就不是普通人的身體可以完成的動作。而且,這里面有一些即興穿插的動作,非常的暴露,男的做出來還沒有什么,但是女的做出來的話,同樣非常的難為情的。
  來了!
  所有人都想到,如果拋棄羞恥感的話,恐怕胡里奧的舞姿更加難以模仿一些。如果貝露露真的以為利用羞恥心就可以讓胡里奧落敗的話,恐怕,會輸!
  白易的雙眼逆花瞳緩緩的旋轉,將兩人的舞姿全部都記錄下來,甚至是他們每一個手指的動作。以進化人類的素質,一般的大動作,估計誰都不會記錯,但是這些隱蔽的地方,才是真正判斷勝負的標準。
  不僅是白易在注意著這些,其他人也在認真的記憶兩人的舞蹈。畢竟,等會可是需要由他們來指證錯誤的,也就是說,其實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考量,如果他們都沒有記住,或者說記錯的話,那可就非常的丟人了。
  這個時候,貝露露顯然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動作太過于簡單的問題,頓時興奮的一笑。幾乎是在貝露露笑起來的時候,身后的翅膀就頓時張開,雖然沒有飛到空中,但是貝露露卻利用雙翼的支撐,跳出了很多高難度的舞姿。
  埃斯特爾看見貝露露的動作,頓時心里跳了一下,這下麻煩了,這些動作,如果單純用身體來完成的話,可是非常的困難的。
  很快,隨著音樂的進行,不僅是貝露露和胡里奧在跳舞,就連其他幾個人偶都隨著音樂簡單的跳了起來,就連南希都輕輕的墊著雙腳,微微的符合著拍子。音樂和舞蹈,從來都是這樣的有吸引力,本身就是一種感染人心的社交。當然,想讓其他人去學那些怪異的姿勢估計還是不可能的。
  雖然沒有時鐘,但是很快,五分鐘到了的時候,白易就再次按下了右手。
  貝露露和胡里奧都停了下來,然后微微喘息,這倒不是因為他們感覺累了,而是心里微微緊張。因為,接下來兩人就需要模仿之前對方的舞姿了,而那些舞姿,針對xing可不是一點半點。
  “音依,等會繼續幫那個大家伙奏樂!”妖紅說了一句。
  “這樣好嗎?”。雖然妖紅是第二人偶,但是在七個人偶里面,只有妖紅最有威信。
  “當然,就算是輸和贏,都要光明正大。”妖紅沉靜的說道。
  這次,不僅是白易,就連其他人都看向了妖紅,其他人都看出來,這個人偶在七個人偶里面,是處于主導地位的那個。關鍵是,這個人偶身上的那種高貴和大氣,恐怕就連很多人不具備。
  白易也很大方的讓兩人從新準備了三十秒,然后再次抬起了右手。
  “開始!”
  再次跳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頓時想笑又不敢笑,忍得無比的辛苦。原本兩人選擇的舞蹈動作,就非常的有針對xing,現在讓對方跳出來之后,那就不是用怪異可以形容的了。當胡里奧扭出那些‘xing感’的舞姿,所有人只覺得自己笑神經完全被牽動了。當然,貝露露跳出那些該說是xing感還是說羞恥的動作的時候,其他人同樣感到無法忍耐。
  不過,雖然忍得很辛苦,但是還是沒有人笑出來,畢竟,跳舞的兩人都不為所動,如果外人反而笑出來的話,那不是顯得比兩人差了一籌嗎。
  不過,還真是拋棄羞恥心了啊,兩人完全將這次跳舞當做一次羞恥play了。
  白易在忍住笑意的時候,雙眼也在將兩人的動作復制進去,然后進行對比。大的動作,兩人基本都沒有錯誤,更多的不同,還是在一些細小的姿勢上面。不過,這個時候,白易突然朝著左側掃了一眼,那個方向,好像來了新的人。
  “噗哈哈哈哈!”果然,來人還沒有過來,就突然笑了出來。
  這個新來的女子笑得很無良,捂著肚子,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顯然是來到這里之后,就看見兩個人跳著這種舞蹈,直接忍不住了。而這個女子不僅是在笑,而且還拿出了手機,趕緊抓拍了幾張照片。
  坦白說,有外人出現,這種情況其他人都沒有想過。如果說,之前所有人原本還可以忍受這種羞恥舞蹈的話,在有人笑起來之后,其他人似乎也被引動了,同樣笑了起來。而這樣的結果,就是胡里奧這個大男人率先忍不住這種場面,然后動作發生了錯亂。
  結果,已經出來了!
  所有看見胡里奧的波動,心里都默默的說了一句。不過,這個新來的女子啊,要怎么解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