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334 沒有用

先道歉!
  最近各種事情擾亂了心神,覺得很無趣的樣子。今天在鶴娘那邊崩壞了一下,突然發現心情變好了一點。也或者是發現,這樣為外物所動,實在不是自己平時的樣子。那么,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吧。
  ————————
  雖然說出了就憑我們的話,但是戰斗,卻并沒有這么輕松。或者說,比預想當中更加的艱辛和慘烈。
  因為搶時間,所以費力克斯他們并沒有過多的試探。
  茉茉共享了所有關于本圣的資料,但是資料僅僅是資料而已,在親身體驗過究竟什么是本圣的固有力量之后,所有人都爆發了全力。
  仿知識之腦運行,三個人偶都露出了純粹的戰斗形態!
  亞空間內,龐大的機體開始改變,之前準備的力量全部開始運作,包裹在冥裝之下的身體因為超高的能量開始變得滾燙。嗡的一聲,激蕩的力量朝著四周散開,就仿佛突然多了三個太陽一般的驚人。因為早就知道了將會面對本圣,所以每一個頂級的人偶都攜帶著讓人瞠目結舌的能量源。這個時候,這些力量完全沒有保留,直接運行起來,那種氣勢,讓所有人都震驚。
  超負荷,極限運行!
  費力克斯也第一次開始嘗試斬道的力量!
  斬道,對于所有人都很陌生,哪怕是白易。白易在力量方面從來不會對自己人藏私,但是這一次,即便是白易,也沒有對他們說什么詳細的內容。白易的話只有一句:斬道,就是已經脫離了規則,這是屬于自己的力量,源于自己的力量。可能無比的弱小,也可能擁有無限的潛力,哪怕是本圣,也可以打敗!
  四個人同時抬頭,然后瞬間消失。在所有人視線所及的地方,無不全部炸裂開來,驚人的力量潮汐不斷的朝著四周肆虐。
  一條黑色的細線暮然從虛空之上落下,然后切過。
  外面的人愣了一下,然后才驚恐的閃避。果然,下一瞬間,在這條細線上面的所有事物全部被一分為二。其中兩個倒霉蛋正好在細線上面,不出意外的,同樣份成了兩半。他們身上類似于冥裝的防裝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同樣破碎。
  而這個時候,從中間更是蕩開了紫色的雷霆!
  入眼所見,凡是在雷霆之下的東西,頓時被無數的雷電穿透,就仿佛吞噬一般,化為了其中的一部分。又有幾個倒霉蛋正好被纏繞上去,短短瞬間就被吞噬肢解,化為其中的一部分。
  真正的戰斗,如果不想被波及的話,就只能自己滾遠一點。
  很快,所有人就明白了這個道理。
  現在的戰斗,已經不是之前那簡單的試探可以相比的了,而是真正的,拼上性命的戰斗。但是,在知道了這一點之后,這些人又無比的沮喪,之前的戰斗,僅僅才只是試探嗎,那么他們甚至達不到那種程度的人,又該如何自處。豈不是說,他們甚至連對方不認真的都不是對手嗎。
  “不,不是這樣。”突然之間,一個人突然開口。
  “以我自己為例,古神骸、湮虛演繹法、破障秘術、神骸同歸……我也可以達到那種程度。”這個人說道,眼中無比的冷靜而又一種熱切。
  “我可以做到,但是,卻做不到。”
  其他人雖然不知道古神骸、湮虛演繹法之類的究竟是什么東西,但是卻可以理解其中的意思。毫無疑問,那是這個男人最后的殺手锏。就如同他們自己一樣,也有一兩種壓箱底的爆發力量的戰斗方式。但是,他們同樣也知道,一旦使用了那種戰斗方式,他們或許可以在短時間內擁有驚人的力量,但是同樣的,也意味著他們必然將會……死亡。或者,比死亡更加的凄慘。
  那句相悖的話,就是這個男人的意思:做得到,做不到!
  但是,白冥樓的人做到了!
  從知道七教的存在的時候開始,白冥樓的所有人就在做準備,早就做好了最后一搏的準備。這個時候,每個人的力量都是不正常的,是超出負荷的。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在這個時候停止,反而,越發的增加自己的力量。
  神無他們三個人的機體都滾燙無比,超負荷的運行,不斷的蒸騰而出巨大的力量。如果說之前冥裝的防御是針對外面的攻擊的話,那么這個時候,冥裝就更是一種對她們身體的保護。如果不是冥裝的話,估計僅僅神無她們自己的她們自己的力量,就足以將現在的機體完全沖破。
  費力克斯和刃蓮瘋狂的和無亟廝殺在一起,拳腳交錯之間,四周就不斷的破碎。
  破碎力量——費力克斯!
  破格——防弒神槍的黑刃!
  紫亟雷庭——無亟!
  在三人身上,不斷的蕩開驚人的沖擊,而不管什么樣的攻擊,都無法讓他們有絲毫的后退。雖然已經拼上了全力,但是費力克斯和刃蓮受到的傷害還是越來越嚴重。就算,外面還有神無和菲亞作為支援都沒有任何作用。
  本圣,力量本身就要高出一個層次。
  ‘真的令的吃驚啊,她的人偶可以更換機體不假,你呢,你又可以堅持到什么時候。’無亟的聲音經過力量的沖擊傳出來,分外的興奮。這個時候,他顯然不是以普通的方式在說話。
  ‘足夠殺死你。’費力克斯一記下劈,硬生生的穿透了紫亟,哪怕就這么一下,他的右腿經絡就完全崩斷。轟的一聲,在下方的所有一切完全炸裂,然后費力克斯再次沖了上去。痛哭,身體每個地方都在傳來痛哭的聲音,但是這份痛苦,卻仿佛刺激得費列克斯更加的興奮一樣。
  ‘白易大人曾經對我說過。’
  ‘打不死就是最強大的力量!’費力克斯右拳重重的落下。
  無亟身側的一個銅鐘將這一拳擋下,不僅如此,驚人的聲波還瞬間朝著拳頭反射出去,產生了驚人的震動。嗡的一聲,即便是冥裝都無法防御這股力量,讓費力克斯的右臂肌肉炸裂。只是,這些鮮血還沒有來得及被恢復,就被冥裝吸收了進去。
  沒有任何的遲疑,費力克斯就再次跟上,伴隨著刃蓮的黑刃猛然擊落。
  即使是在瘋狂的戰斗中,無亟也笑了起來。
  看出來了,已經看出來了,這個白冥樓的第九冥衛的隊長最強大的力量是什么。打不死,并非超速再生之類的能力,或許費力克斯的恢復速度也很驚人,但是最驚人的是,打不死。明明多次遭到致命的攻擊了,明明這些傷勢換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足夠死好多次了,但是這家伙偏偏就這么奇怪,始終死不了。
  紫亟煉雷霆!
  不死,怎么可能會有真正不死的東西,既然你不死,那么就將你的每一個細胞都徹底煉化消失,看你死不死。
  紫色的雷束刺入了費力克斯的前胸,并沒有消失,而是立即擴散到全身,散發出炙烤一般的吱吱聲。而同樣的,費力克斯也如愿的將雙手搭在了無亟的雙肩上面。這是雙方都默認的交換,都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那么,看誰會死亡!
  術之神無!
  神無頭頂的靜華之環都已經落下,飛速的在空中擴張。和以往的運用不同的是,從靜華之環擴張的地方,所有的能量仿佛完全被驅散一般,在當中完全是一片死寂。不僅是外放的力量,就連無亟的紫亟雷霆都被驅散出一個空洞。
  不大,甚至很快就在匯攏,但是就在這么瞬間,刃蓮就化為一柄黑色的長刀落下。
  來不及了!
  或許身為人偶,確實很驚人,連本圣的力量都可以驅散,但是,力量不夠,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而已。無亟的心中很清楚,本圣的計算能力,不會出現絲毫的錯誤。
  只是這個時候,菲亞突然就拿出了一枚飛刀,就如同一枚碎片一樣。
  擁有部分空間的力量,但是卻又并非單純的空間力量。
  禍空碎片!
  這是當初白易的禍空碎片,但是坦白說,白易很少使用武器。在白易復活的那個階段,菲亞做了很多的事情,在之后,更是升任成為副隊長。白易就將禍空碎片交給了她,某種程度上,和菲亞的刀翼還是有些相似的。
  你怎么可能有機會合攏!
  嗖的一聲,一道光線射出,只是,射出的地方卻并非菲亞的手中,而是無亟的眉心。他都不知道這片碎片怎么會從自己的眉心射出來。并沒有致命,但是剛剛合攏的紫亟卻再次停止。而這個時候,刃蓮的黑刃已經瞬間刺入。
  黑刃沒入了無亟的眉心短短的一截,然后,在無亟的身體四周,就浮現了一條一條的透明光帶。明明是毫無質感的光帶,但是卻仿佛擁有固有的力量一般,始終都無法突破,將所有的攻擊防御在外面。
  “沒用的!”無亟抬起頭,冷冷的說道。
  第一次被真正攻擊到,甚至還是這樣危險的攻擊,無亟終于相信,白冥樓是抱著怎樣的居心了。但是,沒有用的,沒有破解寶具,沒有打破規則的那種力量,就不可能傷害到他。就算是這柄黑刃也不行,仿制品始終是仿制品。
  刃蓮身后的力量不斷的推動,但是明明長刀都已經沒入了一截,但是之后卻仿佛死死的固定了一樣,沒有任何的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