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214 棋局和牢籠

小男孩皮特受傷,雖然剛開始因為過于驚險而忘記了,但是現在感受到疼痛,頓時哭了出來。而其他的小孩子有的哆哆嗦嗦的想要跑開,有的又一臉興奮的看著茉茉。一時之間,整個教室里面如同菜市場一樣鬧哄哄的。
  “閉嘴!”茉茉頓時說了一句。
  不算很高的聲音,但是誰都可以察覺到茉茉身上那股淡淡的壓懾氣息。一時之間,包括老師在內,所有的小孩子全都真的閉嘴了。長期跟在白易的身邊,茉茉身上也養成了一種獨特的氣息。這不是所謂的氣質,而是氣息,進化人類才有的那種壓迫的感覺。
  “皮特的傷重不重,快送去醫務室。”這個時候,那個老師才反應過來。
  “沒事的,茉茉小姐出手很有分寸。”阿洛蒂雅說道。這個老師看見小皮特的脖子上面鮮血不斷的流下,怎么都無法相信有什么分寸。當然,他也沒有想到,阿洛蒂雅所謂的茉茉的出手分寸,其實是……死不了。
  學校也不大,很快白易就知道了這里發生的事。白易簡直哭笑不得,他還沒有離開學校呢,就鬧出了這種事情。幸好,白易的身份也不一般,現在這里也不算什么和平世界,不會磕磕碰碰一下就鬧大。僅僅不到一會就處理好了,小皮特被送回去休息,而其他的孩子接著上課。
  剛開始幾天,所有的小孩都對茉茉敬而遠之。不,不僅僅是敬而遠之,而是害怕,茉茉就好像一頭兇猛的食肉生物,突然闖入食草生物的世界,又不知道壓制自己的氣息一樣,讓其他的所有學生全都瑟瑟發抖。
  就連那個老師,上個課都小心翼翼的。
  直到……!
  “茉茉同學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錯,那么可以上來解答一下這道題嗎。”這段時間以來,這個老師也對茉茉比較害怕。今天偶然發現茉茉在發呆,好像想到了什么開心的事一樣,不由想要緩和一下這種氣氛。
  茉茉聞言,頓時站了起來,朝著臺上走去。其他的所有學生全都在下面看著,一句話都不敢說。黑板上面是一道數學題,并不算是很難,估計就初小的程度。茉茉走上臺,拿住粉筆之后,開始解答,過了一會,茉茉就解答完畢。不過,答案是錯的!
  “其實,這里應該這樣做,乘法。”那個老師現場教到。
  “不對不對,應該這樣。”
  “嗯,先要做這個步驟。”
  “不對……!”這個老師連續教了幾次,但是茉茉每次都解答錯誤,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出來什么貓膩了。那個冷酷無比的小女孩,不會是個笨蛋吧。一連串叫著笨蛋的烏鴉從腦所有人的腦海內飛過。
  終于有人實在忍不住了,開始笑了起來,茉茉也臉紅的站立在臺上。經過這件事之后,所有人對茉茉的態度也算是緩和了下來,總算不再覺得茉茉這么難以接近了。
  傍晚回來的時候,白易知道了這件事,頓時笑了起來。
  “叫你不喜歡學習吧,這下丟人了,原來茉茉是一個小笨蛋。”白易笑著說道。
  “爸爸!”茉茉抱著白易開始撒嬌。其實茉茉真的不是小笨蛋,只是不喜歡學習而已。而且在魔鬼島那段時間,學習的時間也不是很多。
  “估計沙皮和噗噗都比茉茉聰明了。”白易逗弄著茉茉。
  “爸爸!”茉茉真的害羞了。白易也不在故意取笑女兒,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其實,白易也在擔心茉茉和其他同齡小孩的相處問題,如果再隔幾天,茉茉還是被其他小孩隔離和疏遠的話,白易就準備讓茉茉回來的。因為長期的疏遠,不正常的環境,很可能會讓茉茉變得孤僻。沒有想到,笨蛋還有這種好處,居然會讓其他人輕易的接受了茉茉。
  茉茉的學習問題也進入了正軌,似乎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前進。而白易整天沒事就在市區里面逛逛,觀察著這個所謂的自治州。因為白易并沒有任何的工作職務,所以時間很多,也很閑,才有更多的時間來真正了解這個自治州。
  真的很安靜,似乎所有的進化人類在這里生活得都非常不錯,但是,白易始終覺得哪里不對。
  白易越走越偏僻,突然之間,白易看見一個簡單的小園子,幾個老頭在里面下棋。沒有多少好奇,僅僅是自然的,白易就走了進去。這幾個老頭雖然融合了活性細胞,但是變化都不算很大,而且這幾人都已經老了,最年輕的,臉上都滿是皺紋了。
  兩個老頭在下棋,圍棋,而其他三個在靜靜的觀看。
  圍棋!
  白易微微驚訝了一下,然后也靜靜的觀看起來。白易對圍棋了解得并不多,只是會下,知道所有的規則,但是連業余都算不上。看見白易過來,五個老頭也沒有招呼,白易也沒有說話,靜靜的站在旁邊,看著兩頭老頭在那里下棋。
  “黑棋輸了!”突然之間,旁邊一個老頭說了一句。而這個時候,執黑的那個老頭也正好認輸。
  “老秦,你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情啊。”
  兩人也沒有復盤,被稱為老秦的東方老人只是笑著不回答。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發現了白易。幾個老頭都有些好奇,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像他們這樣靜下來的人可不多了。活性細胞融合,帶來的改變不僅僅是力量,還有思維上的改變。只要不是太過于蠢笨的人,似乎都想要用這股強大的力量做些什么。他們是因為很老了,即使融合了活性細胞,也已經進入老年了,所以才可以安靜下來。
  而白易,一看就很年輕的樣子。
  “小伙子第一次見到啊。”那個被稱為老秦的老爺子對著白易說道,用的是中文。
  “嗯,第一次來這里。”白易點點頭。
  “這里很偏僻啊,難為你居然可以找到這里。”
  “偶然而已。”白易笑著回答到。
  “你好像有心事?”
  “哦,為什么這么說?”
  “看出來的,你看上去很平靜,但是心里卻有一股煩躁的意味。圍棋的氛圍喜靜,所以很容易感覺得出來。”那個老秦說道。白易有些驚訝的看著對面的老秦。不會吧,難道他偶然遇見幾個老爺子,還是所謂的絕世高人的那種嗎?
  “會下棋嗎?”
  “會,但是不精通,只的高中的時候興趣所學,懂基本的圍棋規則而已。至于定式、手筋、大勢之類的,只是聽過,根本就不了解。”白易認真的回答到。白易回答得很誠懇,就和白易說的一樣,高中的時候學了幾天圍棋,最后興趣不大,不了了之。
  “要下一局嗎?”
  “我真的只算是初學者,十多年前學過兩個月,之后就從來沒有拿過棋子了。”白易提醒了一次,意思是,他就是一個純粹的新手。
  “沒關系,這里除了老秦,其他的都是新手,所謂的臭棋簍子都算不上。”剛才那個下棋的白人老頭說道。圍棋本來就是中國的國粹,在近代,日本改良,然后基本都在中日韓周邊傳播,這幾個西方老頭確實不怎么厲害。
  白易笑了一下,不就是下盤棋嗎,又不是輸不起。
  “好!”白易點點頭。
  “需要讓子嗎?”老秦說道。
  “不用了,互先吧,反正我都很差,讓不讓都一樣。”白易坦然的說道。
  “好!”老秦說完之后,開始抓棋。
  白易猜子,執白后手,然后兩人開始下一盤圍棋,其他人立即開始圍觀。可以看出來,就和白易說的一樣,白易純粹就是一個新手。原本就沒有學多長時間,之后又放了十多年,還記得規則就不錯了。不過,讓另外幾個老頭感到意外的是,老秦的棋路也和平時的棋路發生了變化,并沒有對白易下死手。
  指導棋?
  剛開始,白易也以為老秦是在下指導棋,但是漸漸的,白易就覺得不對,開始認真的思考棋局,心神逐漸沉入了棋盤。白易真的是新手,但是這個時候,白易體內的異種能量卻翻涌起來,讓白易進入了百分之百的專注,開始飛速的計算棋路。
  漸漸的,白易的心神越來越投入,最后甚至感覺眼前出現了幻象。整個棋盤仿佛變成了一個世界,黑棋仿佛一張大網一樣,將白易的白子牢牢的束縛在一個牢籠里面。這個牢籠隱隱約約,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感覺不出來,但是白易心神沉入,才可以感覺到,而且感覺非常的深刻。
  真的安定下來了嗎?
  白易在心里自問,而白易最后得到的答案是,沒有!
  雖然塔斯馬尼亞成為了一個自治州,物資充足,也沒有多少危險。雖然聯合國已經安排得很不錯了,但是白易總覺得在這里生活著很壓抑,簡直比在魔鬼島還壓抑。表面上是一個自治州,但是生活在這里,就好像一個放大了范圍的牢籠一樣,還是被束縛在這里。不是監獄那種牢籠,而是堪比一個小國家的塔斯馬尼亞州。
  啪的一聲!
  白易一顆白子落下,白易體內異種能量過于激蕩,下面的石質棋盤頓時變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