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92 肆意灑脫

“白易,看來是分配制度還不合適。”這個時候,琉璃西婭也來到了這里,然后說道。
  “你需要的是一個在水底擁有絕對自保能力的隊伍,也就是說,所有的靜謐草都是由他們采集上來的。但是之前你說的分配方式,卻只保證了他們的必須,也就是每人三株,其他的,都分配給了其他人。這樣的條件,恐怕即使有能力,也會故意藏拙,不想去冒險,在后面等待著坐享其成不是更好嗎。”琉璃西婭緩緩的說道。
  “本性!”白易笑著的說了一句。
  “沒錯,本性。我倒是覺得,你第一次在沙地上面劃分的那種分配方式不錯,參與冒險的隊伍占據70%,或者更多,所獲得的靜謐草由他們自己支配,不管他們做什么。最后剩下的30%,才用于讓藥師調配成為藥劑。既然沒有冒險還有機會得到免費的藥劑,其他人也沒有資格說些什么。當然,在這個過程里面,那些獲得了70%靜謐草的成員,如果是他們自己主動將靜謐草捐獻出來的話,效果恐怕更好。”琉璃西婭看著白易。
  “名望!”白易再次笑著說了一句。
  “沒錯,名望!”琉璃西婭點點頭。“現代社會,就有很多人做善事,不過每次都非常的高調,甚至有嘩眾取寵的嫌疑,不知道你對這種情況是什么看法呢?”
  “做善事,但是炒作,嘩眾取寵?”白易疑惑。
  “對,比如捐款什么的。”
  “捐款嗎……不管他們炒作得多么厲害,只要不是虛假的,善事就是善事,不會因為炒作就變成一件壞事。做善事的得到了名望,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也得到了一定的幫助。雖然總有人說這樣是故意做作,但是我認為這總比那些只知道亂噴,而對于需要幫助的人沒有絲毫幫助的家伙強得多。”白易緩緩的說道。
  “真是一種客觀理智的看法。”琉璃西婭不由鼓掌。現代社會,能夠以客觀的態度來對待事物的人不多了。
  “那么這就合理了,讓參與冒險的人獲得70%的靜謐草支配權,然后其中一些人比較大公無私,愿意將靜謐草捐獻出來。不需要他們全部捐獻,他們完全可以先滿足自己以及朋友的需求,即便這樣,他們也獲得了聲望。”琉璃西婭說道。
  “明白了,果然還是你們擅長這些東西。”白易點點頭。
  “不是我們擅長這些東西,而是你將其他人想得太好了,人類的社會交往是一門非常巨大的學問。這件事,就由我來辦。”琉璃西婭說道。
  “好!”白易點點頭。其實,白易不是將人想得太好,而是……。
  ……
  很快,新的分配方式就公布了下去,頓時激起了巨大的反響。確實如同琉璃西婭所說,很多人都有坐享其成的打算,這下這么多的人居然只有30%不到的分配權?很大一群人頓時不滿意了,吵吵鬧鬧的說需要解釋。
  “開始了!”白易看著遠處,似乎可以看見那些喧鬧的人群。
  “他們已經開始觀察了,看哪些人的態度始終如一,比較值得信任。”阿洛蒂雅靜靜的回答了一句。
  阿洛蒂雅一直跟在白易的身邊,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白易故意安排的。白易在最初就想到了那個30%和70%分配方式,怎么可能會想不到其中的優劣。但是白易在之前公布的分配方式,卻僅僅是優先滿足采集靜謐草的隊伍,而并沒有多少的優待。這一切,都是因為白易想要看看所有人的態度而已。
  “阿洛蒂雅,你覺得我很卑鄙嗎?”白易問道。
  “不覺得,只是有些不理解。”阿洛蒂雅遲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我確實是希望所有人都進入LV2,然后前往普通人類的世界,尋找一個安定的環境,可以說,他們所有人都是未來的戰友。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完全信任的,這次的騷動,就是一次初次篩選,我們起碼可以看清一些人的本性。”白易靜靜的說道。
  “是!”阿洛蒂雅點點頭。
  白易說完之后,才帶著阿洛蒂雅走了出去,現在,他需要給這些憤怒的人一個‘解釋’了。為什么之前的分配方式突然改變,而且還修改得這么巨大。說得是呢,為什么呢,為什么這么多人總是將很多事情當做理所當然呢。
  “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去采集靜謐草,理所當然該獲得這么巨大的分配權力。至于是將多余的靜謐草分給他們的朋友還是同伴,都是他們的zìyóu。即便他們有人愿意捐獻出來,為所有人做貢獻,這也是他們的高尚。”白易對著所有哄鬧的人說道。
  “怎么可以這樣!”
  “就是啊,之前還說了這樣分配,一會又改了,你不會不久又宣布你們高層可以獲得優先權。”
  “出爾反爾就是白易你的作風嗎……。”在白易說完之后,下面的反駁聲變得更大了。
  “我保證,這就是最后的分配方式,不會更改了。另外,如果有誰不服,那么你們可以親自加入采集靜謐草的隊伍,那么你們就可以獲得70%的分配權。”白易對著所有人說道,然后將右手指向湖灣,那里就是測試水性和戰斗力的地方。
  “不服,就可以去!”白易再次重復了一句,下面的聲音逐漸變得平息。
  白易沒有繼續說話了,而是帶著阿洛蒂雅直接離開了這里。留下一群傻傻的人不知道該找誰去哄鬧了,繼續找白易嗎,估計不會搭理他們的樣子。而這個時候,白易卻一邊走一邊笑了出來,笑得非常的歡暢,就連阿洛蒂雅,都覺得白易是不是出什么問題了。
  “白叔,白叔你還好嗎?”阿洛蒂雅問道。
  “我沒事。”白易的笑聲還沒有停息。“阿洛蒂雅你不覺得好笑嗎,看下面那一群人,將坐享其成當成了理所當然,居然還好意思這樣義正言辭的來責問我為什么。”白易笑得似乎都快喘不過氣來了,甚至搭在了阿洛蒂雅的身上。
  “白叔你就是因為這個大笑?”阿洛蒂雅疑惑的看著白易。
  “怎么?”白易看著阿洛蒂雅。
  “不,沒什么。”阿洛蒂雅扶住白易。看見白易的雙眼,阿洛蒂雅眼中就好像出現了幻象一樣。緩緩的,阿洛蒂雅心里越來越迷惑,然后朝著白易靠了過去。恍惚間,阿洛蒂雅覺得自己吻到了什么,這是可我的初吻……阿洛蒂雅在心里這樣想著,卻暮然清醒過來。清醒之后的阿洛蒂雅羞得臉都通紅了,白易正用一根食指按在她的嘴唇上面,疑惑的看著她。
  我的初吻……居然給了白叔的手指!
  阿洛蒂雅心里頓時懊喪無比,究竟是哪種懊喪,阿洛蒂雅自己都分不清楚。不過,這應該不算是初吻,阿洛蒂雅又自我安慰道。不過這個時候,白易卻沒有注意到阿洛蒂雅的變化,而是閉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阿洛蒂雅,是不是覺得我有什么不對。”回到房間之后,白易問道。
  “不對嗎……白叔你以前給人的感覺是沉靜而內斂的,以你的性格,基本是不會做出這種故意測試他人的事情的,更不用說剛才你那種肆意的笑聲。總覺得,白叔你最近似乎變得有些肆意灑脫的感覺。”阿洛蒂雅聽見白易的問話之后,緩緩的將自己的感覺說出來。
  白易則是坐在椅子上,右手捂住額頭,靜靜的思索自己最近的變化。白易將右手伸了出來,手心一圈氣流旋轉起來。自己的變化,除了絕對生命場可以輕微的控制空氣以外,能量似乎也有其他的變化。白易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為什么會變得這個樣子的原因,變態期嗎!
  “阿洛蒂雅覺得哪種性格的我比較好?”白易突然問了一句。
  “哎,我嗎,我覺得都好。”阿洛蒂雅小聲的回答道。
  “這樣嗎,謝謝。走,我們也去參加新的人員挑選,怎么說,我們也要做個表率。”白易伸出食指將阿洛蒂雅低垂的頭抬了起來,然后點點頭。
  ……
  新的人員挑選,就比之前要火爆了,因為白易宣布的新的分配規則。被挑選進入隊伍的人,雖然會冒著生命危險去采集靜謐草,但是同樣的,卻也得到了等值的巨大報酬。而且,這次還有足夠龐大的醫療隊伍和后勤隊伍在后面支撐。
  白易的隊伍里面也有一個人入選,不出意外的,當然是伍爾夫了。融合了鱷魚的基因,加上完美蛻變的LV2,而且是最早期的那一批,伍爾夫的實力確實非常的強大。現在伍爾夫最重要的就是熟悉水性,爭取在水里面獲得更多的自保和戰斗能力。
  “白易,你要下來試試嗎?”伍爾夫在水里腆著個大肚子,對著白易吼道。
  “好啊!”白易說著,猛然加速,朝著伍爾夫那個方向沖了出去。不知道是白易速度太快還是別的什么原因,白易居然在水面踏波幾步,才跌落在水里。在落入水里之后,白易一下子陷入了沉思,剛才,似乎不僅僅是速度太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