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318 冥裝死亡灸炎

五對五,看上去好像很公平,但是每個人都清楚其中的差距。通常情況下,白易他們連一個本圣都不是對手,不,甚至再多幾百倍的人,在至高本圣的面前,也無異于螻蟻。但是這個時候,白易他們卻沒有絲毫猶豫的站在五位至高本圣的面前。其中的理由,最后的勝負,已經不用去探尋了。
  僅僅是,這份氣魄!
  ————————
  太陽系,如果說之前雌婣是號令不動其他教派的人的話,那么現在,這些人就不敢繼續偷懶了。五位至高本圣的命令,絕對不是說笑的,哪怕之后唯彌尊隕落的消息讓他們剛剛升起的內心如同墜入冰窖,這個時候也不敢繼續偷懶。
  而現在和之前更加不同,五位至高本圣知道劇本已經完全崩潰,根本就不用想著糾正了。所以,就連那些留守的人,也被叫了過來。
  華沙教:三尊!
  維度空間:九維界主之二!
  釋教:三釋主!
  始宙:冥、淵、福、亂!
  命運之輪:命運雙神!
  萬源海:前三位源皇!
  婣凰宮:雙母神!
  這些人,可都是身為本圣層次的家伙,之前是需要照顧到劇本,所以只有少數幾個人出動了而已。而之前五位至高本圣的命令,讓這些人就知道,不用顧忌什么劇本了。劇本早就已經徹底崩了,修都修復不回來了。這個時候,五位至高本圣只想將太陽系徹底的毀滅而已。雖然這些人還沒有出現,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越來越緊急了。
  ┃爪櫛!
  ┗勾焰
  ┗火蓮華
  貝琪和亂瘋狂的交手,每一次碰撞,蕩開的沖擊都大得嚇人。四周的空間被無形的火焰掃過,頓時變得一片飛灰。轟然之間,兩人對峙在一起,貝琪右手按捏炎塵之印,但是絲毫不得寸進,反而被亂的力量壓制得,緩緩的朝著下面沉了下去。猛然抬頭,
  ┣里百二十七?禁式?炎塵!
  轟然炸裂,貝琪朝著后面彈開,在遠處的空中擦出一條白色的痕跡之后,貝琪才緩緩的停止。
  而在對面,亂看了一下身上黑色的痕跡,臉上露出一個輕微的笑容。確實很驚人,以臨神境的程度,和他一位本圣都可以過招了。如果是他以前見過的那些臨神境,估計根本連動手的勇氣都沒有。不過,也僅僅如此而已了,境界的差距,絕對不是簡單的憑借意志就可以彌補的。
  暮然彈射而出,亂還想要看看,這個女人可以堅持多少次。
  手指輕微的勾攏,貝琪也猛然再次飛出,火焰的雙翼在身后撩開。狂暴,熾熱,燃燒,貝琪將火焰的三個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即便是面對本圣,也沒有絲毫的退縮。兩人的戰場之外,其他人早就已經避開,就連七教的那些高手,都忍不住的驚愕。這份戰斗力,當真不愧是從白冥樓出來的,戰斗力都排在前面的幾個人之一。雖然連LV6都沒有進入,但是憑借十二支柱的加持,居然可以和本圣相抗衡。
  而這個時候,通過世界之眼一直看著所有戰場的人,才真正的了解,十二支柱的力量。
  這就是,東明天的支柱,白冥樓,火焰貝琪!
  “里百二十八?禁式?凰炎華!”貝琪身后的羽翼張開,就如同真正的鳳凰一般從天空墜落,臉上帶著驚人的氣息。
  亂的臉上也帶著興奮,本身就是一個唯恐不亂的家伙,這個時候,難得遇見一個臨神境可以和他打成這樣,怎么可能不興奮。
  呢,你知道所謂本圣,是什么意思嗎。所謂本,就是本我,清楚的透析自身的意思啊。
  亂!
  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一起,還沒有接觸,四周的世界就在不斷的崩潰,就連貝琪身上的冥裝,都逐漸產生了裂紋。而在冥裝當中,貝琪的鮮血和肌肉更是逐漸燃燒起來。不過,貝琪卻完全毫無所覺一樣,拼命的朝著下面壓下。
  “里百二十四?禁式?火焰連墜!”貝琪不斷的揮出雙拳,在從貝琪的雙拳開始,已經完全看不見了,只看見徹底化為一團的火焰。在這樣強大的攻擊之下,就連亂身體四周的防御場都在崩潰。
  “絕禁?無!”身體弓起,就如同一張火焰的長工一樣。貝琪全身徹底化為一團火焰,猛然從天空墜落。
  轟然的震蕩當中,所有一切頓時朝著四周翻涌。地面的巖石額泥土混合著火焰,形成了數萬米高的波浪,不斷的朝著四周擴散。億萬方圓徹底的崩潰,這狂暴的一幕,比第一次更加的暴烈,將所有的人驚愕得完全說不出話來。這真的是,一位臨神境的強者能擁有的力量嗎,那些七教的成員都帶著近乎呆滯的目光。
  在激烈的沖擊當中,貝琪的身影完全化為一個虛影,冥裝仿佛失去了實質一般,同樣化為了火焰。
  轟然的火焰當中,所有的一切歸于平靜,然后亂出現在最中心,而貝琪已經消失了身影。
  ‘亂’舔了舔嘴邊的鮮血,雖然早就已經被火焰的炙烤而干涸,但是依舊可以嘗到那種味道。即便是身為本圣,亂也在貝琪的攻擊之下受傷了。而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的嚴重。
  第二次!
  亂看了一下四周,卻沒有出去支援其他的戰場。
  這個時候,即便是外界的人也看出來了,亂在等待著貝琪。如果是普通的臨神境,當然沒有這個資格,但是十二支柱不同,他們是可以不斷復活的。這個時候,亂已經將貝琪當做了一個難得的對手。
  半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其他方向的戰斗也進行得十分的激烈。而在過了半天之后,貝琪的身影果然如同之前一樣,再次浮現。而這一次,貝琪的冥裝已經發生了變化,有一部分已經徹底化為了火焰。
  這是冥裝在自動進化的象征,本身就擁有著進化的能力,而沒有什么力量,可以比得上這種激烈的戰斗了。在冥裝上面,出現了兩道痕跡,如同花紋一般,并不是很清晰。雖然貝琪他們可以復活,但是卻并不是說死亡是假的。死亡的恐怖,那種心靈上面的痛苦,就如同痕跡一般,逐漸烙印在冥裝上面。
  亂身為本圣,所以也看得很清楚,貝琪每一次出現的變化。
  “死亡灸炎!”亂緩緩的開口說道。
  每一件冥裝,其實都并沒有名字,因為按照最初起的名字根本就沒有多少意義。不過這個時候,亂說出了這個名字之后,頓時就被所有人所接受。這就是,貝琪這件冥裝的名字了,死亡灸炎,意味著,每一次死亡之后重生的力量。
  踏著死亡的火焰,貝琪逐漸朝著前面走了上來。現在太陽系上面的戰斗不斷,但是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這里。
  冥裝:死亡灸炎!
  就連亂,神情都變得有些鄭重了,曾幾何時,他想過會對一位臨神境的存在產生這么巨大的壓力。
  踏炎!
  貝琪猛然踏出,瞬間劃破空間,出現在亂的面前。
  第三次!
  ...