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325 我們的選擇

【北寒宮】
  露妮亞看著阻擋在自己面前的菲波,臉上逐漸陷入了呆滯。菲波那平時無比膽怯的臉上,這個時候卻露出了堅毅的神情。
  “主人讓我保護你,從小。”菲波的狗熊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舍。
  “菲波你不要死啊。”露妮亞眼中淚水不斷,完全無法相信從小就陪著自己的菲波會在這里死亡。
  格雷維斯主人,菲波,先走一步了。
  狗熊菲波看向那邊格雷維斯和運神尤諾斯戰斗的身影,心里緩緩的想到。四周的北寒宮的傷亡,已經超過了任何一次。甚至,就連當初在瑞士的戰斗,都無法和這里相比。從那次戰斗以來,格雷維斯就分外的在乎每個下屬朋友,只是這一次……。
  菲波在露妮亞的懷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誰,誰來救救菲波,誰來救救……。”露妮亞雙眼猛烈的喊道,還在期望著北寒宮的藥師來救治菲波。只是,在露妮亞抬頭之后,才現四周破碎的冰雪之上,只剩下寥寥幾個人影了,而且都已經重傷瀕死了。
  突然變得呆滯,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樣,露妮亞就這樣呆立著,呆立著,良久之后,才突然大哭了出來。
  “嗚哇哇!”那是少女從來不曾體驗過的,親人逝去的心痛。
  【白金漢宮】
  一個驕傲的身影站立在空中,四周白蓮盛開,明明一身的鮮血,但是身姿卻依舊驕傲而倔強的站立。
  “名字!”直到這個時候,對面的金劫律才正事自己的對手。
  “雪黛!”女子驕傲的說道,哪怕四周一位五方劫律,兩位大至勢,十多個門徒環繞,也沒有弱了絲毫的氣勢。
  “人如其名。”
  “不對!”雪黛卻立即反駁到。只有雪黛自己才知道,自己可不是什么純凈無暇的雪蓮。當初在地球上面的時代,她可是,從無盡的污濁深淵當中成長起來的啊。雖然心中曾對白易無比的怨恨,甚至至今也不曾消失。但是,雪黛卻不得不承認,白易……不,白帝,當得起這個時代的領頭者。因為,白帝從來不曾迷失過自己的方向,任何時候。
  “放棄吧,如果你愿意成為我的侍女的話,我可以用我的身份,讓你活下去。”
  “知道我為什么選擇十二支柱的白金漢宮加入嗎?”
  “為什么?”
  “十二支柱各不相同,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意志,但是,只有白金漢宮的塞西爾亞,是最純粹的。就連白帝,都曾在那個殘酷的戰場上面看中了她。而現在,我也相信……。”雪黛說著,手中的冰劍抬了起來。
  濁獄?雪蓮心!
  【古海遺址】
  無數的海洋生物前赴后繼的,沖向了敵人,就連巨大的海洋就仿佛被染成了紅色。這些,都是依附于古海遺址的眷屬種族,明明芬達爾?羅茲和小百晴都沒有強迫他們來到這里,但是,這些生物卻沒有一個躲在后面。
  不斷的有生命隕落,種族的頭領頂在前方,但是數量也越來越稀少。
  當再一次,一群眷屬種族和七教的仆從門徒一起死亡之后,就連海洋當中,都仿佛變得無比的安靜。
  一只小海豚還沒有完全化為類人生物,緩緩的,小海豚從自己同伴當中站了起來。只是,四周原本鮮活的同伴,這個時候卻都無力的飄蕩在海洋當中。小海豚甚至無法準確的體會這件事情。只是,看著一動不動的同伴,小海豚本能的,輕輕的鳴叫著,就仿佛在呼喚他們醒來一樣。
  本來芬達爾是有機會避開對手的攻擊的,但是這個時候卻硬生生的阻擋在前方。
  “為什么?”作為芬達爾對手的一位源皇不解的問道。
  這個時候,小海豚感受到了芬達爾身上熟悉的氣息,正在親昵的靠近過來,觸碰著芬達爾。而芬達爾也笑了笑,嘴角留下一絲透明的鮮血:“因為,我是古海遺址的王,我有責任,保護我的每一個子民。雖然,我確實沒有那個能力。”
  小海豚還在鳴叫,但是芬達爾已經將小海豚放了下去,絲在水中逐漸蕩開。漸漸的,芬達爾?羅茲眼中癡呆的神色逐漸淡去,只剩下了最后的堅定。
  【雪空之巔】
  【安慕尼特宮】
  【落櫻山】
  ……
  十二支柱,每一個勢力當中,都有人不斷的死亡。他們,可不會像十二支柱這么復活。但是,明明知道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后退。
  外面太陽系的人類和類人看見這一幕,全都痛哭失聲。
  曾幾何時,他們還曾不斷的詆毀和謾罵十二支柱和白冥樓,但是看見現在的一幕幕,他們才知道,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膚淺。
  這就是,太陽系現在的領導者,擁有自己真正的意志和方向。他們絕對不會如同一般政客那樣說得天花亂墜,但是,在真正需要他們的時候,卻會比所有人都更加無悔的扛起這個世界。
  看見這一幕,無數人都在懊悔,恨不得飛身加入這些戰場當中。
  只是,明明他們都擁有不錯的實力,但是在這樣等級的戰斗當中,卻依舊顯得無力。無力,從來沒有任何一刻,像這么痛恨自己的無力;從來沒有任何一刻,心中澎湃著驚人的熱血;從來沒有任何一刻,清晰的感受到白冥樓和十二支柱傳達給每個人的意志。
  “有意義嗎?”在戰斗當中,濮陽天儀看向了對面的紅綺華。
  “意義,當然有!”沒有人有能比紅綺華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我該說,你們是愚蠢呢還是太單純呢。人類這種生物啊,可是無比健忘的,我也曾經看見過很多和人類相似的種族。或許在某個階段,他們也曾擁有驚人的血氣,但是,一旦和平下來之后,一旦可以活下去之后,他們就會快的沉淪下來,各種丑陋的習性也將一一展現。誠然,現在他們的意志確實讓人驚訝,但是,你認為他們可以保持到多久呢。”濮陽天儀緩緩的說道。
  雖然并不是人類,但是,本圣的閱歷和眼光,讓濮陽天儀對人類看得非常的清楚。
  “哈哈哈哈!”紅綺華大聲的笑了起來。
  “白易是人類,我是人類,十二支柱,也是人類。對于人類的劣根性,我們比你更加的清楚。那么,你就猜一猜,我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僅僅是讓血脈傳承下去嗎,僅僅是這樣,就值得白冥樓,值得類人圣殿,值得十二支柱付出所有嗎。”紅綺華一邊說著,一邊猛烈的攻擊。
  濮陽天儀一邊抵擋著弒神槍,一邊為之心奪。
  為什么?
  看著紅綺華身上那沸騰的血氣,濮陽天儀仿佛知道了什么。難道,白易那個男人,不,太陽系的所有領導者,居然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
  以我之血,鑄無上之魂!
  人類確實是擁有很多的劣根性,但是無可否認的是,人類同樣擁有很多偉大的情操。在某些時候,那感人的一幕,是很多生物都比不上的。如果,白帝真的是做著這個打算的話,那么,就完全說得通了。
  單純的繁衍下去,沒有任何的價值,人類的劣根性,會讓他們迅的遺忘這一切。
  但是,如果將這份意志也一同融入人類和類人生物的靈魂當中,成為一種血脈的傳承的話;如果,白易他們真的將神庭之基帶回了太陽系,真的讓太陽系的生命擁有了延續下去的希望的話;如果……不,沒有如果了,因為,那樣的話,宇宙當中就將會誕生一個無比偉大的種族。
  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在位居與頂點之后,卻這么無私的舍棄一切。
  但是,這一次,卻出現了!
  白帝!
  濮陽天儀仿佛看見了太陽系上面,那沸騰的血氣和靈魂。無數人的意志,那份拼搏和不息的意志,正在融入那些不屈的靈魂當中,然后,傳承下去。
  莫名的,濮陽天儀就對太陽系感到極大的恐怖。
  這個星域,這個新生的星域!
  “明白了嗎,這就是。”紅綺華神情凜冽的喊到,弒神槍綻放出驚人的光華。
  “我們的選擇!”
  隨著這一聲喊聲,紅綺華攜帶著弒神槍的威勢,從天空暮然墜落。而在這一瞬間,在紅綺華的身邊,法則的波動仿佛凝結成為實質。濮陽天儀的眼中只剩下了無比的驚愕,這個女人,這個被成為始母的女子,居然在在這個時候突破了。這究竟,要何等驚人的意志和力量,才可以做到這一切。
  弒神槍!
  貫穿一切的無匹威勢,兩個人如同彗星一般墜落在中心的黑耀上面。無數驚人的火焰蕩開,就連雌婣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