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210 哭了

事實上,從攻下這個海岸防御基地之后,戰后處理異常的繁雜,所有人并不是聚集在一起的。
  白易那個時候坐在海岸的礁石上面,而茉茉還在午睡。茉茉每天的午睡時間只有半個小時,是維拉教給茉茉的習慣。外面突然傳來騷亂的聲音,茉茉不喜的皺了一下眉頭,然后坐了起來。抓住身邊的黑刀,茉茉來到了這個臨時布置的房間外面。沙皮原本也趴在外面打著盹,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看向外圍的方向。
  茉茉朝著外面走了出去,沙皮立即跟在后面。
  當茉茉來到外面之后,頓時發現混戰在一起的戰場。如果說進化人類就長得夠奇怪的話,對面的實驗體更是猶有過之。茉茉剛才在睡覺,甚至都不知道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地方來的。不過雖然不知道是哪里跑出來的,但是茉茉卻朝著前面緩緩走了過去。
  就在茉茉準備加入戰場的時候,五個實驗體主動圍了過來。
  沙皮頓時從后面上前兩步,站立在茉茉的旁邊,左側的第二個腦袋如同伸展一樣,快速長了出來,裂開了鋒利的獠牙。茉茉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到外面戰場的影響,臉上沉靜安詳。不過,當茉茉右手放在刀柄上面的瞬間,全身的氣息瞬間一變,一絲銳利的氣息瞬間綻放。
  ……
  馬爾維在自己房間里打磨著一柄新的武器,堅硬的材料在他的異種能量流入之后,逐漸變得柔軟。過了一會,馬爾維將初步打磨出雛形的材料放下,又看了一眼最里面浸在溶劑里面的那段材料。從打造出黑刀黑冥之后,馬爾維就沒有制作出來第二件可以媲美的武器了。
  制作武器,光有技巧還不夠,足夠珍貴的材料也是必須的。
  在前段時間,白易交給了他這段材料,不比之前的那顆尖牙差,不過性質不同,并不適合用來打造長刀。
  究竟要用來打造些什么呢?馬爾維在腦海內靜靜的思索,緩緩的露出一個笑容。不過突然之間外面傳來騷動,馬爾維將材料箱子合攏,然后走了出去。
  ……
  “好厲害啊,南希姐姐對于治療外傷也這么厲害!”阿芙拉一臉崇拜的看著南希。在外界,南希明明是藥師才對,但是沒有想到,還有這么好的外傷技術。
  “呵呵呵,這都是琉璃西婭老師教的哦。”南希笑了一下,當初在基督新城的那段時間,她就是跟著琉璃西婭學習的。
  “真的?”
  “當然是真的,只不過你還沒有跟隨老師多久而已。”南希微微疲倦的說道。之前的戰斗里面,傷員不少,她都感覺有些疲憊了,只有阿芙拉精神依舊活躍。
  “外面來了新的敵人,所有人做好準備。”突然之間,一個聲音傳了進來,然后又瞬間遠去。
  大病房里面的所有人,不管是醫生還是傷員,全部瞬間繃緊。南希立即走出了這個大病房,然后就看見遠處的戰場,這還真是……。南希回來之后,頓時看向所有人,包括這個大病房里面的十多個傷者。
  ……
  阿洛蒂雅在整理規劃,和幾個人商議一些東西,比如之后和聯合國談判,需要爭取到什么樣的條件和地位,這些整理好了之后,才會交給白易過目。
  因為白易的原因,所以阿洛蒂雅在這些人里面身份還是比較高的,但是阿洛蒂雅一點都沒有擺架子,相反對于面前的所有人都非常的尊敬。當然,其他人也對阿洛蒂雅非常的佩服,按照阿洛蒂雅的年紀,五年前,才剛十四歲,可以說,在那個時候,阿洛蒂雅才是一個青澀的少女。而在新西蘭變化之后的五年里面,應該是沒有什么地方學習的,但是沒有想到,阿洛蒂雅一點都沒有青澀的感覺,相反對于這些東西十分的擅長,可以說,天才。
  不過,阿洛蒂雅自己才知道,維拉老師才是真正的天才,雖然名義為貴族禮儀教師,但那不過是因為維拉老師喜歡而已。
  “那么,我這就將這些東西交給白易大人。”阿洛蒂雅對著所有人說道。在外人面前,阿洛蒂雅總是尊稱白易為白易大人。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阿洛蒂雅自己也不知道,估計,是從上次被拒絕之后。
  “那么麻煩阿洛蒂雅小姐了。”其他幾人都善意的說道。
  阿洛蒂雅笑了笑,從這棟還算完好的建筑里面走了出去,夾帶著這份規劃整理出來的文件。在阿洛蒂雅還沒有走多遠的時候,就發現遠處傳來了騷動。阿洛蒂雅頓時望了過去,然后幾個加速,從建筑上面跑過,停留在一個屋頂。
  看著遠處快速接近的一群實驗體,阿洛蒂雅吃了一驚,立即準備過去告訴白易。
  不過就在阿洛蒂雅身體即將動起來的時候,白易從遠處高速飛來,然后落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阿洛蒂雅在后面的房頂上面看著白易的背影,不知道為什么,剛剛還焦急的心情,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只要,只要能夠看著白叔的背影就好了。
  還想看一眼白叔的背影……阿洛蒂雅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
  原本已經渙散的目光,突然再次凝聚,阿洛蒂雅瞬間再次振奮,長刀舞動。但是阿洛蒂雅本身并不擅長戰斗,而且過多的失血,讓她的力量提不起來了。
  ……
  伍爾夫在說完之后,就和貝琪和貝米拉兩人加入了戰場。有這樣幾個人帶頭,這個不足百人的戰場,很快就逐漸平息。在戰斗結束的時候,白易身體一個踉蹌,貝米拉頓時扶住了白易。
  “白易,怎么了,不行了嗎?”伍爾夫大笑著問道,但是他自己也在喘息。
  “剛才有個家伙有些厲害,受了一點傷。”白易笑了一下。
  “哈哈哈,真是的,受了一點傷就不行了。”伍爾夫大笑到。事實上,伍爾夫知道白易絕對不止是受了一點上這樣簡單。白易的戰斗力,伍爾夫身為隊友了解得最清楚。
  “好了,去尋找其他人。”白易說道。
  很快,白易就發現了噗噗,正帶著金吉拉,保護著金吉拉這興奮的小不點不要沖過頭了。不久之后,白易又發現了羅曼和烏利塞斯,兩人和其他進化人類一起,形成了混戰。隨著相互的尋找,各處戰場逐漸匯聚在一起,不過,隊伍里面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突然之間,白易透過逆花瞳,看見遠處逐漸倒下的一個身影。
  阿洛蒂雅!
  白易瞬間沖了出去,搶在阿洛蒂雅倒下的時候,抱住了這個嬌小的身影。
  “白……叔!”阿洛蒂雅看見白易突然出現的面容,笑著說了一句。
  “笨蛋,別說話了,你的傷勢很嚴重。”白易焦急的罵了一句,雙眼凝視在阿洛蒂雅腰間的那個巨大的傷口上面,不過這個時候,醫生和藥師一個都不在旁邊。
  “別忙了,白叔。”阿洛蒂雅溫柔的說道,抓住了白易的右手。
  “白叔,可以吻我一次嗎。”
  白易身體一顫,震驚的看著阿洛蒂雅,然后輕輕的吻了下去。銹澀的血腥味頓時透過雙唇傳來,而阿洛蒂雅卻露出了幸福的神色,良久!
  “其實,我只想一直看著白叔的背影。”阿洛蒂雅輕輕的說道,閉上了雙眼。
  白易緩緩的將阿洛蒂雅放下,然后望著天空。過了一會,白易轉身,雙眼逆花瞳張開,似乎比之前更加的妖異。一瞬間,白易瞬間沖入了這個絞殺在一起的戰場。逆花瞳、刀術、暗絲、太極拳,不多,但是每一種,都可以算是這個時代的絕技,而白易現在,才徹底將這些東西全部使用出來。
  每一刀,每一拳,都展現著一種凌厲的凄美,不知不覺間,整個戰場上面,其他的人全都退到了一邊,只有白易一個人對上了上百個實驗體。戰斗持續,不斷的傳出鮮血和慘叫,所有人看著那個如同鬼魅游走的身影,都靜默無語。
  逆輪!
  白易右手紅吻倒握,一個斜弓步繃緊,而這個時候,在白易面前一根鋒利的毒刺懸停在白易的雙眼前面,差之毫厘。不過,就是這毫厘的距離,卻如同天塹。在白易身后,無數暗色的細絲拉伸出去,如同一朵盛開的怪異花朵一樣,將所有的實驗體全部串聯在一起。整個戰場,仿佛完全定格在這一刻。
  下一瞬間,白易身后的暗絲暮然收緊。
  唰拉一聲,身后的幾十個實驗體瞬間從不同的地方斷裂,就仿佛被這些暗色絲線切割一樣,斷肢和鮮血一瞬間盛開。白易在最下方,卻并沒有躲避,而是任由無數的鮮血從身上澆落,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這個笑容看上去好像是在笑,但是卻讓人感覺彌漫著一股比哭還濃重的悲傷。
  一滴眼淚從白易的眼中滴落!
  晶瑩的一滴眼淚,在無數的鮮血里面,顯得如此的刺眼奪目。
  周圍的所有人全都怔怔的望著中心的那個身影,看著那個比哭還悲傷的笑容,頓時覺得自己心里悶悶的,仿佛喘不過氣來,眼中逐漸彌漫著濕潤。
  為什么會感覺這樣悲傷,為什么!
  他們究竟哪里錯了?
  新西蘭巨變,他們完全就是受害者,努力掙扎到現在,想要獲得普通人類的接受,但是迎接他們的,卻是無數的炮火。打敗了一群普通士兵之后,又來了一群實驗體,還動不動就說什么束縛。難道,這就是外界對他們的態度嗎,僅僅是不接受,還是說想要將他們徹底掌控在手里。
  白易……哭了!
  ————————————————
  厭倦期,好像什么都不太對勁一樣,寫了刪,刪了寫,最后自己都不知道寫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