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第二章天使


  “不負責任的男人!”小護士將白易拉回病房之后就松開了手,不過卻異常唾棄的說了一句。
  “我真的不是她的爸爸。”白易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你看看小公主的樣子,你還敢說你不是她的爸爸。”那個護士憤怒的說道。
  白易轉過頭去,才發現那個女嬰正在流淚,無聲的流淚,并沒有像一般嬰兒那樣大聲的哭泣,而是無聲的流淚。但是卻在看見白易進來的瞬間,這個女嬰就頓時望著白易,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臉。
  “我真的不是……。”白易轉頭,但是眼角的余光卻看著那個女嬰。
  那個女嬰在看見白易轉身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逐漸的冷卻,雙眼逐漸變得空洞失望。不過,這個女嬰卻并沒有大聲的哭出來,只是靜靜的往下面留下眼淚。白易看見這一幕,突然覺得心里莫名的閃過一絲心痛,究竟是什么感覺,白易也說不上。
  不過,白易還是走出了病房,然后將門合攏。而這次,那個小護士并沒有繼續拉拉扯扯了,任由白易走出了病房。
  背靠在門上,白易突然覺得無比的心痛。停頓了一會之后,白易大步走了出去,看上去就好像是要逃離這個地方一樣。急沖沖的跑到醫院門口,白易抬起的腳懸在空中,似乎踏出這一步,他就永遠也回不來了一樣。
  “喲,又遇見了,你的小公主怎么樣了?”突然之間,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
  白易望過去,才發現是前不久的那個出租車司機,現在又拉來了兩個客人來這所醫院。不過,白易現在顯然并沒有在意這一點,腦海里面不斷回蕩著的,只是那個司機一句簡單的話——‘你的小公主……你的小公主!’
  突然之間,白易猛然收回腳,然后朝著醫院里面跑了進去。
  “喂、喂!這家伙,怎么老是這樣急急躁躁的……該死的,難道是不想付車錢?”那個司機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傻乎乎的生氣。
  ……
  當白易回到病房的時候,才發現那個女嬰真的一直在望著房門的方向,眼神無比的空洞哀傷。在白易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這個女嬰的眼睛里面,仿佛瞬間綻放了光彩,不過很快,這份光彩又快速暗淡下去,甚至比之前還要灰暗。
  白易一步一步的走到女嬰的旁邊,右手伸了出去,想要摸摸女嬰的小臉,但是卻又害怕傷到這個嬌嫩的小家伙。
  “你不是走了嗎,還回來做什么。”那個護士已經從女醫師那里聽說了經過。
  “我……!”白易深深的吸入一口氣,看著女嬰那空洞的雙眼,然后作下一個決定。
  “我不走了,如果你愿意我來照顧你,就笑一笑。”白易認真的說道。白易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為什么會做出這種決定,明明是一個在路邊拾取的女嬰。明明是一個有著先天性疾病的女嬰,但是他就是放心不下。
  人和人的緣分,就是如此的神奇!
  仿佛聽懂了白易的話,那個女嬰空洞的雙眼頓時明亮起來,再次變得真正的靈動鮮活,然后露出了一個笑臉。
  天使!
  白易和那個護士在這一瞬間都從腦海內生出這個詞語。
  ————————————————
  三年后!
  廚房里面,大火燉煮著魚頭湯,咕嘟咕嘟的冒著白色的氣泡,香味撲鼻。而這個時候,白易手上還在不斷忙碌,弄著雞蛋青椒沙拉,另外還有蜜汁紅燒肉等兩三個菜。白易的動作不疾不徐,雖然只有自己一個人,但是在廚房里面顯得游刃有余。
  怎么說,白易現在也是新西蘭懷卡托大學的掌勺大廚……之一!
  好吧,或許你們會說,學校的掌勺大廚……有沒有搞錯,就那種水平。說得也是呢,不管什么學校,掌勺大廚的廚藝都要不了多高的,而飯菜也總是被眾多學生所抱怨。白易的廚藝當然比不上那些頂級大廚,但是也絕非一般人可以比擬。其實普通人只要不是對味覺過于挑剔,吃了白易做的菜都會說一聲:“好吃”!
  沒有那些華麗的贊揚,一句好吃,就是對廚師最大的肯定。
  這個時候,偏廳里面,一個四歲大的女孩正抱著一條沙皮犬坐在沙發上湊近了電視看動漫。這個女孩就是白易三年前收養的女嬰,當時一時激動,答應收養這個女嬰,后來白易才知道多么的麻煩。
  在新西蘭想要收養女嬰,顯然不可能讓他帶回中國,所以白易只能在新西蘭尋找工作。幸好當初醫院的女醫師和那個護士都非常的善良,給了白易很大的幫助。雖然麻煩,但是白易從來沒有后悔過,不如說是慶幸。
  那條沙皮犬當然就是當初的那條小沙皮狗了,經過三年之后,沙皮犬變得一副蠢蠢的愁眉苦臉的樣子,只是從這家伙肥壯的身軀就知道,沙皮犬小日子過得不錯。怎么說白易也是當廚師的,沙皮作為這個家庭的一員,肯定被養得肥肥的,嗯……就和茉茉一樣。
  茉茉——這是白易當初收養的那個女嬰的名字,簡單,但是透露著白易的關愛。
  “茉茉、沙皮,開飯了喲。”白易叫了一聲。
  “哦,來了。”茉茉聞言頓時雙眼一亮,而那頭一直呆呆蠢蠢的沙皮犬也猛然站了起來,和茉茉一起沖向了客廳。
  兩個吃貨!
  不管是茉茉還是沙皮,絕對都是兩個標準的吃貨。有白易這樣一個水平不錯的廚師,加上白易對茉茉的飲食很放縱,所以茉茉完全被養成了吃貨。而有這樣的小主人,沙皮犬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個看上去就好像一個肉球一樣。
  “茉茉,你又胖了!”白易抱住了撲過來的茉茉,說了一句。
  “瑪琪奶奶說我這是長大了,比倪妮亞健康得多。”茉茉立即反駁了一句。茉茉所說的瑪琪奶奶,是隔壁的一戶住戶,一個五十多的婦女,現在住在兒子家里,幫忙帶帶小孫女倪妮亞。倪妮亞已經五歲了,比茉茉大一歲,不過看上去比茉茉還小一點,體重更是沒得比。
  “是是,茉茉長大了。”白易寵溺的對著茉茉說道。
  “明天我有空,茉茉你想去哪里玩?”吃飯的時候,白易問道。
  “嗯……?”茉茉歪著頭,腮包子緩緩的嚼動,似乎是在想著去哪里玩。過了一會,茉茉才看向沙皮:“沙皮,我們去哪里玩?”
  而這個時候,沙皮還在對著食盤里面的紅燒肉大快朵頤。在這個家里,沙皮吃的和白易他們吃的都是一樣的東西,而不是什么專門的狗糧。因為對于茉茉而言,沙皮不僅僅是寵物,更好像是朋友、玩伴一樣,而對于這個家而言,沙皮也同樣是家人。
  “嗚!”沙皮聞言頓時抬起了頭,不明意味的叫了一聲。
  白易也不打擾,只是帶著好笑的看著茉茉和沙皮用他完全不明白的語言交談。白易其實不信茉茉和沙皮可以交談,但是或許是從小就一起長大的原因吧,茉茉和沙皮好像真的可以互相懂得對方的意思一樣。
  “倪妮亞說她們前幾天去看了蝴蝶,我也想去。”
  “蝴蝶……你是說漢密爾頓內城公園的蝴蝶園嗎,OK!”白易點點頭,算是決定下來了。之后白易又和茉茉聊了一些東西,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基本上就是和倪妮亞在哪里玩啊的事情,雖然看上去是很無聊的事情,但是白易卻一點都不厭煩,聽得津津有味。
  吃完了飯,茉茉立即帶著沙皮跑了出去,準備找倪妮亞玩耍了,白易則是留下來收拾桌子。附近的治安很好,而且還有沙皮跟著,白易也不是很擔心。
  ……
  2020.03.23日,凌晨,白易突然感覺身上好像壓了重物,睜開眼睛之后,才發現茉茉又爬到他身上去了,抱著他的脖子在壓在胸口上。
  從小沒有媽媽,茉茉非常的黏白易,所以經常的爬到白易的身上,不過現在這個時候的關鍵是……茉茉尿床了。
  “茉茉你都四歲了,怎么偶爾還有尿床的習慣呢。”白易將茉茉抱了起來,無奈的說道,而這個時候,茉茉還睡眼朦朧的。
  白易將將茉茉放在了沙發上面,然后開始收拾。幸好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白易早就習慣,將被茉茉尿床打濕的床單收了起來,然后又鋪上新的床單,然后才抱著茉茉走向浴室。
  旁邊的沙皮這個時候也被吵醒,來到門口看著里面,看見被白易抱著的茉茉,沙皮蠢蠢的嘴角勾了起來,不知道怎么回事,白易總覺得沙皮是在笑一樣。
  “看看,沙皮都在笑你了,四歲了還在尿床。”
  “爸爸你壞,沙皮不準笑。”茉茉這個時候已經徹底清醒過來,聽見白易的話之后頓時感到害羞了。
  進入浴室,打開熱水之后,白易幫茉茉洗了個澡,然后又將尿濕的床單和衣服丟到洗衣機里面。等白易出來的時候,才發現茉茉只披著一條浴巾站立在陽臺上。
  “茉茉,小心著涼!”
  “爸爸,那邊。”茉茉回頭看了一眼白易,然后又抓著欄桿朝著東南面看了過去。沙皮也跟在茉茉的旁邊,撒歡的搖著尾巴。
  “怎么了。”
  “爸爸你沒有聽見嗎,好像很悲傷的聲音。”茉茉直愣愣的看著那個方向。
  悲傷的聲音?白易也來到陽臺上,朝著茉茉所說的方向看了過去,不過什么都沒有看見,很平常。白易不是懷疑自己的女兒,但是真的很平常啊,哪里有什么悲傷的聲音。這個時候已經是凌晨了,城市里面也只有零星的燈火,寂靜無聲。
  白易也不敢肯定,茉茉的視力現在快要看不見了,但是,上天卻給了她與眾不同的聽力,也許,茉茉真的聽見了什么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