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257 救走

奧克塔薇兒!
  巴澤爾三人在心里吼了一句,心里無比的驚恐。奧克塔薇兒在隊伍里面的實力可不算低,但是沒有想到,僅僅和白易一個照面,就這樣毫無反抗的失去了神智。白易的實力,或者說白易的戰斗力,究竟有多么的強大。不過三人雖然吃驚,但是卻沒有余力去幫助奧克塔薇兒,現在三人都自顧不暇。
  看得出來,布賴特的隊伍并不想和巴澤爾死磕。
  布賴特的毒素已經深入巴澤爾的身體,施米特的傷勢也并不適合繼續戰斗,只有一個波爾,這個時候才算是發揮了全部的實力。高溫的火焰瘋狂的灼燒著空氣,和布賴特的隊伍相抗衡。不過,只有波爾一個人,受到幾人的圍攻,很多時候也只能疲于應付,連續幾次火焰爆發之后,波爾開始大聲的喘息,身上的火焰也小了很多。
  異種能量儲存于身體和靈魂里面,來自于平時的轉化和積蓄,可不是無限的。
  波爾知道對方很多時候都是故意引誘他爆發,想要拖到他沒有戰斗力的時候。但是這個時候波爾沒得選擇,如果他不戰斗的話,也不用拖到那個時候了,在之前,他們幾個就要不行了。
  波爾的氣息還沒有喘得順暢,對面的幾人又壓了過來,而且目標直接就是重傷的施米特。
  混蛋!
  波爾在心里罵了一句,雙手一牽引,巨大的火焰沖天而起。而這個時候,巴澤爾比了一個手勢,波爾頓時在心里一驚,巴澤爾居然是讓他離開,他們兩人來斷后。波爾在瞬間就將兩人的情況掃在眼中,施米特現在的身體無法行動,巴澤爾中的毒素似乎也非常的嚴重,體內的異種能量仿佛被這種毒素侵蝕了一樣,運轉起來非常的困難。
  波爾瞬間做下了決定,手里虛晃一下,原本升起的火焰瞬間落下,而他的腳下,則是爆開了一團巨大的火焰,瞬間加速沖了出去。
  波爾并沒有磨磨蹭蹭要死要活的哭著喊著說不愿意走,一定不會離開你們之類的廢話。這是生死之間的戰斗,真要有時間廢話那么幾句,估計足夠他死好多次了。了。雖然巴澤爾和施米特兩人的身份比他重要,但是以兩人的身體狀況,肯定無法逃走的。
  而在波爾轉身,其他人驚愕的瞬間,巴澤爾瞬間朝著兩邊張開了自己的雙手。
  靜滯場!
  一瞬間,幾個想要追上去的人全被被牽制在原地,就連跳到空中的幾人都好像被凝滯在了空中一樣,落下的速度就好像慢動作一樣。而這個時候,巴澤爾已經瞬間彈了出去,雙拳帶著沛然的威力朝著幾人落下。
  在被凝滯的瞬間,幾個人確實驚訝了一下,但是很快,這幾人就發現,這個靜滯場并沒有想象中這么強大。雖然靜滯場確實凝滯了他們的所有攻擊動作,但是力量并沒有想象中這么巨大。所以在巴澤爾彈出的瞬間,這幾人也瞬間爆發。空氣里面仿佛傳來啪嚓的聲音,靜滯場被猛然沖破,這幾人瞬間閃避,然后架住了巴澤爾的攻擊。
  轟的一聲,巴澤爾不但沒有攻擊到四人,自己反而遭到了幾次攻擊,身上的衣服頓時爆裂,遠遠的跌落出去,轟然一聲砸落在地面。
  布賴特在旁邊看著戰斗,默默的沉思。
  表面看去,他的幾個隊員很輕易的就將巴澤爾給壓制下去,但是布賴特自己知道,這完全是占據了以多欺少的功勞,還有巴澤爾受到了毒素的削弱。如果是一對一,巴澤爾這種能力可真是難纏。居然可以凝滯任何的攻擊和對手,而巴澤爾自己卻沒有絲毫的影響。雖然巴澤爾并沒有表現出其他的能力,但是僅此能力,就足夠對手頭疼了。
  ……
  “背后的人究竟是誰,目的是什么?”白易問道。不過奧克塔薇兒的臉上露出了掙扎,并沒有這樣簡單的回答白易的問題。
  “我以為你會直接讀取她腦袋里面的東西呢。”布賴特又看向白易,雖然現在彼此算是敵人,但是以前卻又算是朋友,這種怪異的關系,距離很難掌握。同樣的,布賴特也想知道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設計這一切,目的又是什么。
  白易看了布賴特一眼,沒有解釋。
  白易的逆花瞳催眠,只是讓人陷入沉睡而已。配合現在的異種能量,模擬五識信號,可以形成類似幻術一樣的能力。從一開始,白易的逆花瞳就不是那種控制別人意識,將人當做傀儡一樣玩耍的逆天能力。不如說,白易在這方面了解得越多,白易越是知道,直接控制意識讀取記憶什么的幾乎不可能完成,最多只能進行誘導而已。
  “背后的人究竟是誰,目的是什么?”白易再次問了一句。
  “你想知道這個嗎!”一道電光從遠處瞬間接近,直接進入了戰斗的中心。直到這道電光停下來,才露出了中間那個男子的身影。布賴特被嚇了一跳,而白易則是看向這個男子——之前提醒他茉茉在什么地方的那個東方男人。
  “你好像知道很多!”
  “嗯,我知道很多,不過現在卻不是告訴你們的時候,相反,我需要帶走他們三人。”段修成說著,指尖一道電光一閃而逝,阻止了對面幾人抓向巴澤爾的動作。這里的戰斗頓時陷入了安靜,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這個突然闖入的男人身上。
  “你這家伙又是誰?”布賴特心里越來越不爽了,明明是作為塔斯馬尼亞的高層,但是突然之間發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這么多。
  “禮貌,氣質!”段修成溫和的笑著,雖然這種笑容反而讓人感到疏遠。“怎么說你現在也算是塔斯馬尼亞的高層,但是看你們的行為,就和一個暴發戶沒有多少差別。當然,你們本身就是暴發戶。”段修成仿佛是在故意刺激布賴特。
  “你這混蛋!”布賴特咬著牙齒,兇狠的撲了出去。
  不過在這瞬間,段修成右手突然一張,突然之間,方圓百米內,所有人都被籠罩在龐大的電流網絡里面。在這個范圍內,巨大的電流不斷的激蕩,形成肉眼可見的龐大的電流網絡。段修成看著停在身前的布賴特,再次笑了一句。
  “有這么驚訝嗎,電流可是目前人類最常用的一種能源,很不巧,我的能量偏屬就是電流。借助城市里面的用電,確實是要比你們方便不少。”段修成說道。
  “啊對了,白易,你最好去看看你的隊友。”段修成有信心這樣壓制布賴特,但是卻沒有信心壓制白易。事實上,這些電流凡是在接觸白易身體周圍五米就自動散開,無法接近。在白易的身體范圍五米內,生命場的性質就好像絕對生命場一樣,根本無法入侵。不過,段修成同樣有把握讓白易無法出手。
  白易頓時看向遠處的樓頂,果然,一瞬間,白易直接朝著樓頂飛了上去。
  段修成朝著奧克塔薇兒走了過去,直接就是一個耳光。啪的一聲,奧克塔薇兒顯然還有些傻愣愣的,不過段修成又是幾個耳光下來,她終于清醒了。
  “你這家伙!”奧克塔薇兒剛想發飆,結果看見段修成的樣子,頓時皺了一下眉頭。
  “我這可是在救你們。”段修成好像無賴的說道,反正又不是他的下屬,名正言順的扇人耳光不是挺好玩的嗎,反正他又不是什么憐花惜玉的性格。
  “別動哦,這些電流的電壓在十萬伏左右,你試過高壓電的威力嗎?”在布賴特剛想繼續攻擊的時候,段修成又說了一句。
  “那么,他們三人我就帶走了,抱歉啊!”
  布賴特果然不敢在移動,直到段修成將三人帶走之后,布賴特看著消散的電流,才恍然大悟,被騙了,混蛋。城市里面的用電,哪里可能會高達十萬伏。這個男人是電流屬性偏屬不假,但是所有人都是同期開始變化的,從其他人就可以看出來,變態期是一種漸變,怎么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控制這么高的電流。
  發現被騙了之后的布賴特,頓時將目光看向白易。
  而這個時候,白易則是看向了阿洛蒂雅。茉茉和阿洛蒂雅兩人站立在樓頂,并沒有進入戰斗,但是這個時候,阿洛蒂雅的神情卻微微的興奮,仿佛想要戰斗一樣。這種狀態,在之前也有過例子,就是那些lv1層次的家伙,受到空氣中的成分影響,理智變得混亂,只知道戰斗和殺戮。
  “阿洛蒂雅,冷靜一點!”白易說道,心里生出了一種不妙。
  “白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先放下研究所里面發生的事,但是如果你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可不會放過你。”布賴特也跳上了樓頂,然后說道。
  “很顯然,背后有人在設計些什么。目前看來,對方在刻意引導所有人沖突。不僅僅是我和你們的沖突,還有其他人的沖突。而在空氣里面,含有某種刺激成分,從lv1的進化人類開始,可以讓人變得興奮,一戰斗起來就停不下來。現在看來,已經在開始影響城市里面的lv2了。”白易簡單的解釋,擔憂的看著阿洛蒂雅。
  “逐步影響更高的層次?”
  “大概!”白易皺這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