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363 各國的進展


  很快,寧雪就將自己回到魔鬼島的念頭壓了下去。這不過是突然看見紅綺華出現的消息,心血來潮而已。事實上,以現在寧雪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隨意的離開。她已經位高權重,一舉一動都牽連著很多的人和事,而她也不像白易一樣,有值得托付大局的信任的伙伴。
  “伙伴嗎!”
  冷靜下來之后,寧雪看著外面忙碌的下屬,不由頗為感懷的說了一句。是啊,其他人在魔鬼島上面,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同生共死的伙伴,這是無數次在生死邊緣結下的友誼,最為堅定和牢固。但是她呢?她究竟在俞寒的身上,浪費了多少的時間呢?寧雪想到了很久以前的感情,當時那種飛蛾撲火一般的感情,是否值得?
  當然是不值得的吧,只不過在最初被引誘委身之后,就變成了習慣而已。
  最初俞寒的女朋友是貝莉克希娜吧,在有機會追求更加漂亮的自己之后,就毫不猶豫的舍棄了她。而在之后的旅程里面,俞寒也同樣和隊伍里面的其他女子發生過關系,比如伊芙琳,比如阿西娜,都和俞寒有過關系。只不過,當時俞寒說的,最愛她一個……笨蛋呢,現在想來,當時不過是因為自己懷了他的孩子,才一直忍耐了下去吧。
  現在想來,白易和俞寒的差距還真是巨大,一個堅守十二年,只為了錯失的至愛。而一個則是嘴上說著愛情,但是依舊和其他女子發生關系,甚至可以找到無數的借口。
  也許,自己早就看明白了吧,所以才會在俞寒死的時候,一點都不埋怨白叔!
  在一起,并不是因為真正的愛情!
  寧雪朝著外面伸出了右手,突然之間露出一個張狂的笑容:“我是——邪妃!”在寧雪這樣說著的時候,周圍兩個侍從打扮的人突然失去了身體控制,然后相互殺向了對方。兩人臉上全是震驚和害怕,但是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露出了馬腳。噗嗤兩聲,兩人以最原始的方式相互刺入了對方的身體,鮮血頓時噴濺出來,落在對方的臉上。而這個時候,寧雪則是妖異的笑了起來,從這兩人口中透露出去的消息,已經足夠了吧,那么,她也可以開始了。
  “來人!”寧雪喊道。
  “邪妃大人!”幾個人頓時落在了外面,恭敬的說道。
  “讓主席大人過來一下,我有事要和他說。”寧雪霸氣四溢的說道。
  “是!”
  幾個半跪的下屬里面,其中一人心里一個激靈,同時升起了一股興奮。以前寧雪有什么事要找前主席商議的話,總是自己主動過去的。這不僅是表示禮貌,更是寧雪表明自己的態度,始終是居于下位的。但是這次,寧雪直接說請主席過來,也就是說……。想到這一點,這個下屬頓時覺得自己當初選擇邪妃終于沒有錯誤,如果主上沒有野心的話,作為下屬,有時候也會很困擾的。
  很快,前主席就得到了通知,微微一愣之后,然后才輕聲嘆息一聲。那個女人,終于開始改變了嗎。
  其實,很早以前,前主席就已經看出來了,他們這里看似團結,但是其實分成了兩派。一派是以自己為首的前國家中級權利階層,一派就是以寧雪為首的新的進化人類。前主席這方影響根深蒂固,但是絕對實力差距太大,而寧雪那邊有實力,但是根基很淺。圍繞著兩派,下面的人都開始逐漸站隊。雖然現在看不出什么問題來,但是前主席知道,如果這個問題不能早點解決的話,后面可是會出大問題的。
  這個時候,前主席的小孫子跑了進來,開心的叫了一聲爺爺。前主席看著活潑的小孫子,突然問了一句。“陽曦,你喜歡你師傅嗎?”
  “喜歡!”小男孩開心的回答到,他的師傅,就是寧雪。
  “喜歡嗎,那么我知道了。”前主席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前主席并不會這么簡單的做下決定,但是很顯然,小男孩的話,會對他的決定產生巨大的影響。小男孩宋陽曦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這句話,將會對格局帶來多大的改變。
  ……
  不止是中國這邊開始變化,其他地方,也因為瑞士的第二件法則寶具出現,逐漸開始風起云涌。很快,古淮也通知了茉茉他們第二件法則寶具出現的消息。其實,古淮得知這個消息和寧雪的速度是差不多的,但是他們畢竟是在日本,所以比寧雪要晚一步通知茉茉。
  而在知道第二件法則寶具出現的消息之后,茉茉就沒有繼續消沉下去,不如說,茉茉正好想要通過一些事情來轉移注意力。
  “嗯,第二件法則寶具嗎,我們已經知道了。”茉茉點點頭。
  接下來,古淮又向茉茉匯報了日本的計劃進展,然后又說了一些世界上面的問題。“現在世界上面的普通人對于原本的政權有巨大的動搖,但是,這些普通人對于進化人類,也并不全是支持的。不如說,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其實是仇視進化人類的。”古淮說道。
  “嫉妒?”
  “有這一部分原因,普通人羨慕或者嫉妒這種力量,但是更多的,其實是怨恨吧。幕后黑手什么的,對于他們的生活來說實在太遠,對他們也沒有什么實質上的影響,所以感受不到。但是由于我們的出現,世界的平衡被打破了,他們的日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是他們親身經歷的。如果僅僅是變化還好,但是如果他們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或者是親人在這場變動中死亡的話,很容易就將仇恨對準了引起變化的源頭——魔鬼島出來的進化人類。”古淮解釋道。
  “這不是事先爸爸就已經分析到了的嗎,有什么值得奇怪的。”茉茉淡淡的說道,然后突然之間想到了什么。
  “日本發生了叛亂?”
  “不算是叛亂,只是從安倍真央修改刑事法律之后,第一只嘗試觸碰的螃蟹出現了。”古淮說道。
  之后古淮才解釋道,安倍真央修改了刑事法律之后,剛開始,日本的高層確實老實了一段時間。但是作為高層,骨子里面攜帶著的微微的高傲,對普通人的輕視,還有那種**奢華的生活習慣,不可能這么快就更改。而這次,與其說是故意觸碰新的法律,不如說是完全的習慣性使然,想都沒想就這樣做了。而在做出了這些事之后,這幾個家伙才反應過來,現在做這種事可是要遭受重刑的。
  “什么事?”
  “夜店,喝多了,看上了別人的女朋友。”古淮說道。
  “誰?”
  “四個人,一個可以和一位眾議院議員扯上一些關系,應該是直系后輩。另外一個則是中層富豪階級,當然,在普通人眼中就算是土豪了。至于另外兩個,身份更低一點,算是狐朋狗友之類的。”
  “這樣幾人有什么值得重視的?”茉茉不覺得這樣幾個人的身份有什么特別的。
  “試探!”
  “這幾人的身份確實并不重要,但是這算是日本舊有權利階層的一次試探。想要知道我們的底線在什么地方,所謂的重典,究竟可以執行到什么程度。而且,根據下面查到的消息,這群人里面,有的人在暗中引導社會的輿論,將日本和世界混亂的過錯全部推到進化人類的身上。這次事件,在某些人刻意引導之下,鬧得很大,普通人非常的關注。”古淮說道。這就是古淮為什么先說普通人的態度的原因了。
  “幕后的人是誰?”
  “暫時還沒有查出來,我們的人手還是不怎么充足,底層人員比起對方還是很缺乏。”古淮說道。“這次我除了匯報一下第二件法則寶具的消息以外,就是想要請示一下,該怎么處理這件事。”
  “不是已經說好了么,重典就是重典,不管是誰,觸碰的一律按照律法執行。”
  古淮在對面苦笑,確實,當初確實是這樣說的,但是真正執行起來的時候,古淮才知道,原來真的不是這么容易。“那位眾議院議員從開始在安倍龔平手下的時候,就對安倍真央比較照顧,而在安倍龔平死后,就更可以算是安倍真央比較親信的派系了。而這次,這位議員就特別的求情,希望可以法外容情,饒過他那個后輩。”
  “你的意思是?”
  “沒錯,從外界不正常的輿論和影響度來看,應該是有人專門設計的,那個惹事的家伙不過是別人的炮灰而已。其主要目的,估計是離間我們和安倍真央。執行新的律法,藉由那個議員親信,安倍真央和我們的關系必定會變得疏離。而如果姑息下去,外界的普通人也會對所謂的重典嗤之以鼻。”古淮解釋道。
  這才是最麻煩的地方了吧,所以古淮才會詢問茉茉究竟該怎么做。
  茉茉嘴角微微勾起,眼中閃過一絲殺意。試探嗎,你們這些家伙,真是選擇了一個好時候啊。
  我現在的心情,非常的惡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