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362 冰紋之棘

就目前為止,進化人類很多都成了名人,強大的戰斗力,張狂特異的個性,與和平時代的那些歌星影星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不用去特別宣揚,只要對那份力量帶著向往和憧憬,普通人就會主動去收集他們的信息。而在這些人里面,最出名的,顯然就是在卡塔爾和日本出現過的白易和茉茉他們了。
  人隔遠了或許還無法認出來,但是對于沙皮他們這種特別的兇獸,就絕對不會認錯了。
  雖然白易他們并沒有打算在這里戰斗,事實上,也并不是為了戰斗。但是在沙皮和灸炎鳥出現的瞬間,附近的人群就開始慌亂起來。開玩笑,現在日本的富士火山還沒有停止噴發呢,天知道這幾人怎么又來到了中國。不管他們來中國是做些什么的,對于普通人來說都絕對不是好事。
  在確認這一點之后,周圍的普通人頓時開始瘋狂的逃跑起來,驚慌的避開城市的中心。
  所以茉茉才說給普通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因為下面的城市比想象中更加混亂,簡直就將茉茉他們當成了瘟疫一般,紛紛逃避。只有一些膽子大的,對茉茉他們好奇的,才依舊在悄悄的打量著茉茉她們。
  黑色的光暈張開,沙皮和二尾猞猁都回到了冥國,灸炎鳥就再辛苦一下了,帶著三人回到了黑市。她們還沒有忘記在黑市發生的戰斗,不知道這突發的情況,會給寧雪他們的行動帶來了什么影響。回到黑市之后,茉茉她們立即和寧雪取得了聯系,然后由阿洛蒂雅和寧雪通話。
  “抱歉,打亂了你的行動計劃。”
  “不,沒什么的,雖然黑市遭到了破壞,不過目的也算是達成了。事實上,現在我手下也沒有合適的力量去經營這樣一個黑市。這種地方如果力量不足的話,很快又會引起很多勢力的吞并。不過,白易他果然是禍星啊,真是走到哪里就出事到哪里。”寧雪半開玩笑的說道。之所以是阿洛蒂雅和寧雪說話,完全是因為這段時間的相處,阿洛蒂雅和寧雪已經非常的熟悉了。
  “不,其實是我引出來的事。”阿洛蒂雅的聲音很消沉。
  “嗯,發生了什么事嗎?”寧雪頓時聽出來,下意識就詢問了一下。但是很快,寧雪就知道,自己的問題顯然問得不是時候。“抱歉,我并不是故意詢問的,不愿意說就別說了。”
  “那么,茉茉公主也在旁邊,我正好有些事想要告訴幾位。”
  “嗯,什么事?”茉茉問道。
  “其實在昨天,第二件法則寶具出現了。”寧雪的語氣異常的鄭重。
  茉茉三人聽見寧雪的話之后,瞳孔頓時收縮,之前的消沉霎時間消失無蹤。寧雪說完這句話之后,就停了一會,顯然是在等三人消化這個消息。而很快,茉茉三人就恢復了冷靜。
  “誰?”
  “格雷維斯,法則寶具——冰紋之棘!按照消息上面所說,應該是一柄長槍類武器,但是具體的情況就不知道了。”寧雪說道。
  “格雷維斯嗎!”茉茉三人微微驚訝。
  格雷維斯,和白易他們在魔鬼島冰湖相遇的那個驕傲的家伙,第一份修煉原始圖譜就是這個男人總結整理出來的。可以說,格雷維斯絕對是真正的天才,要知道,從無到有,比單純的完善更加的困難。在聽見是格雷維斯這個名字之后,茉茉三人雖然驚訝,但是卻并沒有覺得不可接受。
  “他是怎么覺醒法則寶具的?”茉茉問道。
  “這個嘛,很悲痛,我相信如果可以重來的話,他肯定不愿意以這樣的代價覺醒法則寶具。”寧雪幽幽的說道。
  “他,遭遇了什么?”茉茉靜靜的問道。就算并不算是特別的熟悉,但是茉茉多少還是可以猜到格雷維斯的遭遇。聽見茉茉的詢問,寧雪無比的驚訝。難道茉茉猜到了格雷維斯的遭遇嗎,可是她還沒有說啊。想到茉茉是第一個覺醒法則寶具的人,寧雪想到,茉茉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格雷維斯挑選的地方是瑞士,不過他低估了瑞士頂端的力量,雙方發生了激烈的戰斗。在戰斗中,格雷維斯的隊友死亡了一半多,就連他的妻子,也死在了他的懷抱里面。”寧雪停頓了片刻,無比肅然的說道。
  就算是沒有親眼看見這一幕,但是幾人都可以想象得出來,自己的妻子死在懷抱里面,會是什么感覺。愛得越深,就痛得越深!加上一半多隊友的死亡,強烈的絕望和后悔,呼喚了自己心底的力量,然后才覺醒了法則寶具。不過,以這樣的代價來覺醒法則寶具,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的話,果然是……。
  “法則寶具,究竟是什么呢?”過了一會之后,寧雪才幽幽的說了一句。
  “每個人處于大的宇宙環境中,就必然會受到宇宙法則的制約。時間法則、因果法則、能量法則、重力法則、生命法則……。
  如果是以前的人類,只能被動的受制于這些法則——接觸火焰會燃燒、低溫環境會凍結、生命會逐漸衰老、靈魂會自然的消散……。但是在生命強大之后,藉由對整個世界的感知更加深刻,除了在依舊制約于各種宇宙法則的同時,生命也已經開始自然的感悟著這些法則,并且擁有了一絲撥動的能力。
  心靈的極致呼喚,那么就有機會撥動自己所感悟到的法則的軌跡,引動這種強大的力量。這份力量,代表著每個生命對宇宙法則理解,是一種力量的具現。”
  “但是……!”
  茉茉在說完自己對于法則寶具的理解之后,語氣突然轉折,說出一個但是。即使是第一次聽說這番理論的寧雪,都知道那個但是的背后是什么。心靈的極致呼喚,那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詞語,而是代表著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人類的感情,最極致而純粹的感情,通常都是發生在絕望、死亡瞬間、看透一切……等等悲痛的瞬間。
  “目前這個消息只在世界上最頂端的一群人中間流傳。詳細情況,這樣說不方便,我會讓人將資料送來的。”過了好久之后,寧雪才重新說道。
  “嗯,麻煩你了。”茉茉說道。
  “不,沒什么。不過,其他人雖然不知道茉茉公主的這番話,但是聰明的人不少,肯定可以從你們兩人覺醒法則寶具的情況上推測出什么的。就是不知道,在推測出這個消息之后,他們是否還會對法則寶具這么向往呢。”寧雪以一種調侃的語氣說道。
  “當然是……向往!”茉茉立即說道。
  所有人頓時再次陷入了安靜,茉茉的話沒有說錯,不管這份力量的代價多么的沉重,但是只要是力量,就會有人去追求。不過,這顯然不是單純的追逐和向往就可以獲得的東西,在絕望的瞬間陷入極致而純粹的心靈呼喚,那不是故意去追求就可以追求得到的。而真的遇見了,說不定還來不及改變,就會徹底的死去。就好像每個人在臨死之前,難道不絕望嗎,但是至今為止,覺醒了法則寶具的人就只有茉茉和格雷維斯兩人。
  “那么就這樣了,不打擾幾位了。”寧雪說道。
  “嗯。”茉茉也點點頭。
  ……
  在結束通話之后,寧雪才重新陷入了安靜。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在發生戰斗和沖突,瑞士只是其中之一。原本,這并沒有什么起眼的地方,但是現在,格雷維斯居然在戰斗中覺醒了法則寶具,那么很可能會對現在的世界格局再次產生影響。茉茉說得很正確,只要是力量,就會有人追逐,更不用說,這種壓倒性的力量了。
  格雷維斯就在覺醒出冰紋之棘之后,可是重新獲得了戰斗的勝利。
  壓倒性的力量啊!
  寧雪心里嘆息一聲,然后朝著外面叫了一聲,很快進來一個干練的女子。
  “邪妃大人!”
  “去黑市,將白易他們暴走的緣由給我整理出來一份,不要驚動白易和茉茉他們。”寧雪說道。
  “是!”女子恭敬的回答到,然后退出了房間。
  雖然寧雪之前和阿洛蒂雅說的不用說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以寧雪現在的身份,卻不得不對這件事加以了解。雖然白易和她的私交現在還算不錯,但是畢竟不是那種親密無間的關系,相反,在兩人之間,根本就不能用單純的敵人和朋友來衡量。了解白易他們在黑市究竟遇見了些什么,寧雪才好做出更準確的判斷。
  一天之后,寧雪才從下面匯報上來的資料上面知道大致發生了什么事——白易居然中了合歡曼陀羅!
  而黑市引發的戰斗,其實就是幾個女子相互爭風吃醋而已,不僅有白易的貼身秘書阿洛蒂雅,就連他的女兒茉茉都牽扯在里面。寧雪在看見這個消息的時候,都不由啞然失笑,這種年輕的感覺,讓她絕對無比的懷念而又荒謬。不過,當寧雪看見最后的報告上說,紅綺華真的出現了的時候,頓時無比的鄭重。
  不可能!
  寧雪在心里這樣說道,當時她是親眼看著俞寒殺死紅綺華的。難道,紅綺華真的復活了,還是說,活性細胞真的這么強大,連死去的人,都有可能復活過來?寧雪想到了自己埋葬的俞寒,突然升起了立即回到魔鬼島的沖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