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251 親手

不得不說,doctor王、碧蘿絲、杜魯門他們的作法是對的,只有用其他的實驗體來嘗試,才可以讓自己免除危險。因為所有的東西都不會憑空的出現,就是這一個閃步,白易他們就嘗試了無數種異種能量的爆發方式,受傷不下數百次。異種能量存在于身體每一個細胞、整個靈魂,所謂按照經脈運轉那種簡單的方式,對異種能量根本就沒有什么加成效果。
  控制異種能量產生爆發力,需要的是排列爆發演算式!
  ◆演算式:
  以特有的方式排列組合異種能量,進行效率的爆發,形成某一種或者某幾種強大的招式,這就是演算式。演算式是白易他們在魔鬼島上的叫法,事實上,就命名的時候,一群人還為了‘演算式’、‘法決’、‘咒語’……等等爭論了半天。
  每一個演算式都有總結下來的固定的演算方式,使用的時候,只需要按步照班就可以了。
  因為身體和能量的運用全部需要意識的掌控,這是一種非常消耗識感的活動。就好比作畫一樣,即使是一個大畫家,讓他畫出十張不同的佳作,恐怕也非常的疲憊。但是如果用復印機復印十張同樣的畫作,那么簡直輕而易舉。很不巧,異種能量就有這種記憶特性,只要很好的利用這種記憶特性,就可以達到復制的效果,大大的減輕識感壓力。
  復制,總是比創新容易得多!
  即便這樣,演算式還是非常的復雜,這是一種關于能量細微掌控的演算。所以,白易他們逐漸研究總結出‘印式’。所謂十指連心,雙手是內心的延伸,印式,由雙手帶動自我識感,進一步簡化了使用演算式的難度。
  古人總結出來的很多東西,不是沒有作用,只不過后人不知道為什么丟失了精華,反而自以為站立在科學的立場上,批駁這些都是無用的東西。諸不知,其實是后人自己根本就沒有達到了解這些東西的基本條件。
  一個好的演算式,可以令招數達到質的蛻變。
  舉例來說的話,就好比石墨和鉆石一樣,兩者的構成元素都是碳元素,但是但是僅僅因為排列組合不一樣,前一種一文不值,后一種則是價值千金。
  演算式就是將自身的能量重新排列組合,達到更加質的變化。不過,能量的排列組合非常的復雜,遠比物質的某種單一結構復雜得多,更不用說,能量一直都是流動變化中的。所以,想要從里面摸索效率的運用方式非常的困難。就目前來說,白易他們也只是剛摸索出了一點點頭緒,一個開頭都算不上,根本就沒有達到質變的效果。而這種摸索,擁有巨大的危險性,一個不小心……呵呵!
  ……
  閃步:一種白易他們在魔鬼島上偶然總結出的瞬間高速爆發的步法,并不適合遠距離移動。但是在短距離內,幾乎可以直接避開視線,也就是說,普通人的雙眼捕捉不到。使用閃步的時候,體內的異種能量排列組合爆發方式,就是其特有的演算式。
  白易一個閃步踏出,瞬間從碧蘿絲的雙眼中消失。
  碧蘿絲完全來不及反應,當她再次驚覺的時候,才發現白易已經來到了他的前面,紅吻抵在了她的眉心。碧蘿絲驚訝的看著白易,而這個時候,白易的眼神只是平靜而淡漠。
  “讓開!”
  碧蘿絲雙眼亮了一下,嘴角裂開,似乎又回到了魔鬼島上面那種隨時面臨生死危機的經歷,身體的本能瞬間被喚醒。看來,她這段時間的生活確實是過于安逸了,都忘記了魔鬼島上面那種驚險的經歷,居然將戰斗當做了兒戲,而且還是和白易的戰斗。一瞬間,碧蘿絲的右腳暮然用力,嘩啦一聲,整個地面瞬間破裂,無數巨大的水流瞬間從下面爆裂噴涌而出。
  白易的紅吻微微朝著前面刺出,但是在剛刺破碧蘿絲的眉心的時候,一縷鮮血頓時從傷口卷出,瞬間纏繞上了白易的紅吻。
  碧蘿絲的生命場可以控制水流,但是從lv2開始,碧蘿絲最能控制的就是自身的血液。
  一瞬間,在這一縷小小的血液上面,白易感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阻力。
  轟的一聲,洶涌的水流如同噴泉一樣瞬間從碧蘿絲的身體周圍爆發,就連堅固的研究所都被沖破,瞬間從外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噴泉。一條巨大的水龍從研究所里面升起,然后瞬間撲下。與此同時,整個研究所里面的空氣被瞬間扯動,高速旋轉流動。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研究所就好像是積木一般瞬間破裂,憑空生出的龍卷和水流瞬間穿破了整個研究所,然后飛速的朝著四周肆虐。
  唰的一聲,三個圓形空氣球從混亂的水龍卷里面射出,白易帶著阿洛蒂雅和烏利塞斯兩人漂浮在天空之上。
  而這個時候,碧蘿絲則是站立在水龍的尾部,從眉心一條傷口上面,無數的鮮血緩緩的進入了水流,不過這些鮮血卻沒有散開,反而如同絲帶一樣繞著碧蘿絲緩緩的轉動防御。碧蘿絲抬頭,已經被炸開的水流頓時再次形成了更加龐大的水龍,朝著白易三人轉過了腦袋。
  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卻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瞬間帶著阿洛蒂雅和烏利塞斯飛離了這里。
  碧蘿絲雙眼沉了一下,然后水龍瞬間崩塌,那一縷鮮血也從傷口回到了身體里面。在做完這些之后,碧蘿絲才摸了摸眉心的傷口。白易,不是她一個人可以應付的對手,要給艾蜜報仇,光是她還不夠。碧蘿絲很快也跳出了研究所,然后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了出去。而在這個研究所的底部,一條巨大的自來水管道不斷的噴涌而出無數的水流。
  ……
  “為什么不殺了她?”烏利塞斯說了一句。
  白易看了烏利塞斯一眼,然后從天空落下。烏利塞斯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后,才覺得自己真是莽撞了。白易的目的本身就不是殺了碧蘿絲,只是為了離開研究所,安置這個小嬰兒而已。而且這個時候,白易更加在意的恐怕還是隊伍里面的其他人,而不是在這里和原本的熟人分個你死我活。
  “烏利塞斯,我們認識很多年了。”白易對著烏利塞斯說道。
  “嗯,已經有八年多了。”烏利塞斯點點頭。他是在基督新城,白易救回來的其中一個陷入兇暴的進化人類。而之后白易想要修建嗜睡期的據點,所以邀請他加入了隊伍。從那之后,烏利塞斯就一直留在白易的隊伍直到現在。
  “八年啊,這么長的時間,原來也沒有看清你。”
  “隊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烏利塞斯說道。
  “說,你在這次事件里面的目的是什么,還有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白易直接問道,就這樣直視著烏利塞斯。
  烏利塞斯就好像被蛇看著的青蛙一樣,根本連動都不敢動彈。身為白易的隊友八年,烏利塞斯深刻的知道白易真正的果決冷酷。聽說,以前的白易也不是這樣的,就和一般的普通人一樣,而且非常的善良,而促使白易這樣改變的,是一些深刻的過往。
  “我說!”烏利塞斯說出兩個字。
  “我的身份是美國陸軍的一名中士,在新西蘭活性細胞爆發之后,就被派遣進入了這個地方。之前是為了收集一些資源和材料,而之后在我們也感染了活性細胞之后,就被上面命令停留在魔鬼島,觀察和接近那些值得接近的人。比如你,比如杜魯門,總之就是在進化人類里面聲望地位比較高的那一類人。”
  “我們的任務,就是將那些比較有用的東西傳遞出去,讓國家得以利用研究。”
  “而這次回到塔斯馬尼亞州之后,我接到了一個新的任務,就是引導你看見這個城市暗面的丑陋,盡量讓你和原來的朋友起沖突。”烏利塞斯說完之后,看著白易。
  “目的!”
  “我不知道,我的身份,你認為我可能知道背后的真正目的嗎。我所知道的,只是上面要求讓我這樣做而已。”烏利塞斯攤攤手,坦然的說道。
  “隊伍里面還有誰?”
  “羅曼克里斯托,他應該是隸屬于德國,任務和我差不多。有一次偶然,我們相互發現了對方的身份,但是卻并沒有揭穿,只是相互之間并不去阻礙對方的行動。畢竟一旦暴露,對我們誰都沒有好處。”烏利塞斯并沒有隱瞞,既然他都已經暴露了,那么當然不會替對手隱瞞了,兩人雖然任務身份差不多,但是卻并不是一起的。
  “哈哈哈哈!”
  白易笑了起來,真是的,他就說,外面這么多的國家,怎么一直都很少看見這些國家的人。原來不是沒有進來,而是早就潛入魔鬼島了。估計也只有早期的那一批人才可以活下來了。后面派多少人來都沒有用了,因為那個時候,后期的生物已經進化得非常的厲害,派遣再多的普通人過來也不過是送死罷了。
  “真是忠誠!”白易笑罷,對著烏利塞斯說了一句。
  “我有自己的理由,雖然當初被選中的唯一條件,就是絕對的忠誠。”烏利塞斯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
  “那么,為你的國家盡忠!”白易輕輕的說了一句。
  烏利塞斯無比驚愕,沒有想到,他全部都說了,白易居然還不打算放過他。烏利塞斯體內能量猛然運轉,立即打算逃走,但是下一瞬間,一絲痛楚猛然從身上傳開,然后迅速的奪去了他的所有力量。
  白易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哪怕是熟悉的隊友,白易現在也狠得下心了——親手!
  ————————
  妖精嘿么嘿么想偷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