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323 各自的對手

居然,真的敢正面本圣!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這個事實,但是當這一幕真正發生的時候,就連幾位本圣都感到驚訝。這樣的氣魄,已經多久沒有遇見過了。七教當中,那個看見境界更高的人,不是恭敬無比,更不用說面對本圣了。至高基本不出現,本圣,就已經是很多人所能接觸的最強存在了,又有誰,敢去撩一位本圣的虎須。
  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這并非某個人而已,而是每個人,都擁有這樣的氣魄。
  “讓你快一點你不信,結果就搶到這么個其貌不揚的家伙。”亡翼兇獠雙翼張開,從天邊飛射而至,到了‘福’的前面,然后怒吼吼的說道。
  亡翼兇獠的話,就連對面的‘福’都有些呆愣。怎么在這頭兇獸口中,好像他很弱的樣子?
  “笨蛋,別讓人笑話。”安格瑞拉淡淡的說道,看著對面的福。雖然看上去沒有其他本圣這么驚人,但是安格瑞拉可以看出來,對面這個家伙的力量非常的內斂。不,或者說,哪一個本圣,是好相與的。
  “很可愛的寵物!”福看了看亡翼兇獠,笑著說了一句。
  “混蛋,你說什么!”亡翼兇獠頓時朝著前面撲了一步,居然把他說成是寵物。
  但是亡翼兇獠才剛剛撲出一步,身體就立即停了下來,因為,他的本能感覺到,如果踏過這一步,他就會死。無形的壓力,連他的身為死亡和怨念的集合體,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雖然看上去什么都沒做,但是福就已經無聲無息的展現了自己的力量,顯然,這就是他對亡翼兇獠無禮的懲罰。
  安格瑞拉正準備出手,但是卻突然發現,亡翼兇獠并沒有停下。
  愣了一下,然后安格瑞拉頓時笑了出來。威懾,對這家伙顯然沒用啊,哪怕明明知道會死,也是不會害怕的。
  果然,亡翼兇獠的瞳孔暮然豎直,前一只爪子抬了起來。而在對面,福臉上的微笑也漸漸的變冷,似乎沒有想到,這頭寵物,居然在他的無形壓力之下,依舊敢于反抗。
  一步地獄!
  亡翼兇獠的前爪重重的踏下,剎那,在亡翼兇獠的四周,浮現出一副地獄的景象。并非白冥樓所掌管的,有序的冥國,而是真正充斥著無邊死亡和怨念,匯聚了罪孽的地獄。那副悲慘而恐怖的景象,簡直令人頭皮發麻。
  “吼!”亡翼兇獠攜帶著幽冥獄之威,一下子破開了福的無形威壓。
  福的笑容已經抿成一條細線,這個時候,才看著對面的安格瑞拉。而在對面,安格瑞拉雙眼緩緩的扭曲,露出一個笑容。“真是很抱歉,小獠的性格不太好。”
  ……
  “你剛才看見你故意避開了始母。”在另外一邊,塞西爾亞看向潤母。原本,距離潤母最近的十二支柱,并不是她的,但是潤母卻繞了一個圈,來到了這邊。
  潤母的臉上頓時僵了一下,然后才冷冷的看著塞西爾亞。
  婣凰宮,雙母神:拜萊蓋伊,潤母。剛剛拜萊蓋伊被弒神槍釘死的一幕,潤母可是看得很清楚。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她心中也知道,自己對那個紅綺華感到害怕了。
  害怕了!
  明明前不久,紅綺華還是作為雌婣的弟子,在她們面前只算是一個小輩的。
  打人不打臉,偏偏塞西爾亞一開口就說出了她心中的怯懦。這讓潤母的心情十分的不好,非常的不好。
  “擁有破界寶具,不過是借助強大的外力而已。”潤母冷靜了心情,然后說道。不得不說,她的修養還不錯,起碼并沒有發火。
  “所以挑上了我嗎。”塞西爾亞頓時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
  “那么,我就來當你的對手吧。”塞西爾亞說著,雙手放在劍柄之上,腳下一個正印契約張開。并不算是很長的發絲飛舞著,身著冥裝的塞西爾亞顯得英姿颯爽。
  看見塞西爾亞的樣子,還有那外露的氣息,潤母輕輕的松了一口氣。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太陽系只是一個初生不久的星域,明明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來和他們的力量差距巨大,但是在面對太陽系的時候,莫名的,卻覺得有些害怕。幸好,對面這個十二支柱看上去是絕對光明正大的力量,那么,起碼不用擔心莫名其妙的就撲在這個地方了……吧。
  心中的最后一個字還沒有念出來,潤母的目光就頓時一凝。
  誓約??正印之劍!
  塞西爾亞的攻擊確實光明正大,甚至完全沒有任何的演示,但是,卻完全出乎潤母的意料。抬劍,一步,揮下。
  驚人的劍氣瞬間切割而出,仿佛要將所有的污濁全部蕩盡一般。
  驚人的光芒逐漸淡去,潤母停留下來,臉上緩緩的浮現出一條細小的傷口,一絲鮮血浸透出來。看向對面的塞西爾亞,潤母心中的輕松,漸漸的收了起來。——所以,你挑上我了嗎!
  ……
  “這里看上去好像比較冷清啊。”心生釋主-玉津對著面前的神田火烈說道。十二支柱雖然是十二個人,但是在其下,都是有自己的勢力的。這些勢力的人數和力量一般都很驚人,但是只有兩個地方比較例外。
  白炎樓,貝琪。
  落櫻山,神田火烈!
  貝琪因為是白冥樓的人,所以根本不用去發展什么勢力,白冥樓的成員,就可以為她所用。而落櫻山,則是因為當初的時代原因吧。神田火烈作為一個從日本離開的失敗者,所以并沒有建立什么大的勢力。而且那個時候敗在白易手中,神田火烈已經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東西是什么。
  “我妻子喜歡安靜。”神田火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芽衣子,眼中一抹愛憐。
  “很奇怪,你的性格,不應該是喜歡安靜的。”玉津身為本圣,當然可以看出來,神田火烈的力量和性格,都是爆裂的。
  “所以,更需要一個安靜的港灣!”神田火烈淡淡的一笑,回答著,右手朝著外面張開。
  大日陽炎!
  火焰,作為異種里面當中比較常見的一種,但是,位于頂端的人當中,卻都有自己完全不同的體悟。玉津看見燃燒而起的火焰,眼中很安靜。嗯,還是認真一點好了。雖然,火焰這種力量在現在的世界真的一點特點都沒有。
  ……
  “十位本圣啊,我都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巨大的場面。而且,我們的對手,居然是一群連合道境都沒有達到的人。真不知道,這是對我們的嘲諷還是你們太自大。”神崎麗美說道,看著自己面前的常華榮。
  “沒有辦法吧,如果可以挑選的話,太陽系也不想這樣的。”常華榮大笑著,朝著神崎麗美走了過來。
  “要不,你去找其他人吧,我在這里看看。”神崎麗美說道。
  “什么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啊,我并沒有出手的打算。”神崎麗美說道。
  “啊啊,你還不明白嗎。”神崎麗美看見常華榮那不相信的神色,不由撓頭。“聽好,我是維度空間的九維界主排名第二,本圣。一般情況下呢,這個身份代表不了什么。但是現在不同。前不久,我上面的那位,好像被你們太陽系給搞定了。而且,我來的時候,發現好像排在第一位的戊初好像也掛了。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現在維度空間里面就我最大了。”神崎麗美解釋道。
  “然后呢?”
  “然后就不想動手了啊,雖然按照常理,本圣對付你們來說輕而易舉。但是誰知道我會不會像唯彌尊大人和戊初他們兩個那樣倒霉。你說是吧,反正現在維度空間里面也沒有人可以管我了,而其他教里面的至高本圣,也不可能直接命令我的。”神崎麗美說道,搬著手指解釋道。
  “真的不出手?”
  “我說啊,你以為我是誰?”神崎麗美看見常華榮不相信的目光之后,臉色頓時安靜下來,低沉的說了一句。這個時候,神崎麗美身上,才露出了身為本圣的那種氣息。而不是像剛才一樣,猶如一個女生一樣。
  “那么,就先謝過了。”
  “不謝不謝!”神崎麗美右手扇動著,笑得很開心。
  “小姐!”在神崎麗美身后,一個衣著精致的類似女仆的女子說了一句。
  “噓,我們只需要看著就好了。”神崎麗美阻止了自己的仆從說下去。誠然,就如同所有人都知道的那樣,本圣和臨神境,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面。但是,誰有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呢。起碼,身為至高本圣的唯彌尊就掛掉了,那個驕傲的戊初也撲街了。既然沒有人可以直接命令她了,為什么要去嘗試這種不確定的事情。
  ……
  “那么,你也打算在一邊看著嗎。”雖然距離很遠,但是這邊發生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而寧雪看著自己面前的人,妖異的一笑。
  命神-格里費洛茲輕微的看了寧雪一眼,眼中無比的冷漠。
  “女人,不要挑戰命運!”
  寧雪頓時一陣鬼畜的笑聲,然后才緩緩的開口:“命運嗎!”然后,寧雪的神情又顯得異常的嬌媚而妖異。食指放在嘴邊,寧雪輕輕的吐出幾個字:“死、亡、的、美、麗!”一字一頓的說,就如同撒嬌一樣,邪妃的邪氣,無聲無息的,就透露出來。
  而在對面,命神格里費洛茲卻莫名的,覺得心中一寒。所以說,神經病一樣的對手,總是讓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