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283 黑暗的真相

一座不錯的別墅里面,正在舉行一個聚會,里面的人都算得上是社會名流。男的衣冠楚楚,女的艷光照人,為著各自的目的交流應酬。而在這群人里面,有一個看上去不大,但是卻有一種怪異的成熟氣質的男人在里面非常的吃得開,似乎所有人都對他有不小的善意。很快,這個男子就帶著其中一位美女朝著一邊的房間走了進去,而其他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
  進入房間之后,這個男人頓時勾住了女子的下巴,然后露出了一個邪笑。
  “安倍真央,真是個美女,可惜生不逢時。”
  “幫我舔!”
  對面的女子在聽見上田慶一的話之后,身體微微顫了一下,然后彎下腰去,拉開了上田慶一褲子的拉鏈。穿著晚禮服的美女彎下腰去,露出了秀美的背部曲線,在上田慶一的胯間不斷的吞吐。而這個時候,上田慶一還在不斷的在女子的臀部上面揉弄。一副色欲**的景象,令人忍不住血液沸騰。
  白易坐在旁邊的角落,看著對面的兩人,臉上露出了一個嗤笑。
  一個腦袋都長在下半身上面,得到一點能力之后就只想著怎么玩弄女人。一個有著自己的目的,裝作被催眠的樣子,曲意逢迎,還真的幫對方做這種事。白易端起一杯紅酒,慢慢的品嘗,同時看著上田慶一,腦海中逐漸浮現了一個人的名字。雖然現在的上田慶一已經恢復了人形,但是白易相信自己沒有認錯。
  “很舒服的樣子嘛,唐興陽。”雖然白易不介意,但是卻沒有多少興趣真的看對方‘表演’。
  白易的聲音在兩人耳中響起,不重,卻如同炸雷一樣,讓兩人的欲望頓時為之一清。那個上田慶一居然一個激靈,直接射了出來,讓白易都不由感到……戲謔和厭惡。兩人一開始就中了白易的逆花瞳,下意識的對白易這個大活人產生了忽視,就這樣在白易眼前上演了一副活春宮。
  在白易開口之后,這兩人才發現就在房間的角落,坐著一個男人,正在那里端著紅酒,慢慢的搖動。
  上田慶一剛開始還沒有認出來究竟是誰,但是當白易抬起頭的時候,上田慶一才猛然一個驚愕,頓時想要逃出去。不過,上田慶一的動作只持續了半步,就發現周圍的空氣如同變成了巖石一樣,死死的禁錮著他的任何動作,讓他完全無法移動。
  “現在我是該叫你唐興陽還是上田慶一?”白易問道。
  “白、白易!”上田慶一渾身顫抖的說道。他怎么也不會想到,會在這里遇見白易。所有進化人類里面,其他人或者還不會全部認識,但是白易怎么都不會認錯的。因為白易從最初開始,除了臉上稍有絨毛,其他可都沒有變過。
  “來人,救命!”上田慶一突然大聲的喊了起來,聲音無比的刺耳而瘋狂。不過可惜,白易就這樣看著他在那里叫了半天,也沒有絲毫的阻止。過了片刻,直到上田慶一的嗓子都沙啞之后,才停了下來,直到完全沒有作用。
  “聲音的傳遞,是依靠的震動,最常見的,就是空氣的震動。你的老師沒有教過你嗎?”白易一副沒救的樣子說道。白易都控制空氣束縛了上田慶一,怎么可能會讓聲音傳出去。
  “你也別亂動,我對你沒有興趣。”白易對著那個女人也說了一句。
  這個時候,上田慶一才發現安倍真央雙眼已經恢復了清明,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卻一點都沒有尖叫。安倍真央看了白易一眼,然后取過旁邊桌上的紙巾,將上田慶一射出的白濁的液體擦掉,然后靜靜的坐在旁邊。上田慶一哪里還能不明白,剛才他根本就沒有將安倍真央催眠,對方是假裝的。
  “你們一起的?”
  “回答我,誰帶你從魔鬼島出來的,你背后的人,是誰?”白易沒有絲毫廢話的意思,雙眼逆花瞳頓時轉動。
  對面的上田慶一頓時想要閉上眼睛,但是卻發現完全沒有作用,很快就迷失在了白易的逆花瞳里面。他怎么可能是白易的對手,當初在基督新城的時候,他的催眠術還是跟在白易的后面學習的。那個時候,這家伙還特意弄了一個中國名字,來和白易打好關系。當然,后來白易察覺這家伙的本性不怎么樣,也就并沒有繼續接近。
  上田慶一逐漸將一些人的名字說了出來,一部分都是目前日本的當政黨,而還有一個名字,則不在日本目前的政治體系上面。很顯然,后面這個名字,就代表著日本隱藏在幕后的勢力了,不過,卻只有一個名字。估計,上田慶一也不可能接觸到更多了。
  “那個神田大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白易問道。
  “我不知道,只是有幸看見過一次。”上田慶一癡呆的說道。
  “神田大人是神田家族的幕后領導人,這個家族從戰國時代開始,就在暗處引導著日本的政治走向。他們不是日本的實質政權,但是卻在高層擁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一般人是不會有機會知道他們的。”安倍真央這個時候突然也說了一句。
  “你是?”
  白易聞言看了這個女人一眼,從最初開始,這個女人就裝著被催眠的樣子,顯然是有著自己另外的目的。而這個時候,這番話,更是顯示出這個女人非同一般的身份。
  “安倍真央,前zìyóumínzhǔ黨總裁安倍龔平的小孫女。”安倍真央回答到。
  “哦。”白易聞言,頓時明了。
  幾年前,日本有過一陣**,原本的執政黨是zìyóumínzhǔ黨,由總裁安倍龔平兼任內閣總理大臣。不過在那次**之后,zìyóumínzhǔ黨就倒臺了,或者說,換了總裁。雖然政治上面經常會有那種需要站隊的事情,但是很顯然,這次安倍家族栽得夠大的,幾乎是徹底的起不來了。
  那么,這個自稱安倍真央的女人又想做些什么呢?
  “我認識你,或者說,我知道你的名字。魔鬼島進化人類實質上的首領,白易。”安倍真央說著,朝著白易跪了下來。“在這里遇見你是安倍真央的榮幸,安倍真央需要你的幫助。”安倍真央恭敬的跪了下來,匍匐在白易的前面。
  “我能幫助你什么?”
  “幫我將祖父和父親救出來。”
  白易都覺得自己看不懂這個世界了,才第一次見面的安倍家族的女子,求他?不過,救祖父和父親是什么意思,政權變更,難道還將人也捉了進去?
  “我有什么理由幫你?”
  “因為,他們同樣是你的敵人。”安倍真央認真的看著白易,目不轉睛。
  “祖父的zìyóumínzhǔ黨之所以會倒臺,就和活性細胞有關。十一年前……不,應該是更久之前,活性細胞的研究剛開始的時候,我的曾祖父就一直反對這個計劃。因為這個計劃太過于殘忍而沒有人性。”
  “日本人居然說沒有人性,真是難得。”白易詫異了一下。
  “這有什么奇怪嗎,我知道,很多中國人都對當初的日本侵華抱著巨大的仇恨。但是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想法,我不是生于那個時代的人,所以不想多評論些什么。但是,那件事顯然和現在的時代無關。如果你非要在這上面加上一些固有的偏見的話,我只能說,很遺憾。”安倍真央冷靜而理智的說道。
  “繼續說。”白易雙眼微抬,這個女子,很出色。
  “是!”
  “雖然當時的zìyóumínzhǔ黨反對這個計劃,但是這個計劃背后的利益和結果,實在是令人欲罷不能,所以還是有很多的人參與進去。在全世界的頂端勢力當中,估計約占據20%的部分。大部分,其實都是不贊同這件事的,但是就這么一部分人,就足夠做很多事了。”
  “新西蘭事件爆發,這部分人都受到了強烈的打壓,因為那是一個國家的事,需要人來承擔責任。而在這個階段,原本的20%的頂端勢力,縮小到了不足5%,很多都徹底消失或者隱藏起來。但是,這樣的情況,在幾年前有了顛覆性的改變。”
  “活性細胞的體系完善了!”
  “沒錯,活性細胞的體系完善了。”安倍真央點點頭。
  “活性細胞的體系完善,代表著唾手可得的強大力量,甚至是最初的目的……長久的生命。很快,其中抱著中立態度的人就忍不住了,支持活性細胞的實驗。即使是原本反對的,也有很多人開始投入進去。而這個時候,這一批勢力就趁機開始反撲了,開始打壓那些依舊反對的人。明明這一批反對的人才是正義的,但是……邪惡獲得了勝利。”安倍真央身體都在顫抖。
  “不,不是!”白易搖頭。
  “不是?”
  “勝利的永遠都是正義,因為,只有勝利者才代表正義……對!”白易的逆花瞳無比的妖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