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324 你可懂得

十二支柱里剩下的幾人雖然沒有直接面對本圣,但是也同樣面對著強大的對手。五方劫律,十渡元座等等,依舊是太陽系難以企及的敵人。
  凍澈骨骸的寒氣從常華榮的身上升起,伴隨著西格麗□雪萊的磅礴希世之音,將天空完全凍結,所有生命都在希世之音當中消弭。而在另外一邊,莫雷諾□馬丁內斯和芬達爾□羅茲第一次合作,災禍一般的黃泉海流和幻之海流形成兩色的漩渦,將所有的敵人全部扯向生命的終點。
  無匹的威勢,驚人的戰斗,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神震撼。
  但是,很快,所有人就發現,敵人的強大簡直超出了想象。十二支柱的力量已經很驚人了,但是他們的對手,卻更加的強大。看了這么多,即便是原本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也已經清楚現在的力量分級了。
  本圣-lv7!
  太陽系上面,即便是最高的十二支柱和始母,也不過才只是臨神境-lv5而已。這絕對并非相差等于二這么簡單。而是代表著,無可匹敵的壓力。而現在,太陽系上面出現的本圣,居然有十個。
  僅僅是從他們出手之間蕩開的波動,就可以輕易的感受到那種驚人的壓力。
  更甚至,在幾個氣息外放的本圣四周,實力弱一點的人別說戰斗了,就連看向他們都是一種致命的壓迫。雖然十二支柱四周的人群早就已經轉移,但是在這種戰斗當中,波及的范圍已經越來越大。很多的星環上面,都發生了崩潰一般的景象。難以想象,十二支柱究竟如何憑借臨神境的力量,來抗衡這么強大的敵人。
  而已經消失的白冥樓,又在和其他人抗衡著怎樣強大的敵人呢?
  至高本圣!
  “這就是白冥樓說的,需要用自己的雙眼來見證的事實嗎。”在一處戰場的邊緣,一個大叔從里面沖了出來,雙眼無神的跪在地上。
  “這樣的敵人,太陽系,真的有勝利的機會嗎。”另外一個人也開口說道。
  “不行的吧。”
  “啊,確實是不行的。”
  所有人說到這里,都變得異常的沉默。因為他們每個人都很清楚,太陽系是不可能勝利的。實力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先不說本圣,就連下面的合道境高手,都驚人的強大,太陽系上面,很多的高手都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那么,太陽系,又是為了什么而戰斗到這樣的程度的呢。
  也許,當初裝作不知道,反而更加的輕松吧,在無知當中死亡,也許反而是一種解脫。不知不覺的,在人群里面,逐漸生出了這樣的想法。這實在是不奇怪,智慧生物就是有這樣一種麻痹自我的手段。
  不過,在人群里面,少數一些人卻倔強的站立著,身軀沒有絲毫的動搖。
  “你們,還沒有明白嗎,白冥樓和十二支柱所展現的精神。”一個少年突然大聲的喊了出來。正是因為少年,所以才沒有被世俗所污染,所以這份熱血才更加的沸騰。雖然之前他也曾經懷疑和聲討過白冥樓,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終于先一步,領悟了白冥樓和十二支柱所展現出來的一種精神。
  不屈!
  哪怕力量的差距懸殊,但是,只要還能站著,就絕對不會倒下,更不會跪舔七教的腳趾頭。這就是,太陽系,從破碎時代傳承下來的,一種,向往光明和新生的精神。雖然在白冥樓沉睡的時候,丟失了很多,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發酵,這份精神,卻再一次深深的烙印在太陽系生命的心中。
  或許,很多人在最初還無法理解這種精神,但是,在看見那些不斷拼搏,不斷倒下人的時候,這種精神就徹底的覺醒了。
  十二支柱尚且不斷的死亡,更何況下面的人。
  為了讓十二支柱的人心無旁騖的和本圣戰斗,下面的人都自動接過了那些次一級的高手。但是,僅僅是次一級的高手,也要比他們強大得多。就連白冥樓內,真正的臨神境人數都是稀少的,所以穆娜爾和安月流蘇才會升任隊長,更何況其他勢力。
  每一個人,都在面臨著他們數倍的敵人,甚至每一個都比他們強大的敵人。
  而能堅持到現在,與其說是依靠的實力,不如說是意志!
  【中雪府】:
  寧雪的徒弟艾羚徹底變回了遠古的外貌,一頭巨大的遠古角羚。手中的白色長槍攜帶著最后的精神和意志,瘋狂的沖向了自己的對手,一位合道境的高手。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艾羚的生命在瘋狂的燃燒。
  鼉牙的大嘴咬在對方身上,不斷從嘴巴里面流出鮮血,所有人都可以看見,鼉牙的尖牙都已經崩斷。但是卻依舊奮力的阻止這位高手面向艾羚的攻擊。
  “師姐!”鼉牙嘴里嗚嗚著,看著那個從遠處高速沖來的身影。雖然鼉牙一直怪那個時候艾羚蹬了自己一腳,所以落到了第二,但是在這個時候,卻覺得只要師姐活下去的,他寧愿一直當師弟。
  但是,艾羚卻沒有絲毫減速的,攜帶著白色的光芒不斷的沖擊而來。
  遠古角羚騎士羚角戰槍!
  艾羚和這位逆命祿星的攻擊撞擊在一起,力量過于強大,卻反而好像靜止了一般,只是,從艾羚的戰槍尖端,卻不斷的破蘇,然后蔓延到艾羚的身上。明明那種意志還在咆哮,但是,艾羚的身軀卻逐漸停止下來,殘留的左眼當中,生命的光芒逐漸暗淡下去。艾羚就這樣,死在了沖鋒當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依舊在沖向敵人。
  鼉牙悲傷的嚎叫著,惡獸從來沒有體驗過的,一種叫做心痛的感覺在心中猶如炸開。
  ……
  云煌映雙手朝著四周張開,高大的身軀上面滿是傷痕,或者說,除了脊椎還沒有斷掉以外,身體早就已經殘缺不全了。幾條鎖鏈從云煌映的身上分散開,讓云煌映完全無法移動了。
  “我還以為,我會在突然猝死的。”
  云煌映抬起了頭,看向了天空。這個時候,云煌映突然回想起了當時身為中國的頂尖戰力,面對白易的一刻。那個時候,白易可真是驚人啊,一個人攜帶著率先進入識海境的力量,沿途不斷的挑飛每個國家的力量。以一己之力,將整個世界引導到現在的樣子。那么,這一次,白易也依舊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吧。
  或許,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的污濁,但是,作為生命,是應該向往光明的吧。從小,我們就是被教導著,向往光明的吧。
  我,最后就給這個世界墊下一份基石吧。
  云煌映身體朝著前面緩緩的掙扎著,再次踏出一步。
  在四周,拉著九條鎖鏈的門徒完全無法相信,云煌映怎么可能還有力量移動。就連那兩位合道境的高手,都心生側目。
  但是,就在他們震驚的時候,云煌映突然按了在了的心臟上面,然后抓住了鎖鏈。強大的力量頓時就朝著當中塌縮而來。就連外面的合道境都無法抵抗這種力量,頓時就舍棄了自己寶具。只是,在四周的其他門徒就沒有這么好運了,哪怕他們同樣身為臨神境,也完全無法抵抗這股力量。
  “你們,懂得這種意志嗎!”
  云煌映突然大聲的吼道,最后的力量猛然出現,所有的東西全部朝著自己的心臟塌縮而來。一瞬間,方圓數百公里范圍,所有的敵人全部一空。而在最中心,一個塌縮下去的心臟,將所有人都壓縮在里面。
  力場壓縮!
  云煌映最極致的力量,而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將自己的生命壓縮到極限。高大的身軀仿佛只剩下了軀殼,九條鎖鏈從心臟當中拉出,依舊舒服在他的身上。而在那顆心臟上面,無數敵人那臨時的驚恐就如同烙印在上面一樣。
  ……
  “白水晶,白水晶你在哪里。”
  “妖紅,你人呢。”
  “莎莎、夜惑星、音依、骨香里、光光,你們在哪里。”貝露露雙眼只剩下了黑洞洞的窟窿,在地上不斷的摸索著,不斷的呼喚。這位嬌小可愛的蘿莉的人偶師,現在卻連站都站不起來了。而在地上,七只用生命煉制的人偶已經如同真正的玩具一樣破碎,散落在四周。當貝露露在地上摸到了一只小手臂的時候,頓時就認出來,這是妖紅的手臂。
  怎么可能認不出來呢,那個嬌小卻傲氣的少女,簡直就如同將她的傲氣完全分過去了一樣。
  只是這個時候,妖紅已經完全破碎,連生命核心都已經沒有了。
  不僅是妖紅,貝露露的七個生命人偶,都已經完全死亡了。在面對七教的一位祈菩和一位十渡元座,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貝露露抱著妖紅的手臂,哀傷的哭了起來,而這個時候,從天空一柄次元長槍飛射落下,將貝露露從后心釘在了地上。只是,貝露露就仿佛完全沒有感覺到一樣,只是抱著妖紅的手臂,傳出哀傷的聲音,最后寂靜無聲。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