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35 逐漸完善的刀技

左手流血,雷蒙德不僅沒有害怕,反而露出一個張狂的笑容,這才有意思,這才有意思。..這絕對是一個真正經歷過生死邊緣戰斗的男人,那種壓抑在心底的平靜的殺意,完全來自身體的本能,一進入戰斗,就自然的散發出來。
  哈哈哈~!
  雷蒙德舔了一下左手的鮮血,身體猛然繃緊,全身的肌肉如同膨脹一樣,瞬間大了一圈,而雙手更是彈出了十多厘米長,鋒利尖銳的爪子,雙眼更是變得更加的兇暴。這種變化,將周圍的人嚇了一跳,以前的雷蒙德戰斗的時候,雖然樣子張狂,可沒有露出過這種形態。誰一看都知道,雷蒙德現在的戰斗力比之前要強大幾倍不止。
  如同巨狼那樣趴在了地上,雷蒙德雙腿用力,瞬間撲了出去。
  一瞬間,叮叮當當的聲音絡繹不絕,所有人只看見兩人瘋狂廝殺在一起的身影,雷蒙德完全舍棄了那根骨頭棒,完全憑借自己的雙爪在和白易戰斗。而這剛彈出來的爪子顯然堅硬無比,和白易的劍牙死磕都沒有折斷。相反,在雙方互碰的時候,更是不斷的濺開火花。
  周圍觀戰的人全都呆住了,這種戰斗,真的只是測試?
  之前還以為自己挑選好了一個好隊友的那個隊伍,這個時候都有些赧然。和臺子上面的戰斗相比,他們之前的戰斗完全就好像是搞笑一樣。不過這個時候,圍觀的人都沒有去管他們了,而是目不轉睛的看著臺上的戰斗。
  這個就是真正的戰斗技巧嗎!
  白易的步伐很有韻律,動作雖然快速,但是很有章法,顯然是早就總結出來的刀技,而不是像普通人胡亂抓著刀揮動亂砍。而雷蒙德雖然動作狂亂粗糙,但是顯然同樣有自己的規律,應該也是自己摸索過的。
  和雷蒙德面對面的碰撞了幾十次之后,白易也不得不承認,這家伙實力確實驚人。
  借助一個碰撞的機會,白易朝著后面彈開,雙方終于重新穩定下來。
  白易平復著自己體內快要燃燒起來的血液,剛才那段時間,白易之所以可以和雷蒙德正面硬碰硬,完全就是使用那種血液沸騰的爆發。白易和伍爾夫他們不同,畢竟沒用融合螞蟻的基因,所以在抗衡這種強大的力量上有些吃力。不過白易對自己現在的能力也很滿意就是了,他并沒有奢望什么都獲得。
  “怎么了,不想打了嗎,我可不答應!”雷蒙德看見白易停下來,不由大聲的叫道。
  “你確定還要繼續下去,我可不保證你可以活得下來。”白易平靜的說道。
  “有什么關系,現在的新西蘭,越怕死越早死!”雷蒙德說著,抓住了插在地面的骨頭棒,瞬間再次朝著白易撲了過來。而這個時候,白易也抓住了劍牙,雙手握緊。
  錚~~!
  一聲悠長的撞擊清鳴,白易的逆花瞳完全捕捉到每一個動作,身體間不容發的從雷蒙德的旁邊滑過。在白易的身后,雷蒙德手里的骨頭棒直接斷裂,上半部分打著圈飛了起來,而在雷蒙德的腰間,一條巨大的傷口瘋狂的噴濺出鮮血。
  滑行斬……刀技!
  白易的刀技可是一直都不錯,而在新西蘭變化之后,更是詳細的總結各種實用的戰斗方式。在研究所內,和本瑟姆的那一次戰斗,更是真正的突破,讓原本用于廚藝的刀技真正開始蛻變。進過這么長時間的旅行歷練,白易團隊里面,基礎的刀技已經總結成為一個系統的體系了。當然,或許這還很粗糙,但是比起很多依舊茫然的人來說,已經遠遠走在了前面。
  周圍的所有人都傻了!
  那個是刀技?
  新西蘭也不是什么鄉下小國家,網絡無比發達,雖然平時沒有見過,但是電影啊,小說什么上面還是有很多刀技的。只不過,即使新西蘭變成了這個樣子,也沒有誰真正去研究過這些東西。但是現在看見白易的刀技之后,如同一道炸雷,在所有人的心里炸開,原來,戰斗還可以這樣。他們已經不是以前的普通人了,他們現在是進化人類。
  雷蒙德顯然也傻了一下,身體猛然朝著地面撲倒。
  斷裂的骨頭棒直接插入了地面,雷蒙德不斷的抑制著自己心里狂暴的情緒和殺意。糟糕了,這個時候,即使是雷蒙德,心里都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這次可不是他平時故作狂暴,而是真的開始控制不住了。雷蒙德的瞳孔逐漸散開,然后又收縮,收縮,最后一瞬間完全變得完全狂亂。
  白易在使用了一式刀技之后,就停了下來,打算等著雷蒙德。白易剛才的一刀計算了力量的,其實白易并不打算傷害雷蒙德,不過現在的白易還沒有達到那種自如控制力量的程度,所以斬斷骨頭棒的余力還是將雷蒙德切出了一條巨大的傷口。
  這種感覺!
  白易看著雷蒙德微微顫抖的身體,還有身上傳出的那種狂亂氣息,就知道這下大條了,雷蒙德八成是真正進入兇暴狀態了。
  果然,下一瞬間,雷蒙德猛然大吼了一聲,然后抓起地上的半截骨頭棒朝著白易投擲出去。嗖的一聲,這根骨頭棒就來到了白易的面前。而在骨頭棒的后面,是雷蒙德兇狠的如同狼一般撕咬而來的大嘴和利爪。
  白易瞬間避開骨頭棒,然后左手抵在刀背上,擋在了雷蒙德的雙爪前面。
  鐺的一聲,白易整個人都被雷蒙德的巨大力量給撞飛出去。
  周圍的其他人這個時候即使在遲鈍,也看出來雷蒙德這次是真正進入兇暴狀態了,和之前的樣子完全不同。而那根丟出去的骨頭棒,更是插入了一個來不及閃避的倒霉鬼的大腿,傳開了一陣痛呼聲。這聲音頓時讓周圍的人大為緊張,大部分人更是拿起了自己的武器,準備一旦有人開始動手的話,就將雷蒙德給制服,或者干脆殺死。
  白易在空中被這股力量推著倒飛了一段距離,然后才落在地上。強大的力量推動,讓這個本來就不怎么堅固的地面被白易的雙腳撐開兩條深深的劃痕。
  好強大的力量!
  白易死死的推著劍牙,抵住雷蒙德的雙爪,這個時候,抵在雙方中間的劍牙不斷的顫抖,不斷的發出咔咔咔的聲音。其他人看見白易的狀態,頓時想要上去順便將雷蒙德給解決了。不過這個時候,伍爾夫幾人朝著前面一站,阻止了所有人。他們雖然不知道白易是什么打算,但是顯然不能讓這些人打擾了。
  逆花瞳!
  白易的雙眼瞬間再次變化,如同一朵逆向生長的花朵一樣,瞬間將雷蒙德的心神吸入進去。連同在白易正面那個方向的所有人,這一瞬間都產生了輕微的恍惚。即便白易并不是針對他們,但是他們卻全都看見了白易的雙眼。
  雷蒙德神情逐漸緩和下來,力量慢慢的消退,然后突然之間撲倒在地上。
  白易的雙眼在雷蒙德倒下在之后,也恢復了正常。這個時候,剛才產生恍惚的人才在心里升起了一股愕然,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
  “這里有誰是醫生嗎,誰來幫雷蒙德治療一下。”白易對著下面的人群說道。
  “有醫生嗎?”白易看見下面的人群沒有人回答,不由又問了一句。
  “他這樣沒有問題嗎,剛才可是陷入了兇暴狀態。”終于有人問了一句。
  “沒有問題的,已經睡著了,醒來之后,就會恢復清醒的。”白易笑著回答。
  聽見白易的話之后,終于有一個矮小的只有一米五六,如同一只小綿羊一樣的女孩舉起了手。“我可以嗎,我是醫生。”
  “當然可以,麻煩你了。”白易對著這個女孩說道。
  “不,不客氣。”這個小女孩小跑了過來,讓白易將雷蒙德翻轉過來,熟練的取出一把鋒利的小刀,將雷蒙德傷口邊緣的毛發刮掉,然后用清水清洗,然后又倒了一點自己碾磨的什么植物的粉末,最后才細心的包扎起來。
  “這些清水都是蒸餾水,因為有時候急需的話現做不方便,所以我平時就準備了一些。這些藥粉是我自己調配的,效果還是很好的。”這個小綿羊女孩邊包扎邊和白易解釋,顯然是害怕白易誤會她。
  “謝謝。”白易點點頭,這顯然是一個非常有準備的小醫生。烈酒清洗傷口或許更好,但是現在的新西蘭物資來源可不容易。
  “好了,只要他躺上一周,一周之后,就可以解開包扎了。”小綿羊女孩說道,然后對著白易點點頭,帶著自己的醫療用具跑了出去。白易看見,在另外一邊,有另外一群人正等著她。看見白易看過去,為首的那個男人頓時對著白易點點頭。
  白易也點頭表示謝意。
  果然這個小女孩是有隊伍的,畢竟現在的新西蘭,醫生這種職業可是非常的重要。即便是蹩腳醫生,估計也會有隊伍搶著要的,更不用說這樣一個可愛的綿羊女孩了。只是可惜了,否則白易還想邀請小女孩加入隊伍的呢。
  不過現在這樣也不錯了,雷蒙德估計是跑不了了,還有之前遇見的那個煉器師馬爾維。只要再找兩個,估計就可以了,人數太多了也很麻煩。白易可不知道,在他占的那個隊伍招募的地方,真的來了兩個人。不過,這兩人看見在桌子后面趴著睡覺的噗噗,有些無語。
  一頭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