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250 ◆新娘快樂◆

“艾蜜!”碧蘿絲看見倒在地上的那個女子,頓時撲了過去,就連可能會遭到白易攻擊都不在意。相反,正是因為如此,才可以看出碧蘿絲對這個女子的緊張程度。白易也停了下來,看向碧蘿絲,白易的目光里面并沒有任何的愧疚,該愧疚的,也不應該是他。
  碧蘿絲猛然轉身,惡狠狠的看著白易。
  兩人真的很熟悉,前幾天才在白易的接風宴上面見過面呢。好歹,碧蘿絲也算是之前進化人類里面幾位重要的隊長之一。白易和碧蘿絲對視了一眼,然后直接轉身離去。他和碧蘿絲現在并沒有什么好說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將隊伍里面的其他人集合起來,白易不知道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策劃些什么東西。還有這個嬰兒也需要妥善的安置,否則任何一點震蕩,就能要了這個脆弱的小生命。
  “白易!”
  碧蘿絲大吼一聲,右手朝著前面一抓,啪嚓聲響起,在這個范圍內,水管全部炸裂,水流頓時噴涌而出,如同最鋒利的水刃一樣朝著白易三人切割過去。碧蘿絲的臉色無比的猙獰,她還以為白易會給她一個解釋,但是沒有想到,白易根本就懶得理她。
  鋒利的水刃瞬間從四面八方瞬間朝著白易三人射來,而這次,白易終于凝神,不再像之前那樣等閑視之。
  碧蘿絲好歹之前就是非常強大的一名隊長,而之后的進步,其實和白易他們差不多,現在雖然是通過blossomydrug綻放藥劑進入的lv3,但是實力同樣非常的強大。
  白易右手抬起,一個直徑約三米左右的空氣圓形將三人包圍在里面,飛速的轉動起來。空氣球和水刃猛烈的撞擊在一起,啪嚓聲和嗤嗤摩擦聲絡繹不絕,最后轟然一聲爆裂,所有的水流全部都被震開,周圍避之不及的一群人頓時又是哀嚎一片。
  碧蘿絲身體朝著后面蕩了一下,然后瞬間加速,越過了白易,在白易他們前面阻住了去路。而在這個通道里面,更多水流正在不斷的朝著這里匯聚。翻涌的水流和受傷的鮮血混雜在一起,成為鮮艷的淡紅色,而這而這些水流則是在碧蘿絲的控制下,好像一條淡紅的水龍一樣圍繞著她旋轉。
  “讓開!”白易說道。
  “你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嗎。”碧蘿絲神情冰冷。
  “不知道!”白易搖頭。
  “她是我妹妹!”碧蘿絲猙獰的對著白易吼道。碧蘿絲一直以為艾蜜死在了魔鬼島,但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活了下來,而且還成功來到了塔斯馬尼亞。可想而知,在這樣的情況下親人相認,會有多么喜悅激動。不過,沒有想到艾蜜沒有死在魔鬼島,反而在來到塔斯馬尼亞這個安全的自治州之后,卻死在了白易的手上。
  “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殺人者,人恒殺之。”白易說道。
  “殺人,你以為自己是誰,現在是和平法制的世界!”碧蘿絲憤怒的對著白易吼道。
  “和平世界,哈哈哈,這就是和平世界,他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嗎,雖然不是一個隊伍的,雖然確實不怎么熟悉,但是他們同樣是我們以前的戰友。是,你們是坐上了高位,覺得自己位高權重高人一等了。為了自己的權勢和利益,連以前的戰友都可以這樣對待了嗎。”白易右手指向后面的處理室,那里還有無數尚未處理的尸體。
  從三年前回到塔斯馬尼亞州開始,白易就已經察覺,長期的身處高位,以前熟悉的朋友都在變化。不過,白易并不怎么在意,追逐權勢和利益,是人之常情。比如白易自己,回到塔斯馬尼亞州也想過以后該怎么生活,畢竟,他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強搶。但是,白易總是認為,自己內心還有一個底線,貪戀權勢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杜魯門他們失去了自己的底線。
  “一直這樣,一直這樣,你裝什么圣人。”
  “是,我們都感激你,你在魔鬼島上面對所有人做了很多,但是現在不同了。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分作三六九等的,你以什么立場,什么身份來管我們做什么。到底,你自己又和我們有什么差別,你真的將其他人放在平等的地位看待的話,那么又怎么會輕易的殺掉其他人。你這種做法,比我們還不如呢,甚至沒有產生絲毫的價值。”碧蘿絲冷厲的看著白易,反駁道。
  沒有產生絲毫的價值!
  白易真是想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都露不出來了。所謂的價值,就是以這些原本的戰友為踏腳石,總結出一條快速安全的進化體系,讓你們安全的前進嗎。權勢和利益,果然是最腐蝕人心的東西,這才多久。
  本心!
  白易這個時候,默默的凝視了一下自己的本心,自己絕對不能失去自己的本心。
  “讓開,趁我還沒有打算動手。”白易已經懶得多說什么了。
  碧蘿絲身體周圍的水龍突然仰天狠狠的咆哮了一聲,然后兇狠的朝著白易三人卷了過去。顯然,白易不打算動手,碧蘿絲可沒有想過放白易離開,妹妹被殺死的她,現在對白易已經恨到極點。而這,也是那一群人最想要的結果,一個引導,讓白易的隊伍和現在的塔斯馬尼亞高層徹底的對立,最好是全部死掉就最完美了。
  白易抽出了紅吻,瞬間一個卷動。
  錚的一聲嗡鳴,水龍瞬間從中間被破開了一個大洞,但是速度絲毫不減的朝著三人壓了過來。水龍只是被碧蘿絲控制著移動,可不是生物,也不會有要害什么的。白易看見走廊里面不斷噴涌而出的水流,這就是你的目的嗎,等流出的水流越多,這里就越是適合你戰斗。
  逆花瞳!
  白易的雙眼瞬間旋轉起來,不過對面的碧蘿絲卻直接閉上了雙眼,雙手合十。
  生命場感知!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白易有逆花瞳,怎么會沒有防備,生命場延伸到體外,不僅是控制物質和能量,同樣可以讓人擁有類似第六識一樣的感知能力。在碧蘿絲的控制之下,房間里面的淡紅色水流瞬間卷動起來,將白易三人圍攏在里面。轟隆一聲,巨大的紅色水龍卷猛然合攏,將白易三人全都擠壓在里面。整個地面都被強大的水流力量給撕扯破裂。
  水龍卷瘋狂的旋轉碾磨,不過很快,碧蘿絲就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然后凝重的看著中間。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那些流動的流水從里面開始逐漸變為了粉紅色的結晶。嘩啦聲響起,剩余的水流轟然一聲砸落在地面,露出了中間晶瑩美麗如同雕塑的一個龍卷。
  晶化能量!
  這個時候,在水龍卷的中心,阿洛蒂雅右手才從水龍卷上面收了回來。
  “幫我抱一下她。”白易將女嬰遞給阿洛蒂雅。高速閃避和瞬間提速,對嬌嫩的嬰兒來說都無比的危險。因為嬰兒實在是太脆弱了,所以白易從剛才開始,都沒有閃避過。不過看來,不真正動手是不可能了。
  阿洛蒂雅將這個女嬰接了過去,小心的抱在手上。剖腹產的女嬰看上去皺巴巴的,一點都不好看,但是,這卻代表著一個新生的希望。
  白易將紅吻朝著前面劃了一刀,叮的一聲輕響,晶化的水龍卷頓時從中間破開一條縫隙,然后分成了兩半倒在了地上。看見白易三人一點傷害都沒有,碧蘿絲的臉色不由變得無比的陰沉,右手再次一招,剩余的水流開始匯聚。混蛋,這里的場地實在是不適合她的能力,如果是在河流或者湖邊海邊的話,就不會這樣被動了。
  “最后說一次,讓開!”白易說道。
  “除非你讓艾蜜活過來。”碧蘿絲猙獰的說道。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雖然現在有保存靈魂的辦法了,但是離復活卻依舊遙遠。
  “那么,抱歉!”白易說了一句,瞬間踏出一步——閃步!
  ……
  在白易和茉茉都被人引導,各自前往一個研究所的時候,其他人也遇見了各種問題。就和白易猜測的一樣,某個或者某幾個勢力在引導著白易的隊伍,讓他們和塔斯馬尼亞高層沖突起來。而且不僅于此,整個城市里面都彌漫著一股躁動的氣息,所有進化人類都逐漸變得激動,仿佛只需要任何一點由頭就可能大打出手。
  “準備好了嗎?”在暗處,一個人問道。
  “已經準備好了,各個地方都已經就緒,肯定會將這里的事情全部如實記錄下來。”一個年輕人回答到。不管是衛星還是城市里面本身的監控設施,都已經全部到位。
  “笨蛋呢你,上面要的可不是什么如實的經過,真當然是真的,當然需要剪輯不同的片段,否則怎么拿出去給外面的人看,怎么達成目的。”另外一個人吃著一包薯片,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德哥,上面究竟是什么目的啊?”
  “這個嘛,不告訴你,知道多了對你們并不好。”那個被稱為德哥的人咔嚓咔嚓的吃著薯片,懶洋洋的說道。什么目的,他敢說上面有三個目的,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什么來著,一石三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