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285 茉茉的醋意

房間里面的兩人發現了白易和伍爾夫,頓時兇猛的沖了過來,不過伍爾夫上前一步,和兩人直接硬憾在一起。轟的兩聲,兩人頓時感到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大力量,伍爾夫不閃不避,直接將兩人揍飛出去,狠狠的撞在墻壁上。即使是監獄這里特別加料的墻壁,也被兩人給撞出了兩個巨大的凹陷。
  “等等!”白易阻止了伍爾夫的繼續攻擊。
  “咳、咳咳……你們是誰?”幸好,這樣的傷勢,進化人類還不會死。
  “魔鬼島上面回來的。”白易露出一個平靜的笑容。
  “新西蘭魔鬼島的那些人類……那你們來這里做什么?”其中一人雖然詫異了一下,但是卻似乎并不特別驚奇。白易心里思索了一下,然后才明了,原來如此,塔斯馬尼亞州的戰斗,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其實我很好奇,你們是為了zhèngfǔ工作,既然都有了這樣巨大的力量了,難道沒有想過找當初讓你們實驗的那些人報復嗎?”白易一直好奇這個問題。zhèngfǔ方面,究竟是怎么控制這些進化人類的呢?
  “簡單的啊,我們身體里面都有微粒子炸彈、毒藥、神經控制機……,這是那些瘋子發明出來的,可以遠程遙控。即使是進化人類,內臟也非常的脆弱,天知道這些東西究竟在身體里面的哪個地方,心臟、腦袋……這些地方被破壞一下可活不下來了,活下來估計也比死還不如。而且,以前的實驗雖然殘忍毫無人xìng,但是現在畢竟已經穩定下來了。給zhèngfǔ工作,待遇也很好,金錢、女人、地位什么都不缺……。”對面的進化人類頓時仔細的回答了白易的問題。
  “那么,你們就沒有想過解除身體里面的隱患嗎。”白易繼續問道。
  “當然想過,但是那不可能。”另外一人搖頭。
  “為什么?”
  “因為我們被明確的告知過,別說得到解除身體里面的隱患,就連接觸那個地方都不行。除了本身就屬于zhèngfǔ高層的一群人以外,其它人只要接近那個地方,體內信息就會自動識別,然后直接啟動致死程序,這樣還談什么獲得方法。”
  “哪里有相關的資料?”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偶然聽說過,好像是在白石山。”
  “白石山在哪里?”伍爾夫疑惑的問了一句。白易和伍爾夫兩人可都是剛來rì本沒有多久的,哪里知道這些小地名。不過,伍爾夫才剛一問話,對面的兩人頓時從那種有問必答的狀態中脫離,突然戒備的看著兩人。剛才究竟是怎么了,居然對方問什么他們就回答些什么。
  “你們究竟是誰?”
  “這樣啊,謝謝兩位的合作了。”白易說著,雙眼轉動起來。對面兩人頓時想到一個上面交代注意的人,但是卻也再也沒有機會了。
  在解決了這兩個人之后,白易和伍爾夫才來到了后面的小房間里面,看見了被關在這里的安倍龔平和安倍俊平。看得出來,兩人并沒有受到什么折磨,不過監獄生活還是讓兩人元氣大傷,露出了屬于他們原本的那種老態。在白易他們出現的時候,這兩個男人顯然還在疑惑。
  “你們是誰?”
  “救你們出去的。”白易說道。
  “劫獄!?”
  “有什么奇怪的嗎?”
  “你們走,我們不會出去的。”安倍龔平頓時說了一句。
  “呵~!”白易笑了一聲,然后拿出了一個吊墜。“安倍真央讓我們來救人的,不愿意出去就算了,不過,估計她又要像之前一樣,用身體巴結rì本現在的高層,想要給你們脫罪了。你們曾經當過高層,知道那是沒有什么作用的。安倍真央這種做法,只不過是讓那些人當做玩物,在最后感到厭煩的時候,就連她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是誰?”對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安倍真央,反而問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白易,聽說過嗎。”白易突然說道。
  安倍龔平和安倍俊平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畢竟也算是之前的高層了,雖然沒有過多的接觸活xìng細胞這東西,但是怎么也知道白易這個名字。但是令他們不明白的是,安倍真央怎么會和白易搭上了關系。而且,白易不是在魔鬼島嗎,果然,在他們進入這里之后,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
  “你想做什么?”果然不愧是政治上的老狐貍。
  “我需要你們站在前臺,重新掌控rì本,但是……。”
  “你才是幕后的掌控者。”
  “沒錯!”
  “那不可能,你一個中國人……。”安倍俊平還想反駁,不過,旁邊的的安倍龔平卻阻止了自己兒子。“好,你就是今后rì本的幕后掌控者,但是,起碼先要讓我們重新成為rì本的統治者。”安倍龔平則是要冷靜理智得多了,直接答應了白易的要求。
  “當然,你們自己也要努力一點,我會給你們創造機會的。”
  ……
  很快,白易兩人就將安倍龔平和安倍俊平帶了回來,交給了安倍真央。
  但是這個時候,白易他們才了解,安倍真央并不是什么大小姐,只是安倍家族里以前并不顯眼的一個私生女。難怪之前白易說安倍真央的事,這兩個家伙一點都不在意呢。祖孫三人相見之后,當然又是一番……感人淚下的重逢。
  白易看著都覺得……虛偽!
  不過這些事情,反正白易也不在意,都說了,白易需要的是一個前臺的傀儡,身份如何并不重要。
  ……
  “白易,你就這樣相信這兩個老家伙?”在離開幾人之后,伍爾夫問道。
  “當然不會。”白易看了伍爾夫一眼。
  “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權宜之計,那兩個老家伙不會真的愿意將rì本交給我一個中國人,而我也不可能放心他們,只不過是互取所需而已。你看著,在重新掌管rì本之后,他們肯定會改變方針,培植自身的勢力。當然,我們需要的也只是這個過渡期,畢竟一個外來者掌控rì本,太激進的話,容易激起民眾的反抗。”白易解釋道。
  伍爾夫聽見白易的話之后,沉默了半響,然后才看向白易:“白易!”
  “怎么?”
  “你有沒有發現,你已經變了很多。”是的,已經變了很多,白易現在對于這些yīn謀詭計也十分的擅長了。
  “我知道。”白易沉默了一會,然后才看著伍爾夫。“等天明之后,你會發現,白易還是那個白易,從來都沒有變。”白易指著遠處黑暗的天空,然后又將拇指狠狠的按在自己的心臟上面。
  天明,顯然不是指明天的天亮,伍爾夫這個時候也明白,重重的點點頭。其實,伍爾夫想說的是,不管白易變成什么樣,他都愿意跟隨下去。只是,如果白易可以保持本心不動的話,那么不是更好嗎。
  而這個時候,白易則是在思考今天偶然知道的那個地點——白石山。
  看來,明天需要去看一看了,如果可以得到那種解除身體隱患的辦法的話,那么之后的謀劃,就會更加順利。在白易思考的時候,突然之間有人敲響了房門。白易開了門,才發現是安倍真央。
  “什么事?”
  “之前的約定,只要你救了祖父和父親,我就是白易大人的奴隸。”安倍真央說著,衣服從肩上滑落,露出了嬌嫩的身體。
  “我說過,不用這樣。”
  “真的……不需要我嗎?”安倍真央看著白易,眼中帶著期待,又帶著莫名的神sè。
  白易原本想要繼續拒絕的,但是在看見安倍真央這種神sè之后,卻又遲疑了。不是白易突然被美sè誘惑,而是白易很清楚這種眼神,安倍真央要的是一個心安。今天已經看見了,安倍真央以前只是一個私生女,并不受到重視,而今天和祖父和父親的重逢,也未必有表面這么感人淚下。如果今天白易不要了她的話,說不定安倍真央反而會對白易心生反叛。
  “那么……!”
  “你想死嗎!”突然之間,從遠處傳來一個聲音,語氣里面的殺意,令人涼到骨頭里面。安倍真央頓時一個哆嗦,直接跌坐在地上。而這個時候,安倍真央發現自己的靈魂居然就這樣朝著外面飄了出來,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飄了出去。
  嗖的一聲,安倍真央發現自己的靈魂被抓在一個女孩的手上。
  “別想勾引我爸爸,否則我直接殺了你。”茉茉冰冷的說道。
  靈魂被茉茉抓在手上,安倍真央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感覺。從對面那個女孩的身上,傳來令人難以想象的壓迫xìng,特別是對于靈魂的壓迫。而從茉茉的話里面,安倍真央也知道了對方的身份,白茉茉,白易的女兒。
  “是!”安倍真央戰栗的回答到。
  茉茉審視的看著安倍真央,過了好一會,才將安倍真央的靈魂朝著她的身體里面按了進去。安倍真央一個劇烈的恍惚,才發現自己的靈魂終于又回歸了身體。按住自己的胸部,安倍真央將衣服披在了身上,然后恭敬的退下。來到外面之后,安倍真央依舊驚魂未定,白易父女,一個比一個可怕。
  這就是進化人類的力量嗎,靈魂都可以直接抓出來!
  不過,怎么才能避開茉茉小姐和白易大人……不對,茉茉小姐剛才的態度,真的僅僅是不想看見自己父親亂搞嗎?
  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