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44 起航

從側面再次張開的那個嘴巴一看就知道是另外一個腦袋,只不過還沒有完全生長出來而已,即使是進化,也不可能這么快一個月多一個腦袋。不過現在的沙皮精神奕奕,顯然已經突破了自身的壁壘,再次得到了進化。和白易的雙眼不同,沙皮的進化在**上面更大。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沙皮的變化,這個誰能知道得這么清楚。
  沙皮低沉的汪嗚了一聲,然后任由茉茉折騰著他的腦袋。
  “這個是?”南希驚訝的問道。
  “對了,忘了介紹,這也是我們隊伍里面的一員,沙皮,之前在蛻變當中。”白易指著沙皮介紹到,然后又問道:“南希小姐,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可是懷著誠摯的心情邀請的。”
  “終于想要邀請我了嗎。”南希笑了一句。
  “對,現在還不算太晚。”白易溫和的笑著問道。
  “好啊,既然你誠心誠意的邀請了,那么我就加入隊伍了。不過,在加入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想要和你說清楚。”南希說道。
  “什么事?”
  “你的那個宿敵,俞寒,被我救了。”南希輕輕的說道。
  伍爾夫頓時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海洛伊斯也銳利的看向南希,就連白易,也微微錯愕,不過白易還是止住了兩人的沖動。“可以說下詳細的情況嗎。”
  “可以。”南希點點頭。
  聽南希說在發現惠靈頓惡魔大蚊和兇魂的沖突,之后又在惠靈頓里面連續幾天尋找,偶然救出了俞寒、寧雪、亞當斯三人之后,白易他們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那家伙的運氣,怎么老是這么好,總是死不掉。不過,在得知寧雪居然也沒有死之后,白易不知道怎么的,卻微微覺得高興,如果可以的話,白易還是不想以前的朋友死在自己手上的。
  “這樣啊,還真是陰差陽錯,我知道了。”白易的神情出人意料的平淡。
  “現在就不說這些令人不愉快的話題了,派對還沒有結束呢,沙皮回來了,我們又多了一個新的隊友南希,難道不應該大肆慶祝一下嗎。”白易笑著對著所有人說道。
  “哦~!”
  “喵喵!”茉茉最開心了,在沙皮旁邊大聲的歡呼起來,而金吉拉在最初的遲疑之后,又跳到了沙皮的頭上,同樣開心的大叫。不過,金吉拉你真是不怕死啊,怎么這么喜歡呆在沙皮的頭上,你不知道,你們兩個的對比真的很震撼嗎。
  之后又是一輪新的派對,一直鬧到第二天清晨。惠靈頓居然難得的出現了陽光,清晨柔和的陽光透過云層的縫隙灑下來,美輪美奐。
  “你不懷疑她的身份嗎?”維拉提醒了一句。
  “是說臥底嗎,我認為不是。”白易搖搖頭。“去叫醒所有人,出發,今天可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白易對著維拉說道。陽光出來的時候,包括梅薇思在內,所有的鬼魂已經回到了陰暗處,似乎這種陽光對他們有莫大的傷害,雖然不能來送別微微有些可惜,但是這種好天氣卻是真心難得。
  維拉聽見白易這么說,也點點頭,她只是提醒白易而已,至于如何考量,就是白易的問題了。
  ……
  一群人出發,朝著下面的萊爾灣前進,一路上并沒有發生些什么意外,所有人都安全的來到了海港。看見這艘萬噸貨輪的時候,茉茉非常的興奮,立即朝著上面跑了上去,大聲的歡呼。白易等人也輕輕的笑著,跟著上了這艘貨輪。
  全長180.5米,2.5萬噸級,確實是一艘大型貨輪。
  在所有人都上來之后,白易熟練的啟動了貨輪,這艘鋼鐵大物頓時緩緩的啟動,朝著對面的新西蘭南半島行駛過去。茉茉興奮在駕駛艙里面跑來跑去,叫著也要開船,小孩子總是對什么都充滿好奇心。白易帶著微笑看著茉茉在那里跑來跑去,帶著金吉拉這個小跟班。過了一會,茉茉就覺得駕駛室無聊,嚷著要去外面了。
  “我來照顧著航線,你帶茉茉出去。”海洛伊斯說道。
  “那好的。”白易點點頭。
  來到甲板上,白易才發現大家都站立在船舷,觀看著海景,清晨的海洋沐浴在柔和的陽光里面,看上去寧靜而美麗。不過,白易卻頓時皺了下眉頭,太大意了。白易拍了拍手掌,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各位,注意你們的樣子,我們可不是在旅游,現在的新西蘭會遇見什么誰也說不定,你們這樣站立在甲板邊緣很危險的。”白易提醒道。
  所有人聽見白易這樣一說,頓時回過神來,確實太放松了。伍爾夫對著白易招招手,就打算說什么,結果這個時候,海面突然升起嘩啦一聲水聲,一條直徑一米多的海蟒瞬間彈射起來,朝著伍爾夫咬過來。
  下意識的,伍爾夫頓時掄起重斬刀朝著后面砍了過去,噗嗤一聲,強大的力量頓時撕裂了海蟒的外皮,深深的陷入肌肉里面。
  突然發生的變故,讓所有人的神情瞬間繃緊,白易和沙皮更是瞬間就沖了過去,撲向了那條來到甲板上,因為受傷而越發兇狠的海蟒。至于維拉幾人,則是趕緊朝著船艙跑去。
  沙皮的動作最快,在伍爾夫要被海蟒帶倒的時候,猛然張開大嘴,死死的咬住了海蟒的脖子,兩個裂開的大嘴如同犄角,正好死死的卡在海蟒的身上,讓海蟒動彈不得。不過,海蟒的身體也瞬間卷動起來,就想要將沙皮卷到海洋里面去。沙皮的四爪頓時狠狠的抓在甲板上面。鋼鐵澆鑄的甲板頓時傳來嘎吱嘎吱難聽的聲音,被沙皮的爪子勾裂,掀起了裂開的豁口。
  在沙皮的后面,白易也瞬間沖了出來,和那邊調整好身體的伍爾夫兩人一前一后的斬在了海蟒的身體上面。
  紅吻出鞘,在空中留下一條淡淡的劃痕,然后輕微的噗嗤一聲,這條直徑一米多的海蟒頓時從中間斷成了兩截。而伍爾夫那里就暴力得多了,完全就是暴力拆解,切口完全就是被重斬刀強大的力量撕裂的。
  好鋒利!
  白易在心里贊嘆了一句,這還是第一次使用紅吻來對敵,但是剛使用,白易就感覺得出來,紅吻比之前的劍牙鋒利了幾倍。果然,馬爾維這家伙可不是他說的沒有天分,而是非常的有天分。
  沙皮也狠狠的撕咬,大嘴直接在海蟒的脖子部位咬下了巨大的一截。斷裂成為幾段的海蟒還在緩緩扭曲,不過這個樣子,顯然不可能活得下去了。
  這個時候,所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變故發生得太快,也結束得太快了。這樣一條兇惡的海蟒,結果就在片刻之間就被白易他們聯手輕易的解決了,甚至都沒有動用真正的實力。特別是維拉和阿洛蒂雅,更是欣喜無比,這樣強力的隊友,讓她們感到無比的安心。
  “看,這才剛離開海港,就出現了這家伙,所有人全部小心了。”白易將紅吻收回刀鞘,如同琉璃一樣的刀面居然不染絲毫的鮮血。
  “知道了!”伍爾夫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不過這家伙太弱了,純粹只有龐大的體型而已。”伍爾夫又說了一句。
  “海洋生物很多體型都比較龐大,他們是水生動物,在甲板上肯定不夠靈活。你試試看被卷到水里去就知道誰更厲害了。”白易說著,想起所有人還真的沒有經歷過在水里面的戰斗,雖然他們的行程不太可能遇見那種情況,但是要不要找個機會訓練一下呢。
  “整理一下甲板,這東西拖到貨倉里面去,我們第一個目標是夏洛特皇后灣,這些海獸的尸體還可以作為一份不錯的見面禮。”白易說道。
  說完之后,白易就帶頭忙碌起來,將這頭海蟒的尸體朝著貨倉里面拖了進去。其他人也立即過來幫忙,這頭海蟒足足二十多米長,可是一頭不小的獵物。白易先拖著一截海蟒進入了貨倉,并沒有發現,這頭海蟒的鮮血順著甲板的排水口緩緩流了下去,在貨輪的后面流入了海里,然后蕩開淡淡的紅暈。
  有過這樣一次經歷,這下所有人總算沒有繼續在甲板上面逗留了,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次這頭海蟒如果不是撲向伍爾夫,而是撲向其他人的話,恐怕隊伍里面就要有人隕落了。這不是開玩笑,隊伍里面的其他人,估計都沒有在被偷襲的情況下應付這樣一頭海蟒的實力。
  “茉茉你不害怕嗎?”阿洛蒂雅看著躍躍欲試的茉茉,問道。
  “嗯,為什么要害怕?”茉茉聞言望向阿洛蒂雅,大眼睛帶著輕微的疑惑。
  阿洛蒂雅看見茉茉的眼神,里面很純凈,但是真的沒有絲毫的害怕。想到茉茉在平時表現出來的出色的戰斗能力,還有那種冷靜的戰斗狀態,完全不是她可以比擬的。而現在的茉茉,只有堪堪六歲。
  “是呢,為什么要害怕呢。”阿洛蒂雅也摸了摸自己剛獲得的長刀,然后下定決心,她也要改變,不在僅僅是依靠維拉老師和其他人的保護,她也必須堅強起來。
  ……
  淡淡的血腥味在海洋里面傳開,在海溝里面,一個巨大的黑影緩緩的睜開了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