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328 消失在虛無

“他為什么不帶著你過去?”
  “因為我只有在太陽系上面,才能發揮真正的力量。”愛麗絲?阿爾弗雷德說道。而后面她沒有說的是,不管誰拿起她,就意味著,接受太陽系的責任。面對七教這樣強大的敵人,所有人都知道很多人注定要犧牲,老一輩站出來,不僅僅是因為現在只有他們才有這個力量,更是希望,將希望留給下一代,因為,這是——傳承。
  白明惠吸入一口氣,眼中變得無比的堅定。這并非白易強加給他的意志,而是他自己的選擇!
  曲透遁光!
  身體四周猛然彎折,就仿佛距離無端的縮小一搬,白明惠突然從空中出現,手中長劍猛然斬落。
  誓約?光明新生之劍!
  一劍,浩蕩之氣澎湃的散開,將四周的所有氣息全部吹散,正在朝著十二支柱的下一位飛去的‘福’瞬間就心神一凜。但是,即便是以本圣的反應,依舊慢了一步。或者說,這一劍的力量,完全超過了之前的戰斗,已經真正達到了可以擊殺他的程度。
  光明浩蕩之氣,磅礴而大氣,沒有絲毫的掩飾和遮擋,就這么浩蕩的朝著四周散開。
  就連其他地方戰斗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驚愕,然后望向了這邊。
  怎么回事,這種氣息!
  更為震驚的,顯然就是被一劍斬落下方的‘福’了。雖然已經努力閃避,但是長劍的鋒銳依舊破開了他的防御,在身上留下了巨大的傷口。雙眼帶著震驚,身體朝著下方墜落的時候,‘福’依舊死死的看著從天際劈下的一劍。
  太陽系上面,怎么又出現了一柄破界寶具!
  雖然這股氣息還不太成熟,但是,其中的生機和磅礴正氣,卻讓本圣都震驚不已。
  不過,一直在太陽系上面兩人卻仿佛立即想通了什么。雌婣看著那柄長劍,終于想到了心中覺得怪異的地方。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很早之前,【弒神槍】【死亡勾鐮】就已經出世,雌婣雖然不曾清楚的意識到,但是潛意識卻一直覺得有什么不對。現在,她才算是清楚了,世界都是平衡的,如果太陽系真的僅僅只有這兩種力量的話,又怎么可能擁有這樣的生機和意志。這柄長劍,顯然就是另外一個方向的平衡力量。
  畢竟是本圣,福雖然措手不及,但是依舊避開了要害,出現在邊緣。
  在‘福’停下之后,才和所有人一樣,看著那個突然出現的人影。
  白易?
  不,不對。
  雖然非常的相似,但是很顯然并不是白易,那種屬于白帝的氣息,沒有長時間的沉淀和修養,是學不來的。而同時,他們也判斷出了這個人的身份。特別是那個時候,很早就來到太陽系的人。
  白明惠,或者說,當初的那個棉花團!
  白明惠沒有任何的語言,只是壓著緩緩的抬起誓約?光明新生之劍,猛然踏出。左手一張,星空熔煉就暮然張開,原本以為白明惠只是仗著破界寶具的‘福’頓時就一愣。這種力量……原來如此,畢竟是孕育之息的伴生生命,所以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成長到這種地步。
  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福’打起了全部的精神。
  外面太陽系上面的人類和類人全部驚呆了,不明所以的看著這個新出現的人影。雖然不認識,但是看白明惠身上和其他人相似的冥裝,就知道同樣是太陽系的人。當本圣之一的福被一劍斬落的時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從心底里面歡呼。
  白明惠的出現,所有人都察覺,老一輩的人都淡淡的笑了一下,果然,還是回來了嗎。果然是那個男人的血脈,雖然不曾繼承記憶,但是這種內里的意志卻毫無差別。
  不過,和太陽系那些人的高興相反,十二支柱的每個人都顯得很沉重。
  誓約?光明新生之劍確實是一個轉機,但是卻并不可能將這么多本圣全部擊殺。最多,就是減緩太陽系沉淪的速度而已。而在白冥樓他們將神庭之基帶回來之前,不管怎么樣,他們都必須將太陽系守住。
  還活著的十二支柱眼中的喜悅漸漸的收斂,變得比之前更加的平靜。
  誓死,堅守太陽系!
  ————————
  而這個時候,在神庭當中,戰斗的激烈程度也已經完全超乎了想象。白冥樓五人對五位至高本圣的戰斗,雖然無量和伍爾夫都已經斬道成功,但是至高本圣,究竟代表著什么,直到他們親自對上,才真正的明白。
  每個人都處在弱勢,但是,即便是這樣,五位本圣也絲毫抽不出身來追擊‘神韻’。
  和白易對陣的‘吾’就不說了,面對這位太陽系的精神領袖,他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都已經掛掉一個唯彌尊了。
  ……
  和茉茉對陣的釋涅神主,同樣對茉茉的死亡勾鐮異常的忌憚。
  破界寶具!
  而且是代表著死亡!
  ……
  光陰的力量退去,伍爾夫雙臂交叉,重新露出了身體。閃耀著金屬光澤的身軀上面,糾紛仿佛時光的力量都無法侵蝕一樣。
  就連華沙,都忍不住驚訝的看向了對手。
  純粹的防御,達到極致,居然可以強大到這樣的程度嗎。從最普通的物理防御,逐漸蔓延到其他方向,而現在,法則的斬斷,甚至對時光的力量都有了強大的排斥效果。白冥樓的最強守護……果然讓人驚訝。
  但是,還是要死在這里!
  ……
  “你和釋涅神主那家伙很相似。”命運禁忌看向無量。
  “這叫什么?”
  “佛!”
  “佛?”
  “古老傳說中的存在,并不曾真正的出現過。”
  “所以,你將成為,真正的佛嗎。”
  “是,自我心中的佛!”無量手掌顛覆,真正如同無量佛掌一般,整個天地都顛覆。自我心中的佛,命運禁忌聽見這個答案之后,心中頓時凜然。各個世界無數的文明傳承,傳說中的那些強大的存在,不知凡幾。很多生命都在追逐他們的腳步,追尋著那強大的力量。但是,卻很少有人可以理解,真正強大的,并非那個稱號,而是其中的意義。
  并非成為古老傳說中的佛,而是自我心中的佛!
  這個家伙,白冥樓第二冥衛隊長!
  ……
  萬源至尊剛開始無比的驚愕,因為他的對手,居然連一個真正的生命都算不上,居然是一個人造的產物。不過,在他陷入了特殊的封絕空間之后,就完全沒有這種輕視了。這個嬌小卻擁有凜然之姿的人偶,超乎他的想象。
  ‘這個禮物如何。這可是我花費了無數的時間特別準備的。’夜夜臉上帶著微笑。
  ‘不如何。’萬源至尊強制冷靜下內心。
  ‘是嗎。’夜夜很平淡的說道,說道這里的時候,夜夜的聲音逐漸變得微不可查。并非夜夜故意這樣,而是,這個空間當中的所有能量已經逐漸消失了。光線、聲音、力場,任何能量的表現形式,都仿佛被吞噬了一樣。明明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的在一起,但是兩人卻什么都看不見。甚至,想要知道對方的位置,都只能依靠純粹的感知了。
  萬源至尊可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這么平靜。因為,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特殊了,可以看出來,這絕對是完全針對他的一個世界。
  任何的力量形式,都已經徹底的消弭,沒有黑洞的那種吞噬力量,但是卻比黑洞更加的虛無。
  身為萬源至尊,任何形式的力量,他都可以吸收,哪怕是之前的滅劫,他都轉化了一部分。但是,在這個無比虛無的世界當中,萬源至尊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驚恐。
  而在外面,一群塞恩佛諾星域的人正在遲疑。
  “真的要完全塌陷嗎?”
  “嗯,這是那個女孩的要求。”一個中年的男子點頭。(塞恩佛諾星域,東上天最擅長科技的星域。而這個中年男子,就是其中的一位頂級空間學方面的專家。只是,他理論當中的那些東西,并沒有人重視而已。不能產生價值,在商人看來有個屁用。不過,當白冥樓的人找到他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發生了改變。)
  “但是,如果完全塌陷了,就永遠不可能出來了。”
  “你以為,她不知道嗎。”中年男子深深的看著下屬。怎么可能不知道,當初太陽系的人找來的時候,就連他都感到錯愕。不過,更加讓人感到震驚的是,太陽系對這個東西的用途。
  那個人偶,不,已經算是真正的科技生命了。
  那個夜夜,應該是太陽系都數得上的高層了吧。沒有想到,她求取這個東西的目的,就是將自己徹底的埋葬。回想著這個女孩當時那坦然的笑容,這個塞恩佛諾星域的男子只覺得心中澀澀的。
  “塌陷!”簡潔的一個命令。一片虛無的空間逐漸消失在神庭當中。只是這個時候,這個中年男子多希望自己的研究并沒有這么成功,如果可以的話,起碼,讓那樣的女孩,還有回來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