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245 風起

一個接風宴,就在白易這個正主幾乎成為邊緣人的情況下過去了。所謂的接風宴,不過完全就是一個社交場,正好是這些成為塔斯馬尼亞上層的人需要一個交流的地方而已。白易如同一個局外人一樣看著這一切,神情平靜無比。這就是一個成型的社會,浮躁而奢華,所有人都在為了自己的權勢和利益追逐。
  而現在,白易也將成為其中之一嗎!
  白易看著外面的星光,灑然一笑,說不定,還真的需要這樣做呢。因為白易想要通過正常途徑回到中國,所以就必須拜托現在是州長的杜魯門。看看,這就是為什么人人都向往權勢,巴結權勢的原因了。
  白易將紅酒一飲而盡,然后朝著杜魯門走去。
  白易和杜魯門說了讓他幫忙看能否回到中國的事情,這件事,無疑徹底的滿足了杜魯門的面子和里子。從這件事,充分的說明了現在雙方的對比,白易現在就是一文不名的平民,哪怕白易實力多高,在和平的世界,想要占地為王始終是不現實的。信誓旦旦的將這件事包攬下來之后,杜魯門越發顯得意氣風發。
  ……
  接風宴之后,白易他們回到新的住處,當初的房子可是劃在每個人的名下,現在占用了,當然會分出來新的房屋。只不過,在現在這些人做來,就有一種施舍的味道。白易在新的家里面摩挲著茶杯,看著外面的街道,開始思索接下來的打算。
  雖然個人對所謂的上層世界并不喜歡,但是現在的世界,還沒有達到夜夜說的個人實力完全凌駕于社會權勢的地步。想要一個好的生活,對權勢、利益的追逐依舊是這個世界的主流。就算自己不喜歡,但是白易可不希望茉茉過那種苦巴巴低聲下氣的生活。
  “白易在嗎。”外面傳來杜魯門的聲音。
  “我在,直接進來就是。”白易說道,聲音如同白易就在他們的耳邊說話一樣。聽見白易的聲音,在杜魯門旁邊的兩個保鏢不滿的看著房子里面。這個白易以為自己是誰,州長主動來送東西,居然連迎接都沒有,真是太沒禮貌,太擺架子了。
  “別生氣,白易可是領導大部分進化人類走出魔鬼島的功臣。”杜魯門說道,掩飾自己心底的不滿。
  白易在房間里面,輕易將幾人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懶散的一笑,白易將身體放松坐在沙發上面,怎么,難道他們以為自己現在沒有任何身份,就必須低聲下氣的巴結他們嗎。
  杜魯門走了進來,頓時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面的白易。怎么說呢,杜魯門原本輕微的不爽在看見白易之后頓時煙消云散,甚至小心的吞了一口口水。這怎么回事,在白易目光的注視之下,他簡直就好像是面對整個世界的君王一樣,居然從心底里面感覺到了輕微的害怕。他之前所賴以自豪的東西,仿佛一瞬間全部變得空蕩蕩一樣。
  “有什么事嗎?”白易問道。
  杜魯門身體輕微的一震,回過了神來,心里覺得怪異無比。奇怪,剛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一瞬間的感覺,是錯覺嗎。
  “沒什么事,就是給你的隊伍送來了幾只blossomydrug——綻放藥劑。有這東西的話,很容易就可以綻放成功了,絕對生命場擴張到身體外面,對實力的增加可不是一點半點。”杜魯門甩開之前那怪異的感覺,然后對著白易說道。不管怎么說,白易可是將prototyback返形藥劑這么大方的拿出來的,他也應該做些什么,起碼表面不能輸。
  “哦,謝謝,沒有想到,你們居然研究出了這么有用的東西。”白易說道。
  “哪里,有很大的運氣成分。”杜魯門說著,將小盒子推了過來。小盒子里面一共有三十只blossomydrug,并沒有別的東西。而不像是當初白易一樣,連配方和制作過程都全部拿出來的。白易不以為意,事實上,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杜魯門會拿出配方。
  現在白易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綻放、綻放藥劑,這是白易他們在魔鬼島上面取的名字。為什么杜魯門他們同樣使用這個名字,而且完全相同。這個世界,可不會有什么巧合才對,唯一的緣由,肯定是從什么地方第一次傳出了這個名字,然后被另外的人所接受。雖然不愿意想,但是白易還是想到了一個事實。
  “多謝了,否則伍爾夫他們要進入lv3命場期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了。”白易說話的時候,看著杜魯門。
  “哪里,應當的。”杜魯門絲毫沒有對命場期這個名字感到奇怪。
  雙方又說了一會,杜魯門才朝著外面走了出去,而白易則是拿著blossomydrug在手里查看。粉紅色的藥劑,盛放在透明的鋼化玻璃小瓶子里面,非常的精致漂亮。雖然白易認為伍爾夫他們并不需要這種東西,但是這東西還是有用的。
  ……
  日常就這樣逐漸過去,關于回到中國的事情遲遲沒有傳回來消息。不知道究竟是真的這樣困難還是杜魯門故意拖延,不過白易也正好放松一下,所以并沒有在意。一天,白易和阿洛蒂雅出門,準備去外面看看,結果才出門不久,白易就遇見了烏利塞斯。
  “白易。”烏利塞斯老遠的打著招呼。
  “喲,怎么在這里?”白易問道。
  “準備去那邊的酒喝酒,一起來。”烏利塞斯邀請到。“一起來,那個酒的氣氛很不錯。”白易才剛剛遲疑,烏利塞斯就說道。白易不由點點頭,反正也沒有什么真正的去處,只是隨意的看看而已。
  “那個酒有點遠,我們最好是坐車過去,否則的話就只能抄小路。”烏利塞斯說道。
  “那走路,不用坐車了。”白易說道。
  “那好,從這里走,說起來真是羨慕你啊,可以飛的話去哪里都方便得很。”烏利塞斯說道,語氣里面有一種客氣和羨慕的意味。白易看了烏利塞斯一眼,只是笑了一下,沒有說話。要羨慕,用得著現在才羨慕嗎,都在一個隊伍里面好幾年了。烏利塞斯覺得白易好像看出來了什么,心里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后才坦然的帶著白易和阿洛蒂雅朝著前面走去。
  所謂的抄近路,當然是偏僻的地方,很快就來到好像貧民窟的地方。
  白易看著在前面帶路的烏利塞斯,神情很淡然。你是從回到塔斯馬尼亞開始改變的,還是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你在前面準備好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
  “真是想不到,塔斯馬尼亞州這么快就出現了這種類似平民窟一樣的地方。白易,如果你成為塔斯馬尼亞州的掌權者的話,你會怎么做?”烏利塞斯看著旁邊的一個好像乞丐一樣的家伙說道。
  “我嗎,不知道。”白易順著烏利塞斯的話回答下去。
  這個時候,那個乞丐突然抬起了頭,死死的看著白易三人。剛才那個人說的什么,叫什么,白易,真的是白易?這個乞丐雙腿都消失,身體瘦得如同干柴一樣,手臂也沒有了一只,臉上更是有無數干枯的傷口。不過這個時候,那雙平時無比昏黃的雙眼,卻綻放出難以想象的目光,直直的看著白易。
  這個人的體型,和記憶中的白易一樣,只是并沒有白易的絨毛,不過想到現在已經出現了prototyback返形藥劑,那么就不奇怪了。最關鍵的是,這個乞丐在白易的腰間看見了佩刀紅吻。
  沒錯了,這就是白易,真的白易!
  紅吻是白易的佩刀,只要對白易比較熟悉的進化人類都不會認錯。
  這個乞丐頓時朝著白易撲了上來,嘴里怪異的叫著白易的名字。“白易、白易你等等。”這個乞丐身體狼狽的在地面撲爬,朝著白易挪動過來。似乎在前面不遠的身影,就是自己最后最后的希望一樣。一定是的,一定是老天給他的一次機會,如果是白易的話,那么一定可以將原本的那些同伴解救出來的。
  “你是?”
  “白易,白易大人,我是巴赫,巴赫杰拉德,您還記得嗎,我是當初活下來的那八百人之一啊。”這個乞丐嘶啞的說道。
  白易微微驚訝的看著這個乞丐,然后仔細的打量。當初回到澳大利亞,最后活下來的有八百多人,白易并不是對每個人都熟悉,但是那種生死戰斗留下的戰友,怎么都不會陌生。這樣細細觀察之下,白易頓時就確認,這個乞丐真的就是巴赫。
  “巴赫,你怎么變成了這樣?”白易扶住了巴赫。
  “白易大人,救救當初的那些兄弟,否則我們真是死都不瞑目。”巴赫干枯的右手死死的抓住白易的衣襟,神情激動而悲痛。
  “怎么回事?”白易認真的問道。
  “杜魯門他們幾個真的不是人,真的不是人!為了權勢紛爭,他們幾人拉攏原來的八百多兄弟,畢竟我們的實力在當時可是最強的。而我們對權勢紛爭不感興趣,甚至厭惡的人,所以就沒有參與。可是我們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將我們當成了實驗體,實驗體啊。”巴赫聲色俱厲的控訴。
  “為什么?”
  “為什么,還能為什么。因為進入了lv2的只有我們這群人,只有用我們當實驗體,摸索清楚了變態期的變化,他們才不至于在走偏方向,不至于出錯死亡。”巴赫憤恨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