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320 血染

何止是貝琪和寧雪,十二支柱里面的其他人,又何嘗不是在拼上性命的戰斗。即便可以復活,但是死亡卻并不僅僅是一個假象。死亡的冰冷,幽暗的恐懼,足以讓任何一個生命都退避三舍。更何況,這樣拼上所有一切,卻又不斷的死亡。
  但是,十二支柱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退縮。
  十二支柱是十二支柱,而在他們之下,卻依舊有自己龐大的勢力和下屬,中雪府、北寒宮、白炎樓……。正是因為這些人的努力,所以太陽系的局面才穩定到了現在。
  突然之間,中雪府的青詩雨一個抽身,避開了自己的對手。
  “艾羚,你來對付他!”青詩雨說道。
  剛好解決了一個對手的艾羚頓時就驚呆在原地,因為青詩雨讓她對付的對手,可是合道境的存在。或許,這位逆命祿星在合道境當中只算是弱者,但是對于她來說,不管怎么說都太早了。
  要知道,艾羚不過是太陽系時期才拜入中雪府,成為寧雪的弟子。
  “是!”出乎意料的是,艾羚完全沒有拒絕。雖然她的心中無比的驚愕,但是還是立即執行了命令。
  在艾羚回答之后,青詩雨立即一個閃步,朝著寧雪那邊飛了過去。然后,艾羚一個錯位,阻擋在這位逆命祿星面前。
  突然換了一個個對手,就連對面的逆命祿星都愣了一下。
  并非是因為對手太強,而是因為對手太弱。雖然艾羚現在也有臨神境,但是畢竟是太陽系時期才拜入寧雪門下的。比起身為寧雪左膀右臂的青詩雨差了可不是一點半點。而這樣的艾羚,卻被青詩雨推到了一位逆命祿星的面前。
  “真是可憐,看來你在中雪府里面肯定不受重視。”諸鵬說道。
  “是嗎,我是艾羚,邪妃第二個徒弟。”艾羚平靜而又無比禮貌的說道。
  “那我可就不懂了,難道那個女人故意讓你來送死嗎。”諸鵬說著,猛然抹了一下右手,合道境的力量頓時就出現。而且,還有身為逆命祿星獨有的,運之掠奪。
  雖然早就已經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但是艾羚還是沒有想到,合道境的實力居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明明已經注意到了,但是她依舊沒有避開,如果不是長期的素養在最后關頭錯開了要害的話,說不定這一下,就足夠要了她的小命了。不過即便如此,艾羚的胸前還是出現了一個洞口,身體連同靈魂都被貫穿。
  一個踉蹌之后,艾羚重新站穩。
  但是,才剛剛站穩,第二次的攻擊又到了,就仿佛,對面的逆命祿星-諸鵬故意的一樣。
  沒錯,就是故意的。
  剛才和那個叫做青詩雨的女人戰斗,雖然他身為合道境的人,居然也沒有占到多少便宜,更是感覺壓力巨大。剛剛他雖然不怕青詩雨,但是神經卻崩得很緊,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和那些死在這里的倒霉蛋一樣了。這個時候,換了一個弱了這么多的對手前來,諸鵬當然想要放松一下壓力。
  戲耍對手,就是一種方式。
  “邪妃的第二個徒弟,看來你和她的關系并不是很好啊,否則就不會留你在這里送死了。”一邊戲耍著艾羚,諸鵬一邊調侃著對方。
  又是一次特別的沖擊,艾羚的身體在空中翻滾著飛出去很遠,然后才跌落在地上。只是這一次,明明受了傷,卻沒有像之前這么狼狽的著地了。雙足落地,艾羚的身體站得很穩,哪怕身上鮮血正在不斷的滴落。
  “不對!”
  “雖然我不知道青詩雨大人為什么讓我來對付你,但是,卻絕對并非是故意陷害。請不要,以世俗的丑陋目光,來看待中雪府。”艾羚認真的說道。
  “哼!”輕微一聲不滿的哼聲,諸鵬頓時再次攻擊。
  只是這一次,艾羚卻并非完全毫無抵抗能力了,一件巨大的白色騎士槍出現在艾羚的手中,而艾羚自己,更是變成了一頭巨大的角羚。寧雪的第一個徒弟是當初中國的宋陽曦;而第二個徒弟,就是開放中雪府的傳承之后,通過考驗進入里面的艾羚;第三個,則是鼉牙,一頭大鱷魚。
  雖然艾羚和鼉牙都是太陽系時代才拜入中雪府的不假,但是能夠從這么多生命當中脫穎而出,就算是運氣,也可以說明他們的出色。
  艾羚,就是太陽系重新孕育當中,變化而來的遠古角羚。
  而這個時候,在遠處,青詩雨也將寧雪的一個對手接了下來。寧雪的對手,雖然也是合道境,但是就不是諸鵬這種墊底的合道境可以相比的了。兩人都發現了那邊的事情,但是諸鵬依舊不明所以。為什么,那個青詩雨讓艾羚來無比勉強的應對自己,而她自己,也勉強的去面對一個更加強大的合道境高手。
  而這個時候,戰場上面正在飛速的發生著變化。一步一步的,很多人都在交換著對手。由下面的人接替,面對更加強大的敵人。而類似青詩雨、狗熊菲波、范妮娜這樣的原本十二支柱當中的骨干,則是逐漸接替了十二支柱的對手。明明他們應付得十分勉強,甚至有生命危險的,卻逐漸讓十二支柱的人脫離了戰斗。
  嗯?
  雖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艾羚的心中卻輕松無比。就和她說的一樣,不要以世俗的污濁眼光來看待中雪府。
  或許,她確實有可能因此而死在這個地方。
  但是,卻絕對不是因為中雪府里面的不合,而不是青詩雨故意害她。這其中,必然有著必須的理由,而現在,她的任務,就是駐守在這個位置,不讓這個逆命祿星過去打擾。
  穿刺吧,羚角戰槍!
  艾羚神情無比的肅穆,猛然跑動起來,手中的巨大的白色長槍猛然飛射而出。而這個時候,艾羚自身則是在空中浮現出無數的殘影,并非一般速度過快產生的殘影,而是另外的——多重閃奪!
  雖然明明知道面對合道境相差無比的巨大,但是艾羚卻完全沒有任何的后退。
  幾次都無法秒殺對手,雖然每一次艾羚都會受傷,但是每當艾羚再次對他發起攻擊的時候,諸鵬的心情就變得更加的惡劣。他難以形容這種感覺,明明遠比對方強大,明明對方看上去無比的凄慘,但是他自己的心情卻變得無比的惡劣。就仿佛,對面那個沾染著鮮血,卻永遠不會倒下的身影映照出他的內心一樣。
  十二支柱除了貝琪和格雷維斯兩人,其他都逐漸退出了戰斗。就連外界都看得不明所以,讓其他實力更低的人來面對他們原本的對手,這樣勉強,究竟是為什么。
  不,我知道了!
  突然之間,身為逆命祿星的諸鵬想到了,十二支柱,這在準備著應付接下來的局面。如果他們不想……就在諸鵬想要過去,繼續將十二支柱拉入戰場的時候,突然之間,艾羚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我說過,不會讓你過去的。”艾羚連眼睛都瞎了一只。右眼上面,一條巨大的傷口幾乎將她的腦袋都劃開了一條巨大的裂痕,但是,剩余的左眼當中,目光卻無比的堅定。而在身上的傷口,鮮紅的肌肉外翻出來,肉眼可見肌肉的蠕動。誰都可以看得出來,艾羚現在承受的壓力和痛苦。
  誰說,只有十二支柱才在拼命,他們下面的弟子,下屬,哪一個不是在拋灑著自己的鮮血。
  在世人眼中無比高貴的十二支柱弟子,門人,這個時候全部血染衣裝,顯得異常的殘酷。但是,他們身上的那份高貴,卻并沒有因此而削弱半分,而是變得更加的璀璨。這是,已經從單純的畫面,化為他們身體里面的氣息。
  天空,在撕裂!
  大地,在崩潰!
  鮮血,在拋灑!
  意志,在燃燒!
  這個時候,太陽系上面的人,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看到最后。這就是,他們看見的真實,太陽系為首的一群人挺起他們的脊梁,站立在所有人的面前。他們那渺小的世界觀和污濁的內心,顯得是如此的狹隘。看見不斷隕落的太陽系的高層,好多人都忍不住眼眶變得濕潤。每個人的心靈和思想,都在這種極致的畫面當中獲得蛻變。
  這就是,意志的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