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24 內部分裂


  取子彈,并不算是什么大的外科手術,幾分鐘之后,子彈就被貝拉用小鑷子夾了出來。而在這個過程里面,茉茉一直輕輕的撫摸著沙皮的腦袋,貝拉明顯的感覺到桌面上的沙皮犬肌肉一直因為痛苦而繃緊,但是居然真的沒有掙扎。
  當子彈取出來之后,貝拉立即開始幫沙皮包扎傷口。這里條件簡陋得很,很多工具都沒有,所以只能這樣將傷口簡單包扎起來了。動手術前,貝拉就已經和白易他們說清楚了,這樣很危險,或許會因為出血過多、或許感染而死亡。不過白易他們還是點頭同意了,不同意又能怎么樣,沒有別的方法了。
  當傷口包扎好了之后,貝拉出了一身汗,然后才對著白易點點頭。
  “謝謝了。”
  “沒什么,你的肩膀,我幫你看看吧。”貝拉說道。
  白易點點頭,然后才由貝拉幫白易檢查肩膀的傷勢。最后貝拉告訴白易一個好消息,雖然很嚴重,但是主要的經絡都還完好,只要細細的調養的話,應該還是可以恢復的。知道這個消息之后,白易也算是微微松了口氣,這個世界變得這樣危險,如果以后真的要廢掉一條手臂的話,他也會感到吃力的。
  ……
  所有人將傷勢包扎之后,戴玉瑤等人的心情也算是平靜了很多,提議去將江琳琳他們的尸體收起來。
  這件事很簡單,白易就沒去了,很快,俞寒幾人就回來,戴玉瑤和秦愷睿的臉上還帶著驚恐的神色。
  “怎么了?”白易問了一句。
  “怪物出現了,不是漢密爾頓的那種怪物,而是其他動物變化的怪物。應該是兩條狗,不過現在都快有一米多高了,在吃人的尸體。具體樣貌無法形容,總之和狗已經有了很大的差別,我們并沒有驚動他們。”俞寒說道。
  “那么唐平他們的尸體呢。”白易問了一句。
  戴玉瑤聽見白易的問話,臉色頓時一白。白易看見戴玉瑤的臉色,就知道結果絕對不會有多好。白易也沒有繼續問這么多了,看見所有人都已經來到了這里,不由呼出一口氣。
  “那么,出發吧,去奧托羅杭阿!”白易說道。
  顯然每個人都同意,特別是剛才看見了那兩頭狗變成的怪物的秦愷睿和戴玉瑤。而白易他們救下來的四個美女也愿意跟著白易他們一起走。現在這個世界變了,誰都知道,獨自一人留在城市里面,估計就和等死差不多,或者,比死更加的殘酷。
  除了白易他們原本開著的四輛車子以外,還多了一輛大卡車,都是那群黑社會兇徒打劫而來的物資。所有人都上了車,然后啟動,離開了蒂阿瓦木圖。
  在經過剛才發生戰斗的公路的時候,白易他們也看見了俞寒他們所說的那兩條‘狗變的怪物’。確實是怪物,看得出來,本體應該是狗,不過現在身高一米多,兩米多長,牙齒尖銳外露,身上還有一些其他動物的特征,就好像一個大雜燴。而其中一條狗更是出現了第二個腦袋的特征。
  這兩條狗將所有人的尸體拖離了公路中間,就在人行道旁邊開始了大快朵頤,鮮血不斷的從尸體堆里面流出來,染紅了一地。這兩條兇惡的大狗或許還比不上漢密爾頓北研究所逃出來的那些怪物,但是看上去已經非常嚇人了。
  公路上面有車子經過,不過卻沒有任何人敢于上去阻撓這兩條狗。相反,在車子經過的時候,那兩條狗還會看著這面,露出尖銳的犬牙。
  ……
  LV1-1:暴食種,基因融合。
  幾個詞語在白易他們這群知情人的腦海里面閃過,然后車隊從公路上面開過,將這兩條兇暴的大狗甩在后面。
  ————————————————
  前往奧托羅杭阿有兩條道路,第一條就是OtorohangaRd,也就是奧托羅杭公路,是主干道,在東面,更加偏向于內陸。而另外一條,則是PokuruRd,珀庫如公路,相對來說,這條路修得要簡單一些,走的人也不算很多。
  兩條路,各有風險,至于什么風險,由自己去想了。所有人微微爭執,然后選擇了后一條,比較偏僻的那條珀庫如公路。
  就和大部分人所想的一樣,珀庫如公路上面行駛的人不多,一路上風平浪靜,如果不是現在幾乎人人都帶傷的話,估計還會以為現在的世界還是那個世界,一點都沒有改變。
  白易坐在座位上沒有說話,沙皮也躺在后座上,安靜的不動,茉茉則是傷心的抱著白易。雖然貝拉已經幫沙皮把子彈取出來了,但是那種簡陋的手術,還沒有縫合,誰也不知道沙皮究竟能不能撐過來。
  車隊在行駛,所有人都很沉默,沒有更多的話。經過剛才的事,雖然秦愷睿他們沒有繼續譴責白易,但是原本的團隊,卻已經有了巨大的隔閡。白易這里,幾個人還是以白易為首,而另外一邊,俞寒則是有了強大的影響力……他的目的,達成了。
  白易閉著眼睛,回想著當時的戰斗的情景,最后無聲的嘆息一聲,嘴角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原來如此,是這樣嗎!
  車隊平穩行駛,直到來到一個路邊的加油站。
  伍爾夫看見加油站之后,直接就將車子開了進去,而后面的幾輛車子也跟著停了下來。加油站里面很亂,顯然之前已經來了不少人了,其中一個加油管道更是被破壞了,汽油正在不斷的朝著外面流淌,空氣中泛著濃重的汽油味道。
  白易下了車,看了一眼,就知道之前的那群人做的什么打算了。恐怕不僅僅是單純的給車子加油,還特別破壞了輸油管道,然后用油桶裝了不少的油走。現在新西蘭這樣的情況,確實是有備無患,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沒有汽油了。不過,這種做法顯然是損人利己的行為,給后來者帶來極大的不便,還浪費了汽油。
  “你加油,我去找找看有沒有合適的容器,我們也裝一些汽油走。”白易說道。
  “嗯。”伍爾夫點點頭。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已經下車,看見伍爾夫的動作之后,也同樣開始行動起來。那幾個剛加入隊伍里面的女子想要表現自己的存在感,想要幫忙,不過這種亂糟糟的事,她們不幫倒忙就好了。
  加油站不算很大,容器什么的早就被前面的人拿走了,白易他們也沒有找到油桶,最關鍵的是,用不著了。
  “白易,沒多少油,一輛車子都加不滿,那些天殺的,汽油都從破裂的管道漏光了。”當白易回來的時候,伍爾夫說了一句。其他人的臉色也不怎么好,車子都是在城市里面隨便找的,油本來就不是很多,估計很快就該沒油了。
  “沒關系,這種情況遲早都會出現,能堅持到奧托羅杭阿就可以。”白易說了一句。
  “可是,奧托羅杭阿估計也很亂吧。”伍爾夫疑惑的說道。
  “當然,現在應該整個新西蘭都混亂了。”白易看著伍爾夫,笑了一下。伍爾夫看見白易的笑容,實在無法理解,既然整個新西蘭都混亂了,為什么他還笑得出來。搖搖頭,伍爾夫懶得過問這么多了,動腦筋實在不是他擅長的。
  ……
  當來到卡克普庫山的時候,眾人又停了下來,因為……餓了。
  新西蘭一直都是地廣人稀,公路兩旁都是平原,是天然的牧場。卡克普庫山只有四百多米高,其實也不算很大。在山腳的公路交匯點,有兩戶人家,都是典型的小平房。白易一群人將車子駛入了小院,然后查看了一下,發現果然一個人都沒有,全部跑掉了。
  “在這里弄食物,借用一下這里主人的廚房,沒事的人可以休息,你們有誰會做菜的,舉個手。”白易對著所有人說了一句。不過俞寒一群人直接撇開了白易,朝著另外一棟房屋走去。顯然,白易在團隊里面,已經不受信任了。
  呵~白易在心里自嘲。
  “這樣直接進入別人的家里,真的沒有問題?”剛加入隊伍的四個女人里面居然還有一個留了下來。
  “只是借用廚房而已,現在這個時候不要過于在意這些了。”白易看了一眼說話的那個女人。
  “綺華,你來做菜吧,我在旁邊稍微指點,基本的油鹽不放錯就可以了。”白易說道。
  “嗯,好的!”紅綺華點頭。
  “我也會做家常菜,需要幫忙嗎。”那個沒走的女人開口。四個女人加入進來,白易甚至都還沒有詢問她們各自的名字。這個時候,其他三個女人都跟著俞寒他們去了另外一棟房屋,只有海洛伊斯留了下來。
  “可以,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白易問道。
  “海洛伊斯!”
  四個女人都很漂亮,不漂亮也不會被那些敗類兇徒給抓去凌辱了,四個女人的名字分別是1.貝拉(實習外科醫生)、2.海洛伊斯(新婚少婦)、3.阿加莎(大學生)、4.梅琳(自由職業者)。
  其實被抓的不止她們四個,在剩余的那幾個兇徒逃跑的時候,還帶走了幾個女人。年輕漂亮的女人,在這種混亂的時代如果不能保護自己,尤其的可悲。
  做菜做飯的事交給了紅綺華和海洛伊斯,俞寒他們那群人則是去了另外一棟平房。似乎剛才在不同的車子上,其他幾人都聽說了白易和紅綺華他們如何如何的冷血,除了海洛伊斯,其他人居然都不愿意和白易他們呆在一起。
  不過白易和紅綺華都不怎么在意這件事,果然都是特異獨行的人,從來不會討好誰。
  白易回到車子邊上,發現沙皮還趴在后座上,鮮血緩緩的從包扎的傷口流了出來,染紅了后座。看見白易走過來,沙皮立即無力的嗷嗚了一聲。白易摸了摸沙皮的腦袋,然后輕輕的將茉茉抱住,無聲的沉默。
  “爸爸,沙皮不會有事的,對嗎!”
  “嗯,不會有事的。”
  白易雖然不是醫生,但是也知道,沙皮的傷勢在正常情況下,絕對不可能活下來。但是比較奇怪的是,沙皮到現在的生理狀態都還比較平穩,還有恢復的跡象,唯一的可能,就是沙皮體內多出來的東西——活性細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