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281 更加直接的線索

茉茉緩緩的朝著宮歌美莎子走了過去,然后在相隔兩米的地方認真的看了對方一眼。茉茉的生命場從對方身體里面掃過,茉茉甚至想要直接將對方的靈魂給抓出來。不過,茉茉最后還是沒有這么做。爸爸的催眠為什么會失效?雖然白易并沒有認真,但是怎么也不應該這樣才對。
  死神的凝視!
  宮歌美莎子再次感覺到了,在飛機上面,同樣被茉茉這樣看過,危險而又高貴。茉茉看了一會,實在是沒有看出來這個宮歌美莎子有什么特別的。看對方的樣子,確實是恢復了當時在飛機上面的記憶,雖然看上去并沒有全部恢復,但是真是不可思議。
  “宮歌美莎子?”雨宮秀樹重復了一句。他對女星不是這么在意,事實上,明星出來,一般都經過了裝扮,只要不是特別熟悉的人,基本是認不出來的。雨宮雪子應該是宮歌美莎子的粉絲之類的,所以才可以認出來。
  “跟我走!”茉茉可沒有管宮歌美莎子是不是什么明星。
  “我們回去。”茉茉說道,然后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走了回去。
  秀樹和雪子當然是沒有什么異議的,但是就連宮歌美莎子,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自覺的跟著那個女孩。明明她的心里清楚,一旦去了之后,很可能會非常的危險,說不定就要和現在的生活說拜拜了。
  三個女孩,一個剛中二的少年,怎么也起不到多少保護作用,才剛走到街道上面,對面就走來另外五個青年。對面五人驚愕了一下,然后立即走了過來。
  “Hi,美女,焰火大會才剛開始呢,這就回去了,是不是因為沒人陪,所以感覺沒意思?”一個穿著夏rì短衫的家伙攔在了茉茉的前面,搭訕到。
  不過,茉茉根本沒有理會這個家伙,徑直走了過去。眼看就要撞在他的身上,這個青年頓時一喜,站在路上就等待著茉茉投懷送抱了。不過在茉茉離他還有半米的時候,這家伙就感覺到仿佛一股無形的力量出現在身上一樣,被自動推開。
  咦……這家伙身體朝著旁邊讓開,還在疑惑。
  “喂美女別這么冷漠啊。”下一瞬間,這家伙的身體比腦袋反應更快的再次攔在了茉茉的前面。
  “他這是做什么?”茉茉轉頭看向雨宮雪子。
  “搭訕啊,搭訕。”雨宮雪子‘悄悄’的說道。
  雨宮雪子的聲音雖然小,但是其他人可都是聽見了。秀樹和宮歌美莎子都詫異的看著茉茉,這個女孩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嗎。這段時間雨宮雪子也知道,茉茉根本就沒有多少常識。聯想到茉茉公主的身份的話,似乎也理所當然了。不過,對面的幾個青年可就樂了,對面這個女孩,就好像是不諳世事的雛鳥一樣啊,賺大了。
  “搭訕……哦,就好像爸爸說的,看見漂亮的女孩,想要將對方騙到床上去。”
  噗!
  周圍的人全都噴了,雖然是這樣沒錯拉,但是你這樣直白的說出來,真的沒有問題?還有那個爸爸,哪有這樣教女兒的,難道是鬼父?
  事實上,白易對于茉茉的xìng教育一直都很頭疼。作為一個中國人,白易對于兩xìng其實還是有些保守的,最后詢問過隊伍里面幾個女xìng的建議之后,明明的將兩xìng之間的事情教給了茉茉,給茉茉樹立正確的兩xìng觀念。不神秘,不隨便,不丑陋,也不神圣,兩xìng之間,就是相愛之后自然的結合。
  當然,對于社會上面的,以xìng作為要挾、交易、逼迫等等,白易同樣講得很清楚。要知道,這里可是rì本,茉茉實力雖然很強,但是萬一被騙了呢,那可真是哭都哭不出來。事實上,茉茉的身邊一直有人跟著,白易特別拜托過維拉他們,隨時看著茉茉的舉動,一般的事情不用理會,但是真的發生那種事情的話,一定要阻止。
  不過現在,茉茉這樣直接的說出來,周圍的人都被雷了一地。
  “美女知道得很清楚啊,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對面那個青年愣了一會之后,邪笑起來,起碼看起來,對面的女孩好像很開放啊,說不定今天就有好事了。
  “我們走。”茉茉沒有理會這家伙。在弄懂了對面的幾人什么打算之后,茉茉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厭惡。
  “喂美女,這樣就打算走了嗎?”對面的幾人顯然是看上幾個女孩了。三個漂亮的女孩,僅僅一個不大的中二男生,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保護力量。
  雨宮秀樹頓時緊張起來,而這個時候,茉茉右手朝著空中突然一抓,然后朝著地面按了下去——靈魂控制。五個人頓時如同腦袋被人按住一樣,突然失去平衡,臉朝地重重的撞在街道上面。啪啪的幾聲,鮮血頓時就在幾人的臉上濺開。一瞬間,五人就只剩下了抽搐的力氣了。沒有死,還是茉茉刻意控制了力量了。
  “走!”茉茉如同什么都沒做一樣,冷漠的說了一句。
  “哦!”其他幾人全都傻傻的,完全沒有看清楚剛才茉茉究竟做了些什么。周圍的人也有些傻傻的,剛剛還以為那三個女孩要有麻煩了呢,結果這變化,怎么這么快速而詭異。直到幾人消失之后,才有人好心的撥打了急救電話。
  ……
  回到家里之后,茉茉直接找到了白易,就連秀樹都沒有落下。或者說,這個中二少年是自己跟來的,從剛才那一幕之后,秀樹似乎就認為茉茉的真正身份是某個遠古的魔女。好,這是真正的中二病發作了,不過大致還沒有猜錯就是了。
  聽說了路上的一點小插曲之后,白易只是笑了笑,然后才看向宮歌美莎子。居然還保留著記憶,坦白說,白易都有些驚訝。
  “你跟我進來。”白易對著宮歌美莎子說道。
  宮歌美莎子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自己送上來等著被宰割,但是這個時候,顯然想逃都逃不了了。在白易和宮歌美莎子單獨離去之后,雨宮秀樹才纏著茉茉問東問西。特別是,在茉茉被糾纏得忍不住,在指尖露出一縷冥炎之后,這個少年的雙眼頓時就爆發了難以想象的光芒。
  很快,白易就和宮歌美莎子走了出來,而這個時候,宮歌美莎子臉sè蒼白無比,渾身都在顫抖。
  “知道怎么回事了。”白易說道。
  “怎么回事?”
  “不要說,求求你。”宮歌美莎子頓時抓住了白易的手臂,想要哀求。
  “所以說,這就是女xìng在面的這種事情的第一反應,委曲求全。卻不知道,這樣做,只不過是被別人當做傀儡,玩弄到死。雖然,按照普通人的程度,確實是沒有抵抗的能力。”白易看著宮歌美莎子的眼神,淡漠的說道。
  “全部說出來,讓他們也知道一下,總是生活在童話里面可不行。”白易的逆花瞳轉動。
  原本還在哀求白易的宮歌美莎子頓時沉默下來。“是!”
  經過宮歌美莎子自己的講解,這里的所有人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rì本影視圈子里面,出現了一個新人,這個新人的能力本身并不怎么好,但是卻和女星的關系非常不錯,經常傳出曖昧的話題。不過那些女星總是否認這一點,并且認為自己和對方指是純潔的友誼關系。
  剛才白易幫宮歌美莎子檢查,才發現在宮歌美莎子的腦海中早就被人下了催眠暗示,掩蓋了一些記憶。之前白易不知道,只是簡單的催眠,正好和這個暗示相沖突,所以才沒有完全掩蓋宮歌美莎子在飛機上面的記憶。
  “什么記憶?”
  “被當做寵物玩弄的記憶。”宮歌美莎子聲音顫抖的說了出來。
  可想而知,那段經歷有多么的屈辱。而且,不僅是那個新人催眠師,除了那個影視圈新人以外,還有更多其他的人。而受到催眠的女星,也不止她一個,而是很多。在白易的逆花瞳之下,宮歌美莎子毫無保留的將這些東西說了出來,秀樹和雪子兩人頓時無比的驚愕。這么早就接觸這些東西,不知道對三人會是什么影響。
  “催眠師!”茉茉說了一句。
  “沒錯,催眠師。那個新人出現的時間是在三年多前,正好是返形藥劑出現的時候。對于兇暴期來說,催眠師的寧靜催眠,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這種稀少的人才,如果可以拉攏的話,肯定不會隨意的殺掉了。這個催眠師的背后,很可能就是幕后的黑手之一。”白易嘴角微微張開,露出了一個怪異的笑容。
  白易這段時間還想從rì本的行政體系上面尋找真正的黑手,沒有想到,居然會這么偶然的就發現了一條更加直接的線索。
  不過,還真的有催眠師將催眠能力用來做這種事情啊。當初在基督新城,白易為首,引領出催眠師這個特別的職業的時候,第一條規定,就是不能將催眠術用于滿足私yù。真是,除了下半身的yù望,什么都不剩下的家伙。
  那么,這個名字叫做上田慶一的家伙,究竟是當初魔鬼島上面的哪個催眠師呢!
  白易臉上露出了一個殘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