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273 兩個要點

回到魔鬼島,白易等人立即開始養傷,原本對于其他人來說無比危險的魔鬼島,居然成為了白易他們的安全地點。這次所有人受的傷都非常的嚴重,一群人足足修養了將近兩個月才調整過來。而在養傷的時候,白易等人也開始對這場戰斗開始總結和對未來規劃。這個時候,白易才說起自己的想法。
  不過在說計劃之前,所有人都對這次戰斗中體現出來的力量非常的好奇,特別是茉茉的法則寶具。
  “心靈法則寶具,是一種生命生存于大宇宙中,受到宇宙各種法則的制約,但是在強大之后,卻擁有了一絲撥動法則線的力量。”茉茉一邊解釋,一邊也在總結,這段時間,茉茉自己也在這件事上面想了很多。
  “法則寶具不是憑空生出的,本身就是自己對于某一種法則的理解,只不過,一種更深層次的呼喚,讓這種力量具現化。我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在死亡的瞬間,就好像對于死亡有了更深刻的領悟,而心里的那種強烈不甘,讓我在心底瘋狂的吶喊,想要活下去,改變這種結局,然后,好像什么東西出現了……。”茉茉雙眼怔怔的看著天空,仿佛是在回憶著當時的那一幕。
  其他人都沒有打擾,都可以理解,茉茉當時那種心情。被身為爸爸的白易抓住,即將死在白易的手里,那種沖擊,顯然難以言喻。
  白易走了過去,輕輕的抱住了茉茉。原本身體在輕微顫抖的茉茉頓時回過了神來,然后死死的抱住白易的后背,大聲的哭了出來。真的好害怕,真的好害怕,一直寵溺著她的爸爸,居然會親手殺了她,雖然那并不是白易的本意。白易什么都沒有說,只是緊緊的抱住茉茉,任由茉茉大聲的哭泣。
  畢竟都已經是白冥公主了,所以很快,茉茉就開始收束情緒,停止了哭泣。這個時候,茉茉才看著白易的胸口,然后不自覺的臉紅了一下,爸爸身上的味道,很好聞。
  “看來覺醒法則寶具很困難啊,我還想也覺醒一個玩玩呢。”伍爾夫說道。
  “不可能,從之前茉茉公主的話來看,要點起碼也有兩個,而這兩個要點,正是最大的制約。”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也順著伍爾夫岔開了話題,沖散了這里有些傷感的氣氛。這個男人是最近加入白易他們隊伍的,叫做古淮,是一個中國人。
  “怎么說?”其他人都問道。
  “兩個要點,第一點:自身對某種法則的理解。從茉茉公主的法則寶具冥國就不難看出,本身就是茉茉公主力量的具現化。還有那句話,受制于法則的同時,擁有了輕微撥動法則線的力量。這種力量,顯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擁有的,否則以前就不會沒有例子了。所以,覺醒法則寶具,最低的實力限制估計也是LV3,而且是自身所領悟掌握的某種力量。”古淮細細的分析道。
  “我想剛才茉茉公主在法則寶具前面還有一個形容詞——心靈法則寶具!”
  “嗯!”茉茉點點頭。
  “那么就對了,這種法則寶具的產生,是茉茉公主處于死亡的邊緣,而且不僅于此,還是自己的父親即將殺死自己的時候,那種心靈的絕望、不甘,最后化為強烈的呼喚,然后才覺醒了自身的心靈法則寶具。”
  “所以,第二點,就是心靈的強烈呼喚。那么這種強烈的呼喚,究竟會發生在什么時候呢。總之,我不認為刻意的呼喚算得上是強烈,估計,只有在徹底絕望、死亡瞬間、看透一切等等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對自身心靈產生強烈的呼喚,進而覺醒心靈法則寶具。”古淮侃侃而談,已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最后總結,提升自己實力最重要。沒有實力,總想著覺醒什么逆天的法則寶具,想要不勞而獲,那是癡人說夢。其次,即使是有實力,也未必就可以覺醒法則寶具,雖然只有茉茉公主一個例子,但是我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誰都可以呼喚出來的東西。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是真正死亡的結局。”古淮最后總結道,將很多人有些飄飄然的心神拉了回來。
  白易看了古淮一眼,這個男人,很聰明啊。
  在見識過茉茉的心靈法則寶具之后,隊伍里面確實有這種情緒在彌漫。什么時候,我也覺醒一個法則寶具,然后大殺四方呢。這并不怪誰,很多人心里都有這種不勞而獲,想要憑空被老天的大禮包的砸中的想法。不過,在古淮的一番解釋之后,所有人的心態都逐漸端正過來。
  畢竟都是從魔鬼島上面活下來的一群人,還是知道,這個世界不會真的對誰區別對待。
  “就是這樣,心靈法則寶具很強大,但是這并不是一種常規的力量,如果將自己的希望放在這上面,無疑是本末倒置。”白易也說了一句。
  “現在各位最重要的,還是主動提升自己的實力,掌握自身的異種能量。估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發現,那么現在所有人都總結一下,將這些東西全部規劃起來,成為共享的東西。”白易說道。
  事實上,白易也知道,這些人選擇跟隨他,除了確實是信任他以外,未嘗不是為了這些東西。不過,白易并不介意這一點,如果他連讓其他人追隨的價值都沒有,那才可悲了。只要這群人里面并沒有像烏利塞斯和羅曼那樣的臥底,白易就不介意。只要在一起,相互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就足夠了。絕對忠誠……現代人怎么會有那種東西,又不是古代那種思想奴役的時代。
  “之后大家會回到正常的世界,但是每個人的主要目標,同樣是提升實力。”白易說了一句。
  “隊長,請問一下,為什么我們的主要目標還是提升實力呢,不是該將主要目標定位在外面的世界嗎?”古淮問了一句。
  “外面的世界是次要的,你們個人的實力才最重要,你們不用將多余的精力投入到外面的世界上去。因為……從現在開始,個人實力,將會徹底凌駕于社會賦予的權勢之上!”白易雙眼微微亮了一下。其他人聞言,則是微微的凜然。
  個人實力,將徹底凌駕于社會賦予的權勢之上!
  如果說以前還是一句妄言的話,那么現在,經過塔斯馬尼亞州的戰斗,在所有人展現的實力越來越強大的同時,這句話就不再是一句虛言,而是成為了真正的事實。比如白易,比如茉茉,他們現在只是暫時養傷而已,如果傷勢好了之后,走到外面去,以他們的實力,會害怕誰,各國政要,還是司法機關?
  “那么,我們說一下出去之后的謀劃,你們也可以補充。”白易說道,然后才開始說起自己的謀劃。
  “日本?”所有人都非常的訝異,白易居然將第一個目標放在了日本。
  “可以說說理由嗎?”
  “我們出去的目的有兩個,①尋找新西蘭魔鬼島的幕后黑手。②積累實力,應付之后即將來到的新的時代。雖然說,這是所有國家都一致支持的實驗,但是肯定不可能每個人都支持,每個國家,也只有一部分人而已。中國太龐大,底蘊也深厚得多,開始動手之后,其他各方面積累起來的力量,不是我們可以抵抗的。而日本不同,小國,想要掌控起來相對簡單得多。”白易說著,雙眼逆花瞳緩緩的旋轉。
  所有人看著白易的雙眼,心里不自然的跳了一下。
  掌控其他國家!
  這是白易的野心嗎,還是其他什么的呢……不對,這恐怕不僅是白易的野心,而是目前大多數從塔斯馬尼亞戰斗活下來的進化人類的想法。普通人不管多么位高權重,在這群強大的進化人類眼中,也不過就是普通人而已。所以,這群人真的有很大的機會掌控一個國家,大的國家估計是不可能了,但是小的國家的話,那么只要控制住了首腦,就不難了。而且,國家畢竟是相互**的,其他國家就算知道,那么想插手,也必須有個正當的理由。
  “選擇日本,我還是有些私心的,畢竟,這里離中國不遠,去中國也容易很多,在中國,我還有些東西放不下。”白易說道。不管是白易的父母,還是母體的女兒,白易都不會這樣簡單的放棄。
  “對于選擇日本,我沒有什么疑問了,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請問隊長,你想要找到幕后黑手的理由是什么?”
  “當然是報仇!”
  “代表誰?”古淮認真的看著白易。
  新西蘭魔鬼島上數百萬人的仇恨……那太遙遠,白易并不是什么悲天憫人的圣人,做不到那種一副神父慈悲的形象代表誰誰誰,白易也不屑于用這東西作為借口。但是,對于自己朋友的死亡,母體臨死的托付和怨恨,白易卻不會輕易的忘記,白易的心底,確實是充滿仇恨。
  “家人、朋友!”
  古淮聞言,雙眼中亮了一下,不知道是失望還是欣慰的神色閃動——這就是你的本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