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343 崩塌

血邪女玀邪九肢!
  妖異的肢體仿佛定格在空中一樣,詭異的虛影飛速的朝著格里費洛茲的身體里面擠入進去。特別是幾個被貫穿在肢體上面的高手,更是仿佛有怨影一般的東西被抽了出來,不斷的哀嚎著,烙印在格里費洛茲的身上。
  必須隔斷,格里費洛茲立即就明白過來。
  但是,事情卻并沒有這么容易。事實上,命神多少已經看出來邪妃的攻擊是什么東西了,以自己為生命為代價,對他的命運所做的封印和詛咒。而作為封印根本的,就是邪妃自己,還有其他九個人的支厄命運。
  “格里費洛茲大人,你想要做什么。”被貫穿在邪九肢上面,但是九個合道境的高手并沒有立即死亡。甚至在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受到什么明顯的傷害。只是,隨著其中四個人的影子被吸入了邪九肢之后,其中一個人就開始慌了。
  因為,格里費洛茲看他們的眼神太不對了。
  即便是影子被吸入邪九肢里面,這九個人依舊沒有死,但是格里費洛茲卻可以感覺到,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東西被抽取出來,纏繞在他的身上。
  ≡□
  想要破開這個封印,最大的關鍵是,殺死這九個人!
  死!
  連番的戰斗,格里費洛茲也被寧雪弄得無比的兇暴了,這個時候對自己即將陷入的危機,更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所以,在瞬間,他就全力出手了。
  雖然說有了一些察覺,但是其他人也沒有想到,格里費洛茲真的會對他們出手。九個人倉儲的進行了抵抗,但還是有兩個人被格里費洛茲給殺掉了。
  “格里費洛茲,你搞什么,別以為我們就真的怕你了。”剩下的還活著的人抵擋著,大聲的喊道。
  仿佛真的因為他的話一般,格里費洛茲居然真的停了下來。
  當然并非是他們的喊聲,而是因為格里費洛茲發現沒時間了。邪九肢正在飛速的枯萎,而終點,就是在格里費洛茲的身上。隨著這個烙印緩緩消失,格里費洛茲散發出的冷酷和寒意越來越重,就仿佛,沉得快要滴出水來一樣。
  當然不高興了,因為格里費洛茲知道,自己的命運,之后就和這幾個家伙連接在了一起,特別是那些不好的東西。
  真特么想殺了這幾個蠢貨。
  但是,格里費洛茲又擔心自己現在殺了他們之后反而會產生什么不好的影響,所以只能硬生生的壓下這種殺意。
  命神-格里費洛茲!
  這個時候,他終于明白最后寧雪那句話的意思了。自以為掌控了命運的力量,自詡為命神,那么,寧雪也正好就用這種方式來對他施以懲罰。寧雪對于命運的掌控并不如他,但是,僅僅是發動一次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結果的詛咒的話,卻可能產生驚人的效果。以邪九肢所結合的,一種詭異的命運脈絡已經出現。
  或許,還會在這里幾個人的血脈當中遺傳下去。
  幸好,在這個封印還沒有完成的時候,他就殺掉了兩個人。只希望,那兩個人的缺失讓這玩意有了巨大的漏洞。
  格里費洛茲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心情在這里戰斗了。自己身上的問題都沒有解決,還去管別人的事情,他吃多了差不多。
  “你們,跟我來。”格里費洛茲說道。
  “跟你來,誰知道你在沒人的地方會不會又突然發瘋,我們可自認并不是你的對手。”其中一個人嘲諷的說道。剛才雖然逃過一命,但是他也差點被格里費洛茲給殺掉了。
  其他人顯然也是差不多的意思。起碼這個時候,他們并沒有覺得自己真的受到了什么傷害。雖然之前那個邪妃非常驚人,但是最后卻好像雷聲大雨點小。
  “愚蠢!”格里費洛茲簡直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幾人了。
  “你說什么?別以為你是命運之輪的高層就可以命令我們。”
  “虧你們還是合道境,難道長期身處高位,腦袋都僵硬了嗎。真的以為邪妃最后的攻擊只是將你們串著玩?殺你們,如果殺了你們就可以解決的話,那么我還真的想將你們全部殺掉。”格里費洛茲說道,眼神已經無比的冰冷。
  就在格里費洛茲說話的時候,黑耀當中,一道光芒逐漸暗淡下來。
  以中雪府為中心,光線形成的支柱緩緩坍塌,明明是空無一物的光線,卻仿佛實體一般崩碎出無數的光點。光芒變得無比的脆弱,就仿佛失去了生機和活力一般,十二分之一的星域都立即感受到了這種巨大的變化。明明還有光亮,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溫暖。
  四方八極,是太陽系星域的支柱,這是這個星域的特別之處。
  看見這樣的變化,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
  十二支柱的邪妃,死了!
  并非之前那種可以復活的死亡,而是真正的,徹底沒有了任何的痕跡。就算是這個時候其他人停手,寧雪都不可能復活過來了。
  看見這驚人的一幕,無數人全都暗含淚水,卻又強行忍住。
  因為,這個時候不能夠軟弱吧,哪怕看著他們一個一個的戰死,他們也不能弱了自己的骨氣的吧。
  這個時候,鼉牙才從沉海里面爬了起來。但是,才剛剛爬起來,就看見了寧雪死亡的一幕。呆滯了好半響之后,這頭恐怖的兇獸才突然大聲的哭了出來。別人都說他腦袋遲鈍,但是只有師傅邪妃從來不討厭自己,反而經常笑著說當初他進入中雪府就是緣分;雖然他經常挑戰艾羚,但是師姐卻從來沒有真正生氣過。
  現在,他的師姐艾羚死了,師傅邪妃也死了;
  云煌映死了,貝露露死了,其他人也全部都死了。整個中雪府里面,現在還活著的人,估計已經不到十分之一了。
  生來就是惡獸,不開神智,不懂感情為何物的鼉牙,第一次感到了無比的悲痛,毫無形象的大聲哭了出來。
  這頭恐怖的,看上去就可以讓人退避三舍的古代惡獸,現在卻哭得像個小孩。
  就連其他人都沒有想到,第一個完全死亡的人,居然會是寧雪。雖然他們每個人都做好了準備,但是,他們還以為,大概會是誰第一個呢。真是沒有想到是,居然是邪妃。畢竟寧雪的力量,在整個十二支柱里面,都是排在前面的。
  心中輕輕一聲嘆息,但是卻沒有過多的傷感。
  因為,接下來,就該輪到他們了。
  這個時候,更加驚訝的,顯然是剛剛蘇醒的阿洛蒂雅她們。
  雖然在剛蘇醒的時候,就用思感同步知道了發生的事情。但是,這樣的了解,就仿佛看一個故事一般,始終不太直觀。而現在,寧雪突然就完全隕落在她們眼前,立即讓阿洛蒂雅和安玲夜曇華音無比的震驚。
  這是真正的,已經到了絕境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