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347 學習

繼續出發之后,所有人的心里都微微的沉重,但是卻并沒有為這件事感懷多久。因為,這是世界的變化,每個人在這種變化里面,只要做好自己覺得正確的事就可以了。無數微小的事件積累起來,就將促使整個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化。
  阿洛蒂雅開著車子,而白易他們三人則是打開了手提電腦,認真的學習上面的一些知識,是知識,并不是資料。混亂和戰爭總是伴隨著毀滅,白易他們已經在有目的的收攏人類目前所擁有的各種科學研究成果。而這些東西收攏起來,可不僅僅是就這樣束之高閣的,而是真正需要學習的。
  就以白易他們從格雷維斯那里獲得的修煉圖譜而論,里面就涉及了非常全面和復雜的能量轉換方式。而白易他們那個時候,甚至是完全看不懂的。雖然之后通過系統的學習,弄懂了那份能量轉換圖譜,但是白易他們也總結出一件事——以后的修煉將會變得非常的復雜。
  人體是一個復雜而龐大的系統,自身的改變,就更是需要細致而準確,如果只是想當然的胡來,那絕對是找死。
  神話修仙故事里面,那些大能一修煉就是上百上千年,想要創立一種修煉功法,更是需要花費無數的歲月來驗證積累。想必,這就是其中知識的積累,體系的完善,還有法則的運用了。
  這才是正常的!
  白易記得,很久以前,即使是那些故事中的角色,得到了高深的功法都需要仔細的參閱。而且耗費了十年、數十年、上百年的時間,還不一定看得懂。這就是知識上面的差距,得到了功法,但是最基本的知識積累都不夠,無異于看天書。
  再次以格雷維斯那里的修煉圖譜為例子,如果不是白易他們之后得到了完善的能量轉換方面的資料。真的要讓白易他們從頭開始摸索的話,白易他們說不定現在都看不懂那上面究竟是什么。不客氣的說,以后想要提升實力,需要的是各個方面,無數知識的積累。然后再從這些知識上面,結合自身,所產生的一種升華。
  舉個例子,就算是白易他們現在將修煉圖譜完整的放在網絡上面,真正可以看懂的人絕對不到1%,而這些人,都是恰好對相關知識比較了解的人。而另外的99%,最多也只會看著修煉圖譜按步照班,根本就看不懂本質。這還是白易他們總結出規律的情況下,如果是格雷維斯最初的那種圖譜,這99%連想要按步照班都不可能。
  地球上面的發展軌跡,從十二年前開始,就走上了一個拐點,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而現在,就是開端。或許很久之后,相關知識會成為體系,后來的那些人可以坐享其成,但是現在,想要往前進步,就只能靠自己的摸索和研究。想要像故事里面那樣撿到什么成型的功法和寶貝,無疑,做夢都比較現實一點。
  而這個時候,白易不由非常的感謝格雷維斯,他拿出來的那張圖譜,更是被白易他們非常寶貴的保存起來。
  因為,這就是原始圖譜!
  白易他們現在的修煉圖譜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帶上了很重的個人偏屬,甚至已經完全不相同了。但是,這些所有的變化,都是從最初的那一張原始圖譜上面演變而來的。可以說,只要有足夠的知識積累,再配合那一張原始圖譜,就可以推演出一套最適合自己的修煉方式。不過,這顯然是重復白易他們現在的過程,這個過程,或許需要花費數百年,數千年才可以完善。
  白易深知人性,恐怕,就算是真的知道這一點,99%的人也只愿意坐享其成,而不愿意自己努力。就如同現在的社會……哪怕,自己推演的修煉方式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別人的選擇,白易不會去說三道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過,如果是白冥樓的親信的話,白易肯定會要求他們自己推演出最適合自己的修煉方式。而這也是白易為什么這么重視那一張原始圖譜的原因。只是不知道,最初研究出這張圖譜的格雷維斯是否明白這張原始圖譜的價值。
  除了開車的阿洛蒂雅以外,白易三人的學習都非常的專注。這是從魔鬼島上面,就已經養成的習慣,只要做一件事,就絕對的專注。最初每個人進入這種狀態還需要白易的催眠暗示,而在習慣之后,這已經成為了一種本能。
  每個人都不笨,而差別,通常就是很多人在做事的時候總是三心二意,時不時的分心走神,不夠專注而已。
  ……
  當白易他們從學習中停止的時候,阿洛蒂雅已經開著車子來到了chóngqìng的璧山縣。而這次,白易他們并沒有像上一次那樣慢吞吞的去找這個劉玲玲,而是直接去了她的家里。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周圍的鄰居說劉玲玲在一年之前就很少回來這里了。按照旁邊一個曾經和劉玲玲比較熟悉的大媽所說,應該是出去工作了。
  “工作,在什么地方?”
  “好像是被人請去當廚師了,好像不遠,就在chóngqìng市里面,前半年還偶爾回來,最近已經很少見了。”這個大媽說道。
  “廚師,知道是在哪里嗎?”
  “這就不知道了,她從來沒有說起過這些。”
  “我告訴你們玲玲姐在什么地方,但是有什么好處。”一個十五六的少年從門后面伸了個腦袋出來,對著白易他們說道。
  “你個臭小子,不過就是告訴他們劉玲玲工作的地方而已,你還想要什么好處,我這么教你的嗎。”還不等白易他們說話,這個大媽就一巴掌拍在自己兒子腦袋上面。
  “哎媽,別打,別打,再打你兒子都要被你拍傻了。”這個少年一邊捂著腦袋,一邊叫道。“而且我不就是這樣說說嘛,其實我是想要判斷他們他們找玲玲姐是不是想要對她不利,現在的社會這么亂。他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今天突然來找玲玲姐,你就不奇怪嗎,我真的是好心啊。”這個少年抱著腦袋,和自己老媽玩起了躲貓貓。
  “你們真是……你們是劉玲玲的什么人?”這個大媽聽見兒子這樣說,都懷疑的看著白易他們。
  “我們是……。”
  “你們是玲玲姐的親戚嗎?”還不等白易說出來,后面的少年又突然插嘴了一句。
  這個時候,這個少年的眼中露出一絲狡黠,劉玲玲可是孤兒,為了生活,很早就綴學,成為了一個廚師,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這四個人雖然看上去并不像是壞人,但是誰知道他們和玲玲姐是什么關系。如果他們真的有別樣的目的的話,肯定就沒有合適的關系,這個時候,80%的概率會順著他的話說下去,說是玲玲姐的遠房親戚之類的。
  白易看著對面少年眼中的狡黠,心里突然笑了一下,這是在試探他們呢。那么,要不要演下去呢,看看這個少年可以堅持到什么地步。
  “嗯,我是劉玲玲的遠房親戚。”
  “哼哼,露餡了,玲玲姐可是孤兒,從來就沒有什么親戚來找過她。附近的鄰居都知道得很清楚。”這個少年頓時反駁。這個時候,他的老媽都狐疑的看著白易他們了。
  “我說了是親戚就是親戚,騙你做什么。倒是你們,說到底不過就是普通的鄰居而已,我們問劉玲玲去了什么地方,你們一直隱瞞到底想做什么。”白易的語氣逐漸變得沖動和不滿。三女疑惑的看了一眼白易,不知道白易想要做什么。不過這個時候,白易暗中比了一個手勢,她們就沒有理會,而是繼續看下去了。
  “怎么,被說中了之后,惱羞成怒嗎。”
  那個少年頓時抓住了一把菜刀。這可是剁骨頭的那種重型菜刀,誰都知道現在的世界很混亂,就算是沒有害人之心,還是會在家里準備一些武器。
  “哼,菜刀,告訴我,劉玲玲在什么地方。”白易冷下了臉,對少年手中的菜刀非常的不屑,然后逼問到。
  這個時候,就算是少年的媽媽都看出來,白易他們似乎不像剛才那樣友善了。難道,她的兒子真的說對了,這幾人來找劉玲玲,其實不是什么好事?這個大媽不由也從廚房抓出了另外一把菜刀,然后和白易他們對峙。而這個時候,這個大媽還大聲的呼喊了起來。要知道,這個小區之所以還保持著一定的和平,就是因為這里的普通人都非常的團結。
  周圍原本就在觀望的普通人在聽見大媽的喊聲之后,頓時一股腦的圍攏過來,手上拿著各種亂七八糟的武器。
  “你們是融合了活性細胞的人,怎么,想在我們小區鬧事,還要看我們答應不答應。”一個一身肌肉的男人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把手工粗糙的砍刀。
  “呵,就你們。”白易神情頓時一變,露出了一絲殘忍和邪惡。那種外放的殺意,仿佛令周圍的空氣都瞬間下降了幾度一樣。
  白易知道,這個世界,有丑陋,但是也從來不缺少閃光點。那么,這些人究竟可以堅持到什么程度呢,如果對方真的不錯的話,等待他們的,可絕對是一件……好事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