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392 第一場

白易這邊三枚芯片,埃斯特爾的隊伍兩枚,青喬的隊伍兩枚,關興佩的隊伍一枚,這樣,一共就是八枚資料芯片。坦白說,看見這么多芯片的時候,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就算真的芯片就在這里,都只有18的概率,更不用說,其他地方還有很多的芯片了。該死的西澳,弄這么多是芯片來混淆視聽,如果真的資料芯片在戰斗中已經損毀的話,那么他們可就虧大了。
  所有人都同意了賭賽,畢竟這里的芯片出現真的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白易說得很正確,為了一塊假的芯片拼上生命去戰斗,確實不值得。
  不過,怎么賭賽,每個人又相互補充完善了規則。因為只需要決勝出第一名就可以,所以采用單項淘汰賽比賽,輸了就沒機會了。八個人先抽號碼1-8號,1v8、2v7、3v6、4v5,然后由獲勝者繼續參與下一輪,最后決勝出第一名,至于輸掉的,別管怎么輸掉的,都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了。
  而賭賽的項目,先是由比賽的兩人自己商議決定,如果兩人無法達成一致,那么就可以由不是這兩人隊伍的人出題。因為不是比賽中兩人的隊友,也就基本杜絕了同一隊伍的人了解隊友,故意偏袒的可能。
  ……
  “白易,你有什么打算嗎?”南希暗中問道。南希的意思,是白易是否有什么作弊,保證必勝的想法。
  “不,沒有。”白易搖頭。
  “真是的,沒有還說得這么理直氣壯。”
  “哈哈哈哈,不過就是幾枚芯片而已,這里都已經出現了八枚,就知道出現真的芯片的幾率有多低了,就當做一次偶然的賭賽,然后好好的享受一下。”白易笑了起來。
  白易的聲音并沒有掩飾,其他人聽見白易的笑聲,不由都好奇的看了過來。原本還有些想法的人聽見白易這樣一說之后,都不由豁然,確實,何必呢,什么都斤斤計較。白易不就這么看得開,無比的豁達嗎。老實說,在最初,這些人聽見白易這樣說的時候,心里未嘗沒有想過白易會有什么必勝的辦法,也就是……作弊,而他們也同樣這樣想過。
  “哈哈哈哈,說得也是,就是幾枚無法確認真假的芯片而已,我倒是覺得沒什么重要的,反而是這次賭賽,有些別開生面,諸位不如好好的享受一把,出去之后,也是一個不錯的談資。”埃斯特爾也笑了起來,然后說道。
  “嗯!”青喬點點頭,然后朝著中間走了一步。
  “和白帝的賭賽嗎,說出去確實也算是一個談資。經過你這么一說,我才發現最近自己都太功利性了。”關興佩也走了出來。
  “那么,抽簽,先排位。”白易說道。
  “怎么抽?”
  “簡單,我的青銅鐘碎片上面就有號碼,不過只有我自己看得懂。你們可以先抽取,我就是剩下的那個號碼。”青喬說著,右手揮動,在她旁邊的一座青銅鐘頓時分開,然后其中的八片開始環繞著所有人旋轉。
  關興佩頓時看向這個穿著暗青色重金屬風格服飾的女子,不由升起了一絲興趣。這個女子,居然和他一樣是金屬掌控的能力,不過對方一個女子居然選擇了青銅古鐘這種古樸的造型。相反,他的劍翼就非常的華麗,很吸引人眼球。不,或者說,穿著這種衣服的青喬有另外一種不同于一般女子的風格,大氣而厚重,就如同‘古鐘’給人的印象。
  白易倒還記得青喬,當初在塔斯馬尼亞州的戰斗,似乎伍爾夫和馬爾維就和這個女子的隊伍戰斗過,最后沒有分出勝負,說明這個女子也是非常的厲害。
  “那么就這樣抽取!”白易點點頭,直接將飛到自己面前的青銅種碎片抓在了手上。其他人看見白易的動作,顯然是默許了青喬的抽取方式,也就不在說什么了。
  當白易和南希都抽取了之后,貝露露立即渴望的看著白易,仿佛眼睛里面都在說‘我呢,我呢’的樣子。白易他們這邊拿出的芯片可是只有三枚,如果卡隆也抽取的話,那么貝露露就沒有上場的機會了。
  “你也抽取,卡隆你先休息。”白易說道。三枚芯片里面,貝露露原本可是擁有兩枚,讓貝露露上場也是理所當然,關鍵是卡隆現在根本不宜有其他任何的舉動。
  “耶!”貝露露立即高興的抓向其中一塊青銅鐘的碎片
  “正好,我現在確實不想動。”卡隆也點點頭。
  當最后的號碼分出來之后,青喬分別告訴了所有人號碼。1.白易2.關興佩3.貝露露4.埃斯特爾5.南希6胡里奧7.青喬8.泰達斯。所有人聞言之后,不由微微思索。按照之前的分配順序,這個次序似乎正好不錯。彼此的隊伍正好沒有在第一輪就倒霉的對上。但是,真的只是偶然嗎,其他人看了一眼青喬,還是說,這個女子自己分配的。反正,所有人也看不懂青銅鐘碎片上面的數字。
  “開始,先由我和泰達斯賭賽。”白易看向青喬旁邊的那個男人。
  泰達斯看了一眼青喬,而青喬只是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泰達斯立即走了出來,“真是沒有想到,我居然會和白帝一組,運氣似乎很不好的樣子。”泰達斯嘴上說著,但是卻絲毫沒有感到絲毫運氣不好,相反,現在的泰達斯微微的興奮。
  “那么,你想賭什么?”
  “由我選擇?”
  “當然不是,按照之前制定的規則,需要雙方都答應。”白易并沒有因為泰達斯的話而自傲,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說道。
  “這樣啊,明白了。我從外界聽說,白帝的逆花瞳可以將人帶入無法分辨的幻境,我的賭賽,就是賭我可以在五分鐘內突破白帝構筑的幻境。”泰達斯微微興奮的一笑。
  不僅是白易一愣,就連其他人都微微的錯愕,要知道,白易在外人眼中,最令人難以防守的,可就是逆花瞳。這個泰達斯是什么意思,居然主動挑戰白易的逆花瞳。突然之間,埃斯特爾似乎想到了什么,這家伙,是想要故意借助這個機會,窺視白易逆花瞳的秘密嗎。要知道,以前看見白易逆花瞳的人,多半都已經死掉了的,而這次,顯然白易即使使用逆花瞳,也不會下殺手。
  白易看了一眼青喬,又看了一眼泰達斯。“這樣啊,想要趁這個機會看看我的逆花瞳是嗎。”
  被白易說破的青喬頓時雙眼微微低沉,顯然是承認了白易的說法。這個順序,確實就是青銅鐘碎片上面的號碼,但是青喬還是控制了一下的。
  “好啊,我同意。”出乎意料的,白易在猜到了青喬的打算之后,依舊點頭同意。
  青喬頓時看向了白易,然后就看見白易的眼神。青喬看著白易,似乎明白了白易的意思。每個進化人類都有自己的殺手锏,但是真正的強者,卻并不是那種藏著掖著的手段,而是即使對方知道殺手锏,也無法防御和躲避。只有頂端的那些人才擁有的強大的傲然和自信。
  “那么,開始。”白易說道。
  泰達斯點點頭,然后站在了白易的前面。不僅是泰達斯集中了精神,周圍的其他人也全都看向白易,想要從這次沒有危險的逆花瞳里面分析出白易的能力。
  逆花瞳!
  沒有絲毫的準備,白易的雙眼瞬間一變,然后對面看著白易的泰達斯瞬間就陷入了一個不同的世界。而這里,居然是一個普通的陽臺,下面的河流非常的清澈,四周的風景也很自然優美。
  “五分鐘。”白易說著,坐在了陽臺上,端起了一杯清茶,似乎完全不在意泰達斯的舉動一樣。
  “傳聞中幻境世界看上去不是非常的恐怖嗎?”泰達斯發現自己還可以說話。
  “畢竟不是真正的戰斗,用不著去那種世界。那種特別布置的環境,只是為了加深對手心里的恐懼而已。”白易淡淡的說道。
  “是這樣嗎。”泰達斯也沒有想到,白易真的會和他解釋。泰達斯沒有浪費時間,也沒有理會自己前面的清茶,而是從自己的雙手開始端詳起來,然后又逐漸觸摸著周圍的建筑物。既然白易都已經看穿了他們的目的,那么不如就索性大方一點,免得偷偷摸摸的摸索這個世界秘密。
  泰達斯在四周看了一會之后,然后確認一件事,他完全無法看出來這里和真實有什么差別。
  泰達斯突然看向了陽臺外面,然后一個跳躍,然后飛速的沖了出去。既然在白易附近看不出差別,那么,跑遠之后如何呢,他就不信白易還真的可以構筑一個真實的世界。泰達斯高速奔跑了出去,在奔跑的同時,同樣在認真的辨別著四周的景物,然后感受著自身。
  白易在泰達斯跳出去之后,也僅僅是看了一眼,然后就繼續坐在那里品味著清茶。跑遠,開玩笑,泰達斯自以為跑遠,其實他的身體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動作,所謂距離,時間感,都是由白易控制之后傳遞回去的五感,一種錯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