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342 寧雪·隕

“哈哈,哈哈哈哈哈”寧雪突然大聲的笑了起來,無比的鬼畜和妖異。但是,一個女子這樣笑出來,又顯得無比的大氣。
  “你笑什么”和寧雪戰斗的命神格里費洛茲說道。
  “不,沒什么,只是,終于可以全身心的投入戰斗了而已。”寧雪說著,轉身,身上鮮血緩緩的滴下。
  雖然各自的戰斗是在不同的地方,但是對于碧蘿絲那邊泛濫的玄重極水,每個人都感到擔憂的。但是,那并不是碧蘿絲的責任,換做任何一個對手,估計都無法阻止這樣的浩劫。比傳說中的天河倒灌更加驚人而浩劫。
  傳說畢竟只是傳說,而現在發生的,卻是真實存在于每個人的眼前。
  而且,在這個世界,可沒有五色石那種可以用來補天的東西。
  不過,在阿洛蒂雅出現之后,所有人的心中就放松了一口氣。是的,雖然不知道阿洛蒂雅這上萬年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沉睡著,但是,既然她蘇醒了,那么就沒有問題了。并不了解阿洛蒂雅現在的力量,僅僅是,本著對她的信任,對白冥樓的信任而已。
  就如同,其他人對自己的信任,相信他們每個人都可以做到自己的事情。
  擊殺本圣
  或許說擊殺太過于自大了一點,但是,一定會讓大多數本圣重傷,甚至在一定時間內失去戰斗的能力。
  格里費洛茲也看出來了,寧雪身上的那種緊張感仿佛徹底的消失了,變得無比的平和,就仿佛已經做好了準備,來迎接最后的戰斗了一樣。
  “終于要用出最后的手段了嗎。”
  “啊,確實是如此,不過,估計你還需要再等一下。”
  “嗯”
  “我啊,其實早就想要這么做了。”寧雪說著,緩緩的抬頭,血淚緩緩的從眼睛里面滲透了出來,身上呈現出一股無盡的哀傷。是的,寧雪早就想要這么做了,當看著艾羚死的時候,當看著云煌映死的時候,當看著貝露露死的時候,當看著看著,一個一個像朋友躲過下屬的人死去的時候,那份煎熬,簡直無法形容。
  但是,寧雪卻知道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任性,哪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去。
  但是,現在不用了。
  寧雪瞬間飛出,身上的氣息一下子變得晦澀,在旁邊的格里費洛茲頓時就驚愕。合道,但是,貌似又有些不同。并沒有將這份力量穩定下來,而是朝著更高的層次推進。這個女人不,所有人,都已經質變了。
  十二支柱一直都是在吸收著中心的雌婣的力量,漫長的戰斗之后,他們的力量也發生了變化。
  危險
  格里費洛茲頓時在心中閃過一個詞語。
  而這個時候,寧旭了已經飛射而出,從空中劃過。
  之前擊殺了艾羚,將鼉牙也打到重傷掉落在沉海里面不知所蹤的那個人,究竟是七教的那個誰呢
  忘記了
  但是,沒有關系,反正全部都要死
  寧雪帶著平靜的神情,但是雙眼卻在緩緩的留下血淚。
  這份悲傷,這份痛苦
  她作為邪妃,作為中雪府的首領,卻無法在下屬需要的時候站出來保護他們,她算是什么領袖。
  艾羚
  她的第二個徒弟,現在如同雕像一般,定格在原地,直到這個時候,艾羚還保持著握著長槍沖鋒的姿態。遠古角羚騎士羚角戰槍
  邪肢一
  畢竟也是合道境,所以這個七教高手在寧雪飛過來的時候,也立即就察覺了,但是讓他驚愕的是,居然仿佛被完全鎖定一般,無法閃避。在寧雪的身后,浮現出一個恐怖的虛影,其中一條肢體緩緩的浮現,帶著幽暗的光芒朝著他刺了過來。
  明明已經努力的躲避了,但是卻依舊被肢體貫穿。
  云煌映
  中雪府里面的核心高層,從加入中雪府以來,就一直盡心的輔佐著自己。但是現在,卻被無數的鎖鏈舒服在虛空中,失去了生命的身體依舊在緩緩的滴著鮮血。
  完全沒有停留的,寧雪再次朝著第二個人飛了過去,擊殺云煌映的,就是你們了吧,兩個合道境的人。
  當寧雪輕易的用肢體貫穿第一個人的時候,命神格里費洛茲就已經察覺不對了,所以立即就追了上來,出手。
  寧雪的身體輕微一個踉蹌,但是速度完全不停的,依舊朝著第二和第三個人飛了過去。已經重傷到極限的身體,也看不出來傷勢又加重了多少。怎么可能在這停止,怎么也不可能在這里停止吧。是的吧,怎么也要,將那些人一起帶下地獄才對。
  被貫穿的第一個人并沒有死,但是,就連命神格里費洛茲都不能在短時間將他解救下來。在寧雪身體外面環繞的那個虛影,簡直不知道究竟是個什么玩意,無比的妖異和邪氣。
  寧雪就這么仿佛帶著最后的意志一樣,也沒有理會格里費洛茲的攻擊,朝著第二和第三個人飛去。
  有第一個人作為例子,這兩個人當然在驚駭的時候也做好了準備。
  但是,沒有用
  邪肢二
  邪肢三
  又是兩個合道境被穿在了上面。雖然他們未必是合道境當中最為強大的,但是,他們也是合道境啊。就這么毫無反抗能力的被貫穿在上面。這個妖異的東西,究竟是個什么玩意
  就連追在后面的格里費洛茲都有些摸不準了。
  邪妃
  果然妖異得令人無法想象。就仿佛,這個時候驅使寧雪在移動的,早就已經不是生命,而是別的什么東西了一樣。
  貝露露
  寧雪看見了那個擁抱著人偶妖紅的手臂,跪在地上的少女。曾幾何時,你這個都萬年的老蘿莉還經常來我這里賣萌,我還揶揄你來著。寧雪的臉上不知道是笑容還是哭泣,明明很想忍住的,但是神情依舊顯得無比的悲愴。
  有了前面三個作為例子,這個人已經不打算阻擋寧雪了,只是打算逃跑就好。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寧雪的身體瞬間穿破空間,出現在他的面前。十二支柱,可是可以在太陽系自由的移動的。
  邪肢四
  又一個人被串聯在了上面。雖然沒有死,但是卻讓人覺得無比的妖異。要知道,那可是合道境啊合道境,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
  丁偉
  鄧年禮
  梁黛容
  每在心里呼喚出一個名字,寧雪身后的邪肢上面就會多上一個被貫穿的高手。而這個時候,邪肢也仿佛逐漸露出了真容,就仿佛九條奇異肢體所誕生的詭異生物一般。但是,在最核心,卻又有熟悉寧雪的人看出來了真容浮游龍
  這個時候,寧雪的神情簡直無法形容的哀傷,整個人就仿佛被一團邪念和惡意環繞一樣。唯一可以讓人看清的,就只剩下了那雙眼睛。
  流著血淚的眼睛
  詩雨,陽曦,中雪府的未來,就拜托你們了。寧雪的身體拉著虛影從空中劃過,然后停止,在遠處的青詩雨和宋陽曦都驚愕的看向了天空。
  “格里費洛茲,你是命神”寧雪看向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格里費洛茲。
  “嗯”格里費洛茲頓時皺眉,不知道寧雪想要說什么。
  “你現在究竟是什么東西,為什么會挨了我這么多的攻擊依舊不死。”格里費洛茲仿佛從對面的寧雪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異常妖異的感覺。
  “因為,我早就已經死了”寧雪緩緩的說道,仿佛在微笑。
  “反正你們可以復活,還害怕死亡”格里費洛茲說道。但是,在說完之后,他自己才暮然察覺不對。因為,寧雪語氣里面說的東西,顯然并不是這個死亡,而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
  難道
  “據說你是命神,僅僅是因為獲得了力量,就真的可以掌控命運嗎。那么,你猜一猜自己的命運將會是什么樣的如何。”寧雪突然緩緩的開口說道,無比的邪氣。
  叮的一聲輕響,寧雪身上的冥裝飛了起來,就仿佛在冥裝之下,早就已經空無一物了一樣。然后,那團猶如黑影一般的東西緩緩的朝著格里費洛茲飛去。
  格里費洛茲頓時察覺不對,立即就想要遁走,只要避開這一波攻擊,之后再回來也不會丟臉。但是,那些黑色的虛影就仿佛已經纏繞在他的身上一般,如影隨形。
  驚人的黑影和邪惡的肢體從原地盛開,所有人都被震驚。特別是那些還不到臨神境的人,更是有一個聲音拼命的在告訴他們,逃走,趕緊逃走,那里很危險。這是他們生命的本能危機感,從來沒有任何一刻,有現在這樣清晰。
  格里費洛茲本圣的力量完全毫無保留的爆發,因為,這一刻他是真正感覺到了驚人的危險。
  但是,就如同之前一樣,還是沒有對寧雪造成任何的傷害。就如同寧雪自己所說的一樣,現在的她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是在什么時候。
  現在的寧雪,僅僅只剩下一個空殼。一團由不明氣息填充的空殼。
  “血邪女玀邪九肢”
  寧雪最后的聲音傳開,九條妖異而邪惡的肢體定格在空中,而在最中心,命神格里費洛茲仿佛變得癡呆了一般,一動也不動了。
  究竟,發生了什么
  最后,那究竟是什么力量
  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就連本圣的格里費洛茲自己都不清楚。僅僅只剩下了一件冥裝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冥裝:血邪女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