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393 同系對戰

白易的雙眼緩緩的旋轉,意識仿佛分離成為兩部分一樣,一部分存在于這個幻術世界,而另外一部分,則是在真正的世界。在其他人的眼中,就只看見白易的雙眼瞬間變化了一下,成為了逆花瞳,就連他們,在那瞬間也產生了一絲恍惚,原本集中的精神仿佛被什么東西給吸收了進去一樣。
  完全沒有看明白!
  當其他人回過神來之后,頓時發現白易正在看著他們淡淡的微笑。白易的逆花瞳依舊在緩緩的旋轉,而泰達斯則是站立在原地,身體完全放松,失去了任何的感應。
  “五分鐘。”白易說道。
  在白易說話的時候,其他人也看著泰達斯,發現泰達斯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漸漸的,時間逐漸流逝,雖然沒有人看時鐘,但是他們心里默默記憶的時間,應該已經到了四分鐘左右了。這個時候,青喬朝著泰達斯走了過去。
  “想試試外界的打擾是否可以叫醒嗎?”。白易說出了青喬的打算。
  “嗯。”
  “你這樣做的話,可就算是輸了。”
  “嗯,這次泰達斯輸了,那么,我可以試試看外界的打斷是否可以破除幻術嗎。”青喬認真的點點頭。現在青喬基本也認同了外界對于白易的認知,所以坦然承認了自己的打算。
  “無所謂。”白易果然沒有阻止。
  “謝謝。”
  青喬說著,然后來到了泰達斯的身邊,將手放在了泰達斯的肩膀上。青喬的異種能量滲透進入泰達斯的身體,就仿佛什么東西突然被打亂一樣,泰達斯身體瞬間一個激靈,然后眼前恢復了正常。看上去,泰達斯顯然對眼前的情形有些迷惑,剛才那短短的時間內,他可是好像進入了一個迷宮一樣,根本就越跑越迷糊,連神智都有些不清晰了。
  不過,這個時候不僅是泰達斯神智不清晰,就連青喬和周圍的其他人也很迷惑。
  這么容易就解開了?
  就是因為太容易了,所以他們反而有些無法接受了。想到白易那懶散的神情,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不過是白易故意的而已。反正只要青喬出手,泰達斯就算是輸了。既然這樣,就干脆順著青喬的動作解除了逆花瞳,這樣反而讓他們一群人摸不著頭腦。
  “這是?”泰達斯疑惑的看向青喬。
  “我們輸了。”青喬閉了一下眼睛,沒有說什么。剛才她的擾亂,究竟是起作用了呢,還是沒起作用呢,果然,沒有這么容易試探出來白易的底線,她的自作聰明,反而令自己越來越迷惑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個時候,白易和泰達斯的賭賽結束,下一次,就是二號對七號,也就是關興佩對青喬。兩人同時朝著中間走了過去,然后相隔十米開外對視。
  “對戰!”青喬右手伸開,幾塊青銅鐘碎片飛了起來。
  “樂意之至。”關興佩也興奮的笑了起來。從知道對方和自己同樣是金屬掌控的能力之后,估計兩人就升起了對戰一次的想法。和同系別的進化人類戰斗,顯然可能收獲良多。
  這個時候,周圍的其他人都覺得,剛才的抽簽,這個青喬八成還是作弊了的,不然怎么會這么巧。不過,她的目的,顯然好像不是獲得最后的勝利,而是借助這次賭賽,收獲其他的東西。比如,讓泰達斯和白易對戰,測試白易的逆花瞳。而她自己,則是和關興佩對戰,從同系進化人類身上,吸取有用的使用和戰斗方式。
  其他人雖然心里這樣想,但是卻沒有說什么,畢竟這可沒有證據。
  兩人相互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后下一瞬間,關興佩就猛然沖了出去。而這個時候,青喬右手平伸而出,身邊的青銅鐘瞬間破裂,成為無數碎片環繞著她開始飛行。這些碎片,就好像環繞星球的隕石帶一樣,帶著各自的軌跡,流暢而美麗,但是卻擁有著致命的危險。
  關興佩的劍翼并沒有飛起來,而是左右打開,迅速將飛射而來的青銅鐘碎片撞開,叮當的聲響連續不絕。而這個時候,關興佩已經高速欺身而進,手中的長劍兇猛的插向了青喬。鐺的一聲劇烈的撞擊,長刀撞在了一塊青銅鐘碎片上面,沉悶猶如古鐘的撞擊傳開,所有人耳膜都感到一陣波動。
  而位于中心的關興佩就更加的感同身受,仿佛整個身體都被撞了一下,頓時倒飛而出。
  落地之后,關興佩才微微訝異的看著青喬。
  不動如鐘!
  由始至終,青喬都沒有移動過一步,就仿佛古鐘那樣古樸而厚重。一般來說,每個人的戰斗風格都和自身的性格有非常巨大的關系,真是難以想象,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子怎么會形成這種厚重的風格的。
  青喬右手高高的舉了起來,然后看向對面的關興佩。下一瞬間,周圍的青銅鐘碎片頓時飛動起來,朝著關興佩壓了過去。
  關興佩瞳孔微微一收縮,十一柄劍翼瞬間飛起,繞著自己保護飛行,與此同時,關興佩已經再次沖了出去,瞬間再次接近。令人眼花繚亂的戰斗瞬間爆發,叮當的碰撞聲絡繹不絕,兩人的生命場不斷的干擾,掌控,劍翼和青銅鐘碎片不斷的爆開激烈的火花。
  這個時候,白易幾人也在看著兩人的戰斗。進化人類的戰斗,不僅是交戰的雙方可以感悟到一些平時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就連周圍的其他人,都可以從戰斗當中收獲很多。這個時候,白易幾人都已經發現,關興佩的劍翼在被奪取。
  奪取!
  兩人的生命場都是金屬控制,看實力,關興佩比起青喬也不差,但是,為什么會被奪取呢。一柄劍翼飛回的時候,差點直接傷到了關興佩,這個時候,關興佩才凝重的看著青喬。看著那飛舞的青銅鐘碎片上面的感覺……關興佩突然想到了為什么。難道,這些青銅鐘碎片全部都是那個青喬自身用能力來煉制的,所以融合了她的生命印記?就好像她自身肢體的一部分?
  是不是,只需要嘗試一下就知道了,關興佩瞳孔頓時一凝。
  結束!
  白易在心里說了一句。關興佩高速飛了出去,不過卻以更快的速度倒飛而出。這個時候,青銅鐘碎片已經完全形成一口大鐘,對著關興佩重重的撞了一下。鐺的一聲,不僅是物理上的沖擊,那聲音,似乎還有震蕩靈魂的效果,關興佩頓時倒飛而回,連同劍翼一起四散飛濺。青喬就站立在青銅鐘的后面,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哐當幾聲,四散的劍翼落在地上,青喬微微躬身點頭,示意承讓。
  “多謝指點。”關興佩站立在遠處,聲音有些苦澀。這個時候,他連周圍的那些劍翼都沒有去拾取,僅僅是將自己手上的長劍插入了背后。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關興佩似乎是領悟到了什么,但是因為他們不是金屬掌控的能力,所以也不是很明白。這樣,第二局就結束了,雖然戰斗不算特別的激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兩人本身就算不上是認真的對戰,只是想要通過這次和同系別的進化人類戰斗,尋找自身的不足而已。
  在對戰結束的時候,貝露露頓時興奮的跳了出來,然后七只人偶立即跟上。“該我了,該我了,對面的是誰。”
  貝露露這樣一吵吵的,其他人暫時忘記了之前兩場賭賽的事情,準備看第三場的賭賽究竟是什么。貝露露的對手是六號,也就是胡里奧。這家伙是埃斯特爾隊伍里面的人,是一個比較高大的肌肉男。這家伙一出來之后,和貝露露兩相對比,看上去差別真是……非常的巨大。
  一面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蘿莉,身邊還有七只精致的人偶娃娃。而對面則是一個兩米五高,肌肉發達,胡子滿臉,如同狗熊一般的家伙。這種強烈的視覺對比,所有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種怪異的微妙感。
  “你想比什么?”胡里奧看著對面的小蘿莉,沉悶的問道。
  “啊,比什么呢。”貝露露歪著頭,認真的想著。
  “要不,我們比跳舞。”貝露露突然說道。
  對面的胡里奧頓時傻了,跳舞……開玩笑。就連其他人聽見貝露露這樣說,都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他們實在是想不到胡里奧這樣這一頭狗熊一樣的家伙跳起舞來究竟是什么樣子。不過,在所有人都發笑的時候,胡里奧突然裂開了嘴。
  “這不是很好嗎,胡里奧,你就跳舞算了。”埃斯特爾居然也開口了。
  “好,比跳舞,但是怎么才能判斷獲勝或者失敗呢?”胡里奧看見自己老大都開口了,不由一臉苦澀的點頭答應道。
  貝露露顯然是胡扯的,但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真的答應了。這下抓瞎的貝露露立即求救的看向白易。
  “模仿,你們各自跳一段舞,然后讓對方模仿,按照模仿的完成度來判斷獲勝的標準,其他人就是裁判。當然,我會記錄的。”白易指了一下自己的雙眼,意思是,不管多么復雜的舞蹈,白易都絕對可以完整的記錄下來,絕對不會錯誤。
  所有人都沒有異議,雖然是比跳舞,但是白易這種方式來評斷顯然更加的公平,而不是單純的以視覺觀賞來確認勝負,否則胡里奧基本沒有任何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