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330 所珍重的

不管外界如何巨變,普通人如何開始瘋狂,已經開始的戰斗都完全無法停止。日本的三個城市里面,戰斗的沖擊和破壞不斷的散開,朝著四周肆虐。不管這場戰斗的起因是什么,究竟是因為復仇還是野心,不管是正義還是邪惡,人類,總是可能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而發生戰斗。而一旦開始戰斗,就需要全力以赴,直到其中一方徹底的倒下。
  ……
  白易右手如同刀鋒一般斬擊,一道道風刃切割而出,下面的神田火烈飛速朝著旁邊閃避,然后地面瞬間出現了巨大的裂痕。神田火烈不斷的揮拳,無數巨大的火焰就如同炮彈一般飛向天空,但是白易都在空中靈活的避開。不過,突然之間,白易的身體傷勢牽動,輕微僵硬了一下,而在這瞬間。
  “啊啊啊啊!”神田火烈頓時把握了機會,雙手暮然張開,全身的火焰猛然卷開,瞬間沖上了天空,然后朝著空中的白易瞬間合攏。
  “去死吧!”神田火烈猙獰的吼到,雙手暮然合攏,洶涌的火焰瞬間以中間白易的位置為中心,不斷的旋轉,碾磨,形成一個巨大的直徑超過百米的火焰球體,將周圍的建筑都帶動了進去,瘋狂的撕扯,破碎。
  而這個時候,白易處于火球的中心,身體周圍的氣流瘋狂的旋轉,逐漸由乳白色變為了赤紅,白易的身上,頭發率先開始干燥,然后自燃。就連肌肉表面,都傳來了烤熟的灼熱感。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卻伸出了右手,抓向了天空。周圍的空氣頓時開始隨著火球瘋狂的旋轉,如同倒灌一樣,空氣開始瘋狂的朝著中心的上空聚集。
  哈!
  白易閉著雙眼,血管全部鼓了起來,臉上同樣猙獰無比,右手朝著下面瘋狂的斬落。如同天空突然塌陷一樣,云層被瘋狂的扯動,瞬間朝著地面落下。一瞬間,整個城市仿佛無端的被天壓下一樣,周圍所有的建筑瞬間傳來咔嚓聲,然后頓時破碎。附近的人都看著那驚人的天象,然后看見那個巨大的火球瞬間從中間被沖破,然后洶涌的火焰和氣流瞬間震爆,朝著四周肆虐。
  。
  瘋狂的沖擊持續了將近一分鐘,然后才逐漸平息。
  而這個時候,邊緣一塊石頭突然被推開,神田火烈站了起來,嘴角鮮血無聲的流下。突然之間,神田火烈抬頭,臉上無比的猙獰而張狂。
  “哈哈哈哈,真是厲害啊,不愧是白易,但是,你還能維持這樣的戰斗多久呢。”
  這個時候,漂浮在空中的白易身上還有殘留的火焰,寥寥的白煙從白易的身上升起。這些火焰逐漸熄滅,但是白易卻也在大口大口的喘息,胸膛不斷的起伏。絲絲鮮血還沒有從白易的身上滑落,就已經徹底干涸。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白易現在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因為白易本身就是帶著傷勢在戰斗的。
  “白易大人!”卡隆頓時想要沖入中心。
  “那是少爺和白易的戰斗,任何人都無法打擾。”芽衣子頓時擋住了卡隆。這個神田火烈的侍女也是從魔鬼島出來的,實力不可小視。
  白易右手拂動了一下,已經干枯的右手頓時將身上的火焰撲滅。而這個時候,白易突然緩緩的抬頭,所有人頓時發現,白易居然閉著雙眼。或者說,剛才的戰斗太過于激烈,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白易究竟是在什么時候閉上雙眼的。一般來說,逆花瞳可是白易的殺手锏,其他人或許會閉著眼睛戰斗,但是白易可不會。
  神田火烈在看見白易閉著的雙眼的時候,身體周圍頓時再次燃燒起那種熾白色的火焰。
  生命場燃燒——這就是神田火烈發現的可以抵抗白易逆花瞳的方法。任何攻擊都需要媒介,除了直接接觸以外,光線、聲音傳遞、磁場、生命場……想要對一個生命體施加影響,都需要通過各種介質。生命場燃燒,就是利用生命場的爆發燃燒,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介質干擾的屏蔽場,正好對那些介質傳遞的攻擊進行防御。
  逆花瞳?幻術世界!
  白易的雙眼果然睜開了,鮮血緩緩的從白易的雙眼流下,里面的逆花仿佛靜止一般,并沒有平時使用的那種旋轉。白易的臉上無比的平靜,沒有堅決,也沒有猙獰,仿佛只是為了睜眼而睜眼。
  沒用的!
  神田火烈才剛在心里這樣說了一句,就突然發現自己周圍的生命場猛然波動了一下,然后腦海內產生了一陣恍惚。周圍的景色改變,成為一個廣闊的空間,神田火烈被束縛在中心。但是,神田火烈還是不明白為什么突然又中了白易的逆花瞳。這個時候,白易突然走到了已經被束縛的神田火烈面前,輕微的張口。
  “有攻擊,就有防御,不過是看誰更強而已!”
  這么簡單的問題!
  神田火烈心里瞬間恍然,白易這么長的時間,就是在醞釀這一次逆花瞳。下一瞬間,一股劇痛猛然從腦海內傳開,就算是從魔鬼島出來的神田火烈也差點精神崩潰,這種痛苦,實在是太強烈了。完全就是白易將人體所有的五感全部傳遞成為痛感,集中傳遞給神田火烈的意識。
  而這個時候,白易的右手已經刺入了神田火烈的心臟,噴涌的鮮血不斷的順著白易的右手朝著下面流淌。
  痛楚之后是無邊的黑暗,就仿佛生命流失一般的黑暗。
  我,要死去了嗎!
  神田火烈心里閃過這個念頭,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原來,這就是爭奪,今后的世界,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這樣死去,所有的野心,**,都在死亡的瞬間變得毫無價值。只是,有些東西,仿佛覺得有些不舍與懷念。
  啊~~神田火烈心里一聲悠長的嘆息。
  “少爺!”突然之間,一個喊聲仿佛從天邊傳來。
  “少爺!”
  神田火烈就仿佛從無邊的沉睡中被這刺耳而凄厲的喊聲驚醒,突然睜開了雙眼。剛一睜眼,映入雙眼的,就是芽衣子焦急的面容。這個時候,白易的右手正好從芽衣子的后心刺穿,從前面露出了幾根沾血的指尖。而這個時候,芽衣子還在瘋狂的叫著少爺,想要將神田火烈從逆花瞳的世界中喚醒。
  “少爺!”芽衣子抱著神田火烈,鮮血不斷的嘴里流出來,滴落在神田火烈的臉上。
  噗嗤一聲,白易右手收回,芽衣子的身體頓時倒在了神田火烈的懷抱里面。神田火烈腦海內頓時回憶起芽衣子一直以來對自己的依戀,什么時候都跟隨著自己。不管是自己作為庶子不甘心的時候,還是在魔鬼島上面拼搏的時候,還是在自己受到打擊的時候……。
  神田火烈臉上就好像木偶一般牽動,覺得心里仿佛比剛才所有痛覺集中還要痛苦。這個時候,神田火烈抱著芽衣子,居然不知道反擊,只是傻傻的望著天空,淚水瘋狂的涌了出來,嘴里突然發出病態的呻吟。
  “啊啊啊啊啊!”
  這種發自心底的悲鳴,令周圍的人都不由停下了戰斗,心里無比的酸楚。就算是敵人,但是,誰的心底都不是鐵石心腸。
  “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我避開了她的要害!”白易緩緩的說道。
  雖然聲音很輕,但是這對于神田火烈來說,這無異于天籟。神田火烈頓時抱起了芽衣子,猛然跑了出去,根本就不再理會這里的戰斗。看見神田火烈遠去,周圍的人也錯愕了一下,然后全部跟著離開。貝米拉三人沒有白易的命令,也沒有追擊,而且真的追擊,也未必就占據優勢。
  “白易大人!”
  “抱歉,我又心軟了。”白易閉上了雙眼。
  貝米拉三人聽見白易這樣說,頓時想到白易的過往,那個紅綺華。三人都不知道該接什么話好,不過突然之間,白易朝著后面倒了下去。貝米拉頓時緊張的將白易扶住,然后才發現白易傷勢已經嚴重無比。本身就是拖著傷來戰斗的,又經過了這樣慘烈的戰斗,白易的身體終于快要撐不住了。
  在天空的小寺麗子拿著自己的武器,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走神了,明明現在是最好的擊殺白易的機會的。直到貝米拉戒備的朝著這里看了一眼,小寺麗子就知道,最好的機會已經失去了。為什么呢,小寺麗子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回事,只是覺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沒有繼續思考,小寺麗子直接轉身飛了出去。
  在戰斗結束之后,貝米拉三人頓時將白易帶著,準備尋找安全的地方療傷。
  ……
  在所有的戰斗都平息之后,周圍沒有離開,又僥幸還活著的普通人才小心的從隱藏的地方走了出來。
  芹沢亞夜從廢墟里面爬了起來,看著破碎的城市,微微喘息著,眼中只剩下了呆滯。芹沢亞夜的手臂折斷了一只,額頭上也有鮮血不斷的流下,但是這樣的傷勢,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已經非常輕了。只要能夠在這場戰斗里面保住了一條小命的人,都可以說是幸運兒。芹沢亞夜看著剛才那四人離開的方向,她認得其中的一人。
  芹沢亞夜咬著嘴唇,身體都在顫抖,但是最后,芹沢亞夜還是跑了出來,然后大聲的喊了出來。
  “等等!”
  “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