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336 追擊

富士山猛然震動,大地逐漸裂開,然后轟然間,洶涌的巖漿瞬間從山頂和這些裂縫里面噴涌而出。就連茉茉等人,都驚呆的看著眼前驚人的一幕。這就是自然的威力,比起人類制造的攻擊可要強大得多了。就算是白易,大范圍攻擊也只有周圍一點五公里以內的空氣可以受到控制,更遠的地方只能算是波及,和這個相比可要差多了。
  “走!”茉茉驚呆了一下,然后才說道。
  “嘎~!”灸炎鳥叫了一聲,頓時朝著外面飛了出去。其實,灸炎鳥這家伙對這里的環境非常的喜歡,但是卻還不敢在這個時候胡來。如果火山停止,或許可以來這里,但是如果現在進去,他也會被埋在里面。
  翻涌的火山灰和赤紅的巖石從天空不斷的落下,灸炎鳥方向不變,直接展翼朝著前面沖去。不過,即使是灸炎鳥這樣快的速度,都被卷了進去,很快消失在翻涌的火山灰里。而這個時候,貝琪和馬爾維站立在茉茉的兩邊,已經爆發了全部的實力,拼命的將空中掉落的巖漿和火山灰蕩開。
  轟轟轟的震蕩連續不絕,這里不管是灸炎鳥,還是馬爾維他們兩個,都是火焰系。火焰系的進化人類自身就可以產生火焰,所以身體對高溫的承受能力非常的強大。否則他們一放火焰,就將自己給點燃了不是搞笑嗎。但是就這樣,馬爾維和貝琪都覺得自己如同被烤熟了。果然,進化人類現在賴以自豪的力量和大自然一比,真的不值一提。
  火山爆發之后十分鐘,洶涌的火山灰已經波及到了海邊,而這個時候,一個藍紅色的身影瞬間從洶涌的火山灰里面沖出,瞬間飛向了廣闊的大海。
  “多謝你們了。”茉茉開口。
  “茉茉你這么客氣做什么。”貝琪大口大口的喘息。重新出來,馬爾維和貝琪兩人幾乎站立不穩。這十分鐘毫無間隙的和噴發的火山對抗,兩人才知道自己差了多遠。就好像任何人都不可能一直保持最高速度沖鋒式長跑一樣,連續無間斷的抵抗火山的沖擊,兩人差點就被拖得背過了氣。
  這個時候,灸炎鳥才懸浮在海面上,所有人一起看著海岸上,不斷翻涌的火山。赤紅色的巖漿流動到海洋里面,就好像海洋都被煮沸了一樣。
  這個時候,茉茉心中一動,安倍真央從冥國跌落,落在了灸炎鳥的背上。安倍真央的傷勢已經簡單的處理,但是還是很狼狽,鮮血透過潔白的繃帶滲透出來,但是比傷勢更痛的,是安倍真央的內心。
  還是被引爆了,這次富士山的噴發,將周圍一圈全部籠罩了進去,不知道波及了多遠。
  “恨嗎?”
  “不恨!”
  “如果我原本可以阻止那個神田老頭,只是并沒有阻止呢。”
  安倍真央聽見茉茉的話之后,頓時瞪大了雙眼,過了好一會,才顫抖著嘴唇開口:“恨——但是公主已經給過我機會,是我自己沒能阻止神田老頭。就好像人們可以指責他人見死不救,但是法律卻永遠不可能判處這種人有罪一樣。我對公主的作法雖然抱有怨言,但是卻不會真的要求些什么。我恨的是我自己,沒有力量,保護不了這個國家。”安倍真央說著說著,自己就跌坐在灸炎鳥的背上,哭了出來。
  坦白說,就連馬爾維和貝琪,在聽見安倍真央說‘恨’的時候,心跳都停了一下。但是沒有想到,安倍真央居然可以理智的說出這番道理。
  茉茉則是認真的看著安倍真央,過了一會之后,才認真開口。
  “或許你心里確實對我們還有怨言,如果不是我們來到日本,引發了這種戰斗的話,肯定就不會有今天的事發生。但是,很快你就會知道,我們的到來雖然給日本帶來了短暫的陣痛,但是卻絕對是一件好事。不久之后,你就可以從其他國家的變化上面對比出這一切。既然你恨自己沒有力量,那么等出去之后,就成為首相,承擔起自己的國家。”茉茉看向遠處的海岸,認真的說道。
  “是!”
  ……
  而這個時候,艾麗安娜則是和二尾猞猁正在瘋狂的追逐川田龍太。這是茉茉專門交代的任務,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不能放這家伙離開。因為這種老是不死,事后還實力大增的樣子,讓茉茉怎么想怎么覺得和一個家伙非常的相似。
  川田龍太同樣是掌控空氣,不過范圍并不大,更偏向于小范圍控制,輔助以能量的變化。這個時候,川田龍太拼命的想要逃走,但是卻被二尾猞猁給糾纏,根本就提不開速度。兩者相互碰撞,攻擊不斷的逸散,將周圍街道引得無比的混亂。不過,這種混亂卻并不嚴重,最多就是車輛堵塞,或者大樓偶爾被切開一條幾米長的縫隙而已,和白易茉茉他們那邊的戰斗不可同日而語。
  相反,這些一直沒有真正親眼見過進化人類戰斗的普通人甚至好奇的駐足,看著兩人從街道和樓房上面戰斗著跑過。
  川田龍太在經過八幡通的一座大樓的時候,猛然從墻壁上面跑了上去,然后瞬間轉身,四刀交叉,裂開了嘴角。川田龍太自己很清楚,被二尾猞猁這樣糾纏,他永遠別想跑得掉,所以打算出其不意的對二尾猞猁進行一次偷襲絕殺。
  四刀流亂暗刀!
  四柄長刀瞬間高速揮動,無數鋒利的刀氣瞬間攪動,將周圍的一切全部都卷入進去。而在川田龍太揮動的四把長刀里面,其中一柄輕薄的長刀比其他三把更加隱秘而鋒銳的朝著二尾猞猁揮動了一刀。這一刀刀氣無比的隱蔽,但是卻是威力最大的一刀。
  二尾猞猁從后面追上來,頓時被卷入其中,這些刀氣不斷的被二尾猞猁閃避或者撞開。周圍的建筑和地面頓時出現了無數的裂口。
  得手了!
  暗刀悄無聲息的撞擊在二尾猞猁前胸上面的時候,川田龍太頓時閃過一股狂喜。野獸就是野獸,腦袋果然還是太簡單了,當然,即使是人類,恐怕也會被那無數的刀氣晃花了雙眼。如果實力不行的話,那些刀氣同樣可以取人的性命。
  啪的一聲,二尾猞猁頓時被暗刀撞飛出去,跌落在旁邊的一個小咖啡廳里面。哐當一聲,門窗紛紛破碎,里面幾個客人頓時被刀氣和飛起的玻璃斷石波及,瞬間就被撕裂,殘肢斷臂和半個腦袋飛起。里面的幾個客人和女仆頓時尖叫著紛紛縮在柜臺和桌子后面,生怕也變成這幅慘樣。
  “二尾猞猁!”一個女孩看著倒在地上的二尾猞猁,突然說了一句。其他女仆也瞪大了雙眼,茉茉的幾只兇獸可要比人類出名多了。
  二尾猞猁爬了起來,胸前出現了一道不足五厘米的小傷口,鮮血緩緩的從里面滲透出來。暗刀,就勝在細小和隱秘,所以表面看上去,傷勢并不嚴重,但是二尾猞猁差點就被傷到了內臟。朝著前面踏出一步,二尾猞猁身上的氣勢瞬間爆發,透明的氣流瘋狂的卷動,周圍的地面紛紛出現裂紋。
  “吼!”二尾猞猁怒吼了一聲,不大的身體傳出無比粗獷的咆哮。噠的一聲,一個閃步,二尾猞猁直接消失在原地。
  在二尾猞猁消失之后,這個咖啡廳里面的幾個客人和女仆才小心翼翼的伸出了腦袋,然后朝著窗外打量。街道的對面,是一座高達五十五層的大廈,而這個時候,二尾猞猁已經追著川田龍太撞入了大廈,上面不斷的傳來撕裂破碎聲,各種玻璃和斷裂的墻壁不斷的落下,在街道上砸出沉重的聲響。
  而這個時候,艾麗安娜慢了一步,但是也追到了這里。看見上面的戰斗,艾麗安娜頓時一個跳躍,彈向了墻面,然后異種能量吸附,朝著大廈上方戰斗的地方高速跑去。
  “好厲害,這就是進化人類!”幾個人看著艾麗安娜在墻面跑動的矯捷身影,羨慕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女孩則是看著碎裂的咖啡廳的地面,幾個普通人的尸體毫無生機的倒在廢墟里,鮮血濺落了一地。這個時候,這個女孩和其他人想的卻不同,這就是普通人,在進化人類和兇獸面前沒有絲毫自保的能力,即便對方并不是故意,僅僅一次波及就可以要了普通人的小命。
  女孩狠狠的握住拳頭,看向一塊碎裂的地板磚,在那上面,有一滴不大的血跡。這個女孩看得很清楚,這一滴血跡不是那些死者的血跡,而是剛才那頭二尾猞猁從傷口里面滴落的。這個女孩忍住心里的害怕,然后朝著那里走去,將這塊巴掌大,帶著血跡的地板磚小心的抓在手里。
  要改變,一定要改變,一定不能做毫無反抗能力的普通人。而唯一可以改變的方法,就是活性細胞。
  這可是那頭兇獸濺落的血液,一定可以的,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