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第一章撿一個女兒


  白易走在新西蘭漢密爾頓的的一條街道上,心情就和天上的烏云一樣糟糕。從中國追到新西蘭,結果換來的只是一句確切的‘分手’。不過,白易也不是那種沒有了愛情就非得要死要活的人,既然愛情不再,那么他也不會繼續糾纏。
  嘩嘩嘩的,陰沉的天空下起了大雨,白易立即朝著路邊的屋檐跑了過去。
  才說心情和天氣一樣糟糕,結果就真的下雨了,白易心里微微自嘲。看著天空連綿落下的雨幕,白易覺得,他也應該回國了。既然已經得到了確切的答案,那么他就沒有更多的必要留在這個異國他鄉。
  這個時候,白易突然覺得自己聽見了嬰兒的哭泣聲和狗叫聲。
  微微側頭,白易仔細聽了一下,大雨的聲音掩蓋,好像又什么都聽不出來了。應該是錯覺吧,這個時候,怎么可能會出現嬰兒的哭泣聲。白易心里疑惑的說道,站立在街道邊緣躲著雨。站了一會,白易還是有些忍不住了,總覺得,那個哭泣聲不像是錯覺一樣。
  “客人……!”
  白易站立的那間店鋪的員工打開門,準備讓白易進去躲雨,而這個時候,白易卻一頭沖入了大雨中。那個白人員工伸出去的右手停在空中,傻了一會……真是一位奇怪的中國游客。聳聳肩之后,這個員工重新關上了門,回到了店鋪。
  白易循著之前聽見的那微弱的哭聲,朝著街道的小巷跑了進去,然后仔細的尋找。應該是聽見的,真的聽見的,有嬰兒的哭泣聲。
  這個時候,突然再次傳來急促的小狗叫聲,白易立即精神一震,朝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路過一個偏僻的轉角的時候,白易頓時發現了一個不大的紙箱子,還有一只在雨中不斷狂吠的小小的沙皮狗。
  白易立即沖了過去,然后打開了紙箱子。
  女嬰!
  一個不足周歲的女嬰躺在紙箱子里面,不過這個時候,雨水已經快要浸泡到她全身。白易驚愕片刻之后,立即將這個女嬰抱了起來,然后將自己的外套脫下,撐著擋住了大雨,然后猛然朝著外面的街道跑去。而這個時候,那條小小的沙皮狗也機靈的跟在了白易的身后。
  “Taxi,Taxi!”白易沖出小巷,立即攔住了一輛開過的出租車,差點就被車子給撞到了。
  “去最近的醫院,謝謝。”白易拉開了出租車的車門,進入了出租車,而那條小小的沙皮狗也機靈的跳上了車子。
  白易和小沙皮狗都濕漉漉的,那個出租車的司機原本想要抱怨兩句的,結果一轉頭就看見了白易懷里抱著的那個女嬰。雨水打濕了女嬰的小臉,顯得異常的蒼白。一瞬間,這個司機原本抱怨的話就說不出去了。
  “坐穩了。”說完之后,司機立即啟動了出租車,然后飛一般的飆射出去。
  很快,出租車就拉著白易來到了一所醫院,白易忙亂的拉開車門,焦急的朝著醫院里面跑了進去。那個司機看見白易的動作,無奈的搖搖頭,這家伙,車費都沒有付呢。不過這個司機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重新啟動之后,車子開了出去。
  “有人嗎!!!我掛急診,快點,她快不行了。”
  在服務臺護士的大聲叫嚷中,白易沖到了急診室的邊上,一腳踢開了大門。而在急診室里面,一位端著茶杯的女醫師嚇了一跳,差點將茶杯都甩掉了。
  “醫生,快救救她,她快不行了。”白易緊張的說道,將手里的衣服遞了過去。
  那個女醫師原本還想說什么的,但是在掀開衣服,看見那個小臉蒼白的女嬰之后,頓時變得無比的認真和負責。
  在看見女嬰被送入急診室之后,白易才想起,自己還沒有付車費呢,立即跑了出來,不過只有濃厚的雨幕,哪里還有出租車的身影。
  ……
  “喂,擦擦身體吧,順便再把你的衣服換掉,否則不光是你帶來的那位小公主,恐怕連你都要在我們這里掛個號呢。”一位護士帶著一條毛巾和一件病號服,來到了急診室的外面,對著白易說道。
  白易看見護士手里的東西,頓時會意:“謝謝!”
  在白易換好衣服之后,白易又回到了急診室的外面,才發現那條小沙皮狗一直守護在那里。白易頓時感到微微的驚訝,摸了摸小沙皮狗的頭。感受到肚子里面有些餓了,白易對著沙皮狗說道。
  “繼續守一會,我去買點吃的。”
  “汪嗚……!”小沙皮狗仿佛明白了白易說的什么一樣,輕輕叫了一聲。
  沒多久,白易就端著兩個盒飯回來,和小沙皮狗囫圇吞棗的吃了下去,然后等候在急診室的外面。又過了一陣,急診室的醫師才出來,白易立即緊張的迎接了上去。
  “醫生,怎么樣了?”
  “已經脫離了危險,不過你是怎么當父親的,自己的女兒有先天性疾病還不好好的照看。”那個急診的女醫師出來之后,先是通報了一下平安,然后就開始教訓白易了。白易站在那里,被這個醫師教訓得一愣一愣的。
  “等等,等等啊,那不是我的女兒。”白易反駁到。
  “開什么玩笑,這么年輕就有了女兒,難道只因為她有先天性的疾病,你就不要了嗎。你們這些年輕人胡鬧也要有個限度,生命不是讓你們拿來開玩笑的……。”這個女醫師顯然對于早戀之類的事情非常的反感,白易站在那里,直接被噴了個狗血淋頭。
  “她真的不是我的女兒,我是前幾天才來新西蘭的游客,不信你們可以查。我是在路上聽見女嬰的哭泣聲,才在一個街角偏僻處找到她的。”白易趕緊用半生不熟的英語解釋。那個女醫師聽見白易的解釋之后,疑惑的看著白易,過了好半天,才算是勉強相信了。
  “這樣啊,估計她原本的父母就是將她遺棄在那里的吧,真是冷血自私的父母,哎!”那個女醫師聽明白之后,才嘆息一聲。
  “她究竟是什么先天性疾病?”
  “先天性視力障礙,現在的她就只能看幾米遠,而且隨著年齡的增加,視力會越來越弱,估計到五歲的時候,就會徹底失明。有這樣的先天性疾病,難怪她的父母會將這個女嬰舍棄了。”那個女醫師說著,有些意興闌珊。
  “你補交一下掛號的醫療費吧,這次急診的費用會算在社會公益事業上面。”
  “她會怎么樣?”
  “會怎么樣……你說呢,當然是會被送到孤兒院去了。不過在孤兒院那種地方,你指望一個會失明的小女孩會得到什么好的生活嗎。”說著,那個女醫師心情不怎么好,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看得出來,這個女醫師的情緒很低落,顯然是一個好人,但就是因為這樣,對于這件事才越發的無奈。
  白易的心情也很沉重,在那個女醫師離開之后,才走到了病房,查看那個女嬰。
  一位護士正在照料女嬰,看見白易進來之后,立即對著女嬰說道:“看,你爸爸來咯,笑一個。”顯然,這個護士和那個女醫師一樣,都認為白易就是這個女嬰的父親。
  白易苦笑一下,也沒有解釋,不過,那個女嬰原本平靜的小臉真的望向白易這個方向,然后露出了一個稚嫩的笑臉。
  純潔!
  白易在這瞬間突然生出一個詞語。他想不出其他任何一個詞語來形容這樣一個嬰兒的笑臉。不過,現在他卻要拒絕這個笑臉,因為,他本來就不是這個女嬰的父親。
  “抱歉,我不是她的父親。”
  “你在說什么傻話,這么可愛的女兒,小心傷害到她。”那個漂亮的小護士顯然以為白易是在說笑,愣了好一會之后,才輕輕的說道。
  “我不是她的父親。”白易說著,轉身。
  “停下,你給我停下,你怎么那么不負責任,難道你就要丟下女兒一走了之嗎。”那個小護士在門口拉住了白易,然后大聲的指責。
  “我要付什么責任,那又不是我的女兒。”
  “怎么不是你的女兒,看你那么緊張的將這個小公主送來醫院,我還以為你是一個負責的男人,沒有想到你居然這樣。”那個護士繼續指責到。而這個時候,醫院里面其他人也發現了這里的吵鬧和騷動,朝著這里聚集。
  ……
  “你看你看,那對情侶好像在吵架!”
  “哼,我看那個男人一定是玩完了人家,然后甩手不干了,結果女的追上門來要他負責了。”
  “聽起來還有個女兒呢,那個男的說不是他的,難道是女的紅杏出墻?”
  “你笨啊,這是男人最經常的手段,把女人肚子弄大了說孩子不是他的,好推卸責任。”
  ……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雖然沒有圍攏過來,但是卻在不斷的竊竊私語,而且這種竊竊私語的聲音可真是不小。那個小護士聽見周圍的人說得越來越離譜了,不由臉都羞紅了,突然之間伸手揪住了白易的耳朵。
  “喂,啊喂,你做什么,有你這么當護士的嗎,快放手,我可沒有得罪你。”白易想要掙扎,但是越是掙扎,耳朵就越痛。
  “看見了嗎,做女人就要有這種魄力,敢擰男人的耳朵,不然就老老實實的等著被欺負吧。”周圍的人群看見白易和那個護士之間的舉動,頓時開始起哄。在眾人的哄笑聲里面,那個護士趕緊拉著白易的耳朵回到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