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367 丑惡

女子是從事醫療職業的,家里的一般醫療器具也不算少,但是這個女子很快就判斷出來,單純憑借這些普通的器具,無法救治白易,就連穩住他的狀態都不可能。不是她的醫術不好,實在是白易的傷勢實在是超出她的意料。這樣的傷勢,在普通人的身上的話,根本早就已經死掉了,也不用考慮什么救治的問題了。白易之所以還沒死,完全是自身體內有一股力量在支撐著。
  “小胖,去整理一下車子,我們帶他去醫院。”女子說道。
  “媽,這樣做真的有用嗎。他從天上掉下來都沒死,說明他的生命力比我們想象的強大,也許普通的治療方式根本就沒有什么作用,反而會適得其反呢。我覺得我們還是就這樣將他放著就好了……。”趙胖說道。
  “小胖!”
  “媽,我是說真的。他的傷勢太嚴重,隨時可能死亡,萬一他死了而他的朋友又正好找來,我們也可以推脫,畢竟我們什么都沒做。但是如果我們真的救人又沒救成,說不定對方反而會將死亡的緣由賴在我們身上。就好像去年醫院里面發生的那件事一樣,明明是那家人自己對病人照顧不周,讓傷勢復發,結果居然告到了我們身上,就只為了訛詐一筆錢。”趙胖說道。
  “小胖……!”蔣寧聽見自己兒子這么說,不由微微無奈。她也知道,現在這個世界上,人心已經越來越墮落了,但是,讓她見死不救還是做不到。“去整理車子,后面放平。你說得很對,這種傷勢不是我可以處理的,但是我也沒有打算動手幫他治療。只是醫院的設備比較齊備,容易穩住他的生命狀態,其他的我保證什么都不做。”蔣寧對著兒子溫和的說道,但是溫和中,又有一種堅定。
  “哥!”旁邊的趙婉兒也勸道。
  “唉希望這次不要碰上不講理的家伙。”趙胖嘆息一聲,然后在媽媽和妹妹的目光里面朝著外面的車子走去。
  在趙胖的身后,一對母女頓時相互比了一個v字,顯然對于‘兒子’‘哥哥’又一次屈服感到一種成功的興奮。“我可是看見了的。”趙胖的聲音傳來。一大一小兩個女子頓時如同被抓到了馬腳一樣,妹妹嬌俏的吐了吐舌頭,而媽媽則是故作成熟的咳嗽兩聲,然后朝著房間里面走去,準備將白易搬到車上。
  ……
  在趙胖一家忙碌的時候,劉彌也去找了他以前的那個小弟。一路上提心吊膽的,劉彌生怕自己被哪個旮旯里面出來的家伙敲了悶棍。這種事情在現在實在是太常見了。小心翼翼的,這家伙跟著電話來到了小區街道旁邊的一家夜總會里面。這個時候的夜總會當然沒什么客人了,但是一大群人留在這種地方,比以前甚至更加的熱鬧。
  “哪來的家伙,在這里亂看,想死嗎?”
  從旁邊的小巷里面,走出來兩個勾肩搭背的混混,背上居然就這樣背著一柄砍刀。在看見外面的劉彌之后,兩人頓時抓住了砍刀,有些躍躍欲試。
  “我,我找黃永濤,我是他兄弟。”劉彌縮了一下,因為他看見砍刀上面還有鮮血。
  “黃永濤,誰?”
  “好像是小濤哥的名字。”對面一個家伙也愣了一下,然后才疑惑的說道。
  “對對,他現在就是小濤哥。”劉彌忙不迭的點頭,生怕被兩人就這樣砍了。
  “居然是小濤哥的朋友啊,幸會幸會,那我們一起進去。”兩人一副好兄弟,講義氣的樣子,說著不倫不類的恭維似的話,將劉彌夾在中間,朝著夜總會里面走了進去。劉彌這個時候也知道自己沒得退出的機會了,只能將所有的擔心都壓了下去,跟著他們進去見那個小濤哥。
  幸好,這個小濤哥真的是劉彌以前的那個小弟,現在好像還混得不錯的樣子。
  “哎,彌哥,你終于來了。這位是彌哥,我高中時候的大哥。”黃永濤對著周圍的那些小弟說道,介紹到。周圍的那些人頓時看在他的面子上,敷衍的恭維了兩句。看劉彌一副縮頭縮腦的樣子,就沒人看得起。
  “永濤,你說的加入幫派……。”
  “彌哥你說什么呢,進來這里,大家就是兄弟了不是嗎,來來來,我帶你認識幾個人。”黃永濤打斷了劉彌的話,帶著他認識了幾個人,然后一群人在一起喝著劣質啤酒,大聲的胡侃亂吹。底層的混混人員,別指望他們擁有什么氣質。
  “永濤,那個……。”劉彌有些話想說,但是又有些開不了口。
  “彌哥想說什么,嗯……我知道了,你想看許夢穎是,跟我來。”黃永濤拍著劉彌的肩膀,和其他的人告罪一下,然后帶著劉彌朝著里面的房間走去。推開一個房間之后,兩人頓時看見了坐在床上的許夢穎。
  “諾,許夢穎,咱們高中時候的班花,之前還是一個成功的白領。現在嘛,抓來隨便上。”黃永濤拍了拍彌哥的肩膀。“如果你不滿意的話,其他的房間里面還有另外的女人,放心,都是美女,而且都是以前我們想搞都搞不到的那些女人。結果現在還不是像母狗一樣趴了下來任由男人草。”黃永濤一副爛賤的樣子說道。
  在床沿的許夢穎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怨恨,但是很快就消失。這幾天來,她已經被折磨得沒有了絲毫的高傲,現在這個崩潰的時代,這就是現實。之前她還被專門帶著去清洗了一番,否則不知道身上還沾著多少精液呢。原來,是為了討好這個劉彌嗎,聽著兩人的話,許夢穎頓時想起了這個男人。
  “真的可以?”
  “你說什么傻話,班花,還不過來幫彌哥舔老二。”黃永濤對著對面的許夢穎說道,眼中閃過一絲脅迫。
  聽見班花這個稱呼,對面的許夢穎頓時感到一種無比的屈辱。不過遲疑了一下,還是爬了過來,拉開了劉彌的褲子拉鏈。劉彌很快就陷入了那種凌辱而扭曲的異樣快感里面。而這個時候,黃永濤則是來到了外面,嘲諷的一笑,老大定的新人招攬方法真的很不錯,相信劉彌肯定會沉迷下去,無法自拔。
  一個晚上的之后,劉彌徹底的墮落。永濤說得對,這個世界,越是膽小就越是混不出個人樣,而越是膽子大,就越是爽,就算到時候死了也值了。
  “爽,但是這只是新人進幫會的福利而已。”第二天早上,黃永濤看著腿軟的劉彌,不由說道。昨天晚上,這家伙剛開始還很正常,后來心里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居然開始玩一些重口的游戲。
  “嗯……嗯?新人福利?”劉彌剛回答了一下,然后又錯愕。
  “嗯,新人福利,想要享受,就必須要為幫派立功。難不成你以為什么都不做就可以隨便上美女,隨便得到好東西。”黃永濤說著,吐了一口香煙。現在的世界無比混亂,雖然還不到一煙難求的地步,但是想要買到香煙都很難了。
  “怎么才能立功?”劉彌顯然已經食髓知味。
  “簡單得很,不管是搶地盤,搶資源,殺死敵對幫派的人,或者說介紹目標美女,都可以。當然,有重要的消息什么的,也可以換算成為功勞,總之,幫派里面不養閑人。”黃永濤說到,然后看著劉彌。以他的了解,劉彌這家伙總是有賊心沒賊膽,如果不是什么刺激的話,估計是不會來這種地方的。
  果然,劉彌聽見黃永濤的話之后,頓時握了握拳頭,然后開口:“我有一個消息,而且那里還有一個美女……不過,我有一個請求。”
  ……
  茉茉在判斷出白易估計不僅帶不回來紅綺華,反而可能有危險之后,頓時決定去找白易。不過這個時候,茉茉才發現,她根本就不知道紅綺華的鰩蛇飛到了什么地方去了。而白易的聯系,也怎么都聯系不起來。無奈之下,茉茉只能問了一下寧雪。
  “抱歉,我不知道白叔去了什么地方。你們不是一起的嗎,怎么人丟了還找我問地方來了。”寧雪淡淡的說道。
  “中國不是你掌管的地方嗎,難道你找個人都找不到?”
  “那你可就太高估我了,現在中國一共分成了十一個勢力,瓜分了整個中國,我們這一方,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很多地方,我都沒有辦法控制的,否則我還用這么麻煩嗎。抱歉,我現在還有事,所以不能幫上什么忙了。”寧雪掛斷了茉茉的電話。事實上,現在寧雪還有自己的更加重要的事需要處理。現在的她,可是邪妃,而且前主席正準備和寧雪商量一些事情,以及……攤牌。
  茉茉在寧雪掛斷之后,頓時微微生氣,不過很快,茉茉就冷靜下來,確實,這個時候不能怪寧雪。而且依靠其他人,本身就是一種軟弱的作法,很不靠譜。總之,先從當初鰩蛇飛出去的方向追上去找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