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34 很帥


  將梅琳吃掉之后,這頭觸手蛞蝓立即又朝著巨蟹鱷那邊爬去,似乎,鮮血的味道比白易兩人更加吸引這個家伙。
  白易看見這一幕,頓時沖了出去,伍爾夫可就在巨蟹鱷的旁邊,如果讓這家伙過去了,伍爾夫就死定了。白易在奔跑的時候,就將散彈槍再次上膛,不過卻沒有胡亂開槍。
  剛才鯊甲龜和這家伙戰斗的情景,白易他們可是看了個一清二楚。鯊甲龜那什么力量,咬著這個家伙不斷的撕扯,都沒有留下傷口,可想而知這觸手蛞蝓的皮膚韌性有多強。直接開槍,對這家伙絕對不會有任何效果。
  似乎是受到血腥味的吸引,這家伙居然沒有在意白易,讓白易輕易的沖到了它的屁股后面。
  白易抓著散彈槍,朝著一個微微凹陷的地方插了下去,然后猛然扣動扳機。砰的一聲槍響,白易馬上丟掉了散彈槍,然后瘋狂的逃跑。果然,原本不在意白易的觸手蛞蝓一瞬間發出了無比刺耳的慘叫,全身的觸手瘋狂的揮舞起來,顯得無比的瘋狂。白易逃避不及,直接被一條觸手抽到背上,然后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在地上滾了兩圈,白易覺得身體都快散架了。這個時候,馬丁跑了過來,對著白易豎起了大拇指。
  “這次絕對是菊花了,我保證。”馬丁說道。
  白易都不知道是不是該笑,馬丁這家伙,都這種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思開這種冷笑話。不過,白易剛才的舉動確實是刺激到觸手蛞蝓了,這家伙立即撇下了那邊的巨蟹鱷的尸體,掉頭朝著白易和馬丁追了過來。
  無數的觸手揮舞,朝著白易和馬丁兩人卷了過來。
  雖然身體痛得都快散架了,但是白易也知道,如果在這里放棄的話,就真的只有等死了。強行振作精神,白易就想爬起來,不過身體上面的潛力,真的不是振奮精神就可以強行動起來的,白易身體一個踉蹌,身體上面的力量就好像全部都消失了一樣。而這個時候,最近的一條觸手已經卷了過來。
  馬丁用力推了一把白易,白易立即滾了出去,而馬丁自己卻被這條觸手狠狠的卷住,朝著后面拖了出去。
  白易微微驚愕,他完全沒有想到,馬丁居然會做出舍己救人的事。
  舍己救人,說起來簡單,但是真正處于那種情況的時候,卻未必做得出來。那種一瞬間的選擇,可是無比的考驗人類內心最深處的本能。
  “Shit!……他媽的放開老子!”馬丁揮舞著雙手,身體被拖了回去,嘴里傳來咒罵和慘叫。一旦被拖回去,他就要陷入那個菊花一樣的大嘴里面了。
  混蛋……!
  聽見馬丁的慘叫,白易死死的咬牙,心中仿佛一種強烈的絕望在無聲的吶喊,瘋狂的吶喊。突然之間,白易全身的肌肉都開始跳動起來,臉上融合蝴蝶基因形成的彩紋瞬間擴張了三分之一。短短片刻,白易全身的肌肉都開始劇烈發燙,一種強烈的毀滅一切的情緒在白易的心底瘋狂的嘶嚎。
  白易在地上滾了一圈,躲開另外一條卷過來的觸手,然后飛速爬了起來,猛然朝著馬丁追了過去。
  白易剛爬起來的身體幾乎是貼著地面在奔跑,看見地面跌落的一把菜刀,白易左手直接掙開了繃帶,然后抓住了那柄菜刀。同時,白易的右手也拿住了后腰上的那一柄。
  幾個起落間沖到馬丁的旁邊,白易雙手猛然揚起。
  馬丁被卷在觸手上面,都可以看見白易現在的神情簡直猙獰得可怕,這是和平年代任何人都不可能出現的神情。電影里面的那些演員簡直弱爆了,這種拼死的掙扎,根本就不是演員可以演得出來的。
  白易的左手繃帶掙開,肩膀上面的傷口直接再次崩裂,鮮血不斷的濺落在馬丁的臉上。
  而這個時候,白易兩把菜刀已經飛速的落下。動作快得驚人,馬丁根本就連完整的菜刀影子都無法看見。
  “給我斷啊啊啊!”
  白易狠狠的咬牙,兩柄菜刀如同剁肉餡一樣飛速的落下,每次都落在同一個部位。這種高速的切割,即使是牛皮也得給剁成肉餡。雖然觸手蛞蝓的皮膚堅韌得非比尋常,但是還是出現了一條裂口。
  在這條裂口出現之后,白易的動作更快,觸手蛞蝓的肉體內部總算變得比較脆弱。白易最后雙刀狠狠的斬落。水桶粗的一條觸手居然真的被白易給砍了下來。馬丁落在地上的時候,還在驚愕當中。
  “跑啊!”白易回頭,瘋狂的大吼了一句。
  一聲大吼,讓馬丁回過神來,趕緊跟著白易跑了出去。
  被白易斬斷了一根觸手,可以肯定這頭觸手蛞蝓更加的生氣了,幾乎是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這家伙已經完全撇棄了巨蟹鱷,瘋狂的追在白易和馬丁兩人的身后。
  一瞬間的爆發之后,白易覺得身體更加的疲憊,即使是在逃跑,但是雙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空蕩蕩的。而這個時候,斷了一條觸手的觸手蛞蝓卻變得更加的憤怒,身體蠕動爬行的速度都快了好幾倍。
  茉茉即使不怎么懂,但是也看出來爸爸很危險。
  “沙皮,去幫幫爸爸。”茉茉對著旁邊的沙皮說道。
  “汪汪~!”沙皮大叫了兩聲,似乎是在拒絕。白易讓他保護好茉茉,這才是他的使命。
  “沙皮,聽話!”小小的茉茉也發飆了,小腳在地上跺了兩下,大聲的說道。沙皮看著茉茉,而茉茉小小的臉上帶著憤怒和認真。
  “我會藏好的,不會有事。”
  沙皮看見茉茉小小的身體縮在角落之后,遲疑了片刻,然后又看見白易那邊實在是驚險,不由呲牙,然后猛然奔跑了出去,速度快得驚人。
  茉茉是小主人,白易是大主人,不管哪個,沙皮都要保護他們,這是沙皮作為‘狗’的簡單內心里面的堅定信念。從三年前,一個青年、一個女嬰、一條小沙皮狗相遇在一起的時候,就結下了不解之緣。
  剛剛才瘋狂爆發的白易一下子變得腿軟,馬丁扶著白易瘋狂的逃跑,不過情況越來越危及。看見一根巨大的觸手卷過來的時候,馬丁甚至都已經放棄了。
  果然,今天還是要死在這里啊!
  不過,就在馬丁放棄的時候,突然之間沖過來一個影子,鋒利的大嘴猛然撕咬在這條觸手上面,同時將觸手撞在一邊。
  沙皮落在地上,兇狠的叫了一聲!
  “汪……!”
  馬丁看見沙皮,頓時生出一絲希望,這條狗,不是白易一直帶著的那條沙皮狗么。馬丁立即爬了起來,扶著白易繼續朝前面跑。果然,在兩人后面,沙皮瘋狂的阻攔著那頭觸手蛞蝓。
  沙皮的身體不斷的跳動奔跑,躲避觸手的同時,找到機會就會在上面狠狠的撕咬一口。不過,觸手蛞蝓身上的表皮堅韌無比,而且還有粘滑的黏液,鯊甲龜都咬不破,沙皮就更不可能了。沙皮不可能對這頭觸手蛞蝓造成什么傷害,不過,稍稍的拖延一下還是可以的。
  馬丁這個時候也跑得太急了,反而踢到了什么東西,直接栽倒在地上。被他攙扶的白易在地上滾了兩圈,在車輛上面撞了一下,白易腦袋被這一撞,微微清醒。趴在地上,臉上貼著地面,白易聞到了一股濃烈的汽油味道。
  汽油!
  白易又看向其他地方燃燒的火焰,暈沉沉的腦袋里面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馬丁,脫衣服!”白易立即說了一句。
  “什么,白易,你這個時候還想做什么,我告訴你,我可不攪基。”馬丁雖然嘴里胡攪蠻纏的亂說,但是手上的動作可不慢。馬丁嘴里的話不過是調侃而已,他也很清楚,白易沒有理由的話,不會隨便要求他做什么事。
  而這個時候,沙皮在空中翻滾落地的瞬間,原本取子彈劃開的槍傷頓時撕裂。沙皮的動作微微一個踉蹌,就是這片刻的耽擱,頓時被一條觸手卷了起來。
  聽見沙皮的哀鳴聲,白易轉頭,頓時看見沙皮被觸手卷住的一幕。
  沙皮!
  這個時候,連藏在角落里面的茉茉都站了起來。茉茉很想出去,不過卻依然記得爸爸的話,要藏好。
  白易也沒有理會馬丁嘴里的胡言亂語,直接搶過衣服,一把泡在那個破裂的油箱里面。抓起浸泡了汽油的衣服,白易立即朝著觸手蛞蝓沖了過去。而這個時候,沙皮都快要被卷回觸手蛞蝓的菊花大嘴了。
  要救回來,一定要將沙皮救回來。
  白易瘋狂的沖過去,路過一團沒有熄滅的火焰的時候,衣服在上面輕輕一撩,猛然引燃,看上去白易都好像一個火人一樣。
  白易沖了過去,一把將熊熊燃燒的衣服纏在了那條卷著沙皮的觸手上面。
  果然,霎時間,這頭觸手蛞蝓又變得激動起來,觸手飛速的回縮,連沙皮都顧不得了。沙皮落在地上,大半個身體都被吸盤刮得血淋淋的,不過總比被直接吃下去好得多了。而這個時候,白易的頭發還有右手接觸汽油的地方,還在燃燒著火焰。
  滅火,要滅火!
  白易可不想成為一個烤人,匆忙四顧了一眼,居然發現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沙坑。沒有絲毫遲疑,白易立即朝著那個沙坑跑了過去,然后一下子撲在了上面,使勁的翻了幾個滾。幾秒鐘后,火焰熄滅,白易整個人都黑不溜秋的,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了。
  “真可惜,其實剛才你著火的那一幕真的很帥!”馬丁這個時候也跑了過來,看著白易亂糟糟熏得黑漆漆的臉,搖搖頭,然后吐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