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23 譴責怨恨


  “處理傷勢,整理物資,然后我們……。”白易說道。
  “去你媽的處理傷勢啊,江琳琳死了,我女朋友她死了你知不知道。”秦愷睿打斷了白易的話,瘋狂的大吼到。現在的秦愷睿看上去無比的狼狽,鮮血不斷的從傷口流下,看上去很凄慘也很震撼人心。
  剛才的戰斗,除了幾個女生以外,就沒有完好的人,即使是俞寒,也受了一點傷。因為,俞寒也只是突然增加了力量,不算是一個武功高手。
  “直接把食物拿給他們不就可以了嗎,你這瘋子,非要突然反抗,現在害死人了。死人了你明不明白,從進入城市開始,你就變得很不正常,難道你就是個冷血的瘋子嗎。”秦愷睿聲色俱厲的斥責。
  果然,就如同俞寒所想,秦愷睿的女朋友江琳琳死掉,秦愷睿怪在了白易的身上。而剛才俞寒雖然也有動手,但是因為那一聲大吼,就好像是因為白易動手,俞寒迫于無奈才反抗一樣。而且,俞寒剛才還救了秦愷睿一命,怎么說,俞寒也是他的救命恩人,秦愷睿當然不會怪俞寒了。
  “唐平和蘭特也死了!”戴玉瑤神情悲傷,有些魂不守舍的說道。
  團隊里面的男性本來就沒有幾個了,白易、俞寒、伍爾夫、馬丁、唐平、蘭特□格里芬。剛才那些兇徒都避開了女生,而白易和俞寒又這樣兇殘,伍爾夫也不好對付,遭到圍攻的唐平和蘭特沒有撐過去。而馬丁這家伙,獨自從研究所里面逃了出來,就知道絕對是一個機靈的家伙。
  “抱歉,我的錯!”白易認真的道歉了一句。
  “抱歉,啊哈哈哈哈,害死了這么多人,你一句道歉有什么用。”秦愷睿神情癲狂的吼道。
  “我不管你們怎么怨恨我,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處理傷勢,整理物資,然后離開這個城市。”白易看了秦愷睿一眼,然后冷靜的說道。
  “白易……!”秦愷睿猙獰的咬牙。
  “如果妥協,真的可以這樣簡單的過去嗎。”紅綺華突然不重不輕的說了一句。剛開始,其他人還沒有聽清楚,然后紅綺華又重復了一次。正在憤憤的看著白易的其他人才回過神來,不善的看著紅綺華。
  “你什么意思?”秦愷睿指責的問道。
  “字面上的意思,妥協,將食物交給對方,我們真的可以這樣簡單的過去嗎。你們未免太天真了一些,應該說,你們到現在,還沉浸在和平時代的思維模式當中嗎。”紅綺華眼中平靜,平靜中帶著不屑和蔑視。
  “你……!”秦愷睿幾人還想說什么,這個時候,從旁邊的轉角街道突然沖出兩輛重型卡車,瘋狂的朝著城外駛去。眾人望了過去,頓時發現駕駛兩輛卡車的就是剛才和他們廝殺的那群地下幫會的敗類。而在車子里面,還有幾個正在掙扎的,赤身裸體的女人。
  “哼,去看看吧,這些敗類守在路口搶奪物資,據點肯定不會很遠。”紅綺華說道。
  紅綺華說完之后,并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朝著之前卡車開出來的街道走了進去。其他人也沒有遲疑多久,也跟在紅綺華的身后走去。并沒有多遠,所有人就來到了一個簡陋的庫房,這里還有一輛沒有開走的大卡車。
  紅綺華微微戒備的推開了庫房的大門,然后小心的走入了里面的房間。看見房間里面的景象之后,紅綺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轉過了頭,片刻之后又轉了回去,沒有回避的正視。
  “自己看看吧。”紅綺華說道,語氣微微的嘲諷。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走了進來,眾人頓時發現,這個庫房里面關押著四個女人,四個都是美女。不過現在這幾個美女的身上全都赤裸,還有無數凌辱的痕跡,精液的腥臭味更是充斥著整個庫房。
  看見有人進來,這群女人剛開始是麻木,當看清進來的人并不是那群敗類兇徒之后,頓時感到無比的驚喜,然后又是一股猶然的頹喪和絕望。終于有人來救她們了,可惜為什么不快一點,否則她們就不用經受這些凌辱了。
  “你認為簡單的妥協,交出食物之后,對方就會放過我們嗎。你不是一向自詡為美女嗎,你認為對方會不想占有你嗎。”紅綺華對著戴玉瑤說道。而這個時候,戴玉瑤已經完全傻掉了。
  “如果不是白叔臨時的應變,我們幾個恐怕都要成為她們的同類,那群人的玩物了。而白叔他們,說句不好聽的,估計也會被殺掉。當然,那個時候也可以反抗,不過,你認為那個時候死的人會比現在少嗎……?”紅綺華說出了一個事實。
  白易看見戴玉瑤被紅綺華說得越來越羞愧,不由拍了拍紅綺華的肩膀,阻止了紅綺華繼續說下去。沒有發生過的事,并不能作為理由,不管怎么說,江琳琳他們都是因為自己的決定而死亡。雖然明明白易的作法才是正確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
  “你們的衣服呢,先穿起來,伍爾夫、馬丁,去將車子開到這里來,其他人先處理傷勢。”白易說道。而這個時候,戴玉瑤才發現,白易的肩膀上面一條巨大的傷口,左手更是直接搭在身體上,軟綿綿的。
  伍爾夫他們去將車子開到了這個庫房,而這個時候,紅綺華還在幫白易包扎傷口。
  “抱歉,白叔,我只會簡單的護理。”紅綺華幫白易將肩膀包扎上之后,無奈的說道。即使是對外傷處理不怎么了解的她,都可以看出來白易的左臂幾乎都被砍了下來,肯定傷到了筋骨,如果處理不好的話,恐怕白易的左手就算是廢掉了。
  “我是外科醫生,不過只是一個小醫生。”這個時候,那些被抓來的女子也穿好了衣服。現代社會,畢竟不是古代那種對貞潔無比看重的時代,這些女子雖然情緒有些不安,但是還算是正常。而這個時候,一個女孩看見白易他們在包扎傷口,不由說了一句。
  “你的名字是?”
  “我叫貝拉。”
  “那么貝拉,麻煩你了。”紅綺華就要讓貝拉幫白易處理肩上的刀傷。
  不過這個時候,白易突然開口:“貝拉,你會手術嗎,取出子彈的手術。”
  “學過手術,不過并沒有親自給病人動過手術。”貝拉緊張的說道。
  “那也沒有辦法了,即使是第一次也沒有關系,總比我們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要好多了,拜托了。”白易說著,看向了那邊蜷縮在地上的沙皮。沙皮正在胸側不斷的流出鮮血,茉茉傷心的蹲在沙皮的旁邊,不斷的流淚。對于茉茉來說,沙皮可不僅僅是一個寵物這樣簡單。
  “可是,現在也沒有手術刀啊。”貝拉手足無措才說道。
  “這個可不可以!”紅綺華拿出了自己的柳葉小尖刀。柳葉形狀的刀子,本身就是用來解剖食材的,鋒利度同樣非常的驚人,可以說,絲毫不比手術刀差。
  “我試試。”貝拉點點頭。
  “不知道是哪位傷者?”
  “是沙皮。”白易說道,帶著貝拉來到了沙皮的前面。這下子,貝拉也算是了解了,原來傷者就是這條肥肥的沙皮犬。看見不是人類之后,不知道怎么的,貝拉心里的緊張反而放松了下來,這下就算手術不成功,也不會被怎么責怪吧?
  “我需要消毒,這里沒有消毒液,就用濃度白酒,另外還需要營養點滴,補充能量……。”貝拉立即對著白易他們說道。
  “那輛卡車里面應該有這些東西,都是他們收集起來的。”貝拉看見白易和紅綺華茫然的樣子,不由說了一句。
  白易聞言,立即朝著那輛大卡車跑了過去。而這個時候,伍爾夫和馬丁他們也走過來幫忙。現在的世界變得這樣危險,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個外科醫生的話,他們的生命無疑會得到不小的保障。
  現在就是在一個大倉庫里面,條件簡陋得過分,在簡單的準備之后,貝拉就開始給沙皮做手術了。
  “沒有麻醉劑,這條狗會不會掙扎。”貝拉動手之前,說了一句。
  “沙皮,不要動,這位貝拉小姐是為了救你。”白易說了一句。而茉茉聽見白易的話之后,也湊到沙皮的耳邊,悄悄的說著什么。這個時候,白易看向伍爾夫。
  “伍爾夫,你幫忙按著一下沙皮,讓他不要隨便掙扎。”白易對著伍爾夫說道。
  “嗯,我了解了。”伍爾夫立即用雙手輕微的搭在了沙皮的肚皮兩邊,一旦沙皮掙扎的話,就會按住沙皮。
  貝拉看見所有人都準備好了之后,也不由深深的吸入一口氣,拿起了那柄簡單消毒過后的柳葉小尖刀。這還是她第一次真正動手術,雖然患者僅僅是一條狗,但是她的心里多少還是有些緊張。而其他人也不由關注著這里,想要看看這個自稱外科醫生的貝拉技術怎么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