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355 下藥

四個劉玲玲基本都可以確定,不是母體的女兒,白易等人在確定這一點之后,微微有些悵然若失。這樣都找不到那個母體的女兒,以后,估計機會也很小了。現在中國的情況,很多資料都在戰斗中逐漸損毀,以后想要清楚的普查人口就更加困難了。而且,越是普通人,在現在這種混亂的世界里面,就越是容易死去。
  在白易學習的時候,阿洛蒂雅默默的上前,給白易倒上了一杯清茶。
  白易他們在魔鬼島上面的時候,和各種飲料無緣,和酒類無緣,所以長期下來,倒是習慣了這種以雪丁藤的清茶。
  白易他們這段時間一直居住在黑市的酒店里面,給寧雪的計劃充當保護。這群人在計劃的時候,確實沒有將白易他們計算為戰斗力,只是防止意外而已。寧雪事先肯定是不知道白易他們會來這個地方的,而即使白易他們不來這個地方,以寧雪現在的性格,肯定也不會放棄這里。白易他們的出現,只是讓這里的行動變得更加的穩妥而已。
  白易端著茶杯,在舌尖觸碰到茶水的時候,杯子里面的水面蕩漾了一下。白易端著茶杯,遲疑了兩秒,還是喝了下去。而阿洛蒂雅看著白易的舉動,心里如同即將跳出來一樣。
  “阿洛蒂雅,茶里面是什么?”白易突然問道。
  阿洛蒂雅的身體輕微顫抖了一下,然后才看向白易。
  ……
  “阿洛蒂雅,你究竟想要等到什么時候。”前一天晚上,南希一個人在客廳喝酒,看見阿洛蒂雅進來,不由叫住了阿洛蒂雅。
  “什么意思?”
  “啊,我看著都累,你和白易兩人都是這種慢吞吞的性子,你愛白易,對。”南希臉蛋微紅,勾住了阿洛蒂雅的脖子,湊到阿洛蒂雅的耳邊,就好像一個女流氓一樣吹著酒氣。
  “南希你喝多了。”
  “喝多了,你認為可能嗎,我可是藥師,酒在很多時候,因為揮發性,所以比水用于藥劑的溶解更加的有效。你認為我會對酒不了解嗎。”南希松開了手。阿洛蒂雅知道南希沒有說謊,現在南希與其說是喝醉了,不如說是故意喝成這個樣子,享受那種微醺微醺的感覺而已。
  “我告訴你啊,這個世界上,男人也分為很多種的。”南希坐在了沙發上面,豎起了手指。原本打算離開的阿洛蒂雅也不由停下,對南希的話產生了巨大的好奇。
  “男人有很多種——
  忠誠型:對感情和老婆都非常的忠誠,絕對不會花心。
  花心型:對自己喜歡的女性都會心動,好了說是博愛,壞了說……。
  精蟲上腦型:老婆不能少,而且因為下半身的**,不管是不是喜歡,只要女的有誘惑力,都可以上的類型。
  悶騷型:只是想想,沒有什么出軌或者出格的行為。但是很多人都說,這樣的人只是沒有出軌的條件,簡單的說,如果有了的話……。
  內向型:有喜歡的也不會輕易表達,如果被人搶先,明明心里郁悶,還美其名曰只要對方過得開心……。”南希趁著腦袋里面微微有些晃悠,將自己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看見的東西在這里胡亂的說出來。而阿洛蒂雅也真的如同學生一樣,認真的聽著南希不著邊的亂扯。
  “你覺得白易是什么類型?”
  “啊……白叔,應該是忠誠型。”阿洛蒂雅沒有想到南希會突然問她,微微驚愕之后,才說道。
  “嗯,沒錯,忠誠型,而且是真正的忠誠型。這樣的男人對于女人來說,可遇不可求,簡直就和國寶一樣。”南希也不知道說著從什么地方看來的東西,突然湊了過來,悄悄的說道。“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別和其他人說。”
  “什么事?”
  “其實當初白易是追著他的女朋友來到新西蘭的。”
  “啊!”阿洛蒂雅驚訝的看著南希。
  “真的真的,我上次和梅薇思聊天知道的。白易對感情真的很執著,也很忠誠,也不知道當初究竟是哪個女孩這么傻,放棄了白易。”
  “嗯……。”阿洛蒂雅有些走神。
  “最關鍵不是這個!”南希突然將酒瓶子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
  “關鍵是什么?”
  “對這種男人來說,只要和他發生了關系,就一定不會再去愛另外的人。而且,白易對你來說,并不是沒有感情,只是無法忘記那個紅綺華而已。其實我也沒有見過那個紅綺華,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和白易發生了關系,就算那個紅綺華重新出現,白易也絕對不會再去……。”如果說,剛才南希還是隨便的喝一點酒的話,現在神情激動之下,就真的有些喝醉了。
  不過這個時候,阿洛蒂雅已經完全被南希的話所吸引,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一點了。或者說,阿洛蒂雅的潛意識里面,也在期待著改變,哪怕這種方式,其實并不是阿洛蒂雅所真正期望的。
  ……
  白易的那一杯茶里面,里面放了南希特別調配的藥劑。阿洛蒂雅知道,白易不會對她有任何的防備,這是白易的信任。所以,只要是阿洛蒂雅端上去的茶,白易肯定不會有絲毫的懷疑。而且南希也說過了,這種藥劑本身就是特別調配的,所以絕對沒有味道。
  只不過,阿洛蒂雅沒有想到,白易的味覺居然這么靈敏,還是察覺了。
  只是,既然察覺了,那么為什么白易還要喝下去呢。
  阿洛蒂雅突然怔怔的看著白易,死死的咬著嘴唇。白易之所以在察覺茶的味道有異,卻依舊喝了下去,就是因為那是阿洛蒂雅準備的。
  “對不起,白叔,我只是……。”阿洛蒂雅想說什么,但是眼淚卻忍不住不斷的流了下來。阿洛蒂雅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究竟是怎么了,既有對自己感情的悲傷,又覺得自己辜負了白易的信任。那種怪異的感情,讓阿洛蒂雅的眼淚想忍都忍不住。
  “別哭了,究竟怎么回事!”白易的聲音里面有著微微的寵溺。白易相信阿洛蒂雅不會害他,就算是真的有人讓她來對自己不利,阿洛蒂雅也絕對不會去做的。但是現在阿洛蒂雅這幅樣子,難道這杯茶里面真的有什么有害的東西嗎。
  “對不起,白叔,我不該這樣做。但是,太狡猾了啊,白叔你太狡猾了啊……。”阿洛蒂雅抬起了頭,雙眼里面全部都是淚水。
  白易被阿洛蒂雅可憐的樣子刺得心痛了一下,然后恍然之間,白易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對不起,是我太優柔了,也太狡猾了。”白易將阿洛蒂雅的發絲撥開,輕輕的擦掉了阿洛蒂雅的眼淚。白易心中對于紅綺華一直都沒有忘記,但是,對于阿洛蒂雅,白易自己從來都沒有真正拒絕過。說得是,他太狡猾了,他不是不明白阿洛蒂雅的愛意,但是卻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
  “白叔你太狡猾了,太狡猾了啊……。”阿洛蒂雅撲到了白易的胸膛上,哭泣著說道。
  “確實是我的錯,沒有正面回應過你的感情。”
  “那么,白叔你愛我嗎。”阿洛蒂雅抬頭,眼中波光盈盈,無比渴望的問道。
  白易看著阿洛蒂雅的雙眼,抱著阿洛蒂雅,成熟的身體散發出驚人的熱量,撩動著白易的心緒,一點一點的,白易低下了頭。雙唇觸碰在一起,就仿佛最后的理智也被這溫柔的觸感完全淹沒,兩人頓時逐漸迷失在這種感覺里面。
  ……
  而這個時候,南希從宿醉里面醒了過來,然后捂著頭,眼神呆滯了片刻,然后才突然驚醒。
  完蛋了,死定了!
  昨天晚上她和阿洛蒂雅究竟胡扯了些什么啊。南希立即朝著樓上白易居住的地方跑了上去。茉茉不在,南希頓時感到大條了,阿洛蒂雅如果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話,肯定不會讓茉茉留在這里礙事。那么也就是說……。
  房門是鎖死的,南希立即張開了生命場,然后發現抱在一起的兩人。
  南希下意識的就想要沖進去,不過,在這個時候,南希卻突然遲疑了。這樣,也沒什么不好。南希是在之后才加入隊伍的,對于紅綺華也沒有真正的見過。南希不知道白易為什么對紅綺華念念不忘,但是,南希卻覺得紅綺華不可能比阿洛蒂雅更好了,阿洛蒂雅那溫柔寧靜的愛意,是那么的堅定和真摯。
  南希靠在門邊,在身邊的小包里面查看了一下,然后頓時發現自己調配的藥劑少了什么。
  ——合歡曼陀羅!
  果然,原來白易都抵抗不住這東西的藥性。不過,她自己是在什么時候調配的這東西的呢,她自己都忘記了。
  南希對于里面的發展有些好奇,又有些害羞,想要張開生命場,但是卻又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最后還是好奇大過了害羞,南希朝著里面小心的打量。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龐大生命場從酒店上空掃過,仿佛天空都在顫抖一樣。
  南希在這個生命場出現的瞬間,就頓時縮了一下脖子,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