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327 接受

白冥樓!
  現在的白冥樓已經變得非常的安靜了,但是,在中心的建筑當中,卻有一個女子不受任何拘束的隨意走動。↗仿佛察覺到什么,這個女子緩緩的轉頭,看向從外面進來的一個青年。白冥樓的關卡,在這個男子面前全部放行,留守的女仆全都恭敬的為他打開了道路。
  “你來了啊!”女子轉頭,輕輕的說了一句。
  “你在等我?”
  “沒錯!”女子轉頭,看向青年。
  “他還真是早就計算到了一切啊,如果我不來呢。”青年就仿佛故意叛逆一般,嘴角浮現出一絲桀驁。
  “不來,也就如此而已。”女子淡淡的回答到。
  青年的嘴角勾了下來,仿佛對這個回答不滿。就仿佛,他沒有想象當中那么重要一樣。
  “你是最適合的,但卻不是必須的。如果你沒有做好準備,那么,就出去吧。”女子很平靜的說道。
  青年頓時就出手,想要抓住女子的手臂。但是,才剛剛碰到皮膚,就仿佛遭受了最鋒銳的切割一樣,然后,整個人頓時就被彈飛。即便是以他的力量,也完全無法阻止,或者說,女子的力量,已經超過了他的境界。這股力量,是如此的光明而浩大,根本就無法想象。
  青年落在地面之后,才發現這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立了十三個人影。
  或男,或女,或人類,或類人。
  “一次!”這個時候,女子的聲音才從白冥樓當中傳來。
  “他只給你三次機會。”
  青年看向四周的十三個人,就知道,所謂的三次機會是什么意思了。他是最適合的,卻不是必須的。這十三個人,每個人的氣息都不弱于他。因為,這是十二支柱和類人圣殿特別培養的下一代傳承人物。
  青年抬起頭來,然后朝著里面繼續走了進去。
  其他人都靜靜的看著他的身影,沒有任何的動作。他們都聽說過他的名字,特別的經歷和洗禮,最后離開了白冥樓,桀驁的游走在外面的家伙。難得,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回到這里,不過,只有這種心態,是絕對不夠的。白帝很嚴格,非常的嚴格,絕對不會因為親情而徇私,三次機會,并不是優待,任何人都是三次機會,只不過他是排在前面的而已。
  青年再次進入了白冥樓,然后伸出了右手。
  而這一次,在青年的手中,已經聚集而起巨大的力量,連四周都在產生波動。擁有這份血脈,擁有這種資質,這種實力是理所當然。
  輕輕的,右手握住了女子的右手。
  愛麗絲阿爾弗雷德的神情很安靜,沒有動,但是青年卻逐漸顫抖了起來。看得出來,他支撐得非常的辛苦,在兩人的四周,地面不斷的破碎,即便是無比收束的力量,也顯得強大無比。
  青年握著愛麗絲的右手,想要將愛麗絲提起來,但是卻發現,愛麗絲沉重得難以想象。
  不斷的加大著力量,四周的白冥樓都在逐漸破碎,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出來阻止。反而,每個人都只是靜靜的看著這個地方。嗡的一聲震顫,青年猛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再次彈了出去。而且這次,可不僅僅是被彈飛這么簡單了,強大的力量直接穿透了他的身體,將他的內臟都給攪碎。
  轟的一聲再次摔在門口,青年過了一會之后,就爬了起來。
  其他的十三人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他,能不能明白呢。
  不,這并非明不明白的問題,因為這需要的并非是一句話,一個心中的想法,而是,深刻的烙印在自我當中的意志。絕對不是簡單的在心里對自己說自己要怎么怎么就可以握住愛麗絲阿爾弗雷德的。
  第三次,青年再一次握住了愛麗絲阿爾弗雷德——誓約光明新生之劍!
  而這一次,青年更加的狼狽,僅僅是握住愛麗絲的手臂,他的身體就仿佛已經在承受著無盡的壓力一樣。不過,不管如何的狼狽,青年依舊沒有放手。很倔強,但是,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如果僅僅是倔強,就可以握住愛麗絲的話,那么就不是太陽系傳承的守護之劍了。而這樣下去,就算是擁有生物體不滅的力量,都不可能堅持多久了。
  白明惠,果然是在外面成長起來的,所以根本就沒有那種意志嗎。
  外面的十三人看著白明惠掙扎的身影,在心中暗暗的說道。
  白明惠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從皮膚表面不斷的出現裂紋,然后又飛速的愈合。但是,愈合的速度已經越來越比不上裂開的速度了。
  “啊啊……!”白明惠大聲的吶喊出來,皮膚和肌肉崩裂的速度越來越快,但是,愛麗絲依舊在原地一動不動。
  “你應該清楚,想要握住我,需要的并不僅僅是力量。”愛麗絲輕輕的說道。
  “閉嘴。”白明惠狠狠的喊道。
  愛麗絲沒有說什么了,只是眼中很冷漠。作為太陽系的兩大寶具,弒神槍歸屬于類人種族,而她則是人類的守護之劍,心中沒有覺悟怎么可能拿得起。真的以為握住她,就可以擁有無匹的力量了嗎。不對,那種膚淺的心態,怎可能。
  握住她,是榮耀,更是責任!
  是的,白明惠當然清楚,自己那個便宜老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因為,他的身體里面,就有白易最為本質的傳承記憶。雖然陰差陽錯,他成為了白易的兒子,但是本來,他是應該作為‘另外一個’白易存在的。所以,他的身體里面,擁有白易完整的記憶和傳承。想要握住愛麗絲,必須得有那份擔當。
  所有人都認為他在外面玩得很野,事實上也確實這樣。
  白易復活之后,他體內的那份意志,就已經被封印,并不會強加給他。如果,他無法領悟那份意志,他就拿不起這柄劍。
  “但是,如果接受了他的記憶,我還是我嗎!”渾身鮮血淋漓,皮膚和肌肉破裂,白明惠輕輕的說道。
  “不是!”
  “但是,他讓我帶給你一句話。”愛麗絲對著白明惠說道。
  白明惠抬頭,看著愛麗絲。
  “用你自己的力量,拿起我。”
  用自己的力量,拿起我!
  用自己的力量,拿起我!
  無比簡單的一句話,回蕩在白明惠的內心。他并不需要繼承白易的記憶,但是,卻同樣可以擁有這種意志。
  所有人都認為他是一個人在外面流浪,所以沒有得到過白冥樓的教導。
  嗯,沒錯。
  但是,誰又知道,他一直都在關注著白冥樓的點點滴滴。那個僅僅簡單交流了幾次的父親,那個名義上的姐姐,還有白冥樓當中的其他人。所有人都認為他并沒有傳承到最重要的東西,就連他自己都這樣覺得。長期以來,他好像一直活在那個人的陰影當中一樣,一直都丟失了自我一樣。原來,只是自己沒有想通而已。
  緩緩的,白明惠繃緊的肌肉放松了下去,然后變得安靜。
  “他交代的是什么?”
  “守護太陽系,直到他們都回來。”愛麗絲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從長劍當中傳來。
  “嗯!”輕輕的回答一聲,沒有熱血的宣言,卻已經足夠了。
  當白明惠從里面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十三個人都在等著他。而在他們的當中,一個女仆捧著一枚吊墜。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白明惠身上和吊墜身上游走,卻沒有說什么。
  “這是什么?”
  “最后的一件冥裝!”女仆說道。
  最后的一件冥裝,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這句話當中的沉重。時間來不及,資源上面的也不足,太陽系,究竟是面臨著何等的壓力在戰斗。就連人手一件冥裝都做不到。而現在女仆手中捧著的,就是白冥樓制作出來的,最后的一件冥裝了。所有人都明白,接受這件冥裝的意義,也知道,接受這件冥裝的資格。
  “我接受了!”白明惠說著,左手當仁不讓的抓住了吊墜。
  其他人看見白明惠抓住了吊墜,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不過,他們還是沒有在意,因為,可以握住誓約光明新生之劍才有資格獲得這件冥裝。而這,卻絕對并非意味著獲得強大的力量,而是,伴隨著太陽系一同走到最后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