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174 來晚了

白易躺在地上,鮮血不斷的從胸前的傷口朝著外面流淌。白易現在一點力量都用不出來,從基督新城里面沖出來,原本就戰斗了很長時間,而這里的戰斗,更是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量。其他人的戰斗也早就結束,而他們的狀態比起白易也差不了多少。
  雖然白易的隊伍這一年多不斷的積累實力,但是在俞寒的消耗戰術之下,確實相差并不是很大。
  所有人都倒在地上,不是死了就是瀕死,幾乎完全失去了移動的能力。
  白易身體顫抖的想要爬起來,這個時候,如果真的倒在地上,就會真正的睡過去,永遠不可能醒來了。不過,如果能動的話,恐怕早就有人動了。良久,在白易都快要放棄的時候,突然覺得有東西在舔自己的臉頰。
  白易睜開了雙眼,才發現是金吉拉,這只一直長不大,只有巴掌大的小貓倒是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當然,金吉拉那點低微的實力,想要幫忙也不太可能。不過現在,金吉拉這個小不點到是成為唯一可以活動的生命了。
  “金吉拉。”白易輕微的笑了笑,沉重的喘息,默默的積蓄著體內的力量,準備爬起來。其他還活著的人也差不多,大多都是長期而劇烈的戰斗導致脫力,加上身上的傷勢,所以在短時間內,動彈不得而已。
  不過,突然之間,白易耳邊聽見一個腳步聲。
  這個腳步聲非常的靈巧,快速接近了這里,在戰場邊緣掃視了一下,然后直接朝著這面跑了過來。白易躺在地上,仰望著這個快速接近的身影,心里升起了一聲無奈的苦笑。金吉拉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頓時轉身,阻攔在白易的身前。
  “白叔!”寧雪停下,輕輕的說了一句。
  “嗯,好久不見。”白易說了一句,躺在地上看著寧雪,身體完全放松下來。這種時候,寧雪來到這里,幾乎所有人都失去了戰斗的能力,繼續掙扎,也不過是徒費力氣罷了。想到這里,白易都想笑出來了,誰能笑到最后,這種事情真是難以預料。他早就疑惑俞寒的旁邊為什么沒有寧雪,原來是來晚了。
  “他……死了嗎!”寧雪看著跪在白易面前的俞寒,默默的說了一句。
  “嗯!”白易點點頭。
  “他這是在道歉嗎?”
  “應該不是,偶然而已,恐怕是想要殺了我才對。”白易看著俞寒的眼睛。死掉之后,俞寒的雙眼已經合攏,白易當然什么都看不見。不過這家伙,都到這種程度了,怎么可能會跪下認錯,只不過是走到這里,剛好徹底死亡而已。
  “也許,是在道歉!”寧雪將黑刀從俞寒的身上拔了下來,然后丟在地上。
  “那么白叔,我這就走了,對不起。”寧雪對著白易點點頭。
  “你不殺我報仇?”
  “不了,俞寒有一次很認真的和我說過,如果他死了的話,我就不用找你報仇了。你們之間的過往,徹底了結。”寧雪抱起了俞寒的尸體,緩緩的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從遠處貼著地面緩緩的飛過來一條癩皮龍。這頭癩皮浮游龍尾巴斷了好大一截,翅膀也有一只被撕掉了,說是飛,其實就和爬差不多。來到這里,這頭癩皮龍看著寧雪懷抱里面的俞寒,悲哀的叫了一聲,用腦袋去碰了碰俞寒已經變涼的尸體。似乎,這頭癩皮龍也算是明白,這個不嫌棄它,將他當做伙伴的人已經不能動了。
  沙皮這個時候也從那個方向緩緩的走過來,每走一步,沙皮的身上就在流下鮮血和顫抖。但是沙皮還是堅定的來到白易這里,對著癩皮龍低吼了一聲。
  “夠了,沙皮!”白易輕輕說了一句,安撫下沙皮。
  “小癩,俞寒已經死了,我們走。”寧雪輕輕的揉了揉癩皮龍的腦袋。癩皮龍輕輕的叫了一聲,用舌頭舔了舔寧雪的右手。
  “其實,俞寒的夢想也是成為大英雄。”說完之后,寧雪就抱著俞寒的尸體逐漸消失在遠處。那條癩皮浮游龍緩緩的跟在寧雪的身后,亦步亦趨。對它好的人,一直就只有俞寒和寧雪兩個人。就算是它,也明白俞寒和寧雪的關系,這個時候,當然是只能跟著寧雪離開了。
  也是成為大英雄嗎!
  白易躺在地上,回味著寧雪最后的那句話。良久之后,白易深深的嘆息一聲,人的個性不是天生的,完全是由后期一連串的事件所影響,每一次不同的境遇,每一次不同的選擇,然后勾畫出每個人成長變化的軌跡。白易的腦海內浮現當初那個在懷卡托大學的少年,雖然有些孤僻,但是也絕對不算什么壞人。
  ……
  寧雪抱著俞寒,走了一段距離之后,就停了下來,靜靜的趴在俞寒的身上,眼淚浸濕了雙眼。
  這樣的結果,寧雪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
  如果她來得及時一點,那么最后死的就是白易。但是其實寧雪并不想殺白易,哪怕沒有俞寒之前的囑咐。不過,俞寒死亡,寧雪同樣無法接受,雖然寧雪知道俞寒越變越壞,但是現在真正失去了,才覺得少了一些什么。
  寧雪想到那兩個在城市里面充當救火員的LV2的高手,突然覺得,這就是天意。誰知道,在基督新城里面,居然隱居著兩個LV2的高手,讓她在城市里面浪費了這么多的時間。
  哎!
  寧雪嘆息一聲,擦干了自己的眼淚,然后帶著賴皮龍朝著遠方走去。俞寒留下的那個地方,寧雪也不想回去了,里面的一群人就沒一個正常的家伙。如果不是俞寒瘋狂的糾集起來,寧雪才不會留在那個地方。
  ……
  在寧雪走了之后,剩余的還留有一口氣的人也逐漸緩和,開始爬了起來,將還活著的人攙扶起來,簡單的療傷。
  經過這樣一檢查,噩耗一個一個的傳過來,白易也緩緩的流下了眼淚。
  維拉——死于中毒。
  雷蒙德——死于狂暴,最后拖住了六個人,完全可以說是咬著對方的尸體同歸于盡。
  海洛伊斯——為了保護伍爾夫,要害受傷,最后也沒能堅持到最后。
  其他人也受傷非常嚴重,讓人意外的是,所有人都以為死亡的南希,居然還吊著一口氣。貝琪兩人將南希從那塊尖銳的石頭尖刺上面拔下來的時候,南希才突然呻吟了一聲,嚇了所有人一跳。貝琪都不得不驚訝,藥師果然是藥師,保命的能力一流。
  當白易看見伍爾夫的時候,這家伙還抱著海洛伊斯的尸體在發傻。伍爾夫遇見海洛伊斯的時候,海洛伊斯還沒有變成怪物的樣子,那個時候,伍爾夫就喜歡上海洛伊斯了。就算是后來所有人都變成了怪物的樣子,他們之間的關系也沒有變過。雖然白易說兩人有種虐戀的感覺,但是兩人之間的感情,絕對是真心真意了。
  這個時候,海洛伊斯為了保護伍爾夫而死亡,伍爾夫不傻掉才怪。
  白易拍了拍伍爾夫的肩膀,根本找不到話可說。而茉茉這個時候,卻看向伍爾夫的旁邊,雙眼緩緩的變得澄凈透明。
  “伍爾夫叔叔,海洛伊斯阿姨還在罵你呢,你不應該這樣消沉下去。”茉茉看著伍爾夫的旁邊,突然說了一句。
  白易和伍爾夫都微微錯愕,然后看著茉茉的眼睛才明白過來,現在茉茉肯定是看見的海洛伊斯的靈魂。不過這個地方并不像是惠靈頓那樣環境特殊,如果不出意外,那么就好像白易他們之前遇見的那個殘魂一樣,很快就會消散。
  “海洛伊斯在哪里,在哪里!”伍爾夫頓時轉頭,大聲的問道。
  “就在……!”茉茉剛想說就在伍爾夫的旁邊,但是突然之間,茉茉一下子愣住了,猛然朝著前面走了兩步,然后大聲的喊了一聲。“別動!”
  所有原本還在處理傷勢的人全都被茉茉的聲音嚇了一跳,然后才疑惑的看著茉茉。而這個時候,茉茉則是環視了所有人一圈,最后將目光停留在伍爾夫帶著的一串木頭項鏈上面。茉茉死死的看著伍爾夫的那串項鏈,滿臉的不解。
  “怎么了?”
  “海洛伊斯阿姨的靈魂消失了。”
  “消失了!”伍爾夫頓時大聲的吼了出來。
  “不,也不能說是消失了,應該說,是被你的那串項鏈吸收進去了。”茉茉認真的說道。隨著茉茉的話,所有人的目光也看向伍爾夫脖子上面的那串項鏈,雖然他們什么都看不見。
  “伍爾夫,我記得你的項鏈是用釋魂樹的樹枝做的,對。”白易突然想起一件事。
  “嗯。”伍爾夫傻傻的點點頭。
  “還記得當初我們看見的釋魂樹的奇特景象,兇魂被自動吸引,然后被吸收進入釋魂樹,仿佛凈化一樣。”
  “海洛伊斯的靈魂會被凈化?”伍爾夫頓時大急。
  “不,我是說,這樹枝是不是能吸收靈魂,將靈魂暫時保存起來。”白易說出一個可能,令所有人都震驚在原地。雖然白易說得不算特別的清楚,但是所有人多少也接觸過一些魔幻的故事,所以,都在腦海內形成了一個念頭。
  樹枝—保存靈魂—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